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adimir Belogolovsky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Antoine Predock:“建筑不是线性透视的秩序,而是偶发性的空间事件”

建筑师安托万·普雷多克于1936年生于密苏里州黎巴嫩,并在新墨西哥大学工程学院开始获得工程学位。一次与建筑学教授唐·施莱格尔(Don Schlegel)偶然的相遇,激发了他对建筑学终生的热情。之后他先是转入了新墨西哥大学的建筑学院,然后在施莱格尔的建议下,转入哥伦比亚大学,1962年普雷多克获得了建筑学学士学位。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旅行奖学金项目中,他游历了整个欧洲,尤其重点是在西班牙的工作,之后,他开始在旧金山实习,师从杰拉尔德·麦库(Gerald McCue)麦库之后成为了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院长。1966年,普雷多克回到了新墨西哥州,这个他认为是自己精神家园的地方,建立了此后享誉世界的事务所。1985年,他被授予罗马奖,并在罗马的美国学院居住和学习。

新闻与传播中心 ©Antoine Predock Architect明尼苏达大学盖特威校友中心 ©Tim Hursley加拿大人权博物馆 ©Michael Pratt加拿大人权博物馆 ©Alex Fradkin+ 36

Perkins + Will 全球设计总监采访:“建筑是庇护人、抚慰人、满足人的场所”

拉尔夫·约翰逊( Ralph Johnson )生于1948年,他是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Perkins + Will 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全球设计总监。这位建筑师于1977年加入公司,自1985年以来,他一直主导着公司的设计理念。约翰逊是公司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作品背后的建筑师,包括位于芝加哥的拉什大学改造项目(2012年)、奥黑尔国际机场(1993年)、波音国际总部(1990年),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海岸警卫队总部(2015年),位于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廷卡姆维尔大学中心(2015年),以及2015年完成的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这位建筑师的专著就定期署名出版,他也曾是伊利诺理工学院和他的母校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以下简称 UIUC )的客座教授。1971年,他取得建筑学学士学位。1973年,他从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以下简称 GSD )获得了建筑学硕士学位。

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Image © James Steinkamp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Image © James SteinkampTinkham Veale University Center at Case Western. Image © James Steinkamp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atrick G. and Shirley W. Ryan Fieldhouse and Mark and Kimbra Walter Athletics Center. Image © James Steinkamp+ 22

刘家琨:“通过一以贯之的关注和方法,使不同面貌作品有共同的精神气质”

刘家琨于1956年出生在中国成都。读书时,建筑并非他的首选专业,因为最初他想成为艺术家。他听说建筑与绘画相关,因此报考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但当时他并不了解建筑师这项职业。1982年毕业后,他在成都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了两年,而他并不喜欢这段经历。因此,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自我探索之旅,前往中国西部的西藏和新疆,在那里冥想、绘画和写作,创作了几本小说,同时还在文学院以作家的身份正式工作。

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 ©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鹿野苑石刻艺术博物馆 ©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诺华上海园区C6楼 ©存在建筑西村大院 © Chin Hyosook+ 72

对话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建筑意味着构建一种解决方案,并用清晰的方式将其表现

文章来自:弗拉基米尔 · 贝洛戈洛夫斯基(译者:Yuhong Gong)
马德里建筑师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Alberto Campo Baeza),1946年出生于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Valladolid)并在加的斯(Cádiz)长大。1971 年,他毕业于马德里理工大学并于1982年在此取得博士学位。CampoB 曾在马德里工业大学任教,教授建筑学长达四十多年。在他的理解中,建筑意味着构建一种解决方案并用基本清晰的方式将其表现出来。这一过程始终依赖于一些基本元素:坚固可靠的平台,有深孔和无框切口的实心墙,被精美柱子支撑的薄板。为了强调一种存在于基本棱镜之间的基本关系并把这种光影魔术举至阳光之上,色彩,复杂的曲线以及丰富多样的材料被极大的阻止出现在他的设计中。正如他坚持将一层平面,直线和精确的角落称之为重要基础/基本要素,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的建筑是关于透明和精确的。他已建成的项目数量相对较少,其中大部分是小型项目。然而他留给后世的作品和理念却是十分完整的,是贯彻始终的,是富有洞见的,是值得纪念的,是有启发性的。

© Javier Callejas. MA© Hisao Suzuki. Casa Gaspar© Hisao Suzuki. Caja Granada© Hisao Suzuki. Caja Granada+ 42

