编辑论坛:公共空间并非真正“公共”

编辑论坛:公共空间并非真正“公共”

当我们谈论公共空间时,我们经常想象这样一个画面: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人们在公园休闲放松。但实际上,这种想法是非常局限的;正如在黎明时分穿过一条冷清的街道时,年轻女性、西装革履的白人男子和一个不受待见的外乡人的所思所感是不一样的。在造访一处公共空间时,你有没有感觉受到过区别对待?

在本期的编辑论坛中,来自洛杉矶、圣保罗、阿根廷和乌拉圭的编辑们将分享彼此对“向所有人开放的公共空间”这一概念的想法。

Israels Plads Square / Sweco Architects + COBE. Image © Rasmus Hjortshøj
Israels Plads Square / Sweco Architects + COBE. Image © Rasmus Hjortshøj

Nicolas Valencia: 我们通常理解的公共空间是公园或广场,不过,购物中心和私营文化中心是不是公共空间呢?你对“公共”的理解是什么?

Victor Delaqua: “公共”即“属于人民”,属于全体人民。对我来说,定义“公共空间”的主要标准在于:是不是所有人——无论社会阶层、性别、肤色、性取向——都可以使用这个空间。对于商场或其他私人场所而言,这就不成立。我认为虽然这些场所对人们开放,但它本质上不能被认为是一个公共空间,因为很多人由于他们的身份,会被被禁止或请出这些场所。

Eric Baldwin: 从广义上讲,我认为“公共”意味着联系。它是开放的,可访问的;它既可以是虚拟空间,也可以是物理空间。公共空间出现在建筑内部,也可以出现在建筑周围——以景观、城市设计、室内设计等等形式存在——我认为更普遍的特征在于它们意味着连接和交换。

Clara Ott: 对我来说,公共空间是那些实行民主的、不受限制和免费的进入门槛的地方,这种特性跟场所的所有者是谁并没有关系。但我喜欢Eric的观点,我从来没有想过公共空间会存在虚拟形态。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preliminares/8279545244/'>Preliminares 2013 [Flickr]</a>, under license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2.0/">CC BY-SA 2.0</a>. ImageReconversion of Minhocão Highway into a public space was a huge win for the people in São Paulo
© Preliminares 2013 [Flickr], under license CC BY-SA 2.0. ImageReconversion of Minhocão Highway into a public space was a huge win for the people in São Paulo

Victor Delaqua: 我也同意Eric的观点,但是我还是想强调:在现实的公共空间中存在的联系和交流,根据访客的身份不同,体验是不一样的。例如,在黎明时分穿过一条冷清的街道时,一名年轻女性、一个男人和一个不受待见的外乡人的所思所感是不一样的。因此我认为,公共空间首先是一个表现冲突的场所,它定义了这座城市和市民的性质。

Eric Baldwin: 是的!Victor完全正确。我认为公共空间也会被各种功能用途和群体临时占用。无论是作为举行抗议的空间还是节庆的空间,它都保持自身的开放,这是毋庸置疑的。关于建筑及其安全性的讨论有很多了:谁拥有哪座建筑,以及私人所有权与公众的鸿沟。这直接关系到城市和市民的身份认同,以及他们对于“如何使用这些公共空间”的看法。

Domino Park is a privately-owned public space in Brooklyn, developed by real estate firm Two Trees Management. Image © Barrett Doherty
Domino Park is a privately-owned public space in Brooklyn, developed by real estate firm Two Trees Management. Image © Barrett Doherty

Nicolas Valencia: 那么建筑的公共/私密性是由使用权,还是由所有权来定义呢?

Clara Ott: 我认为是访问权。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进入任何公共空间,毕竟我知道安全甚至法律问题也会产生影响:比如带大门的公园,或者规定了开放/关闭时间的公园,但只要进入的成本不高,而且每个人都能平等使用,它就能构成一个公共空间。

Paula Pintos: 我同意,但也有不同的角度。公共空间的定义不应被您方才提到的那些因素所影响。也就是说,我们认知的公共空间应该是对每个人都安全、开放的。当然现实并非如此,但不一定就是空间本身的问题,也有可能是因为城市生活的其他部分,例如文化、城市身份、公共政策、正值、安全,等等。

Eric Baldwin: David Ruy 曾经问过一个问题,“难道除了揭秘权力就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吗?”当时他是在谈论建筑批评,但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延伸到我们这个领域的许多方面。当时我搬到洛杉矶,对公共空间和试验有了全新的看法。移动餐车可以将一片荒废的区域变成活跃的公共空间。这片区域确实是可以进入的,但它的所有权也是一个方面,因为所有权往往决定了在何种情况下能够进入或使用某个空间。但回到 Ruy 的问题。试验给我带来启发。新的想法或重新定义的想法可以激发新的联系和交流。公共空间本质上是与城市紧密相连的,即与公众相连。如果我们谈论的公共空间是片乡间田野,那就很不一样了,对吧?

