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城市

城市: 最新资讯

如何营造可步行的15分钟社区?

回想一下你们的社区:步行去副食店需要多久?走路上学上班,去社区医院、日托等等这些平时常去的地方又是否方便?有些城市已经开始思考如何使居民能够更便捷地使用社区基础设施,并提出了“15分钟城市”这一概念,打造步行社区。 

漫谈机械复制时代的建筑作品

本文最初发表于 Common Edge

20世纪90年代末,我在图森市念地理研究生。图森位于美国亚利桑纳州,以墨西哥裔文化,墨西哥卷饼,空中岛,以及种类繁多的仙人柱而闻名。

如何规划和管理快速发展中的可持续性城市?

联合国人居署,即联合国人类住区和城市可持续发展署,主要致力于应对快速城市化带来的挑战,一直以社区的积极参与为中心,在城市设计领域开发创新方法。ArchDaily与联合国人居署合作,为您提供每周的新闻、文章和访谈,以突出他们的工作。内容直接来自联合国,由我们编辑排版发布。

到2025年,新兴经济体中约440个快速增长的城市将贡献近一半的全球经济增长。如果得到正确的规划和管理方法,这种城市化“可以是变革性的,创造就业机会,减少贫困,并提高公民的生活质量”。事实上,全球未来城市计划(GFCP)的目标就是提供这方面所需的支持。根据城市规划、交通和复原原则,该项目“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提供技术援助,以鼓励可持续发展,促进繁荣,同时缓解城市的高度贫困”。

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 13

郊区会成为新城市吗?探索美国郊区的未来发展

我们所认知的郊区一直在发生着改变。流行病在一定程度上驱使居民离开城市,去寻找更宜居的生活环境,人们追求更多的空间、隐私和更好的负担能力,从而享受更舒适的生活方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的扩张,人们逐渐难以分辨城市与郊区二者范围的边界,究竟哪里是城市的终点,哪里又是郊区的起点?

2020年公共空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新冠肺炎疫情为大规模的城市流动性实验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环境,而即时的回应则显示了战术性城市主义的变革力量。在疫情缓解过后,很多城市仍会维持着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并且减少交通、增加室外活动,为复苏铺路。在2020年,让我们重新思考街道、功能和交通系统的压力如何使公共空间发生改变?

social distancing yoga domes by Lmnts Outdoor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Lmnts Outdoor StudioTULIP by ADHOC architect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TULIP by ADHOC architect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New York outdoor dining. Image © Emily Andrews / Rockwell Group+ 10

过去的规划将如何塑造城市未来?

如果没有实验精神和对未来的追求,城市将一无所有。尽管有许多成功的城市设计策略,但仍存在一些不太成功的城市设计策略,它们被边缘化,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被人们遗忘。当我们展望未来,猜测城市未来可能会是如何模样时,也许是时候从这些失败的项目中吸取教训,并向它们的不幸致敬,以便在今天不再重演历史覆辙。

细数建筑和施工领域的重大变革

疫情爆发之前,世界已经面临了一系列的全球变革,在建筑领域,许多新兴国家正处在一场大型经济变革的前沿。到22世纪,全球人口预计将达到100亿,建筑领域应该理解并适应正在重塑全球的重大趋势。

如何支持高速发展中的小城市?

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全称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是联合国负责人类居住和可持续城市发展的机构,主要关注快速城市化进程所带来的挑战。在城市规划领域,联合国人居署一直持续的在开发以社区参与为中心的创新规划方法。建日筑闻将与联合国人居署一同从信息源头为读者带来每周关于此项工作的新闻摘要、文章与访谈。

为了支持发展中国家当地政府实施新城市议程可持续发展目标,联合国人居署打造了一套参与性的渐进式城市规划工具,旨在一步步评估、设计、运营、植入城市开发流程。这份指南提出将城市规划中的不同阶段、时间区间与活动用一条时间线归纳,使城市领袖、利益相关者与社群可以更全面客观的理解城市整体规划策略。

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 23

疫情后公共交通的未来何解?

潜在的新冠疫苗带来的好消息,使世界看到了快速恢复半正常生活方式的曙光,同时人们也开始思考公共交通的未来将会如何。尽管有人预测,我们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高峰时段挤地铁通勤的生活常态,这个问题探讨的不仅关于个体在城市内穿梭时摩肩接踵感受如何,更关于我们被疫情重塑的生活方式会对全球公共交通系统的总体目标产生怎样的影响。随着社会经历着重大的根本性转变,我们可以采用哪些策略使客流量恢复到正常水平并使出行环境恢复常态?

疫情后的城市广场,重新定义公共空间

今年6月,圣保罗大学(USP)的全球城市计划进行了Emoções Momentâneas(点燃的瞬间情绪)研究,以衡量疫情如何改变了圣保罗居民与公共场所的关系。在收集的数据中,有一个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有86%的受访者希望在公园和广场等绿色环境中度过时光。

研究人员之一,建筑师Deize Sanches解释说:“这项研究表明了人们与公共空间和解的愿望。渴望看到绿色空间有效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潜力,这是在疫情之前未有过的。”

Requalificação da Colina do Senhor do Bonfim / Sotero Arquitetos. Imagem © Leonardo FinottiLazer no Parque do Ibirapuera após a flexibilização do isolamento social durante a pandemia de covid-19. / Crédito: Rovena Rosa (Agência Brasil)Movimento Boa Praça revitaliza praças com participação da comunidade local. Na foto, os integrantes Raimundo Paiva Nóbrega e Rai cria uma passarela entre árvores para a praça Amadeu Decome. / Crédito: Movimento Boa PraçaMovimento Boa Praça revitaliza praças com participação da comunidade local. Na foto, os integrantes Raimundo Paiva Nóbrega e Rai cria uma passarela entre árvores para a praça Amadeu Decome. / Crédito: Movimento Boa Praça+ 5

