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 最新资讯

10个城市展览装置,激发人群交流的建筑

© Nick Zukauskas© Åke Eson LindmanCourtesy of AirMesh PavilionCourtesy of Gentiana Pallaska+ 27

作为大城市的居民,我们常常被裹挟入极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周遭都是纪念碑般极具特色的建筑与城市基础设施。而那些将我们与社区连接起来的、并为我们提供难得的平和享受的关键空间,却容易被人忽略。占用居住环境的情况变得极为少见。

在公共空间时常被忽视、误用的城市中,我们需要把目光转向人尺度的构筑物。为了促进公民参与、娱乐、社会化与整体发展,使城市更适于居住、娱乐,相对较小的公共地标性建筑可以为使用者提供互动机会,以各种方式与周围空间产生联系。为了创造这些联系,常用且易用的手段是建造简单的亭子或是装置,在它们独特的尺度上,吸引行人关注。

世界建筑日:为人类住所的未来而设计

世界建筑日是在每年10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是由国际建筑师联合会(UIA)于2005年设立,旨在“使世界重新意识到其对人类住所的未来的集体责任”,与联合国的世界人居日相呼应。

城市针灸:跨区域干预,重塑公共空间

城市针灸是一种设计策略,旨在促进地区级别的城市复兴,该策略认为,公共空间的干预不需要大量且昂贵的方法,亦可产生巨大影响。城市针灸是传统发展过程的一种替代方法,它代表着城市更新的适应性框架,其中高度聚焦与针对性举措有助于重塑被忽视的空间,逐步部署城市战略,或是巩固社会基础设施。

TULIP – Your place at the table by ADHOC architecte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Sant Antoni Superblock by Leku Studio. Image © Del Rio BaniLevel Up by Brett Mahon, Joonas Parviainen, Saagar Tulshan, Shreyansh Sett. Image © Rahul Palaganiskate-spot by Strelka KB, Strelka Architects, and Snøhetta. Image Courtesy of Strelka KB+ 11

鸟瞰12座广场,闹市与公共空间

部分城市广场最别致的特性与在它之中活动的人们有关,也与它被赋予的用途有关,例如用于社交、运动、旅游、以及展示。一般在项目设计过程中这些各种各样的用途无法被事先预料;这些用途与土地紧密相连,人们在其之上四处行走,感受空间。此外,从空中俯视角看,广场便能显现它们在建筑设计方面的信息,同时还有它们在城市文脉中的位置。

Praça da Basílica de São Pedro no Vaticano.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Chicago, Estados Unidos. Image created by @dailyoverview, source imagery: @nearmapGrammichele, Itália.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Barcelona, Espanha. © Daily Overview+ 13

联合国人居署系列 UN-Habitat|优化社区公共空间的11个步骤

人居署或联合国人类住区和可持续城市发展机构的主要工作重点是应对快速城市化的挑战,它一直在以社区的积极参与为中心,在城市设计领域开发创新方法。ArchDaily已与人居署合作,为您带来重点介绍这项工作的每周新闻,文章和访谈,其内容直接来自人居署,并由我们编辑。

“世界各地的人们越来越多地要求以规划和设计城市的方式发表意见。”对于我们的第三次合作,请探索联合国人居署关于实现优质公共空间的指南,该指南中的特定现场评估包含了一系列活动,以及有助于理解所选区域质量并通过参与式方法在现场规划未来设计和规划解决方案的工具。该指南着眼于开放的公共空间,在五分钟的步行距离内,可以帮助用户收集和分析信息,从而实现从需求到设计的合理过渡。

Sharjah, UAE.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Vietnam.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Tripoli, Lebanon. Image © Camille Fatier @ EVA StudioNiger.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14

Edoardo Tresoldi揭幕‘歌剧’装置,永久性金属铁丝网柱

Edoardo Tresoldi为意大利雷焦卡拉布里亚海滨名为“歌剧”的永久装置揭幕。受当地政府和卡拉布里亚大区的委托,该公共艺术作品旨在“通过古典建筑的语言和消失之物的透明性来宣告场地与人之间的关系。

