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英国后现代主义简介 (小贴示:跟你想的不大一样哦)

英国后现代主义简介 (小贴示:跟你想的不大一样哦)

英国建筑师,建筑学者 Dr. Timothy Brittain-Catlin 博士的这篇文章着重讨论了英国后现代主义的概念。今天我们提到英国后现代主义时,往往想到的是 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的作品以及 Charles Jencks 的理论. 而 Brittain-Catlin 博士认为,它的真正起源则有更悠久的历史渊源。

我出生在一个漂亮的维多利亚时期的连排别墅里,有着维多利亚风格典型的装饰砖,繁复的“荷兰式”山墙和精美的手工彩色玻璃窗。所以我从来没想过,也依旧不认为我需要向拉斯维加斯学习什么。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在20世纪80年代作为后现代主义闻名的英国建筑师们里面,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他们受到了那位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鼻祖的美国建筑师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的影响。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Doctors’ Surgery frontage to Mitchison Road. Image © John Melvin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Epping Forest Civic Offices, by Richard Reid (1984-90). Axonometric by Richard Reid. Image © Richard Reid & Associates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 6

St Paul’s Girl’s School, Brook Green, Hammersmith, by Gerald Horsley (1904). Image © Timothy Brittain-Catlin
St Paul’s Girl’s School, Brook Green, Hammersmith, by Gerald Horsley (1904). Image © Timothy Brittain-Catlin

距离 Charles Jencks 第一次向我们介绍“后现代古典主义”,已经三十五年过去了。 1980年那版, 封面是 Michael Graves 设计的 Portland 大厦的《建筑设计》杂志定义了这个时期的开始。那期《建筑设计》封底的名单里, Jeremy Dixon 和詹姆斯·斯特林被称为英国的代表人物。我们通常认为 Charles Jencks 创造了后现代古典主义这个思潮,并且无可非议地定义了这个时期的开始。三十五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长到让我们可以从一个不一样的角度重新审视这个时期,一个假设没有 Charles Jencks 的角度。但愿他本人也会认同,我们假想由他发起的这个的思潮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发展出了新的生命力,这件事本身是对他的一种赞誉。

几乎所有我认识的英国后现代主义建筑师都告诉过我,他们当时是受到了爱德华风格建筑的启发和影响。爱德华风格的建筑充满力量并且细节极其丰富,像雕塑作品一样力求风格鲜明,并且在技术和施工层面都非常成熟。拿 John Melvin 来说,他在70年代设计了两处与街道平行的联排红砖别墅,地处伦敦东部的 Islington 区。每户人家的正门上方都用扇形的玻璃装饰(译者注:一种典型的爱德华风格装饰,参见唐宁街10号)。刚好被某位 Mercers 公司的高管看到了(Mercers 曾经是一个伦敦市的公会,现在依旧拥有很多土地)。传统理解中,“草坪中间放一个抽象形状的建筑”就是现代主义。这位高管被这种不一样的现代主义深深打动。Melvin 因此被委任在 Brook Green 设计一个 Mercers 公司的员工宿舍楼。巧合的是那个员工宿舍刚好就在我小时侯住的那个漂亮的维多利亚联排别墅正对面。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这栋公寓是为不远处的圣保罗女子学校的老师造的。这个建筑很有来头,它是1904年由当时艺术家协会的创始人之一的 Gerald Horsley 设计的。 这栋楼紧贴围栏而起,散发出一种优雅的力量,让我一直觉得它有点像一只潜伏的老虎。建筑本身由红砖与石板和石材装饰建构而成,充满各种装饰细节。在幕墙后面有一个石膏装饰的大型桶形穹顶,也是一种非常典型的爱德华风格元素。Melvin 从这里衍生出自己的设计; 用一个小的天光来代替 Horsley 所用的桶形穹顶。事实上,在从地铁站走到这个建筑的一路上,Melvin 不但经过了 Henry T. Hare 所设计的区图示馆(与学校同龄的爱德华巴洛克风格建筑),还经过了一个充满生气的1913年落成的消防站,带着十八世纪早期痕迹的温暖的红砖墙以一种现代城市的方式得到重生。(超过字数限制,后文见评论)

