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1. ArchDaily
  2. 城市

城市: 最新资讯

不为永存而建:日本住宅的 30 年生命周期

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人们似乎都更加偏爱老建筑。老房子背后的历史故事、独特的设计创意以及其本身所散发的艺术魅力,使它们的价值有时甚至高于新建项目。但在日本,人们的偏好却几乎是相反的。新建房屋是住房市场的症结所在,多年以来,二手房屋几乎从未售出,日本民众对推平和重建的痴迷不仅与其文化息息相关,也有部分出自安全方面的考虑,但这却将那些有着三十年历史的老房屋,推到了一个使它们毫无价值的市场里。

© Takawo© Tatiana KnorozCourtesy of NKS ArchitectsCourtesy of designboom+ 5

世界首个可持续浮动城市原型,联合国人居署 + OCENIX公布‘釜山水上社区’

图片来源:Oceanix and BIG-Bjarke Ingels Group
图片来源:Oceanix and BIG-Bjarke Ingels Group

联合国人居署和蓝色科技公司 OCENIX 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可持续浮动城市原型的设计,将由釜山举办。该项目旨在为面临土地短缺和海平面上升的沿海城市提供一个可扩展的发展框架。釜山拥有 340 万人口,是韩国的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海洋城市之一,这使其成为部署浮动城市原型的合适环境。

图片来源:Oceanix and BIG-Bjarke Ingels Group图片来源:Oceanix and BIG-Bjarke Ingels Group图片来源:Oceanix and BIG-Bjarke Ingels Group图片来源:Oceanix and BIG-Bjarke Ingels Group+ 20

新书访谈:《非洲撒哈拉以南建筑指南》

文章最初发表于 Common Edge 网站。

与西方和东方相比,人们往往对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建筑认识甚少。现在一本新书将研究方向对准此处,这是一项重大的成就。由 Philipp Meuser、Adil Dalbai 和 Livingstone Mukasa 编辑,历时六年多,《非洲撒哈拉以南建筑指南》(DOM 出版商,2021 年)终于面世。该书共分为七卷,介绍了非洲大陆撒哈拉以南 49 个民族国家的建筑,包括近 340 位作者的贡献、5,000 张照片、850 多座建筑和 49 篇文章,专门讨论非洲建筑的社会、经济、历史、和文化背景。我有幸采访了本书的两位编辑——Adil Dalbai,一位专门研究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建筑研究员和从业者,以及 Livingstone Mukas,一位对建筑历史和文化人类学交叉学科感兴趣的乌干达本土建筑师——他们谈论了编写该书的困难、本书对非洲建筑一些可能的启示以及潜在影响。

如何建设城市与社区?重读 William H. Whyte

图片来源:Common Edge
图片来源:Common Edge

该文章最初发表在 Common Edge 上。

20世纪80年代初,当我第一次看《城市小空间的社会生活》这部电影,读到 William H.Whyte 的这本书时,我被深深吸引住了。在20世纪70年代,当我还是一名《纽约邮报》的记者时,就与 Holly 相识,那时人们亲切地称他为 Holly。我们就纽约市的规划漏洞,开发商的疏漏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我开始创作我的处女作《鲜活的城市: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我常与 Jane Jacobs 交流,后来她成了我的良师益友。我观察到,在纽约市各地遍布着自下而上的小规模社区活力,而这些活力的火花不被当时的大众认可,他们认为这些火花无法给城市带来重生。然而, Jacobs 肯定了我的观察结果,在被专业规划师和城市设计师大肆否定,甚至嘲笑时,但 Whyte 和 Jacobs 给予了我信心和鼓励,如今该观察结果已成为主流。

女性改变规则,城市管理中的六位重要女性人物

在世界不同地区,女性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为城市转型做贡献,并在城市规划和管理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例如,巴黎、巴塞罗那和罗马是几乎任何人都想居住的城市,现在它们也是历史上第一次由女性管理的城市,而且她们都已经实现了连任。目前备受瞩目的巴黎的“15 分钟城市”、纽约时代广场向公众的开放、巴塞罗那智慧城市的数字化转型等重大变革都是由女性领导的。

太空之城:里卡多·波菲的乌托邦

在 1968 年,Ricardo Bofill 建筑事务所发布了一则宣言,以回应不断变化的社会需求。太空之城的想法被第一次公之于众,并宣称这是一个绝对建筑。其独特的之处在于通过一个开放的、灵活的、三维的造型解决当代的所有复杂问题。

La ciudad en el espacio. Image Cortesía de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La ciudad en el espacio. Image Cortesía de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La ciudad en el espacio. Image Cortesía de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La ciudad en el espacio. Image Cortesía de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 24

拆除高速公路,恢复城市肌理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sendun?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Sandi Benedicta</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cheonggyecheon?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   . ImageCheonggyecheon area
Photo by Sandi Benedicta on Unsplash . ImageCheonggyecheon area

