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Arch Daily 采访

Arch Daily 采访: 最新资讯

Boris Bernaskoni:“未来建筑的5E要素”

1977年出生于莫斯科的鲍里斯·贝纳斯科尼(Boris Bernaskoni)是他这一代俄罗斯建筑师中的领军人物。他乐于研究技术在当下所发挥的能力,这些技术也因此将于不久之后在他的建筑作品中得到运用。他的作品并不执着于立面上的美学,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已经非常过时。相反地,他不断提出各种全新而激进的方法论和建筑原型。贝纳斯科尼认为,未来的建筑将是永恒的,它们一经建成便不断进化,一直保持与同时代技术与需求的同步。这种与时俱进的能力将成为建筑最宝贵的品质。

ARC. Image © Yuri Palmin Mirror Mongayt. Image © Vladislav Efimov Matrex. Image © Olga Melekestseva Russia Pavilion. Image Courtesy of BERNASKONI + 30

Open More Doors 第六期:走近源计划建筑师事务所

推开建筑师的“门”(Open More Doors)是 Archdaily 和 MINIClubman 合作开发的新单元,通过令人兴奋的视频采访和独家照片集,带您探索全球最具创新精神的设计工作室背后的故事。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21

ArchDaily CEO David Basulto与Varvara Melnikova,共同探讨互联网及教育新见解

今年夏天,在一年一度的莫斯科城市论坛之际,ArchDaily首席执行官David Basulto访问了俄罗斯首都并在该活动上发表演讲,同时还与ArchDaily的一些合作伙伴进行了会面。 除此之外,David还来到Strelka Institute与其首席执行官Varvara Melnikova进行了交谈,该学会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最亲密的长期合作伙伴。

专访深圳双年展策展人,城市与城市化中建筑师的角色

卡洛·拉蒂(Carlo Ratti)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建筑创新者之一。作为 卡洛·拉蒂建筑事务所 的创始人和麻省理工可感知城市实验室的负责人,拉蒂运用新技术的力量来改变我们生活、设计的方式。他的建筑观点中“聚合”的概念是非常关键的,不论是比特和原子、自然与人工或是人类与科技的聚合。而且,他认为聚合可以重构设计过程,让公民参与到想要住在什么样的城市中的讨论里。

2015, CRA Cloud Cast. Image © Carlo Ratti Associati 2008, CRA Digital Water Pavilion . Image © Claudio Bonicco 2015, CRA Cloud Cast. Image © Pietro Leoni 2008, CRA Digital Water Pavilion . Image © Ramak Fazel + 12

Eran Chen:“建筑不是事物,它是事物之间的空间”

By Pavel Bendov. Image © ODA Architecture By Forbes Massie. Image © ODA Architecture By Pavel Bendov. Image © ODA Architecture By Imagen Subliminal. Image © ODA Architecture + 39

纽约的建筑师Eran Chen (1970年) 出生于在以色列的Be'er Sheva。他波兰出生的祖父母为大屠杀幸存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定居在了那里。原来波兰的长姓被缩写为了Chen, 发音”Khen”。在希伯来语中,它代表魅力。在军队服役四年,高中毕业后,Chen先生在耶路撒冷的贝扎勒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建筑学,该学院是以色列顶尖的建筑学校。1999年毕业后,他前往纽约深造。他受雇于珀金斯·伊斯特曼,一个总部位于纽约的全球巨头,拥有超过1000名建筑师。在短短几年内,陈先生成为公司最年轻的负责人, 负责监督不同项目的设计, 包括数个获奖作品。在那时,他结婚了,成为了父亲和一个有执照的建筑师,定居在这个已经成为家的城市。
2007年, Chen先生决定独立。他专注于与开发商合作开发住宅项目,主要在纽约,也有美国和世界其他的主要城市。Chen先生的许多项目都在密集的城市中。他们通过突出的盒子重新塑造着建筑中的类型。我们在建筑师繁忙的曼哈顿办公室与100多名年轻、雄心勃勃的建筑师会面,与Chen先生一起让我们的城市更加宜居。我们讨论了他的垂直城市村的概念和真正民主的想法, 即每个公寓,无论它位于建筑物中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变成一个顶层公寓。