3号建筑实验室合伙人Dimitri Shapakidze:我们希望建造自己的乌托邦

2006年,三号建筑实验室 由三位合伙人:Dimitri Shapakidze, Irakli Abashidze 和 Otar Nemsadze 在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创立,以深奥难解的项目闻名,比如在第比利斯的“柏树花盆”酒店(2017),Mediatheque装置(2017),以及在格鲁吉亚Shekvetili的建筑袖珍公园(2016)。Nemsadze在2011年离开了公司,在荷兰深造以追求个人职业生涯的进步。他在2018年联合创立了第比利斯建筑双年展,目前正在第比利斯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他们的建筑实践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关注。这个组合的第一个项目是在第比利斯 Leselidze 街上为一个当地企业家和他的酒店建造的私人别墅,这是他们在创立之年所赢得的竞赛的结果。创立之后的第六年,三号建筑实验室被提名为格鲁吉亚2012年最佳建筑师。目前的两位合作者,Shapakidze(b. 1983,第比利斯)和 Abashidze (b. 1984,第比利斯)从小就认识彼此。他们是邻居,相隔一年在第比利斯的格鲁吉亚技术大学学习。他们都在大学期间为当地的建筑师工作,毕业之后就开设了自己的事务所。接下来与Dimitri Shapakidze的对谈发生在午餐时,“柏树花盆”酒店。

Mediatheque. Image Courtesy of Laboratory of Architecture #3Visitor Center for Architectural Miniatures Park. Image Courtesy of Laboratory of Architecture #3Contemporary Art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Laboratory of Architecture #3Grove Design Hotel. Image Courtesy of Laboratory of Architecture #3+ 25

对话迹·建筑事务所(TAO)华黎:设计师不断地提出问题并试验,这个过程就像是酒的发酵

建筑师华黎1972年出生于中国,在1994与1997年分别取得清华大学本硕学位,之后前往耶鲁大学深造并于1999年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他留在美国纽约的Herbert Beckhard Frank Richlan & Associates公司工作,该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马塞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工作室的合伙人,于1980年代初创立自己的公司。这段经历让华黎参与到纽约地区的文化和教育项目,并熟悉了砖石和预制混凝土的运用。2003年他返回北京与清华同窗共同创办了普筑建筑事务所 (UAS),与此同时他也开始了自己的教学事业,先后在中央美术学院和母校耶鲁任教。2009年,华黎创办了自己的独立建筑事务所迹·建筑事务所(TAO),现任员工二十人左右。华黎以及TAO的主要设计作品包括: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云南保山新寨咖啡庄园、福建武夷山竹筏育制场和云南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华黎赢得过众多权威荣誉并入围2013阿卡汗国际建筑奖。以下采访在TAO位于北京市郊草场地艺术区的工作室进行。

云南新寨咖啡庄园 ©陈颢云南新寨咖啡庄园 ©苏圣亮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 ©是然建筑摄影云南新寨咖啡庄园 ©陈颢+ 41

Gilles Saucier:我从不知道结果,但是我知道过程

Gilles Saucier是加拿大领军建筑师之一,Saucier + Perrotte Architectes事务所的合伙人。该事务所位于蒙特利尔,成立于1988年。我受邀前往他的工作室,谈论他设计生涯的开始以及灵感来源。仅仅通过观察和参观他的建筑,人们可能会认为其关注的更多是性能和效率,他前卫与精心的设计很容易联想到一级方程式赛车。但是,当我走进Saucier黑暗而神秘的办公室,他亲自用树根、树枝、木头、玻璃、石头、树脂、蜂蜡和其他有机材料做实验的地方,他作品的真正意图才开始显现。

© Olivier Blouin Photographe. 2015 Stade de Soccer de Montréal© Olivier Blouin Photographe. 2017 Complexe Sportif Saint-Laurent© Marc Cramer. 2001 First Nation Garden Pavilion - Botanical Garden© Olivier Blouin Photographe. 2015 Stade de Soccer de Montréal+ 24

