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Robert Venturi

Robert Venturi: 最新资讯

丹妮丝·斯科特·布朗摄影展在纽约开幕,展现50-60年代城市形态

近日,丹妮丝·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的摄影展在纽约 Carriage Trade Gallery开幕。其中作品无不强调了波普艺术在美国日常用语中的重要地位。这个由Scott Brown发起的计划,先于2016年在威尼斯举办了第一次展出,而最近两场分别位于伦敦和纽约的展览活动则由PLANE-SITE主持。

这个名为“摄影 1956-1966”的展览,有Andres Ramirez共同参与策划。这次展览中,一共有10幅摄影作品被精心选出,并进行限量销售。除了Carriage Trade Gallery,位于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的Window Galleries也会有一个同期展览。

Courtesy of carriage trade, photo: Nicholas Knight. Courtesy of carriage trade, photo: Nicholas Knight. Courtesy of carriage trade, photo: Nicholas Knight. Courtesy of carriage trade, photo: Nicholas Knight. + 24

罗伯特·文丘里与困难的总体:建筑界的离经叛道者何以彻底改变设计

文章最早以“罗伯特·文丘里和困难的总体”为题发表在《公共边界》(Common Edge)

罗伯特·文丘里(1925-2018)是上世纪影响力最广泛的美国建筑师,不过,这并非因其建筑作品,或是因其设计师的身份。他作为建筑师可能永远无法与赖特甚至盖里比肩。在1965至1985年间,他和他的合作伙伴,丹尼斯·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改变了所有建筑师看待建筑、城市、景观的方式,他们改变的方式近乎等于同一时期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鲍勃·迪伦(Bob Dylan)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改变我们看待艺术、媒体、大众文化的方式。

我在1970年代做学徒时,曾与鲍勃·文丘里(同指罗伯特·文丘里)共事;我同样是读着他的书、看着他的建筑、感受着他如父一般的关怀长大的。他和我的父亲仅相隔一年,而丹尼斯与我母亲同岁。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通常在生活中,尤其在建筑中,有太多的复杂和矛盾的事物。我被邀请于今年秋在北京清华大学进行教学,我在参观清华大学的途中写下这篇2004年我与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以及他人生和建筑事业的伴侣丹尼斯·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的访谈的简介。也许只是巧合,我在离开纽约公寓前的最后一刻偶然抓起一本2001出版的《建筑》(Architecture)杂志,封面上印着文丘里和他辩驳的名言:“我不是并且从来都不是一个后现代主义者。”

上周,我在清华授课的第一天听说了文丘里去世的消息;听到消息时,我正和学生讨论他们为改善校园所做的方案。在另一个非常巧合的时刻,就在我们的访谈之前,文丘里和斯科特·布朗正在为同一个校园设计改善方案。当我的学生们谈到解放校园时,他们采取了如同五十多年前文丘里在《建筑的矛盾性与复杂性》(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中批判的当时盛行的极简主义和抽象主义建筑的方式,我对此感到苦乐参半。

他和斯科特·布朗的理念并没有能够实现,但是他们分析性和批判性的思考极大的影响了这里的学生以及全世界的建筑师们解读建筑的方式。是文丘里解放了我们的学科,是他解放了我们并且鼓励我们向自己发问,摆脱各种各样的教条,激起我们多种多样的想法。下面是我和这两人14年前在他们费城办公室的对谈节选。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 13

罪恶之城的仿生建筑,是后现代回忆还是媚俗美学?

有些人非常欣赏拉斯维加斯大道(Las Vegas Strip)的仿古建筑和其边缘侵入式装饰,但是以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Denise Scott-Brown)为首的一些专业建筑师却被建筑物展现出来的“观赏象征元素”所深深吸引。 这两位建筑师根据建筑物的装饰形式,将“鸭子”和“装饰棚”结合,形成一种奇妙的设计。

科特科尔斯泰特(Kurt Kohlstedt) 在他的论文《看不见的99%,来自罪恶之城的心得:‘鸭子’与‘装饰棚’建筑》中探讨了建筑师们如何在他们的作品中实践他们的美学理论,并开启了一场延续至今的建筑辩论。

Vanna Venturi House by Robert Venturi featuring playful and non-structural ornamentation. Image via 99 Percent Invisible Longaberger Basket Building image by Barry Haynes (CC BY-SA 3.0). Image via 99 Percent Invisible Guild House by Venturi, Scott Brown and Associates. Image via 99 Percent Invisible “Duck” versus “decorated shed, with Big Duck in Long Island (upper right). Image via 99 Percent Invisible + 5

后现代主义建筑之父罗伯特·文丘里逝世!享年93岁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著名后现代主义建筑师,美国建筑的领袖人物,于本周二去世,享年93岁。在文丘里诸多荣誉之中,1991年获得普利策建筑奖美国建筑师协会(AIA)会员,以及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荣誉成员,是重中之重。文丘里在1964年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与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合伙人丹尼斯·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一起从1967年运营至2012年。他的遗产将继续在该事务所VSBA(Venturi Scott Brown Associates)的名下保存。

评论家们发布公开请愿信,反对拆除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原外立面及柱廊

由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妮丝·斯科特·布朗设计的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即将面临部分拆除与改造。博物馆的扩建和翻新计划收到一众建筑师、评论家和历史学家的反对与批评。

根据新的改造方案,文丘里和布朗设计的连接Axline中庭的外部柱廊将被拆除,而博物馆的中庭将被改造成一个公共集会场所。看着柱廊被逐渐拆除,批评者们已经签署了一封希望拯救文丘里和斯科特·布朗作品的公开信。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San Diego. Image © Phillipp Scholz Ritterman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San Diego. Image © Phillipp Scholz Ritterman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San Diego. Image © Phillipp Scholz Ritterman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San Diego. Image © Phillipp Scholz Rittermann + 9

英国后现代主义简介 (小贴示:跟你想的不大一样哦)

英国建筑师,建筑学者 Dr. Timothy Brittain-Catlin 博士的这篇文章着重讨论了英国后现代主义的概念。今天我们提到英国后现代主义时,往往想到的是 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的作品以及 Charles Jencks 的理论. 而 Brittain-Catlin 博士认为,它的真正起源则有更悠久的历史渊源。

我出生在一个漂亮的维多利亚时期的连排别墅里,有着维多利亚风格典型的装饰砖,繁复的“荷兰式”山墙和精美的手工彩色玻璃窗。所以我从来没想过,也依旧不认为我需要向拉斯维加斯学习什么。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在20世纪80年代作为后现代主义闻名的英国建筑师们里面,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他们受到了那位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鼻祖的美国建筑师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的影响。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Doctors’ Surgery frontage to Mitchison Road. Image © John Melvin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Epping Forest Civic Offices, by Richard Reid (1984-90). Axonometric by Richard Reid. Image © Richard Reid & Associates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 6

被售卖的历史: 后现代主义Vanna Venturi住宅(母亲住宅)在售

Robert Venturi的Vanna Venturi住宅现已在售。 根据Curbed的报道, 只要175万美元,这座后现代住宅就是你的了! 这座被称为10座”改变了美国“的建筑之一的住宅最早由这位普利兹克奖获得者为其母亲建造。这座建筑最近的拥有者,宾夕法尼亚大学的Thomas P. Hughes教授在今年2月份去世,现在的拥有者,教授的女儿希望售卖这座住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