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论坛:旅行,是对城市片面的定义

编辑论坛:旅行,是对城市片面的定义

每个人都想环游世界,无论是为了结识新朋友,品尝新食物,还是去新的地方。旅游业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旅游景点越来越拥挤,加剧了大量游客造成的污染排放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旅行?在本期编辑论坛,来自黎巴嫩、美国和智利的ArchDaily的四位编辑分享了他们对旅行意义的看法,提到了在巴西等地享受海滩的游客也应关心他们所在的城市。

Nicolas Valencia: 旅行是六月的每月主题。当时我们发表了关于建筑指南和旅行相关的文章,但我们没有谈论旅行的经验。旅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Dima Stouhi: 我在黎巴嫩出生长大,下个月要搬到瑞士。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外生活。黎巴嫩与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同,所以旅行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可以看到其他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

Eric Baldwin: 我经常自我介绍说我是来自爱荷华州的农场小孩。我对世界的看法,包括不同的文化和工作方式,在年轻时是有局限性的。在大学里,世界观扩展了。我能够在中国,意大利和希腊等地学习和旅行。我相信文化背景就是一切; 旅行是扩展背景的一种方式。

Christele Harrouk: 我出生在贝鲁特,是法国的根源,所以我旅行总是比较简单,而且可以选择住在国外。尽管如此,我从未在目的地住过几个月。对我而言,家庭的概念更为重要。旅行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所拥有的东西,也让我更加欣赏我所拥有和理所当然的东西。

Nicolas Valencia: 但旅行仍然是一种奢侈品。

Eric Baldwin: 旅行对我来说是无价的,但它对环境具有很强的破坏性。在许多方面,它是一种奢侈品。正如Greta Thunberg在零排放游艇上航行穿越大西洋时所表明的那样,我们必须提出更好的旅行方式。目前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

Dima Stouhi: 旅行绝对是一种奢侈品。特别是对于需要签证的人,比如我。

如果你旅行,你就是一个失败者

Charles-de-Gaulle airport, Terminal 1, Paris, 1967-1974. Image © Paul Maurer
Charles-de-Gaulle airport, Terminal 1, Paris, 1967-1974. Image © Paul Maurer

Nicolas Valencia: 6月份,我们发表了一篇题为“旅行的时代已经结束”的文章。作者说:“如果你为了谋生而旅行,那么你就是失败者。如果你为了学习或是观赏,你就是地球的敌人。”

Eric Baldwin: 我认为这是一种挑衅。旅行仍然非常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更好的旅行方式。或者我们不应该继续想象新的将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模式,扩展我们的眼界而不会损害环境。

Christele Harrouk: 旅行是一种纯粹的学习形式,可能是获取信息的最真实的方式,但我总是这样想:如果你不对这些经历做任何处理,整个过程就会变成徒劳。我认识的人越多,越发现他们中很多人假装沉浸在环游世界中。

Dima Stouhi: 关于旅行的想法现在不同了,人们想要去旅行,是为了展示他们的旅行或仅仅为了旅行,而没有考虑对目的地带来的伤害。

Nicolas Valencia: Dima有一个观点。旅行已经变味了:为了说去过某个地方而去旅行。我批判那些没有从旅行中学到任何东西的人,但我认为,“他们为什么要像我一样体验这里?”

Dima Stouhi: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是一个观念问题。我不怀疑人们从旅行中没有学到东西。无论如何,至少有一种体验:建筑,甚至是一顿饭都会在他们的脑海中留下印象。只是看人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Eric Baldwin: 不管我们是为了工作,探索,与家人或朋友产生话题,获得完美的Instagram照片,或是为了逃避而旅行。只要我们继续质疑为什么,以及我们是否为此负责,我认为旅行将继续具有意义。除了目的地,我认为成为一个“好”而不是“坏”的游客是具有意义和责任的。如果为了逃离日常生活而在巴西享受海滩,但不了解巴西这座城市的人或文化,那就是坏事吗?同样,这是一个背景问题。

吸引富有游客的城市

© Dan Davison, under license CC BY 2.0. ImageA large cruise entering into Venice
© Dan Davison, under license CC BY 2.0. ImageA large cruise entering into Venice

Nicolas Valencia: Bloomberg前不久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图表,解释说“旅游目的地只会变得越来越拥挤”,特别是在欧洲。我们最近看到威尼斯禁止大型游轮进入历史中心区。其他城市将会如何看待旅游业呢?

