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适用性再利用

适用性再利用: 最新资讯

重塑瑞典马尔默旧造船厂,Kjellander Sjoberg 改造完全开放空间

Kjellander Sjoberg展示了一个将历史建筑Gjuteriet改造成全新、开放的公共会议场所的计划。该项目位于瑞典马尔默的Varvstaden区,是一个新的可持续发展社区,并且将成为一个现代的多功能工作空间。在4,600平方米的面积上容纳300个工作空间,该建筑还将包括会议室、开放式休息室、会议室、温室、工作室、展览空间、实验厨房和健康设施。

Courtesy of Kjellander SjobergCourtesy of Kjellander SjobergCourtesy of Kjellander Sjoberg© Petra Binder+ 23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

社会主义时代的残留、东欧集团的大规模建筑和城市空间构成了富有挑战性的遗产,与当代城市环境和塑造现代城市的价值观相冲突。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建筑正在被加以改造,通过公众舆论与这段历史和解,进行适应性再利用,或者是将其作为建筑遗产重新置入背景。通过在这些纪念性建筑项目和公共空间中重新引入人类尺度,以重新走入城市和文化生活中来。

Azatlyk Central Square of Naberezhnye Chelny  by DROM. Image © Dmitry ChebanenkoThe Pyramid in Tirana. Image © Gent OnuziSkanderbeg Square by 51N4E. Image © Filip DujardinAzatlyk Central Square of Naberezhnye Chelny  by DROM. Image © Dmitry Chebanenko+ 14

罗马遗迹再设计竞赛获奖得主公布,重塑公元一世纪“妙幻池”

“妙幻池”(Piscina Mirabilis)是由奥古斯都大帝于公元一世纪在罗马建立的一处蓄水池,它在当时为西地中海的战争舰队总部提供饮用水。这个蓄水池从凝灰岩山上挖出,它建立在规则的立柱和拱门的网络基础上。拱顶蓄水池有15米高、72米长、25米宽,并包含了48个砖制立柱。

两座大厦的故事:保留与再利用之争

从20世纪起,纽约市成为了新建筑的中心,这些地标新建筑也迅速获得了不可撼动的地位。虽然它们极大地重塑了我们对美学和空间的思考模式,但它们中的许多建筑,在投入使用后不到60年就夭折了。在当今这个大规模发展的时代,破坏似乎就象征着前进,因此没有建筑物是安全的。就连那些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建筑也被坚决拆除,由此可以看出,建筑师是如何迅速地决掘弃他们让建筑物存活多久,以及何时拆除的想法的。

25个仓库改造,建筑的适应性再利用

© Luís Ferreira Alves© Marcelo Donadussi© Imagen Subliminal© Alan Williams+ 26

仓库,无论是工业仓库还是农村仓库,都是一种在世界各地能轻易找到的建筑。这些遮蔽物中的某些已有百年历史,可能是为了存储产品或作为工厂而建造的。但是,由于城市现象和新技术的影响,其中的许多仓库停止了原始的使用功能,并开始激发了几种商业模式的兴趣,而其目的是将这些结构体重新利用并令其适用于新的用途。

本周未建成|印尼智能城市设计;维也纳现代艺术学校

本周的“最佳未建成建筑”汇集了读者投稿的获奖项目,许多来自致命的国际竞赛。在这篇文章中,ArchDaily一如既往地重点介绍来自全球的各种方案,并对文化、公民和城市提案进行了精选总结。

 

在新加坡,一个适应性再利用项目将一个发电站改造成一个创意产业中心。而在印度尼西亚,新首都的智能城市设计产生了一个生态负责的环境。此外,Kjellander Sjöberg设计并开发了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原创城市街区。TheeAe则为中国设想了一个市政厅。其他提案包括意大利一个公共广场的整块反射镜面、芬兰坦佩雷的一个新城区、华沙的一座大学大楼,以及维也纳的一所现代艺术学校。

UNStudio‘LV旗舰店+C&A大楼’,对商业建筑的玻璃立面创新

UNStudio在荷兰完成了两个改造项目,这两个项目重新诠释了传统的玻璃技术。其中一个项目位于埃因霍温,另一个项目则是针对位于阿姆斯特丹的P.C Hooftstraat商业街的立面改造。两个项目都就地取材,并从当地的历史和文化中汲取灵感,旨在将既有的建筑还原并连接到各自的城市景观中去,从而吸引更多的人流到访。

© Evabloem© Evabloem© Evabloem© Evabloem+ 16

应对疫情,纽约对城市空间采取的举措

由于纽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状况,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达到新高,为了给患者创造适用的空间,官员们正在寻求快速而有效的解决方案。在几周的时限内,该市需要研究改变现有建筑的方法。

7个战后复兴住房项目合集

去年密斯奖颁给了社会住房翻新项目,这使得许多欧洲城市开始关注一个主题:战后住房的重建和复兴。

Opposite事务所提议将柏林新机场变为新型冠状病毒医院

Opposite Office 提议将自2006年开始建设的柏林新机场,改造为新型冠状病毒使用的“超级方舱医院”。他们提出一种自适应的方案,自上而下的解决流行病爆发时间的医院问题。

