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现代主义

现代主义: 最新资讯

浅谈12个现代主义建筑风格

译者:付慧瑶
现代主义建筑取材于乌托邦设想、思维创新和对人类居住、工作和互动方式的大胆想象,可说是建筑史上最乐天的风格流派。正如我们在AD 要点: 现代主义所说,尽管自现代主义思潮兴起以来世界格局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代主义哲学仍在当代建筑探讨中稳占话语权。

在向包豪斯百年的2019挥手作别之际,我们整理了现代主义建筑的主要风格和其代表项目,全面展示理论背后的现代主义建筑实践。

Café L’Aubette/ Theo van Doesburg. Image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Claude Truong-Ngoc Barcelona Pavilion / Mies van der Rohe. Image © Gili Merin Villa Savoye / Le Corbusier Vitra Design Museum / Gehry Partners. Image © Liao Yusheng + 13

粗野主义下的贝鲁特,展示被遗忘的现代遗产

近年来,一场可以追溯到上世纪的建筑运动重新勾起人们的兴趣。这项运动于1940年代到1950年代间,通过勒·柯布西耶以及艾莉森和彼得·史密森夫妇的作品首次被人们熟知。伴随着整体式的结构、模块化的造型、和令人印象深刻的体量,粗野主义突出了建筑的完整性。这场建筑运动的特征是粗糙、原始和纯粹的表面,以突出所讨论的事物的本质。世界各地的建筑师们,运用并发展了自己对这场现代运动的看法,纷纷创造出不同语境下的变式。

在贝鲁特(Beirut)这座城市,即便目前发生着种种混乱,我们依然能回顾这座黎巴嫩首都隐藏的粗野主义的建筑珍宝。为了揭示这场经常被忽视和遗忘的运动,建筑师哈迪·穆鲁创作了一系列影像作品,来突出黎巴嫩的粗野主义运动及其演变,成为黎巴嫩现代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

建筑史上十大最被忽视的杰出女性

回顾建筑史,也许你认为女性只是如同氨纶和动力方向盘一样,在20世纪50年代的才登上历史舞台,那么你或许可以被谅解,但这绝非就是真相。像勒·柯布西耶、密斯、赖特和康这样如雷贯耳的人物,他们身边常常有着与他们一样天赋异禀且启发着他人的同龄女建筑师,但因为严厉的社会体系,她们的贡献常常被人们忽视。为了纪念2013年的国际妇女节,我们盘点了10位在建筑史上最被忽视的杰出女性建筑师。

建筑城市导览 | 里斯本必去建筑合集

作为旅游胜地之一,里斯本于1994年被评为欧洲文化之都,2017年度伊比利美洲文化之都,是众多游客的必游之地。里斯本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是众多重要艺术,音乐,电影和建筑活动的举办城市。里斯本建筑三年展开放日活动会举办很多建筑相关的活动,以传播,研讨建筑相关的问题为目的,其中也包括了参观里斯本举世闻名的建筑免费游活动。

建筑表达人性,奥斯卡·尼迈耶自宅设计

奥斯卡·尼迈耶是一位现代主义的革命者,大胆的曲线和精致的结构是他特有的建筑语言。这位巴西建筑师对未来巴西有着乌托邦式的建筑愿景,但最终并未能实现。大众往往将注意力集中于他在巴西利亚的那些杰出的作品,而有一座尼迈耶为自己设计的住宅,却不经常在讨论他的建筑的时候被人们提及。这是一座带有殖民时期风格的住宅设计,与他更广为人知的那些充满形式表现力的建筑作品大相径庭。

巴西粗野主义教堂 / 普利兹克奖得主戈特弗里德·波姆

德国建筑师戈特弗里德·波姆于1986年荣获普利兹克奖。他的父亲Dominikus Böhm,祖父Alois Böhm,以及他的三个儿子(其中之一是Peter Böhm)都是建筑师。鲜有人知波姆在巴西还有两个建成的项目,分别位于两座深受德国文化影响的城市Brusque和Blumenau。摄影师Ronaldo Azambuja同我们分享了他在Brusque拍摄 Igreja Matriz São Luiz Gonzaga 教堂的系列照片。

© Ronaldo Azambuja © Ronaldo Azambuja © Ronaldo Azambuja © Ronaldo Azambuja + 38

盖蒂两项基金会:如何拯救全球现代主义遗产?