Michel Rojkind:“建筑不应只为外观而存在”

1969年,Michel Rojkind生于墨西哥城。20世纪90年代,他在墨西哥伊比利亚美洲大学攻读学位的同时,还是Aleks Syntek麾下知名乐队la Gente Normal的鼓手。2002年,他自立门户创建了Rojkind建筑事务所。至今而言,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包括为Boca del Rio爱乐乐团设计的Foro Boca音乐厅,位于墨西哥城的墨西哥电影院扩建项目,墨西哥克雷塔罗的雀巢工厂,以及墨西哥托卢卡的雀巢巧克力博物馆。我们一起聊了聊他的建筑是如何深入人们生活的,而建筑师又是为何要承担起建筑之外的角色。还有就是以公众为本以及站在建筑设计之外工作和思考的重要性。

以下摘录自我对Rojkind的采访。这是我在墨西哥城进行的一系列采访对话的完结章。于此同时,我正在为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建筑系准备一个题为“在故事之外”(Something Other than a Narrative)的展览,作为“建筑师的发声和视野”系列展的一部分。

Cineteca Nacional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Jaime Navarro Foro Boca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Jaime Navarro Tori Tori Restaurant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Paul Rivera Nestle Chocolate Museum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Paul Rivera + 27

WORKac 解说贝鲁特艺术博物馆方案

如果没有与所处的文脉发生联系,那么什么是建筑?建筑的布局和造型取决于其所处的位置,建筑设计需要体现地方文化。建筑所展现和表达得越丰富,它所具有的意义(有时这种意义甚至高于建筑本身)就越深刻。

2018年12月是黎巴嫩建筑界极为热闹和盛大的一个月: Hashim Sarkis 被宣布为2020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黎巴嫩出身的 Amale Andraos 与合伙人 Dan Wood委托建造贝鲁特艺术博物馆Amale AndraosDan Wood 所合伙创立的 WORKac 建筑事务所在贝鲁特艺术博物馆竞赛中提交的方案是一个极具动感的各种几何形状组合而成的六面体。该方案与事务所在迈阿密博物馆车库方案中呈现的设计风格有所不同。即将建造的贝鲁特艺术博物馆位于贝鲁特市中心,占地面积12000平方米,用于举办各种永久性和临时性展览。 WORKac 事务所的方案之所以被评委会选中,是因为它“展现了在高密度城市环境中融合艺术、建筑与景观等多元文化的可能性,并重新构想了人们共同生活、学习和分享的方式。”

OMA 重松象平:“在团体合作中开始个人风格”

原创性和独立思考来自何处?答案是直截了当的——来自一个热爱探索的个体,以及一个不会伤害刺激它的实验环境。 而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创造了这种环境,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创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即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一个由全球7个工作室,300个建筑师组成的网络,也得益于他在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教学工作,以及在世界各地的讲学活动。自2008年到现在,库哈斯有八个合伙人,其中就有重松象平(Shohei Shigematsu),他自2006年以来一直主持OMA纽约工作室的设计工作。这个工作室最初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而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个由75名建筑师组成,专注于北美项目的大型建筑事务所。

Cornell Milstein Hall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MA; photography by Iwan Baan Audrey Irmas Pavilion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f OMA New York Cornell Milstein Hall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MA; photography by Iwan Baan Audrey Irmas Pavilion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f OMA New York + 41

李虎:“建筑是在表达希望”

北京四中 / OPEN建筑事务所 ©苏圣亮 火星太空舱 / OPEN建筑事务所 ©吴清山 UCCA 沙丘美术馆 / OPEN建筑事务所 山谷音乐厅/ OPEN建筑事务所 + 31

近年来,我与许多中国的先锋独立建筑师会面,并参观了他们在中国各地的建成作品,这些经历让我对他们的贡献产生了一种理解,即具有地域敏感性、诗意性、并且很上镜,甚至是诱人的。然而,许多这样的项目可能会被混淆成是一个单一狭隘的事务所的设计作品。这些作品通常规模较小,而且建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因此可以让普通人从中获益良多。但是这些项目缺乏多样性和冒险精神。下面的对话节选自我近期对建筑师李虎的采访。这次采访打消了我的疑虑,并且让我对中国城市的未来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