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后建筑师马里奥·博塔的坚持,抵抗全球化、现代性带的负面力量

40后建筑师马里奥·博塔的坚持,抵抗全球化、现代性带的负面力量

瑞士建筑师马里奥·博塔(Mario Botta)因其巍然的几何构造与迷人的空间结构而知名,这些结构无一例外地伴随着黑白或红白斑马状横条纹。这些既传统又现代得惊人的建筑包括别墅、教堂、酒庄、学校、图书馆、博物馆、企业总部、银行与住宅群,散落于建筑师的家乡瑞士南部提契诺州(Ticino)的城镇与山村中,并延伸至整个欧洲,也能被偶遇于中国、印度、韩国、日本与美国这些遥远的地方。

Riva San Vitale. Image © Marco D'AnnaCasa Rotonda. Image Courtesy of Vladimir BelogolovskyChurch San Giovanni Battista. Image Courtesy of Vladimir BelogolovskySecurity Forces Centre. Image © Marco D'Anna+ 20

博塔1943年出生于门德里西奥(Mendrisio),一个卢加诺湖附近的小镇。他通过实践初次接触建筑,15岁起就在卢加诺(Lugano)的建筑事务所做绘图学徒。高中毕业后,他先后在米兰美术学院与威尼斯建筑大学学习,师从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和朱塞佩·马扎里奥尔(Giuseppe Mazzariol),于1969年毕业。

Church San Giovanni Battista. Image © Enrico Cano
Church San Giovanni Battista. Image © Enrico Cano

在威尼斯学习时,博塔巧遇了与两位现代主义大师——勒·柯布西耶和路易斯·康——合作当地项目的机会。毕业一年后,博塔就在卢加诺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他也将实践与教学结合,在欧亚和南北美洲都有过教学活动。1996年,他创办了提契诺大学的门德里西奥建筑学院,并担任学院的教授与院长,该学院如今是欧洲最负盛名的建筑学院之一。2018年,博塔的建筑剧院(Theater of Architecture)正式在校园中开放,该建筑包括展览空间与讲堂,建筑的开幕大展为“路易斯·康和威尼斯”。

五月末,我拜访了博塔位于门德里西奥的办公室。2011年,他将繁忙的事务所从卢加诺迁至家乡门德里西奥。事务所位于市中心,博塔自己设计的建筑 Fuoriporta 大楼一层,一个双层挑高的宽敞空间中。以下是我们对话的摘录,博塔在谈话中使用意大利语,由他的二儿子 Tommaso 翻译。

MOMA . Image © Pino Musi
MOMA . Image © Pino Musi

Vladimir Belogolovsky:你能谈谈你对建筑的最初兴趣吗?你家中有其他建筑师或艺术家吗?

Mario Botta:我的家里没有其他建筑师或艺术家。但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想和图像打交道,可以明显感觉到我会成为艺术家、摄影师或是建筑师。15岁时,我有个机会可以在卢加诺的一个建筑事务所做学徒,所以在去学校学建筑前我就开始建筑实践了。我最开始去了米兰美术学院,之后去了威尼斯建筑学院,并在1969年毕业。

VB:你说过自己是一个现代主义大师的囚徒,因为在威尼斯时你师从卡洛·斯卡帕,并短暂地与勒·柯布西耶和路易斯·康一起工作过。你能谈谈这些相遇以及它们对你的影响吗?

MB:我的作品深受这三位建筑师的影响。柯布西耶在建筑中对有关生活的问题做出变革——社会方面、城市策略、大规模建设等等。他以一种崭新而变革性的方式诠释了它们。康更关注生活的起源,他的作品是关于改变自然与改变文化的。斯卡帕则对材料表现有非常敏锐的感觉。他大概是最能突出材料丰富性与卓越品质的大师。这些只是我对这三位大师的几句评论。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Courtesy of Vladimir Belogolovsky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Courtesy of Vladimir Belogolovsky

VB:回顾你的作品,特别是早期的住宅,如 Casa Rotonda(圆厅住宅),我可以从中看出一个对实体的侵蚀与挖掘过程。你能谈谈你的设计过程吗?你是如何开始的?

MB:我没有一个固定的出发点。每个项目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比如说,当我最初设计 Casa Rotonda 时,它并不是圆的。它是个正方形,有一个切口,可以从上方引入光线。方形变圆形的原因在于住宅的场地环境,我想避免它的立面与邻近其他住宅立面发生强烈对抗。另外,可以注意到这个住宅是由非常基本的材料建成的,非常低调。它的成本也和该地区其他住宅类似。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 Enrico Cano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 Enrico Cano

VB:当你观察这个房子的平面时,它看起来很紧凑,像一个公寓。但当你观察它的体量时,又会觉得这是个气势恢宏的房子。

MB:那只是个从建筑外部得到的印象。建筑有三层。一层几乎全被楼梯占据,二层是白天使用的生活空间,三层是则晚上使用的空间,带有一个可以看星星的天窗。

Casa Rotonda. Image © Alo Zanetta
Casa Rotonda. Image © Alo Zanetta

VB:这个建筑是从外部开始设计的吗?

