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新型冠状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最新资讯

最贵效果图,艺术家设计‘火星之家’数字住宅售卖 334万

火星之家由艺术家Krista Kim于2020年5月打造,并即将成为第一个在NFT市场出售的数字住宅。人们可以通过VR体验该虚拟住宅于近期完成的3D电子文档,同时也可以通过AR进入这间火星上的家园。火星之家由轻盈的结构打造,并有着一种温暖治愈的氛围。人们进行体验时,火星之家会自动播放由“粉碎中的南瓜”的Jeff Schroeder所创作的音乐剧作为背景音乐。

英国斯托克顿镇拆除高街,为河滨公园让出空间

英国的斯托克顿(Stockton)镇计划开展一项大规模的城市重建项目。这一投资3700万英镑的项目,由Ryder Architects制定方案,并由斯托克顿自治市议会提供财力支持,将拆除斯托克顿镇中心的一半高街,取而代之以一个河滨公园。

"Future Proof" Urban Proposal in Bellinzona. Image Courtesy of TAMassociatiExisting Castlegate Shopping Centre. Image © Robert AlamyUrban Acupuncture - Green Cloud by ZHUBO-AAO . Image © John SiuStockton-on-Tees and the River Tees by air. Aerial photograh north east england..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myks+ 8

联合国人居署发布东南亚小尺度空间的疫情应对措施

联合国人居署的工作重点是应对快速城市化的挑战,以社区的积极参与为中心,在城市设计领域开发创新方法。 ArchDaily与人居署合作,为您带来每周新闻,文章和访谈,其内容直接来自于我们的编辑人员。

 

“在新冠疫情期间,公共场所在全球众多城市社区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Block by Block公司主席詹姆斯·德莱尼(James Delaney)说。 人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室外活动。为了使这些公共场所能够应对新冠疫情的挑战,人居署与Block by Block基金会在过去的一年中为十个城市的公共空间提供支持。在地方政府和社区的帮助下实施了众多举措帮助地方开放许多公共空间,尤其是在共享的绿化空间很少的贫困社区中。从为越南河内的儿童创建临时游乐场,到改善孟加拉国达卡和库尔纳街头小贩的生计,再到印度博帕尔非正式定居点的公共场所卫生改善,这些努力为最需要它们的人提供了帮助。

Mobile playground in Vietnam.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Mobile playground in Vietnam.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Vendors receiving mobile selling cart in Bangladesh.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Umbrellas distributed to street vendors who relocated to the streets in Bangladesh. Image Courtesy of UN-Habitat, Global Public Space Programme+ 18

中国都市主义下多尺度的绿色空间渗透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全球居民都被要求遵守居家隔离的政策,以控制新冠肺炎的传播。当每个人都被要求在家度过一天中绝大部分时间的时候,窗户成了我们和外界交流的唯一途径。当你在隔离中从窗口中向外望去的时候,你又看见了什么呢?也许每一个都市人,在经历了一天的繁忙工作后,都只是想要逃离拥挤的都市,去往森林和大海,或是一些接近花园的地方。

绅士化与反乌托邦:墨西哥城在后疫情时代的未来

'Territorios y vivenda' (2018). Image © Alberto KalachSanta Fe, Ciudad de México. Image © Johny MillerResolviendo el cataclísmico ciclo de ahogamiento, secado y hundimiento de la Ciudad de México (Junio 2018). Image © Eduardo VerdugoCiudad de México durante la pandemia de COVID-19. Image © Santiago Arau+ 5

纵观世界各大城市的人口发现,生活在墨西哥城的大部分人都是从墨西哥其他地区迁移过来的,有的是从其他国家移民过来的。当然,由于疫情影响,上班和上学都变成了线上,人们的工作和学习的地点也不再与市中心相关,人们集体离开了城市,前往沿海地区或其他人口较少的地区以花费较低的生活成本,并获得更多的生活空间。

 

本周未建成 | 荷兰的社交隔离广场,意大利无车之城

着眼于城市环境,本周由ArchDaily社区评选的最佳未建成建筑突出了对公共空间的干预与策略。

契合每月主题,文章强调了在全世界范围内是如何通过引入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这些领域的挑战。

Oasis-Playground.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MinorormajorParkLANE. Image Courtesy of Elena Cantoni and Silvia PuscedduEight Pillars. Image Courtesy of TheeAe LimitedThe Estate.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KA+ 55

疫情是否会改变我们在公众场合的艺术体验?

公共艺术是纽约人与生俱来的文化特权。从公园、广场、小巷到屋顶,顶尖的艺术作品随处可见,有时甚至会遭到路人的冷眼。Robert Indiana的《第六大道之爱》、George Segal在石墙国家纪念碑公园的《解放同性恋》等永恒的主题深深扎根于城市文脉之中,同时,也有一些其他较为短暂的主题。公共艺术能够迅速占据Instagram,但也曾在市政厅听证会上引发过两极分化的解读。 

住在城市里好吗?探索城市的魅力所在

自从城市出现以来,就一直有一个紧迫的、关系到城市未来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让城市变得令人向往?“全世界有超过一半的居民居住在城市,预计未来十年这一数字还将攀升,全球有超过50亿人居住在城市核心地区。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城市在寻找方法变得更具吸引力,吸收人才,吸引大小企业的加入。

 

受全球疫情影响,2020年竣工摩天楼数量急剧下滑

毫无疑问在过去10个月间,新冠肺炎疫情对大大小小的建设项目影响甚广。那么,对于有着相同超高特征的新建筑工程又如何呢?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高层建筑和城市人居委员会”(CTBUH)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了一份非常详实的年度报告并指出,受新冠病毒危机的直接和间接影响,2020年全球新建摩天大楼数量比前一年减少了20%。

为什么要从零开始建设城市?