© Roberto Conte© Roberto Conte© Roberto Conte© Roberto Conte+ 23

如何为边缘化地区的儿童设计空间?3个来自联合国人居署的案例

以针对快速城市化的挑战为主要工作重心的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又称联合国人类居住和可持续城市发展署,一直以社区的积极参与为中心开发城市设计领域的创新方式。ArchDaily 与联合国人居署合作,为您带来由由人居署直接提供,我们编辑进行改编的专题新闻、文章和访谈。

在与联合国人居署的第二次合作中,我们探究如何与边缘化地区的儿童共同设计和为儿童而设计的各种案例。事实上,顺应儿童需求的规划能够帮助建设一个充满活力和生气的包容性城市。本专题以“儿童空间”为中心,并重点介绍孟加拉国尼日尔越南的案例。这些公共空间的实施项目力求推动环境友好型宜居城市的建设,同时通过采取参与式方法让年轻人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说到底,没有人比孩子们自己更了解自身的需求。

Rayerbazar Boishakhi Playground - Bangladesh.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Rayerbazar Boishakhi Playground - Bangladesh.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Trang Keo Park - Vietnam.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Sinka Park - Niger.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35

从空中俯瞰游行示威、节日庆典和冲突事件

aniversário do Bloody Sunday na Ponte Edmund Pettus em 2015. Image from Associated PressMarch for our lives em Washington D.C.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Campo de refugiados Dadaab, no Nordeste do Quênia.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Praça de São Pedro, no Vaticano, em um domingo de Páscoa. Created by @benjaminrgrant, source imagery: @digitalglobe+ 14

2050年世界人口预计会达到97亿,也就是说在未来30年中将有20亿的人口增长。

由于世界人口持续增长,在我们如今已经面对的令人恼火的难题之上,新的挑战还将会出现。我们将要如何共同生活?已经推迟到2021年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题打算去对在政治差异、不包容日益加深和经济不平等日益增长的时期中建筑所扮演的角色发起讨论并鼓励人们提出提案。

建筑师如何表达政治观点?

当重大社会变革加速发生、人们对决策过程产生不满时,社会在政策与治理惯性中迸发出自下而上的运动、激进主义与大胆尝试。在如此多社会行动的实例下,建筑师是否拥有自己的方式来表达立场?是否有能力打破现状构架?

“都市绅士化”下,中国城市空间激活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自90年代开始,大量的中国城市都开始面临着都市更新。在国家的大力倡导下,城市飞速发展,一栋栋摩天大厦在主要城市中拔地而起,以吸引相对富裕的中产阶级从郊区搬来都市中定居。而这样的城市改造,无形中导致了原本生活在城市中的工薪阶级被迫搬迁甚至流离失所,这一现象在城市学中被称为“城市绅士化”。

当城市和社区被逐渐商业化,都市里的空间被赋予了更高的经济价值。沿街的商铺随着房价水涨船高。而城市中曾经随处可见的公共空间渐渐被商业侵蚀,都市中的人们在冰冷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中活得行色匆匆。如何激活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剩余的街道空间,让忙碌的都市人群有一个能够歇脚和玩耍的场所,成了都市设计中一个重要的研讨话题。

共享空间的演变,高密度城市中的私密性与开放性

“密度”,一直是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考虑的重要因素。随着全球城市人口飞速增长,城市中的密度越来越大,密度的重要性也在增加。在城市规划的历史中,这个词常被相关的负面联想缠扰:过渡拥挤、贫困、安全感缺乏以及所谓“贫民窟”。埃比尼泽·霍华德在1898年提起的花园城市运动,就试图通过绿化带和反密集规划来应对城市弊病。勒·柯布西耶光辉城市是在这些理想模式之上建立的最有名的城市规划之一。然而在上世纪60年代,社会学家简·雅各布斯却推翻了这些影响深远的城市规划概念:她指出,建筑密度大并不等于过渡拥挤;一些密度大的城市区域,如她居住过的格林威治村,比其邻近的花园城市类型社区更安全和具有吸引力;她还强调美国的“贫民窟”概念常植根在反移民和反黑人的意识形态上。在她看来,密集并无固有的坏处,关键是我们对其的处理方式。如今,我们仍在设法解决如何为日益密集的城市进行设计的问题——我们应如何使城市兼具开放性和私密性?给它自由,但在必要时进行管理?尤其是我们应如何保证城市的安全,从犯罪的角度,也从新冠时代下预防疾病的角度。

ArchDaily X 联合国人居署:如何设计为人服务空间?