MB:我的项目都不是单从外部或内部诞生的。设计过程是内外同步进行的,并且总是会针对具体的场地、周边建筑和外力。最初,Casa Rotonda 单独存在于场地中,我本可以在那设计任何东西。但我知道,最终会有更多房子建在它周围,所以我不得不想象和预测它的周围环境。但这也是我必须尊重与回应的环境。

Security Forces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Vladimir Belogolovsky
Security Forces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Vladimir Belogolovsky

VB:你的建筑非常具有几何性。你说过,“形态是建筑的一个功能”。你可以详细谈谈吗?

MB:我大概可以举个例子。如果你从这里往窗户外看去,你可以看到广场对面有个塔,它与我们的办公楼一起,作为进入门德里西奥城的大门。那座塔是安全部队中心的一部分,建成于2008年。安全部队中心内有消防队、警察与民防部门。那座塔是象征性的,但它也被用于消防队训练。这就是形态成为建筑功能的含义。在这个例子中,塔既有象征性也有功用性,但它也可以只是象征性的,而这个象征性同时也是一种功能。

MOMA . Image © Pino Musi
MOMA . Image © Pino Musi

VB:你还说过你的建筑风格是自传式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MB:我的铅笔总是同一支,这是我的工作方式——用铅笔创造出一个形态,反映我的想法。思考过程与绘图之间有很强的关联。

VB:关于你设计的的住宅,你将它们描述为“阅读景观的器具”。这其中,许多住宅都很不一样,这是你有意识推进的吗——从一种设计到另一种设计?你是否将住宅作为一种理想模型进行重新思考,而非重复你自己?

MB:首先,存在着场地环境。环境推动我的设计,而不是我对重新创造住宅理念的嗜好。环境是每个项目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它为设计者提供了设计的大部分线索。我设计的所有住宅都很不同,因为它们是针对不同场地设计的。所以,我将住宅描述为器具的意思是,它们都有诠释景观的潜力。一个作品能够突出,是因为它对所在环境有话要说。我总是在寻找这种对话。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 Enrico Cano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 Enrico Cano

VB:或许因为那样,所以你说 “我的作品是一个持续的修正过程”?

MB:修正的意思是,对住宅与周边景观的关系和对话的微调。路易斯·康曾对他的学生说,建筑并不存在,存在的是建筑的作品。对建筑师来说,这意味着一个持续修正的过程。为了实现一个建筑,你必须处理场地、功能、生态、经济、施工与其他许多学科。

VB:另外,还有一个艺术维度的因素,它可能与直接环境、场地针对性、甚至建筑功能完全无关。正如你说,“如果我可以住在万神庙,我是会去住的,因为它能给你的不只是一个微观宇宙,还有与天空的联系。

MB:当几何的完美性与建筑师的诗意融于一起,它们成为一种美。(万神庙)这座惊人的建筑,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建筑,传递了地与天、有限与无限间和谐关系的理念。

Church San Giovanni Battista. Image © Pino Musi
Church San Giovanni Battista. Image © Pino Musi

VB:万神庙具有很强的几何形态,而你也在作品中使用了的非常强烈的几何造型。你说过,“我无所畏惧地使用几何元素”。在许多建筑中,也因为你对对称性的坚持运用,实现了它们的理想性。

MB:这反映了自然中一个非常强大的东西,平衡性。人体、树木中都有对称性。在建筑中,对称性可以被细腻地运用,如安德烈亚·帕拉第奧(Andrea Palladio)的手法,或是以宏大而自负的方式被运用,如阿尔伯特·施佩尔 (Albert Speer)的情况。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 Enrico Cano
Chapel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Image © Enrico Cano

VB:你倡导将建筑作为一种抗争行为,正如你所说的,“我相信,建筑将会回归为一种强烈物理存在与抵抗行为”。你的建筑在抵抗什么呢?

MB:建筑应该抵抗自然元素,这是肯定的;建筑是人与自然间永恒的搏斗。但同时,建筑也应抵抗全球化、现代性、时尚与各种陈腔滥调所带的负面力量。特别是,全球化是一股强大且常带有毁灭性的力量,它磨平了不同地区与文化间的多样性与独特差异。它将一切简化至最低共同标准。我的作品是对这些力量的一种抗争。

译者:Ling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elogolovsky, Vladimir. "40后建筑师马里奥·博塔的坚持,抵抗全球化、现代性带的负面力量" [“Architecture Stands Out Because It Has Something to Say to its Context”: In conversation with Mario Botta] 25 7月 2021. ArchDaily. (Trans. Yang Lulu)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64595/chu-se-de-jian-zhu-hui-yu-huan-jing-dui-hua-dui-tan-ma-li-ao-star-bo-ta>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