想象一下,在一张空白的画布上,你可以对一个全新的城市进行总体规划;在新的石板上绘制道路、住宅、商业和公共空间,打造其独特的城市特征。每个城市规划师都幻想过从零开始设计一座城市,幸运的是,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想法正在转变为现实的机遇。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有整体规划的新城市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与规模拔地而起,其中大部分是在亚洲、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目前有超过150个新城市正在建设中。这种新型的城市发展在新兴市场表现出了极为诱人的吸引力。在新兴市场,它们被作为吸引外资和促进经济增长、从农业和资源型经济跨越式发展到知识经济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

Terracotta façade of student dormitories in Masdar City, designed by Foster & PartnersThe Line, Saudi ArabiaOceanix CitySongdo International Business District, South Korea+ 12

未来中国都市主义:我们如何创造宜居的城市?

经过2020年过去一年的的焦灼和不安,我们已经悄然进入了2021年。对于我们的未来,您持有什么样的态度呢?是随遇而安还是依然焦虑迷茫?在联合国的UN75调查报告中显示,世界上大多数人对未来的世界走势持相对乐观的态度:“全球范围内,49%的受访者认为2045年人们的生活状况会比今天更好,而32%的受访者则认为人们的生活状况会更糟。”

OMA新电影,探索医疗建筑的未来

OMA / Reinier de Graaf 所打造的最新电影名为《医院的未来》,它近日作为马德里马塔德罗中心所举办的“都市十二警示(Twelve CautionaryUrban Tales)”展览现代创作的一部分正式公映。这部长达12分钟的短边被称为“视觉宣言”,它质疑了医疗建筑长久以来沿用的传统设计方法,并对医院应当如何建造以及它们为什么要如此建造提出了疑问。在探索疾病在塑造城市中所扮演的角色时,这部电影为人们对医疗建筑设计的未来愿景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并着重对疫情后的新生活进行了叙述。

郊区会成为新城市吗?探索美国郊区的未来发展

我们所认知的郊区一直在发生着改变。流行病在一定程度上驱使居民离开城市,去寻找更宜居的生活环境,人们追求更多的空间、隐私和更好的负担能力,从而享受更舒适的生活方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的扩张,人们逐渐难以分辨城市与郊区二者范围的边界,究竟哪里是城市的终点,哪里又是郊区的起点?

后疫情时代,何以为家?

住宅是我们一生中体验的最重要的建筑类型之一。住宅大多被当作重要的私人空间使用,代表着安全感、归属感和一种远离外界的放松感。从历史上看,这也是一个日常活动的地方,我们都在这里开始和结束我们的一天,在使用住宅中不同的房间时遵循相同的模式。我们在卧室里睡觉,在客厅里休息,在厨房里做饭,在餐厅里用餐。

21世纪建筑学走向何方?

每年十二月,媒体们都爱鼓吹“一切都变了”。但是今年确实如此。即将接种疫苗可能会使人与人接触,但是冠状病毒年改变了我们。

 

我认为2020年是20世纪建筑结束的一年。在关键时期,建筑永远不会处于领导地位。现代主义是由西方世界诞生的,它离开了君主制,并跳入了工业革命:现代主义并没有对它们造成影响。

2020墨尔本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三年展:回顾遥远的过去,展望疫情后的未来

近年来,所谓的工业园区博览会及艺术展一直对艺术市场甚至艺术本身产生了相斥的作用:在一方看来,博览会给予了参加者一个机会,让他们可能得到他们原本无法获得的国际工作,另一方面,巨大的购物市场也让商业环境变得灰暗。

2020年公共空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新冠肺炎疫情为大规模的城市流动性实验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环境,而即时的回应则显示了战术性城市主义的变革力量。在疫情缓解过后,很多城市仍会维持着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并且减少交通、增加室外活动,为复苏铺路。在2020年,让我们重新思考街道、功能和交通系统的压力如何使公共空间发生改变?

social distancing yoga domes by Lmnts Outdoor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Lmnts Outdoor StudioTULIP by ADHOC architect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TULIP by ADHOC architect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New York outdoor dining. Image © Emily Andrews / Rockwell Group+ 10

受疫情影响的办公场所,Perkins + Will 提出相应设计策略

无论是在密尔沃基郊区湖边的卧室,还是在纽约时髦loft里的雕花办公室角落,人们都能看到远程办公的踪影。趁着视频会议的间隙,爸爸妈妈们会瞅瞅他们上着网课的孩子们、行销经理们会挤出时间上一节视频瑜伽课、设计师们会赶紧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而在处理这些家庭杂务的同时,我们也还在设计新的产品和空间、完成财务审计、拍视频给客户推销。表面上,远程工作,其实也还是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