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文章

文章

用蘑菇做建筑?在建筑中运用菌丝体的可能性

真菌无处不在,空气中、水中、我们的身体、树上、浴室的天花板上、地下。它们可以是蘑菇(包括食用的、药用的、致幻或剧毒的),也可以是其他简单的形式,如霉菌。它们可以引发疾病,但也可以产生抗生素药物,如青霉素,或者帮助发酵出超棒的奶酪和面包。那么,在未来,它们是否也会成为包装和建筑材料?

建筑师理解人体尺度的演变史

“手掌长度是身高的十分之一;从下巴底部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八分之一;从乳头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四分之一。”这些可供目前仍没有测量卷尺的人使用的信息,是由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所撰写的,他在著名作品《建筑十书》中对此进行阐述。维特鲁威提供的数据在约1500年后由莱昂纳多·达·芬奇所著的《维特鲁威人》中进行了汇编与可视化描绘,该著作如今在各种不同的语境下,从书皮到厨房围裙,延伸出二次创作。

20个建筑剖面,表现人体尺度

渲染的楼层平面图和剖面图可类比于翻译,它将技术施工图转化为对于不熟悉建筑设计的人来说更易于理解的语言。换句话说,它们负责将项目中的人体尺度引入,不光是拼贴人的图像,还展示家具质感和其它建筑的方面,这些方面更现实和人性化,使得展示更容易理解。

Sperone Westwater Gallery / Foster + Partners. Cortesia de Foster + PartnersCasa Caixa de Plantas / Formzero. Cortesia de FormzeroEdifício AS / Ambrosi I Etchegaray. Cortesia de Ambrosi I EtchegarayVersailles Saint Quentin University Students Headquarters / Fabienne Bulle architecte & associés. Cortesia de Fabienne Bulle architecte & associés+ 21

中国传统模块化木构建筑的前世今生

随着中国城市的迅速扩张,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和工匠们开始面临着在短时间内快速建造出经济住房这一难题。模块化建筑作为一种新兴的建筑结构体系在近几年开始风靡。该体系是以每个房间作为一个模块单元,提前在工厂中进行预制生产,完成后运输至施工现场并通过可靠的连接方式组装成为建筑整体。其连接方式的多样性,给建筑本身在设计和后期维修上都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古印度与东南亚建筑史,佛教建筑起源

根据书面记载,中东地区的“史前史”可追溯到公元前35000年到公元前3000年之间,西欧地区则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古代的建筑师对人类与其环境条件和身体需求之间的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最初,家庭和部落都共同生活在由兽皮覆盖、骨头架起的小屋中。千年后,人类的居所渐渐演变成坚固的泥砖砌墙,他们被围在方形的体块中,靠着墙上的开孔获得通风和阳光。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将发布有关建筑历史的小文章,讲述建筑如何演变成为我们现今了解的知识的基础。本周,我们将探索古代印度东南亚的建筑特色。

建筑微电影,领略法国图卢兹会展中心MEETT之美

摄影师Laurian Ghinitoiu电影制作人Arata Mori以他们最新发布的建筑电影为媒介,以一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方式携观众领略由OMA设计的法国图卢兹会展中心的魅力。从不朽到平凡,影片自多个角度召开对原设计的探索,详细描绘出该项目在建筑方案、基础设施、总体规划和做为公共空间的愿景集合。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Marco Cappelletti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Philippe Ruault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Marco Cappelletti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Marco Cappelletti+ 6

没有人的建筑:专为机器而设的空间

数据中心、自动化装配流水线、电信设施以及仓库,皆代表着建筑实用性的一面。它们作为当代社会中独特的一类基础设施,是城市日常运作、发展的基础。这一建筑类型过去在业界少有讨论,但最近开始成为建筑学的议题之一。对于这类维持当今世界技术运转的空间,人们开始思考它在建筑层面的重要性和设计的可能性。

Facebook Prineville Data Center by Sheehan Partners. Image © Jonnu SingletonDatacenter AM3 by Benthem Crouwel Architects. Image © Jannes LindersFacebook Prineville Data Center by Sheehan Partners. Image © Jonnu SingletonSnøhetta's The Spark data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Plompmozes+ 10

实验性建筑:七个由独特材料制成的小型建筑

在建筑中应用非常规材料既需要创造也需要实验,从而开发出高效创新的可能性。尤其就小型项目而言,它们结构的承重较小,许多都是临时搭建,从而为特殊材料提供了发挥空间,进一步鼓励这些材料在大型建造中使用。