Dima Stouhi: 我支持威尼斯的决定。我去年8月去了梵蒂冈城。我记得一次因为太拥挤了我只想离开。我甚至无法停下来环顾四周。西斯廷教堂连站的地方都没有,这太可悲了。

Eric Baldwin: 这是一个棘手的事情。它与遗产保护有关:什么情况下要把历史遗产变成一个无功能的风景呢?我再次回到背景的问题。旅游业给城市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遗产是否可以发挥作用?没有哪个城市会停止发展,反过来,旅游业和旅行也必须改变。

Dima Stouhi: 但是Eric,保护被我们放在首位是因为我们知道并欣赏历史遗产的价值,但大多数人没有。

Eric Baldwin: 我质疑历史遗产的价值。我们如何衡量?为什么金字塔值得保留?这是一个问题,也是一场关于价值观和那些定义我们的事物的博弈。它与我们旅行的原因直接相关。

Nicolas Valencia: 西班牙等国家对旅游业的依赖程度很高,约占其GDP的13%。如果您所在城市对旅游业极其依赖那么很难进行系统性的监管。无论如何,我认为限制游客流量将影响到中产游客。

Christele Harrouk: 嗯,我不确定。也许不限制流量,但使它更有条理。

Dima Stouhi: 我不认为提高价格和限制富裕游客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像Christele 所说的那样:政府组织会产生重大影响。

Christele Harrouk: 宣传不同的景点是城市的责任。这并不困难,他们只是不主动。营销策略的变化可以减缓游客集中的程度,并将他们分散在不同景点,从而使新的地区得到发展。

Nicolas Valencia: 如果我要去威尼斯,我将去市中心,而不是周边地区。

Christele Harrouk: 但如果周边有一个扎哈·哈迪德的建筑,你会去那里,减少在市中心花费的时间。

我爱城市品牌

A souvenir store located near Times Square in Manhattan, New York. Image © Roman Tiraspolsky
A souvenir store located near Times Square in Manhattan, New York. Image © Roman Tiraspolsky

Nicolas Valencia: 我们一直在谈论欧洲,但拉丁美洲呢?非洲?亚洲?你去过这些地区吗?

Dima Stouhi: 我的梦想是去这些地方,但是需要很多钱。

Nicolas Valencia: 虽然机票价格已经大幅下跌,在拉丁美洲旅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便宜。但在拉丁美洲,我们更感兴趣的是去欧洲和美国,而不是我们自己的国家。

Christele Harrouk: 这可能是全球性的问题,但你不认为这是城市品牌的原因吗?

Nicolas Valencia: 当然,城市品牌定义了我们对它们的看法。但令我感到愤怒的是,在国外度过一个星期后,人们常常会认为他们了解了整个国家的情况。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感,想法和背景,所以一个同性恋男人在分手后来到一个城市的经历可能会和一个与异性恋女人的经历完全不同。每个人对同一个城市的看法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意味着这些叙事不能普及。

Dima Stouhi: 我认为这些假设是人类正常的反应。无论他们看到什么与自己不同,都会把它看作是一种缺陷。

Eric Baldwin: 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难以改变的事情。你本来就拥有比从未去过那里的人更多的视角,但与此同时,你的理解也是有限的。我认为旅游后的刻板印象将继续发生,因为身份总是与旅行和背景联系在一起。如何形成这种背景的方式有多种,并定义了我们是谁。

译者:李镜宇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Valencia, Nicolás. "编辑论坛:旅行,是对城市片面的定义" [Why Do We Travel?] 24 9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www.archdaily.cn/cn/925247/bian-ji-lun-tan-wo-men-wei-shi-yao-yao-lu-xi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