本文最初发表metropolismag.com(译者:杨秋怡)

现代建筑保护协会(CMAI)和“保持现代“赠款计划致力支持保存现代建筑的新方法和技术。

上海外籍设计师大胆畅想,中国传统宝塔转译为现代建筑语言

Amey Kandalgaonkar 公布了以现代主义的风格重新构思的中国传统宝塔项目。这位来自上海的设计师创作了一种虚构的重新诠释,作为对基本未受现代主义影响的建筑形式的一种敬意,其特点是粗糙的黄铜混凝土、最小的装饰和大胆的几何移动。

奥斯卡•尼迈耶经典作品“Rachid Karami会展中心”,因年久失修而破败不堪

黎巴嫩是数个杰出建筑作品的所在地,受到了数百年来的建筑风格的影响。其中最迷人的作品之一坐落在这个中东国家的北部城市的黎波里,一座有着丰富文化和罗马人、十字军、腓尼基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建筑遗迹的历史城市。Rachid Karami 国际会展中心由奥斯卡·尼迈耶设计,见证了黎巴嫩自内战前的黄金时期到战后萧条时期的衰落史。这一该国最具标志性的现代主义建筑群数年来年久失修,据报道将需要最多1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1亿元)来进行修复。

© Dima Stouhi © Dima Stouhi © Dima Stouhi © Dima Stouhi + 15

为什么美让人愉悦,而现代主义让人悲伤?

奥地利维也纳的应用艺术/当代艺术博物馆(MAK)最近展出了来自纽约的创意机构Sagmeister & Walsh的作品-研究美的事物为何迷人。

这个主题为“美”的展览探讨了美作为一种独立的功能,它本身就是建筑存在的基本原因,即形式也是一种功能。公司与YouTube频道和动画设计工作室Kurzgesagt (In A Nutshell)合作,这个与展览一起发布的视频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美的事物可以使人们感到开心。

© Aslan Kudrnofsky © Aslan Kudrnofsky © John Madere © Aslan Kudrnofsky + 7

反思勒·柯布西耶的宣言:六种脱离于现代主义理想的探索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 Guy Debord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 Guy Debord

“柯布西耶的模型是唯一能带给我即刻自杀想法的图像。” — Ivan Chtcheglov

将那些可以粉饰却依然肮脏的政治手段抛开不提,情景主义者们很有可能是对的。建筑学生的死亡,也许不是过量设计项目工作的结果,不如说是来自于对一直被教授的现代主义理想的布道式的重复。在勒·柯布西耶的宣言《走向新建筑》中,他鼓吹现代建筑将会是20世纪全球危机的解决方案,如今看来,这个结论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局限性。

如果建筑学科仍没有从巴塞罗那德国馆的黑白照片或者是包豪斯还原主义的设计中抽身,学生们将会继续产出那些如今看来与“正确的建筑”想被的设计。为了从这些所谓建筑本该如此的刻板印象中挣脱,以下为6种建筑层面、课程组织和文章写作上的探索,这些探索都在抵御这些既定观念:

© MVRDV Courtesy of Joanna E. Grant © Plamen Petkov Courtesy of Sarah Wigglesworth Architects + 19

AD经典:TWA航站楼 / 埃罗·沙里宁

本文最初发布于2016年6月16日。若要阅读其他著名建筑项目背后的故事,请访问我们的AD经典部分。

TWA 航站楼建于空中航线旅行的早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迅猛发展的技术变革的重要标志。埃罗·沙里宁试图在建筑的各个方面捕捉飞行的感觉,从流线型形体到开放的内部,再到机翼状的混凝土外壳屋顶。受环球航空公司(TWA)的委托,沙里宁不仅仅设计了一个功能性的航站楼,他还为航空公司甚至整个航空业设计了一座纪念碑。

这篇“AD经典”以摄影师 Cameron Blaylock 的一系列独家影像为特色,摄于2016年5月。在这里,Blaylock 使用了 Contax 相机和 Zeiss 镜头,配上 Rollei 的黑白胶卷,以反映上世纪 60年代的相机技术。