Pavilhão de Pesquisa ICD/ITKE / Universidade de Stuttgart, Faculdade de Arquitetura e Urbanismo. Cortesia de ICD-ITKEO Laranjal / Lenschow & Pihlmann + Mikael Stenström. Imagem: © Hampus BerndtsonContemplação Particular / Maria Souto de Moura. Imagem: © ITS – Ivo Tavares StudioMahjong / Tomé Capa. Cortesia de Tomé Capa+ 8

Archigram"反乌托邦构想"之小尺度居住空间

"Paraísos Siniestros". Image © Jorge TaboadaUn Cuarto Más / ANTNA. Image © Jaime NavarroUna pequeña casa australiana / CABN. Image Cortesía de CABN© Deutsches Architekturmuseum+ 8

过去,微型住房运动的起源并未在科学界引起多少兴趣,直到最近情况发生了变化。该运动在过去几十年中发展迅猛,人们离开了传统的冗余,选择极简和更为灵活的生活方式。如果参考建筑历史及其与人类生活方式演化之间的联系,我们能够察觉到一些作品和模式已然清晰地描绘了该运动的基础。

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依赖建筑的时刻

在接受Archdaily采访的第二部分中,哈希姆·萨基斯(Hashim Sarkis)反思了建筑的未来,并试图解决2021年威尼斯双年展上永恒的问题。双年展的策展人提出了“我们将如何生活在一起?”的问题,讨论了建筑职业在如今世界中的作用,并指出“建筑师通过创造[…]确实改变了世界[…]想象世界将会变成的模样。”

 

在此专题中,麻省理工学院建筑与规划学院院长兼双年展的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Hashim Sarkis)展示了他对建筑进化过程的看法,以及学术界为反映“当今城市问题的复杂性”应该注重的新方向。萨基斯还提到了贝鲁特,讨论了重建方法,公民社会以及令人生畏的韧性。

EGGER发布新饰面系列,专为北美设计

专为北美市场设计的第一个 EGGER 装饰系列于10月1日推出,提供了全方位的装饰面层选择。建筑师,设计师,制造商和经销商在探索这个首次推出的系列时,将更为轻松:基于配合新系列设计的app,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与灵感、服务与便利。

‘美国梦’是否已成为城市规划的噩梦?

近一个世纪以来,城市蔓延的地区,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庭院、车库和白色的尖桩篱笆,这些标志着人们对生活的终极理想。拥有自己的住房和远离市中心喧嚣的空间的想法一度被认为是理想生活方式和美国梦的顶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经济条件的变化,曾经布满这些独栋住宅的城市逐渐意识到这一分区制管理条例的过时之处。为防止当前的住房危机进一步失控,新的方案迫在眉睫。

Hawkins\Brown 事务所:“社会价值是我们的设计基础”

建筑被定义为人们为生活带来空间体验的方式。对于Hawkins\Brown的合伙人与建筑师Matthew Ollier来说,最好的建筑鼓励互动、协作与交流。目前,Ollier正领导着该公司向洛杉矶扩展北美市场的业务。在接受ArchDaily采访时,Ollier分享了团队鼓励社区参与、建立社会价值上的方式。

Courtesy of Hawkins\Brown© Taiyo Watanabe© Jack Hobhouse© Taiyo Watanabe+ 14

打破常规,盘点不成比例的建筑

只要建筑结构依旧存在,尺度这个名词就一直在建筑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从字面意义上讲,尺度定义了我们所熟知和接受的可量度的标准——如门框的宽度、汽车转弯半径等等,当然,也是绘制可量度图纸的手段。在更抽象和象征的表述中,尺度描述了个人在将自己或熟悉的物体与不熟悉的物体进行比较时经历的一种感觉。

New Generations | 4家具有新视野的事务所

New Generations是一个位于欧洲的平台,他们分析欧洲兴起的、最具革新性的建筑工作室,为知识、观点、理论与创作的交流提供新的空间。自2013年以来,New Generations已经将超过300多个项目带到众多文化活动,如建筑节、展览、视频采访、创意工坊等实验性活动中。

重审议题|2021威双总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 我们将如何共同生活?

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原定于2020年8月至11月举行,但和今年其他所有活动一样受疫情影响被推迟,现计划于2021年5月22日至11月21日举行。本次双年展,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提出议题,“我们将如何共同生活?”,他呼吁建筑师“想象一个共享的世界,在那里我们可以保持慷慨”。本次双年展的主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现实意义,在当前世界范围内的情况下,它着眼于那些全球范围内关注的焦点。

继一年多前在威尼斯与哈希姆·萨基斯讨论 “我们将如何共处?”之后,ArchDaily 有机会再次对话哈希姆·萨基斯,重新审视建筑双年展的议题。在这两部分的采访中,我们探讨了双年展及其主题、我们的现在和未来。

正交网格的城市规划,17座城市俯瞰

当下我们常见的城市正交网格平面其实在古时候就已颇为流行。因街道与街道间的角度关系而产生的城市网格结构,早已成为都市空间中常见的一部分,并给广场和公园的后续设计提供了良好的空间基础。

Estocolmo, Suécia.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Cali, Colômbia. Created by @dailyoverview,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Guadalajara, México. Created by @dailyoverview,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Atenas, Grécia. Imagem: @spathumpa+ 17

踢脚线可以怎么做?