然后 Melvin 回到 Islington,为 Merceys 公司设计了 Essex 路上那个体量巨大的红砖公寓。这个公寓是极有意义的一种建筑:它是一个庇护所,以前也叫做“公屋”。Melvin 很清楚什么是他不想要的:马路对面某位当时享誉盛名的现代主义建筑师设计的那种 60年代毫无家庭气息完全没有特点的公寓楼。为了纪念那个地区过去十年里被拆掉的许多老式的连排别墅,Melvin 用了装饰性的大门,门上方用了扇形玻璃,也用到了烟囱,围栏这些把建筑变成家的元素。就像 Norman Shaw 1879年在 Kensington区的 Royal Albert Hall 音乐厅旁边设计的那个体量巨大到像个悬崖的公寓楼一样。“它们旧地特别好看” Melvin说。在那个庇护所的转角处,Melvin 还设计了一个跟圣保罗女子学校的风格几乎完全一致的诊所。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Image © John Melvin

当 Melvin 位于 Hammersmith 的第一个项目正在施工的同时,去剑桥的访客正在对着 Newnham 学院的新图书馆目瞪口呆。它选用了一个简单的桶形穹顶加长方形的形式,外墙用高饱和度的红蓝条纹装饰。看上去就像个玩具娃娃房一样,和它周围的环境形成了极其鲜明(并被强烈质疑)的对比。它周围那些比它早几年落成的建筑,是当时剑桥一个狂热追求轻巧的事务所设计的。无论当时各大建筑学院(包括我自己的学院)是如何推崇,那些建筑是如此之单薄,因为过度追求用料精简,导致它们很快就开始漏,塌,然后就被拆掉。新图书馆是剑桥的第一个后现代主义建筑,时至今日它仍然是最好的一个。当时建筑师是 VanHeyningen and Haward 事务所,据该所现任主持建筑师 Josh McCosh 介绍,新图书馆的灵感来自 Basil Champneys 设计的那些柔和美观,广受欢迎且建造质量精良的维多利亚式建筑。这些一百多年前的建筑看起来依旧很新,其中至少有两栋,依旧完好保存了当时的极富装饰性的顺畅舒展的桶形穹顶。

Epping Forest Civic Offices, by Richard Reid (1984-90). Axonometric by Richard Reid. Image © Richard Reid & Associates
Epping Forest Civic Offices, by Richard Reid (1984-90). Axonometric by Richard Reid. Image © Richard Reid & Associates

我还可以毫不费力得要找出更多当时其他建筑师的类似例子。Richard Reid 在1984 到 1990年期间设计的 Epping Forest Civic办公室是英国后现代主义中最引人注目也是被时间认可的成就之一。Richard告诉我他从附近那座 G.F. Bodley 设计的教堂塔楼(1905年)汲取灵感,除此之外,灵感还来自 Epping 高街上一个坚固的维多利亚时期的水塔。他跟我聊起过绘画和 John Ruskin 的重要性,就好像他是一个手工艺人。 正如评论家 Trevor Garnham 当时在那期《建筑师》杂志上评论Reid的这栋建筑时总结的那样。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Doctors’ Surgery frontage to Mitchison Road. Image © John Melvin
Mercers’ House, Essex Road, Highbury, London, by John Melvin (1992), photographed by Martin Charles. Doctors’ Surgery frontage to Mitchison Road. Image © John Melvin

事实上,就像 Piers Gough 最近对我说的,这些爱德华时代的建筑美极了,代表了“这个国家建筑水平的峰值”,而 Gough 是当之无愧的英国后现代主义建筑师的代表:事实上,他也是唯一一个自称是后现代主义建筑师的。相信不会有人反对。那些爱德华时期的建筑师有着巨大的创造力,正如 Gough 所说,他们会设计每层不同的开窗;他们不遗余力建造高质量的建筑,在那个年代高质量的建筑仍被赞美珍视。同时,你也可以轻松地识别出那些吸引所有人的元素。Garnham 的偶像 W.R. Lethaby 很清楚,如果一座建筑物的装饰在可以回应历史上的那些象征性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以某种方式理解它,不管多么复杂,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喜欢它。事实上,这也正呼应了Charles Jencks 在他那本《标志性建筑》中提出的观点,只不过他在书里更系统,更深刻地论述了这个观点。

事实证明,英国的后现代主义并不是关于 James Jencks,或者罗伯特·文图里的。也不是什么英国对美国的廉价抄袭。回头看,这是一场伟大的爱德华式复兴,它值得被这样记住。

编辑:韩爽     翻译:吴清瑾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rittain-Catlin, Timothy. "英国后现代主义简介 (小贴示:跟你想的不大一样哦)" [Understanding British Postmodernism (Hint: It’s Not What You Thought)] 30 4月 2017. ArchDaily. (Trans. 韩爽)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870044/ying-guo-hou-xian-dai-zhu-yi-jian-jie-xiao-tie-shi-gen-ni-xiang-de-bu-da-yang-e>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