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效果图创意人采访 Keely Colcleugh:视觉化设计与三维实体间的联系

效果图创意人采访 Keely Colcleugh:视觉化设计与三维实体间的联系

(译者:李懿丹)
建筑由故事定义。我们通过概念的视觉化和交流构建新环境。Keely Colcleugh,职业建筑师,拥有在建筑、平面设计、影像和视觉化等交叉领域中的丰富经验。2009年她创立 Kilograph 公司,将前沿视觉化技术与动画、交互设计、图像和品牌设计相接。Keely的创意公司如今快速发展,在西班牙和洛杉矶设有办公室。

在和 ArchDaily 的独家专访中 Keely 谈到了她向交流设计的转变,她对洛杉矶的热忱,以及视觉化作为一种艺术将如何继续演变。

El Paso Children's Museum - Koning Eizenberg.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California Market Center - Brookfield Properti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LA Football Club - Entry - Gensler Los Angel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Kilograph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 14

Keely Colcleugh.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Keely Colcleugh.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可以谈一下 Kilograph 的创立吗?

KC:我们从2009年开始做建筑渲染图。那个时候真的没有其他什么人做这个,所以我们算是抓住了市场。然后技术更新市场扩大,我们开始关注我们的优势和我们真正喜欢做的东西。我们的工作涵盖项目的整个交流体系,不管那个项目是公共基础建设还是建筑竞赛。我们会尽可能把建筑的最终外观呈现出来。

我们最近在重建公司的品牌和宣言。很清晰的一点是,我们对建筑环境的未来有着乐观的看法。 在洛杉矶很独特的一点是,在视觉相关的社区中所有关于洛杉矶未来的观点都会比较悲观。即便是建筑图像艺术家们,如果让他们选择如何表达未来,他们也会很悲观。只有我们在畅想理想的未来。

LA Football Club - Entry - Gensler Los Angel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LA Football Club - Entry - Gensler Los Angel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你有特别的工作方式吗?

KC:我们很不喜欢样板化或者流水线化的工作方式,哪怕是为了高效。我们认为探索和不断发展的过程可以带来新创意,所以我们一直在尝试新的东西。这可能意味着我们在某个特定领域并不是最好的,但我们一定是最先吃螃蟹的人。这让我们的公司拥有无限可能,我们现在也是这样称自己的。

我们现在更多倾向实时渲染。所有事物都向在向虚拟实境(VR)和扩张实境(AR)演进,因为它们可以与潜在的空间和尺度进行现今最高水平的交流。每一个客户都不同,所以我们会试着根据他们的要求来推荐并量身定做方案,也许是影像、动画、静止图像、实境或者任何可以满足需要的最优解。我们相信所有这些元素的融合会远比那些短促的项目更有利于我们的品牌树立和市场营销。

EB:所以你们的客户很广泛而不限于建筑师,对吗?

KC:没错!我们很乐意展示我们在不同领域内的竞争力,如新能源技术的视觉化,移动性,以及房产开发等领域。但我们也同时保持聚焦于建筑。我认为我们在一个很有趣的位置。我们公司前进的一个原因是3D正在开始影响更多行业。对VR、AR和其他视觉技术不会只限于单个领域,所以当很多公司在寻找可以使用所有这些技术的创意公司时,他们找到了我们。这点在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里尤其适用。

El Paso Children's Museum - Koning Eizenberg.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l Paso Children's Museum - Koning Eizenberg.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有什么独特的项目正在进行中吗?

KC:我们正在和 Michael Grave的公司合作,为他们一些停留在纸上的水彩插图和绘画作品注入生命。我们试着使用感应插件如基于手势的动态捕捉来创造一个世界,并且通过不同的阴影度实现流动的水彩特效。这是一个有很多乐趣的区域,我们很享受这些完全身临其境的、实验性的设计。

我们的挑战是让人们接受那些头戴装备。我们在寻找可以不必切实操作,而只与客户分享体验的方式。这将成为我们接下来的关卡。

EB:既然有了虚拟现实技术,你们会有其他方式向客户或者大众展示方案吗?