© Cameron Blaylock © Cameron Blaylock © Cameron Blaylock © Cameron Blaylock + 26

色彩,形状,和材料:Andres Gallardo 镜头下战后柏林的现代主义魅力

自学成才的西班牙摄影师 Andres Gallardo 有一个不断更新的都市几何系列计划。这一系列里,他捕捉下了柏林战后建筑的色彩,形状和材料元素。在 Gallardo 的其他摄影系列里,还有北京,首尔,哥本哈根,和塔林等城市的现代建筑奇迹。这几个城市系列同时也代表了 Gallardo 从零到一个专业摄影师的个人成长历程。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21

建筑摄影中三个革命性的流派:城市,现代及艺术

1793年,来自法国的约瑟夫·尼迈普斯(Joseph Niépce)进行了第一次摄影实验, 1826年,他的测试终于获得成功。从此,摄影成为了一种探索的对象以及记录世界的方式方法。无论从摄影艺术还是文化建设的角度来说,建筑都是一个重要历史痕迹和线索。

建筑摄影作为一种实践具有很大的自主性,与其他探索的可能性一样,能够重申所描绘建筑的一系列表现特征,并在其与周围环境的关系中创造张力,由此提出对建筑物的具体或概括性解读。

什么是解构主义?

如果让我们来定义“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ism,尽管它不是字典中的单词),它实际上可以被认为是对构造结构的分解或拆除,无论是出于结构原因还是仅仅是一种反叛行为。

许多人误解了解构主义。其实,解构主义不是一种新的建筑风格,也不是一种反建筑或社会的先锋运动。 它既不遵循“规则”,也不是为了获得特定的美学,又不是反对社会困境的反叛。 它是释放形式和体量的无限可能性。

The City of Culture in Santiago de Compostela, Spain. Image Courtesy of Eisenman Architects Frank Gehry House. Image © Liao Yusheng Port offices of Antwerp, Zaha Hadid Architects. Image © Helene Binet Eisenman's The 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 Image Courtesy of Flickr user dalbera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 15

苏联“加里宁格勒住宅”,为什么只有这座粗野主义建筑被保留?

© Maria Gonzalez
© Maria Gonzalez

© Maria Gonzalez © Maria Gonzalez © Maria Gonzalez © Maria Gonzalez + 20

加里宁格勒住宅(The House of Soviets)是由建筑师 Yulian L. Shvartsbreim 设计的俄罗斯粗野主义建筑。这座建筑位于加里宁格勒的中心地带,施工到一半就被废弃了。然而,它的居民认为这是他们城市中最重要的城市地标。他们常把这个建筑称为“机器人之脸”,因为它奇怪的形状让人联想到被埋到脖子,只露出脸的机器人。

“无人生而为现代”——20世纪建筑大师的早期‘非现代’作品

在建筑领域中,大部分作品都被笼统归类为‘现代’建筑。关于这些作品形成的根基已是持续讨论了至少六十年的话题,但人们对于现代建筑的本质概念仍存在争议。

BIG 详解纽约扭转双塔

© Keshia Badalge
© Keshia Badalge

那是切尔西的一个清晨,穿西装的人站在街上,把客人带进十一号画廊(XI gallery)中一个黑暗的、占地12000平方英尺展区。在室内,以纽约天际线为素材的装置艺术照亮了整个房间,其倒影也延伸向天花板。比雅克·英格斯(Bjarke Ingels)推出的“十一号公馆”(‘The Eleventh’)的设计,是一对位于纽约第17、18街和第10、11大道之间的旋转塔。曾为碧昂丝和凯蒂·佩里设计舞台的英国艺术家德夫林(Es Devlin),由HFZ 资本集团选中为此项目创作三个装置艺术品。

在画廊里,比 Bjarke Ingels 的作品通过一个曼哈顿的雕塑地图展示出来,它是一个30英尺宽的凹半球(鸡蛋状);一对闪着幽光的塔在闪闪发光的水面(寓意舞蹈)上轻轻旋转;英格斯的360度胶片带的和他的草图不断在一个马蹄形的房间里滚动(寓意纸,石头,玻璃,水)。

当德夫林示意塔舞动的曲线时她对记者说:“进化是不断地运动”。

Bjarke 笑答: “我会把它归结为实用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