在过去 20 年里,随着上世纪中叶大部分基础设施即将结束使用期限,城市高速路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已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引发了人们关于其在当代城市规划中的作用的讨论。拆除高速公路需要用新的城市发展、绿色设施和替代街道网格替换交通基础设施,以促进更健康的城市环境和智能增长。在某些情况下,拆除高速公路的想法会引发人们对交通的潜在增长和道路附近地区中产化的担忧,但这场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剧了对高质量公共空间的需求,并再次对汽车霸权提出质疑。下面重点介绍各种高速路拆除项目,讨论这些干预措施如何恢复城市结构、重建社区,并为居民恢复城市空间。

© Bjarke Ingels Group,用公园覆盖布鲁克林公路的建议© HR&A Advisors,达拉斯克莱德-沃伦公园加州,洛杉矶,@ dailyoverview,图片来源 @ Narmap<a title="Peter Haas"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aris_Plages_2013_DSC_0822w.jpg"><img width="512" alt="Paris Plages 2013 DSC 0822w" src="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b/bf/Paris_Plages_2013_DSC_0822w.jpg/512px-Paris_Plages_2013_DSC_0822w.jpg"></a>. ImageParis Plage+ 5

动画中的建筑:探索宫崎骏的虚构世界

电影和动画的创作者,特别是动漫作家,总是努力结合各种建筑背景来帮助他们讲述故事,从中世纪的村庄到未来主义的大都市,都对他们有着影响。建筑作为一门学科,包含一系列广泛的元素供人研究,人们能够通过各个不同的建筑时代的设计进一步推断其背景和历史。然而,在电影和动漫中,建筑设计背后的所有情境都可以浓缩成在一个画面中,强大到足以讲述成千上万的故事。

'哈尔的移动城堡' (2004).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Ghibli'千与千寻' (2001).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Ghibli'哈尔的移动城堡' (2004).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Ghibli'龙猫' (1988).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Ghibli+ 13

美国的城市出了什么问题?

本文最初发表于 Common Edge

对于经常到欧洲旅行的人来说,看到大西洋彼岸日益不同的城市环境,会感到沮丧。在欧洲,城市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人们的欣赏和喜爱,其城市环境已成为包罗万象的可持续化优质环境。哥本哈根的自行车道,以及不远处的奥斯陆(Oslo)的无车中心城区,都能够稳定引来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发表高赞博客和文章。荷兰的以步行为主和主张骑自行车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城市设计引来无数对这样的城市环境无比憧憬的粉丝。柏林正在举行全民投票,以禁止汽车进入内城区,它的面积比曼哈顿还大。在马德里,限制车辆进入市中心的市长虽然在连任中落选,但她的继任者迫于民众的愤怒而被迫撤销了废除这些政策的指令。

Wein Aspern开发项目 Image © AG. Schafft Wohnbau Quartiere洛杉矶流浪者的“帐篷城” Image via LA Timesvia Wikimedia CommonsCalabasas城 Image via Wikimedia Commons+ 10

各大城市为解决环境问题提出多种方案,数字孪生技术、气候研究和蜂砖等

照片由<a href="https://unsplash.com/@eejermaine?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Jermaine Ee</a>在<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central-park?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上拍摄。图片中央公园
照片由Jermaine EeUnsplash上拍摄。图片中央公园

在本月早些时候,世界各地的城市公布了各种举措,以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并塑造一个更有环保意识的环境。从美国多个城市借助数字孪生技术控制碳排放,到英国布莱顿市授权安装“蜂砖巢”以促进生物多样性,以及中央公园成为研究城市公园气候变化适应能力的实验室,各城市在应对环境问题上采取了多学科、多尺度的方法。

蜂砖。图片来源:Green&Blue梦之城图片由<a href="https://unsplash.com/@vincentledvina?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Vincent Ledvina</a>在<a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central-park?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上拍摄。图片来源:Green&Blue蜂砖。图片来源:Green&Blue+ 5

TOP20 最佳居住城市,中国三座城市上榜

环球金融杂志公布了其 2022 年全球最宜居城市排名。今年的排名以八个不同的参数为依据,计算和比较城市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如经济、文化、人口、环境等,今年的排名还考虑到了每个国家的每千人新冠死亡率,以反映我们现今生活的焦点。通过全球城市实力指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tatistaMacrotrends 的数据,该榜单力求以一个完整的视野,将传统的指标与新的因素放在一起。

排名第一的是英国伦敦,这个城市虽然在新冠指标中没有得到很高的排名,但仍然位居榜首,主要是由于它在文化、交通便利性和人口增长方面的得分。东京被选为第二名,因为其人口数量在过去10年中一直在下降,所以人口这一参数分数较低。上海紧随其后,排在第三位,因为它的新冠死亡数字相对较低,人口增长强劲。新加坡和墨尔本排在第四和第五位。

Tokyo.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ESB ProfessionalSydney.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Irina SokolovskayaParis. Image © Rodrigo Kugnharski via UnsplashSingapore.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anek.soowannaphoom+ 21

什么是公司城(Company Towns)?