KC:对建筑师来说最重要的是让所有利益相关者保持信息平等然后解决问题。沟通设计理念,解决问题,然后快速决策。当你向公众介绍一种体验时,你需要使用如音效渲染这样的其他手段,或者你需要被一种体验所引导。我们所做的是创造一个可以向人们解释并指点事物的载体。因为如果你在向大家介绍一个事物而人们却无法真正看到它,人们会立刻感到非常困扰。

我们全力在做的一件事是在现实清静中推动这种交流模式。很多时候用户体验是建筑视觉公司最后考虑的东西,而这却是我们的第一考虑。所以我们团队里有用户体验(UX)设计师。我们意识到以品牌构想为出发点卓有成效。

California Market Center - Brookfield Properti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California Market Center - Brookfield Properti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可以多谈一些在你的领域里科技应用的门槛问题吗?

KC:我认为虚拟现实技术和设备本身对大多数人有很强的威胁色彩。所以关键在于将门槛降到最低。这样或许可以在简单的通话或者其他循序渐进的谈话中植入科技体验。我认为对策略或交流的明确化是有必要的,这有助于明确我们团队的品牌。我们确立这些目标,然后围绕目标创造可触及的体验。

EB:你们的业务涵盖很广,但依然包括真实渲染工作对吗?

KC:当然。现在我们在做的项目是威士忌旅店(Whiskey Hotel),每个房间都备有威士忌。这是个真实的项目,你真的可以在那里得到威士忌。

EB:听上去是我喜欢的那种旅店!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你最初为什么对建筑学感兴趣?

KC:好问题。我觉得是对艺术和物理混合物的兴趣。我从小就喜欢物理,这也是我高中时最优秀的学科。高中第三年我做了很多物理方面的研习,然后意识到可能物理不是我的归宿,因为物理学确实没有太多职业选择。所以我选了建筑。我很喜欢素描,这大概也是一个因素。

Kilograph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Kilograph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所以你前往麦吉尔大学学习。这段经历有什么影响着你的特别之处吗?

KC:今年正好是我们毕业20年纪念。我见到了所有的同学,我们都意外得相似。毕业的时候我们都看上去很不同,但大多数同学最后留在了建筑领域,我是少数几个离开的。那段时期当然是特别的,因为没有电子工具可用,但我们所做的每一步都要有强有力的表现力。我认为这也让我们都会思考表现力以及项目背后的概念。

Hollywood House.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Hollywood House.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你曾在 OMAAMOBruce Mau还有 SOM工作过。你也担任过各种不同的角色,所以我想知道你从这些经历中获得了什么,以及你是如何从一个跳跃到下一个的?

KC:从上学的第一天起我的兴趣就是演示介绍。我甚至会帮其他人准备演讲。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好的建筑师,但一直以来我的演讲都很不错。所以当我加入 OMA 的时候,我的全世界都是演讲。所有东西都要被清晰简洁地呈现给雷姆·库哈斯,因为他时间有限。如果你有问题,你需要带着他要求的一百页的内容和你的设计概念去见他,你们要一同坐下然后翻看所有这些材料。你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将设计呈现出来。

没多久我有了进入 Bruce Mau工作的机会。最终我清楚地意识到我需要正式地进入交流设计领域,因为它看上去是趋势。离开你认为将奉献一生的行业很难,但我试了,而我当然很爱新的行业。

LA Football Club - Entry - Gensler Los Angel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LA Football Club - Entry - Gensler Los Angeles.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你是如何转换到视觉行业的呢?

KC:我认为这是科技进步使然,而且我尝试的很多新程序显示了新的可能性。我记得在多伦多读到的一篇文章,讨论到一个将建筑建模软件和技术使用在前沿电影制作方面的建筑公司。这叫做预视觉化(pre-visualization),然后电影《少数派报告 (MinorityReport)》 就这样横空出世了。我看了这个电影,真的很棒。我的人脉帮助我联系上了一些在做这个的人们。我飞到洛杉矶并爱上了这个地方,所以我直接投入了这个行业,并且真正享受着同视觉效果打交道并学习新的软件。

EB:洛杉矶的经历如何影响你的工作?