以针对快速城市化的挑战为主要工作重心的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又称联合国人类居住和可持续城市发展署,一直以社区的积极参与为中心开发城市设计领域的创新方式。ArchDaily 与联合国人居署合作,为您带来由由人居署直接提供,我们编辑进行改编的专题新闻、文章和访谈。

在本专题中,您将探索从联合国人居署学到的第一课,即如何与人们共同设计和为人们而设计。为了打造优秀的公共空间,唯一的秘诀就是倾听社会公众的声音。本文探究“我们如何共同设计”并介绍了加纳巴西印度的案例,其中重点介绍了通过参与式方法让当地居民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的建成项目,其中包括街道、市场和开放性公共空间等。

Mind the Step - Jardim Nakamura, São Paulo, Brazil.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Mind the Step - Jardim Nakamura, São Paulo, Brazil.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Child Play Spaces in Malata & Nima Markets - Accra, Ghana.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Child Play Spaces in Malata & Nima Markets - Accra, Ghana.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48

公共空间的再生,9个与市民关系紧密的城市空间

© Del Rio Bani© Evgeny Evgrafov© Norbert Tukaj© Chao Zhang+ 30

公共空间一直是每座城市规划中最重要的一项。在当今世界的背景之下,这些城市空间已经成为大面积城市和小面积社区内的基础元素。广场、空地和公园已然成为城市肌理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这些空间在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十二个即将在美国重新开放的户外艺术空间,公园和景观

许多美国人正试探性地回归他们去博物馆和公园的日常生活,许多文化机构和公共空间正在限制和调整的基础上慢慢地恢复生机,它们在严格执行新冠病毒防护措施的时期已有几个月没有访客。同时,大规模室内画廊式博物馆仍在筹备它们最终的回归。比如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计划在八月底重新开放,而洛杉矶的盖蒂中心仍未发布具体的重新开放日期。

在许多地点,一点点小规模但积极的活动在最近几周已经发生,为七月的中下旬增添趣味。将视线转向为人们提供交往空间公共景观,户外博物馆和多功能艺术空间,这里例举了美国的一部分重新开放或扩张,或是近期将允许参观的公共场所。

巴西利亚100万方规划,卡洛·拉蒂设计‘修复气候’街区

卡洛·拉蒂建筑事务所(CRA)于近日公布了其为巴西利亚所设计的扩建项目。该项目名为BIOTIC,旨在将卢西奥·科斯塔和奥斯卡·尼迈耶所设计的现代主义规划,发展成一个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高科技创新街区。建筑师与安永共同合作,在2018年正式开始了这个超级街区的畅想与设计。

Courtesy of Carlo Ratti AssociatiCourtesy of Carlo Ratti AssociatiCourtesy of Carlo Ratti AssociatiCourtesy of Carlo Ratti Associati+ 6

无车的纽约市,PAU 提出城市畅想

PAU,或称建筑与城市规划实践事务所公布了一个提案的效果图,构想一个没有车辆纽约市。这个展望未来的N.Y.C.(Not Your Car)项目解锁了这座城市街道的潜力,重新将公共空间向人们开放,并禁止私家车通行。

© Practice for 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Practice for 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Practice for 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Practice for 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24

佰筑改造上海人行天桥,打造多彩空间

佰筑针对中国上海市普济路人行天桥改造项目提出一项方案,并将其命名为凌波桥。该方案重新设计了这座总长约1公里的高架平台,在不改变天桥原有结构的情况下为城市注入趣味性和鲜活的色彩。

Courtesy of 100 ArchitectsCourtesy of 100 ArchitectsCourtesy of 100 ArchitectsCourtesy of 100 Architects+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