本周未建成|首钢二通仓库改造;赫尔辛基博物馆扩建方案

本周,我们从读者投稿中精选了一些内容,重点介绍当下城市中的竞赛项目。

本文关注当下最优秀、但未建成的建筑项目,将重点介绍一些适应性改造项目。这些项目包括废弃仓库和工厂改造、卢森堡的街道设计、首尔城市更新的总体规划、以及为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的临时紧急家庭住房。此外,由于文化是我们城市环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还特别收录了韩国的图书馆项目与赫尔辛基的博物馆扩建项目。

12个适应性再利用改造项目

人们在考虑与气候有关的问题,包括应采取的措施以及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时,自然地会想到一些熟悉的方法。实际上,在测试建筑环境对气候的影响时,有人指出,在许多国家和地区,2050年将存在的80%建筑物已经被建成。因此,最有效的可持续性方式将是通过消除或减少新建筑,并避免拆除现有建筑来节约能源。

适应性再利用意味着在现有的“剩余建筑”上注入新的目的。如今,由于气候危机、土地和建筑成本高涨、土地资源饱和生活趋势变化等等的众多问题,重塑过程变得非常重要。

Courtesy of Cityscape Digital for PembrokeCourtesy of Skidmore, Owings & MerrillCourtesy of WXY Architecture + Urban DesignCourtesy of EFFEKT+ 14

Snøhetta纽约新作‘麦迪逊花园550号’,获规划许可

纽约城市规划委员会一致批准了由Snøhetta设计的的550麦迪逊花园。在早些时候得到曼哈顿社区委员会的批准后,这个针对私有公共空间的重新构想项目将继续向前推进。

教堂改造合集,神圣空间的新用途

圣母院和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相继发生火灾之后,许多建筑师提出了重建这些神圣空间的新方法,为神圣空间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从历史上看,在天主教衰落,欧洲和北美等地逐渐丧失信仰之后,神圣空间的维护成本和废弃使用导致了具有建筑和历史价值的教堂、神殿和修道院的废弃。

这个背景为建筑师和投资者们提供了一个拯救和重新理解这些建筑遗产的机会。我们展示了15个对于教堂再利用的案例,例如将其功能转换为酒店、住宅、博物馆、图书馆和其他文化空间等等。

Courtesy of Evolution Design© David ZarzosoCourtesy of Thomas Balaban Architect© Flos&Beeldpunt+ 16

SOM 公开米兰安联总部改造方案,历史建筑的适应性翻新

© SOM
© SOM

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在米兰的首个项目是一处始建于60年代初期的适应性再开发项目,最初由建筑师Gio Ponti, Piero Portaluppi and Antonio Fornaroli设计。SOM构思的方案将翻新安联米兰总部,同时将CorsoItalia综合体转化为现代办公空间。

建筑师主动改造十座废弃工业蓄水箱,请愿保护工业遗址

Courtesy of STUDIO V Architecture and Ken Smith WorkshopCourtesy of STUDIO V Architecture and Ken Smith WorkshopCourtesy of STUDIO V Architecture and Ken Smith WorkshopCourtesy of STUDIO V Architecture and Ken Smith Workshop+ 28

纽约,社会活动人士和专业人员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尝试为10座已退役的大型蓄水箱找到现代适用的功能,使它们免于被拆除。STUDIO V 和景观设计师 KenSmith Workshop 联手,他们共同提出了一项创意策划,将这些工业遗迹重新构建为一座21世纪公园,如此的公共空间对于传统定义和配置来说都是极为新奇的。

伦敦博物馆公开法林登历史建筑的扩建计划

伦敦博物馆公开了其市区西史密斯菲尔德新馆多设计。新馆由Stanton Williams, Asif Khan, 和 Julian Harrap Architects设计,展示了由一个美丽但破旧的市场园区建筑转变成的二十四小时文化终点。该方案尊重和赞美了西史密斯菲尔德的历史建筑,同时又创造了一个独特,记忆深刻的游客体验。

© Asif Khan© Asif Khan© Forbes Massie© Forbes Massie+ 12

丹麦现存183座废弃水塔,如何重新利用?SquareOne 提出新畅想

想去水塔里游泳吗?现实中的水塔内部可能漆黑恐怖,并不像听起来这么酷,但丹麦设计公司 SquareOne 的方案设想却并非如此,在那里,废弃水塔摇身一变,顶部可以作为公共泳池与水疗中心。利用该塔现有的结构体系,SquareOne 还提议在塔身周围增加40个学生住房单元。这一计划不仅可以解决哥本哈根极度紧张的住房问题,同时也为一座旧的建筑注入了新的活力。

Interior beam structure of Taarnby water tower. Image Courtesy of SquareOneExisting Taarnby water tower. Image Courtesy of SquareOneProposed Taarnby water tower. Image Courtesy of SquareOneCourtesy of SquareOne+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