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Arch Daily Topic 2021 平等

Arch Daily Topic 2021 平等: 最新资讯

公民城市主义,来自拉丁美洲的另一种‘城市模式’

Lucía Nogales 是占领你的街道(Ocupatu Calle)项目的总协调人,项目受到联合国人居署和 Avina 基金会支持,由利马 Como Vamos 公民观察站推动,其关注点是拉丁美洲的包容和弹性城市的 "公民城市主义"(citizen urbanism)。

公租房如何走向成功?

目前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导致了许多不平等的现象,特别是涉及到建筑资源不平等分配的问题。例如,在大流行病开始时,有能力的欧洲人离开了他们居住的城市大都市,去了他们在农村的第二个家。我们也看到,在纽约等地的穷人没有足够的机会获得绿色空间,这是人类福祉的一个关键部分。在这个话题中,还有一个社会住房的问题(不同地区由不一样的名称),和在现在和未来设计的社会住房应该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全球需求。

Vele di Scampia. Image © Enzo Abramo under CC0 Public DomainCabrini-Green. Image © Wikimedia User David Wilson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0 Generic license.Cabrini-Green. Image © Flickr User Eric Allix Rogers under the (CC BY-NC-ND 2.0) license.Cabrini-Green. Image © Flickr User UIC Library Digital Collections under the (CC BY-NC 2.0) license.+ 10

美国住房设计的演变:战后时代

二战后,美国退伍军人和公民寻求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可以承载现代美国梦的地方。随着严重的住房短缺和快速增加的家庭数量,必须找到一个可以为所有人提供公平住房条件的解决办法迫在眉睫。新结构技术的发展和易生产的建筑材料,都预示了这个繁荣的时代。

预制建筑,让住房造价更低

建设中的预制概念是指,在工厂中生产零件、部分或整个建筑,然后运输到工地进行快速安装。相较传统的建设方法预制有很多优势,比如速度,施工精度,效率,施工的清洁度,以及在很多情况下的成本问题。考虑到住房是人类的基本需求,无论是为日益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住房,还是在最不同的规模上为临时或紧急住区提供住房,用工业生产的方法建造经济实惠的高质量住宅一直是建筑师感兴趣的。从过去到现在,通过很多尝试之后,问题仍然是,预制建设的普及是否能够为更公平的住房提供解决方案。

我们的城市是为年轻人而建的吗?

我们今天生活的城市是基于几十年前的设计原则之上而建造的,以确保每个人都有适合居住的未来。纵观历史,城市一直是经济增长的催化剂,是商业和移民的焦点。然而,在过去十年中,特别是在过去几年中,世界见证了社会工作、生活和通勤方式的剧烈重构。

今天的城市结构突出了两种人口模式:快速城市化和大量青年人口城市尽管在不断扩大,但实际上已经变得更加年轻,全球30岁以下的人口中有近40亿生活在城市地区。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预计到2030年,将有60%的城市人口年龄小于十八岁。 因此,当谈到城市规划和城市的未来时,年轻人显然应该成为话题的一部分。

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Courtesy of UN Habitat+ 14

权力、不平等和地图:城市分析

我们世界如今的模样,是几个世纪人口迁徙的结果,也是生成各洲地貌的复杂自然现象的结果。我们通过生活经验理解这个世界,但也通过一种二维人造发明——地图——了解这个世界。地图定义了世界上许多有争议的边界,也会在特定地方以压迫性的方式被使用,例如,将一个地方的某些部分与边缘化的社会群体分开。

© Cook's Handbook for London. With Two MapCourtesy of Daily OverviewCourtesy of Daily OverviewCourtesy of Daily Overview+ 9

当代中国公租房:在政策改革下实践创新型住宅

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萨斯基亚·萨森(Saskia Sassen), 在她合作著有的《基多宣言:开放城市》一书中,谈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富裕空间扩张的是社区的高度封闭化。萨森提议“城市是一个应该包含富人和穷人的空间,真正的城市不可能实现人人平等,这也不应该是城市的功能。但是一个良性运作的城市应当包含一种伦理上的可能性,即一种都市伦理。这种伦理一方面能够整合吸收每一个城市都会面临的那种不平等,而在另一方面,这种伦理又能够使一种不依赖于绝对平等的都市社会公平正义成为可能,这比依靠绝对平等而实现的社会公义更加困难。”

关于城市中的经济不平等,驱逐令的暂停告诉了我们什么?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带来了两个问题,租户驱逐以及租金暂停(moratorium)。数百万人迅速失去工作,这意味着他们开始为支付房租而挣扎。现在,随着经济慢慢开始复苏,一些人重返工作岗位,租金暂停有所恢复,但房东和租户在如何推进未来的支付问题上存在分歧。租户仍然无法支付租金,而房东本身也因为缺乏收入而负担沉重。但这场拉锯战真正揭示的是,在一些最密集的城市,生活成本已变得多么高不可攀。即使在全球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住房也没有被视作必需品或基本权利,而是被看作是便利设施。

沙漠乌托邦 Telosa,BIG 公布500万人口美国新城规划

BIG于近期发布了约607平方公里之大的城市总规划效果图,该项目预计在美国西部从零开始建造。这一项目名为“特罗萨 Telosa”,其“旨在美国打造一座全新的城市,并为城市生活设定全球标准,从而扩大人类生活潜力,成为未来世代的宏伟蓝图”。该项目预计将在未来40年容纳超过500万居民,并致力于成为世界上最具有可持续性的城市。

Courtesy of BIG and @bucharest.studioCourtesy of BIG and @bucharest.studioCourtesy of BIG and @bucharest.studioCourtesy of BIG, Taschen+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