John Ronan:成为一个出色的建筑师,你得大胆向前

JohnRonan (生于1963年,密歇根州大急流城) 以其充满感性气氛的建筑而闻名,当人们穿越这些建筑时,建筑往往会一层一层地展现它们当中空间的复杂性。他的设计重点是研究运用物质和材料,以重塑建筑。Ronan拥有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建筑学硕士学位并取得突出成绩(1991年),并有密歇根大学的理学学士学位(1985年)。自1992年以来,他一直在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教授建筑学。JohnRonan建筑事务所于1999年在芝加哥成立,那年Ronan赢得了由Graham基金会赞助的TownhouseRevisited竞赛。2006年,该公司参加了纽约新兴之声建筑联盟和芝加哥艺术学院的青年芝加哥展览。2007年,John Ronan从50个国际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被选中设计芝加哥建立著名的诗歌基金会。他的专著《探索:约翰·罗南的建筑》于2010年由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出版。2016年,该公司与其他6位国际事务所被最终邀请参加设计奥巴马总统图书馆的国际竞赛。下面的采访是我们在芝加哥JohnRonan事务所访谈记录的精简版。

Independence Library and Apartments. Image © James FlorioIndependence Library and Apartments. Image © James FlorioChapel of St. Ignatius. Image © Nathan KirkmanGary Comer Youth Center. Image © Steve Hall+ 30

META-PROJECT 建筑师王硕:我的目标是运用自发而真实的空间特质

建筑设计师王硕于1981年出生于北京。他在一个神经科学家的家庭中长大,擅长数学,在高中获得过国家级数学奥林匹克奖。但不同于他许多的进入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同学,他选择了建筑学。这个决定完全源自于他的直觉。2004年,他获得了清华大学建筑设计学士学位。2006年,他在休斯顿莱斯大学取得了研究生学位。他的研究生毕业论文课题为“狂野北京”着眼于在北京涌现出的“野生状态”的下都市化现象。学业有成的他,在纽约PeterGluck的GLUCK+公司工作了一年,该公司以贯通全专业的从项目设计到实际建造(design-built )而闻名:作为自己的项目的“总承包商”,为项目的落地施工提供极好的质量控制。随后,他由美国转至欧洲,在鹿特丹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工作两年,并在那里与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发生了密切的接触,特别是专注于通过多层面的社会、文化以及日常生活相互叠合所创造出的活跃的、真正当代的空间项目。

© Su Chen, Chun Fang. Beach Exhibit Center, Huludao, Liaoning© Su Chen, Chun Fang. Water Tower Renovation, Shen Yang© Shard Island. Stage of Forest, Ji Lin© Song Yu Ming, Hiromatsu Misae/Ruijing Photography. House T, Aranya, Qing Huang Dao, China+ 26

尤纳·弗莱德曼:想象像气球一样漂浮着的即兴空间

译者:付慧遥
尤纳·弗莱德曼(Yona Friedman)长达七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在建筑界留下了传奇的一笔。早在1956年,弗莱德曼提出了空间城市的标志性理念,将居住者自发设计、建造居所的完全自由代入如 Archigram 插入式城市这样自上而下的巨构建筑思维方式当中。本期“思想之城”专栏中,拉基米尔·贝罗戈洛夫斯基(Vladimir Belogolovsky)同弗莱德曼在他巴黎的家中探讨了空间城市和移动建筑的理论。

Courtesy of Yona FriedmanCourtesy of Yona FriedmanCourtesy of Yona FriedmanCourtesy of Yona Friedman+ 78

RCR建筑师卡莫·皮格姆:我们试图让万物放慢脚步

在最近前往西班牙赫罗纳附近的奥洛特小镇上探寻2017年普利兹克奖得主 RCR 事务所作品之前,我曾有幸造访无数精彩绝伦的建筑和空间,因此自认为对此行程已做好准备。在此之前我也通过一系列出版物对他们的作品了然于心,然而与实物的初次邂逅仍然让我惊喜万分、感动不已。这些建筑独具特色、卓尔不群,又与场地如此协调,俨然是既定方案推导出的必然结果,这样的杰出性赋予了观者独特而难忘的强烈建筑情感。

© Airey Spaces. Muraba Residences© Evgeni Pons. Bell-Iloc Winery© Sophie Mayer. Rural House© Airey Spaces. Muraba Residences+ 11

奥戴尔·黛珂:我生而叛逆,最喜欢的是速度

奥戴尔·黛珂(Odile Decq) 出生在1955年的法国拉瓦尔,曾在位于布列塔尼的雷恩地区的地区建筑学院学习。她于1978年毕业于巴黎维莱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1979年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同年,黛珂在毕业后便开始了她的建筑生涯,并很快遇到了当时正在学医的贝努瓦.科尔奈特(Benoit Cornette),而后,贝努瓦.科尔奈特放弃了学医,转而学习了建筑学。1985年,在贝努瓦. 科尔奈特获得了建筑学学位后,夫妇俩将公司改名为ODBC。1996年,ODBC凭借他们的出众的绘图,从包括扎哈·哈迪德、安瑞克·米拉利斯、利兹·迪勒和里克·斯科菲迪奥这样的建筑新星中脱颖而出的,并赢得了威尼斯金狮奖。那时正是电脑绘图开始的时候,黛珂也正是通过电脑制图表达了建筑的运动、模糊、分层和整体的新动态,这也是黛珂建筑的自由型体和空间的特征。