电站 - 福特兰迪亚。图片 © Dan Dubowitz
电站 - 福特兰迪亚。图片 © Dan Dubowitz

无论是在个人的建筑规模还是在更广泛的城市背景下,我们居住的建筑环境都可能是有敌意的。例如,无家可归的人被威胁性的钉子和其他形式的排他性设计所阻止,不敢在公共长椅上休息。从全球角度来看,我们看到边界在反移民的敌意中所产生的影响,摩洛哥和西班牙边境的梅利利亚边境围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种“敌意”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大量定居点中找到,这些定居点是由动态的移民而形成的,或者是以控制为前提的定居点——如公司城(company towns)。

电站 - 福特兰迪亚。图片 © 维基媒体用户Amitevron,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3.0不受限制许可。Hershey工厂 - 宾夕法尼亚州的好时。图片 © 维基媒体用户 Roehrensee 根据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 许可。美国别墅 - 福特兰迪亚。图片 © Flickr用户Babak Fakhamzadeh根据(CC BY-NC 2.0)许可。城堡公司城 - 拜罗伊特,德国。图片 © 维基媒体用户 Bronayur 根据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未报告的许可。+ 12

当美国5%的土地被停车场占用,我们如何重新设计城市?

Aerial View of a Parking Lot. Image via Parking Industry
Aerial View of a Parking Lot. Image via Parking Industry

城市总是在处理汽车数量方面遭受许多批评,但你是否想象过有多少土地使用是专门用于地面停车场的?事实上,这可能是美国战后城市最突出的特征之一。住房、社区设施和公路基础设施往往获得关注,但仅是用于停放汽车的土地数量就能令人震惊。

解读亚洲城市化的空前发展

只要对人口统计学稍感兴趣的人都知道,城市正变得越来越密集——比以前密集的多。乡村生活的清空过程持续进行,而城市生活爆炸性的填充脚步则步步加速。从上世纪中期开始,这一倾斜便开始显而易见。当时法国地理学家 Jean Gottmann 发明了“megalopolis”一词,用以形容从波士顿到华盛顿的持续性城市化,这在当时容纳了当时美国人口的五分之一。 但是说起从乡下到城市的剧烈转变,没有地方能与如今的亚洲匹敌。

向哥本哈根学习: 聚焦日常生活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因其再可持续发展和尖端公共空间、自行车文化、建筑和食品场景方面的开创性举措而位列许多景观设计和规划设计的前列。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在这个城市花了大量的时间,才有机会开始了解这个城市和它的居民。这个城市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甚至在我在那里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到——就是它持续的改善轨迹。几十年来,一群人辛勤工作,为居民的日常生活而优化城市,为今天可能发生的一切奠定了基础。

描绘即兴创作:城市规划中的‘呼唤与回应’的作用

刚果广场,E.W. Kemble
刚果广场,E.W. Kemble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 Common Edge上。

新奥尔良是由其早期定居者在1721年设计成笛卡尔网格的,该区域凭借作为著名的法国区或其曾用名 Vieux Carré(老广场)而闻名。该网格是以我们在代数或几何课上学到的笛卡尔坐标系命名的,垂直的X轴和Y轴,用来测量平面上的距离单位。这些网格是勒内-笛卡尔(1596-1650)的发明,反映了他的理性主义,即认为理性而非感性或经历的经验是知识的唯一来源和确定方式。威廉-潘恩(William Penn)在1682年使用了类似的网格,将费城作为一个城市天堂来推销,在这里,工业将在新定居的荒野中蓬勃发展。就像意大利理性主义(即法西斯主义)建筑的大型建筑表达了专制主义的控制一样,笛卡尔的网格也含蓄地表示:这里已经有人负责了,我们掌控了这里,相信我们。

西班牙政府从立法草案开始,提高建筑质量

如何保护、促进和鼓舞建筑质量?今天西班牙在这个问题上取得了进展。在1月18号,部长理事会通过了关于建筑质量的草案,随后将提交到西班牙议会,从而启动议会程序。

这是一个新的立法提案,由交通、移动和城市议程部门提出,目前正由部长Raquel Sánchez Jiménez指导,旨在是保护、促进和鼓励建筑质量作为一种普遍利益的资产,促进建筑与社会的和谐关系。

2020 年迪拜世博会哥伦比亚馆:地理、城市与文化的融合

2020年迪拜世博会的哥伦比亚馆被认为是一件能够通过音乐讲述该国过去、现在和未来文化的艺术品。基于国家的地理和城市环境,由 PachecoEstudio de Arquitectura 设计的展馆将茂密的植被与水穿插在一起,代表着植物和动物间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由一个三维网状组成的建筑结构,象征着不断发展的城市中心。

展馆从远处就能迅速识别,其游览路线从种满蔬菜和水生植物的首层一直到开放的顶层。建筑师试图给参观者提供一个新鲜、开放的空间,并向所有人展示自己并发现自己在不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