Demonstrators gather to protest for economic equality during #15M movement in Puerta del Sol Square in Madrid, Spain. Image © Pedro Rufo
Demonstrators gather to protest for economic equality during #15M movement in Puerta del Sol Square in Madrid, Spain. Image © Pedro Rufo

Nicolas Valencia: Eric 这个点非常好。那么城市为何需要公共空间呢?为何与公共空间紧密相连的是城市,而非乡间田野呢?

Eric Baldwin: 因为城市是共享的。乡间田野也可以有“公共空间”,但这暗示了它是集体所有的。这也是为什么哈德逊广场广受批评(确实应该批评)。它就是一个富人的广场,只是试图营造一种共享的形象。而高线公园虽然有一定的缺陷,但确实是城市的一个公共空间。

Victor Delaqua: 自从希腊出现广场之时开始,甚至更早之前,用于集会、讨论的空间在城市中就是不可或缺的。这样的空间给社会提供了理解自身的场所,也正是在这里进行的抗议、政治讨论、派对、集市创造了一部分的城市文化。

Eric Baldwin: 很棒的定义,创造文化的空间!

Clara Ott: 公共空间其实是唯一一种能让每个人都参与到健康的社会进程当中的空间。这样的空间可以保障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交流、互动。每个人都是城市的一部分。

Luis Herra's Tortigrafia Playótica is a methodology tool for mapping LGBTQ displacements through San Jose during the last 30 years. Image © Luis Herra
Luis Herra's Tortigrafia Playótica is a methodology tool for mapping LGBTQ displacements through San Jose during the last 30 years. Image © Luis Herra

Nicolas Valencia: 一位哥斯达黎加建筑师 Luis Herra 认为,城市是在霸权话语下建立的,所以性少数群体只有在伪装成异性恋的时候才会被接受。这意味着除非女性和少数群体可以加入讨论,否则公共空间就只是一个空谈。您怎么看?

Victor Delaqua: 我完全同意。社会对其公民的行为有一定的要求,而那些异于常态的人会遭受各种暴力。我们应该一直追问,我们是怎样占用公共空间的。我们的身体是具有政治性的,我们表达身份的方式、穿着打扮、言行举止、肤色、性别,甚至性取向,在任何一个空间里面都意味着很多,可以成为对常态的对抗。

Clara Ott: Nikos Salingaros 说过,目前的公共空间完全是冷漠的,可以把所有人聚集到一起,最终却不代表任何人。而早期的不规则的广场却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场所,将人们聚集到一起,不鼓励控制,人们也没有被控制的感觉。可以从这个点出发对我们目前的公共空间提出质疑。

Park ‘n’ Play / JAJA Architects. Image Courtesy of JAJA Architects
Park ‘n’ Play / JAJA Architects. Image Courtesy of JAJA Architects

Paula Pintos: 我赞同。但我认为目前最好的改进方法就是鼓励少数群体和女性利用现有的公共空间为自己发声。世界各地的妇女节游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Eric Baldwin: 我也认为要创造更多的发声途径!之前明尼阿波利斯通过了 2040 年重新规划分区的方案,引起了全美的关注。城市的领导想看看它能否成为城市设计的国家模式。在这一方案的很多部分当中,种族平等都是共同的指导方针。通过理解城市的历史、不公,开创更多发声途径,实现平等。城市分区在历史上就一直是一个歧视的工具,但也可以作为解决问题的良方:一个空间或进程应该的规划将如何鼓励(或抑制)市民发声。

翻译:谢颖诗,翟轶闻

Note: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May 3, 2019 and updated on June 27, 2020.

Israels Plads Square / Sweco Architects + COBE. Image © Rasmus Hjortshøj
Israels Plads Square / Sweco Architects + COBE. Image © Rasmus Hjortshøj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Valencia, Nicolás. "编辑论坛:公共空间并非真正“公共”" [Public Spaces Aren't Really Available for Everyone] 09 7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Han, Shuang)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16274/bian-ji-lun-tan-gong-gong-kong-jian-bing-fei-zhen-zheng-gong-go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