亨宁·拉森赢韩国首尔综合体设计竞赛,都市步行生活由此回归

亨宁·拉森建筑事务所凭借其“首尔谷”方案成为首尔中心区发展设计竞赛的最终获胜者。为了成为城市中心的公众新家园,该综合体项目“将首尔的全球商业形象与都市步行生活的生态回归相融合”。参赛方案中还包括来自 MVRDV 和 SOM 的设计提案。

Courtesy of Henning LarsenCourtesy of ProloogCourtesy of ProloogCourtesy of Henning Larsen+ 16

古典城市规划,9个中世纪城市鸟瞰

Moscou, Rússia. Imagem criada por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Grussian, França. Imagem criada por @overview,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Colônia, Alemanha. Imagem criada por @dailyoverview,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Praga, República Checa. Imagem criada por @dailyoverview, source imagery @maxartechnologies+ 10

Fernando Chueca Goitia在他的著作《城市化的历史概述》中指出,中世纪城市起源于11世纪,只在12到13世纪繁荣起来。根据作者的说法,这样的发展与允许商业作为永久职业密切相关,导致了城市的人口不再主要由流动人口组成。换句话说,资产阶级的形成是基于当时为止最为多样化的职业活动-手工业者,商人,铁匠,码头工人等的推动,这些活动促进了中世纪城市的发展。

空间尺度心理学:探讨人,建筑和城市

扬·盖尔(Jan Gehl)在《人性化的城市》一书的简介中明确地指出,许多城市在规划建筑空间时往往忽略了人这一因素。虽然我们掌握了建造大型建筑的技术,但是对建筑创造的关注点却从服务于人转向似乎是针对另一物种而进行建设。自上而下的城市规划决策忽略了本应与感官和有机增长相适应的空间尺度,同时,新的意识形态还优先考虑速度、功能和盈利能力。

空间尺度,影响着我们的城市体验,这一与人性化维度相关的重要空间组成部分刺激着我们的感官,并影响着我们的幸福感。在本文中,我们将藉由比利时摄影师Kris Provoost所拍摄的题为《东方伊甸园》的一组照片,通过对香港空间尺度之争的描绘,阐述历史变迁,强调科学事实,来突显尺度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的。

© Kris Provoost© Kris Provoost© Kris Provoost© Kris Provoost+ 15

9个放射状城市规划

Arco do Triunfo.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Discovery Bay. Created by @dailyoverview, source imagery: @nearmapAl Falah Housing Project.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The Pearl-Qatar.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 10

放射状同心城市规划是由从一个确定的中心向外延伸到达城市外边缘的街道和连接放射状街道到地块的同中心道路组成的。这样的模式可以追溯到古代,甚至一直沿用至今。

根据城市规划的历史背景、地理位置和目的,城市中心的元素可能会有所不同。广场教堂或政府大楼是最常见的元素之一,这并不是偶然的,这样的城市设计模式也不是偶然。基本上,放射状街道布局的目的是为了突出一个对城市有重大政治、宗教、金融或象征价值的特定元素或位置。

哥本哈根能教给我们什么?

本文最初发布于 Common Edge

2017年,我在哥本哈根度过了四天的美妙时光,留下了一个对这个城市强烈的艳羡。(我一直在想:这就像..美国波特兰,但更好。)为什么我们不能也在美国建造这样的城市?当我在漫步于著名的人行街道,看着成群的金发碧眼且健壮的丹麦人骑着自行车轻快地驶过,向我这样的城市迷就会问这样的问题。

福斯特事务所赢‘深圳光明综合枢纽’,多技术多交通并行

近日,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公布了深圳光明城综合交通枢纽概念设计的获胜方案。该项目位于深圳市光明区东南侧的凤凰城片区,目前是广深港高铁的中间站。该公共交通导向发展的设计提案将关注于“智慧城市如何基于基建设施、有效的交通网络、可靠的公共服务以及充足的自然绿化来高效引导人流和物资的集散。”

© Foster + Partners© Foster + Partners© Foster + Partners© Foster + Partners+ 7

专访Matri-Archi:谈空间教育与非洲城市的未来

Matri-Archi由建筑师Khensani de Klerk与Solange Mbane主导,是一个总部位于瑞士与南非的组织。 Matri-Archi旨在将非洲妇女聚集在一起,以发展非洲城市的空间教育。通过设计实践,写作,播客等行动,Matri-Archi重点关注空间领域和建筑行业中女性的认同感与权力。

ArchDaily就霸权空间,非正式建筑,技术,当地特质以及非洲与全球城市的未来,与Matri-Archi合伙人进行了交流。以下是完整访谈。

联合国人居署发布示范街新方案,单个公共空间如何改变整个社区?

联合国人居署和联合国机构主要关注的是如何应对快速城市化带来的挑战。他们一直在从城市设计角度发展以积极参与社区为中心的创新方法,以促进人类居住地和城市的可持续发展。ArchDaily与人居署合作,给您提供每周新闻、文章和访谈来重点介绍这项工作,其内容直接来源于我们的编辑撰写的内容。

总与犯罪、废弃物和垃圾相关联的内罗比(Nairobi)东部地区的丹罗拉(Dandora),居住着大约14万居民。在当地居民与青年团体,人居署,城市团结联盟和丹罗拉转型联盟之间的持续合作中,示范街项目已将充满垃圾的社区空间转变为无浪费,且有吸引力的地方。街区的年轻人发起的年度竞赛“变脸比赛”成为一项内罗比公民动员计划,其主要目的是改善住宅区的共享庭院空间。

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Courtesy of UN-Habitat+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