KC:洛杉矶是最前端。对西方文化和建筑来说,真的是这样的。它以前就是诞生事物的地方,我认为它依旧是。我们开始看到对于新科技和真正乐观主义的真实关注。当你对发展和进步感兴趣时,我想不到洛杉矶外更好的创立公司的城市。我们很幸运地与洛杉矶最于重要的一些项目在合作,所以多种意义上讲我们在帮助塑造人们审视城市变化的眼光。工作中我们一直在思考到底什么是洛杉矶,以及它的未来。

Michael Graves VR Storyboard.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Michael Graves VR Storyboard.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即便在今日,仍然有很多关于手绘和计算机表达的争论。你觉得二者之间的界线还存在吗?

KC:我认为二者的融合已经完全完成了。我认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将电脑当作艺术手段的阶段。这不是关于领域或者科技的讨论,这是关于思想概念,关于立场的讨论。我认为这只关于表达,没有太多其他问题。

EB:你可以深入谈一下现在的工作吗?有没有哪个部分你非常喜欢或者想要探索更多?

KC:我对虚拟现实非常感兴趣,而且这可能是我学校生涯的产物。虚拟现实的本质是创造空间,它让我们回到了对建筑最原始的思考。我认为这很鼓动人心。它拥有巨大潜力。

Hollywood House.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Hollywood House.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可以谈谈你的公司结构吗?我知道你说过你在西班牙也有团队,你是怎样设立团队的?

KC:我们西班牙分部是我们这里团队的延伸。我们在那边发展时的想法是他们可以承接他们自己的项目。我们不是在孤岛上工作,每个人都多少是通才,我们根据进行中的项目调整对应的能力。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机的公司结构。可能因为我们是加拿大人,我们试图做到民主。

EB:后来你又回归学校,加入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这是怎么发生的呢?

KC:我从学校退学然后加入了 OMA,然后在第一份工作经验后我又加入了莱斯大学研究生院。第一学期中段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在鹿特丹需要一些人。她说你有见到雷姆·库哈斯的机会,他下周会来旧金山。我这么做了!我记得我走进咖啡厅和他共进早餐。我向他展示了我的作品集,他说:“所以你想去鹿特丹工作?“。我告诉他我还在学校学习,他回应道:”你还在学校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退学了!我完全从学校抽身,但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想回到学校,这是我没有完成的事情。南加州建筑学院很不错所以我申请了,也最终去了那里。

Suspension House - Gaze Based Navigation.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Suspension House - Gaze Based Navigation. Image Courtesy of Kilograph

EB:你现在称洛杉矶为家,你有最喜欢的区域吗?

KC:我一直很喜欢卡尔弗城。第一次到那里的时候,我开始思考“中间地带“。索尼(Sony)的遗留,区域历史 ,还有原油起重机,这种融合非常有趣味。我很喜欢洛杉矶奇怪的一面,而这一点可以在卡尔弗城找到。

EB:你们做了很多事,是什么让 Kilograph 与众不同?

KC:是想法。人们为了创意而来找我们,因为我们会给他们介绍从未了解过的事物,或者帮助他们包装项目通过媒介推广给特定的观众。我们招募各种人才以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的员工不仅是建筑师或者3D艺术家。我们有原先的游戏开发者,视觉效果艺术家,插画师,虚拟现实开发者等等。这是一个熔炉,也因此我们会说,在我们的努力下一切皆有可能。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 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aldwin, Eric. "效果图创意人采访 Keely Colcleugh:视觉化设计与三维实体间的联系" 26 10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21296/keely-colcleugh-tan-jian-zhu-huan-jing-de-wei-lai-wo-men-you-wu-xian-ke-ne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