建筑师有两个特点,一是旅行时只拍建筑不拍人,二是习惯讲只有圈内人能懂的深奥语汇。当然,这些都是陈词滥调,并不总是正确的。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设计师关注构成项目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外立面的材料,不同楼层之间交接的处理,开门的方式,窗框的类型,不同形式是如何被组织在一起的等等。

曼哈顿的城市规划之谜

1942年,距离美国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到一年,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开始在三个州的偏远地区收购大片土地。不久之后,数以千计的年轻设计师、工程师、规划师、科学家连同他们的家人陆续抵达这些远离公众视野的地点。在那里,工人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建造了包括住宅、工业建筑、研究实验室和测试设施等成百上千幢建筑。

Entry sign to Los Alamos.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Additive Manufacturing Integrated Energy (AMIE) prototype, 2015. Image Courtesy of Skidmore, Owings & Merrill LLPAeriel view of the K-25 plant, Oak ridge, 1945.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Flat Top House, Oak Ridge, 1944.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6

巧用旋转门的6种方法,为空间增加惊喜

旋转门不是普通的门。过去它们不仅安装很麻烦,就算是安装到位,后期使用门也经常会卡住。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以FritsJurgens位代表的公司已经融入了新技术,将旋转门的功用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现在,旋转门不仅按安装简单,还能赋予空间丰富的个性,令人眼前一亮。设计师可以如何使用旋转门,以提升室内空间品质设计呢?

在高层蜗居:7栋65平方米以下的屋顶和阁楼住宅

当谈到阁楼时,我们经常会想到家里和建筑里未能被充分利用的空间,例如专门用来遮挡设施系统的仓库或房间。然而,回想起现如今把19世纪巴黎建筑的传统阁楼作为住房的再利用时,便会意识到只需一点创意,这些空间可以被改造成具有独特特点的居住空间。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

本文原载Common Edge,原标题为 “为何我们不传授中国建筑?”

试问有多少美国建筑学教授知道有一本等同于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的中文专著?我估计答案是,很少。我教了20多年的建筑史,才发现了这本由一位据我们所知非建筑师或建设者的朝廷显贵所著的宋代书籍——《营造法式》。事实上,在明代以前,中国没有任何一座著名的寺庙、宫殿或祠堂是由建筑师设计的,因为在东亚的任何一种设计环境中,一个人负责一个建筑项目的概念是陌生的。

世界上最小的家能有多小?

Lucky Drops / Atelier Tekuto. Image© Makoto YoshidaRefúgio para o Espírito / allergutendinge . ImageCortesia de allergutendingeUnidade do Estudante: Studentboende / Tengbom. Image© Bertil HertzbergKudhva - Cabanas na Mata / New British Design. Image© George Fielding+ 29

住所是建筑的基本议题。怎么去和我们每日都生活在内的空间进行互动,我们在其中的生活方式是建筑学科内永恒不变的讨论议题,这个议题也是致力于为人们实现更高的生活质量,并且去发现、发展新的生活方式。在此之上,还有其它各种因素的加入,例如房地产投机、城市中心的高房屋密度、对游牧方式的生活的渴望和追求或者甚至只是单纯的追随流行趋势,都使得关于小规模住宅的讨论变得更为适时应景和必要。也正是如此,我们问自己,我们需要的居住空间最小可以有多小?

城市针灸:跨区域干预,重塑公共空间

城市针灸是一种设计策略,旨在促进地区级别的城市复兴,该策略认为,公共空间的干预不需要大量且昂贵的方法,亦可产生巨大影响。城市针灸是传统发展过程的一种替代方法,它代表着城市更新的适应性框架,其中高度聚焦与针对性举措有助于重塑被忽视的空间,逐步部署城市战略,或是巩固社会基础设施。

TULIP – Your place at the table by ADHOC architecte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Sant Antoni Superblock by Leku Studio. Image © Del Rio BaniLevel Up by Brett Mahon, Joonas Parviainen, Saagar Tulshan, Shreyansh Sett. Image © Rahul Palaganiskate-spot by Strelka KB, Strelka Architects, and Snøhetta. Image Courtesy of Strelka KB+ 11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