© Fangshan Tangshan National Geopark Museum, Nanjing, China, 2015. © Roland Halbe© Antares tower, Barcelona, Competition: 2015, in progress. Renderings Courtesy of Studio Odile Decq© Saint-Ange Residence Seyssins, France, 2015. © Roland Halbe© Phantom restaurant, Opera Garnier, Paris, 2011. © Roland Halbe+ 54

Boris Bernaskoni:“未来建筑的5E要素”

1977年出生于莫斯科的鲍里斯·贝纳斯科尼(Boris Bernaskoni)是他这一代俄罗斯建筑师中的领军人物。他乐于研究技术在当下所发挥的能力,这些技术也因此将于不久之后在他的建筑作品中得到运用。他的作品并不执着于立面上的美学,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已经非常过时。相反地,他不断提出各种全新而激进的方法论和建筑原型。贝纳斯科尼认为,未来的建筑将是永恒的,它们一经建成便不断进化,一直保持与同时代技术与需求的同步。这种与时俱进的能力将成为建筑最宝贵的品质。

ARC. Image © Yuri PalminMirror Mongayt. Image © Vladislav EfimovMatrex. Image © Olga MelekestsevaRussia Pavilion. Image Courtesy of BERNASKONI+ 30

里卡多·波菲尔:古典城市比现代城市更美

对于不熟悉的人而言,Ricardo Bofill(里卡多·波菲尔)身上多少有些变色龙的特质。如果拿他1980年代在巴黎的后现代作品,新近玻璃钢结构的巴塞罗那W酒店,以及1980年代翻修的几乎不带修饰的家和工作室进行对比,那么没有人会因为觉得他的作品缺乏一个连贯的线索而遭到谴责。但是,如Bofill在2016年Vladimir Belogolovsky的采访系列“City of Ideas”中所揭露的,他事实上在20多岁便接受了近些年来颇受欢迎的地域主义观念和设计手法的洗礼。

La Fabrica, Sant Just Desvern, Barcelona, 1975. Image © Ricardo BofillWalden-7, Sant Just Desvern, Barcelona, 1975. Image © Ricardo BofillThe Pyramid, Spanish-French Border, 1976. Image © Ricardo BofillLes Espaces D´Abraxas, Le Palacio, Le Théâtre, L´Arc New Town Of Marne La Vallée Region Of Paris, France, 1982. Image © Ricardo Bofill+ 80

斯蒂文·霍尔:理想主义建筑师的八点

纽约现在有三座斯蒂文·霍尔设计的建筑,分别是布鲁克林普瑞特学院的希金斯大厅(2005),曼哈顿上城哥伦比亚大学的坎贝尔体育中心(2013),以及刚向公众开放的皇后区的猎人角社区图书馆。与此同时,霍尔的新书《Compression》也即将出版。其封面上正是印着图书馆的抽象画。这是他和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三十年间合作付梓的第五册建筑宣言。这个与附近标志性的百事可乐霓虹灯牌一般大的新建筑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混凝土平行四边形结构。打破混凝土墙体的轮廓柔和的数层高玻璃窗,是使这座建筑独具特色的元素。它是一条距离东河几步之遥的新公共滨海走道上耀眼的存在。同时它还正对着位于曼哈顿中城的联合国大楼,以及位于罗斯福岛南端由路易斯·康设计的罗斯福纪念公园。从曼哈顿东区和渡轮码头便能看见的新建筑无疑将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坐标。虽然它前后耗时九年,但它的竣工很好地代表了纽约对这些由我们最好的建筑师设计的公共项目的支持。

深圳万科总部 © Steven Holl Architects坎贝尔体育中心 © Iwan Baan. 坎贝尔体育中心 © Iwan Baan. 当代 MOMA © Shu He+ 14

Giorgi Khmaladze: 每个项目都是一次试验的机会

Small Office. Image Courtesy of Khmaladze ArchitectsCorner Pines. Image by Nakanimamasakhlisi Photo Lab. Image Courtesy of Khmaladze ArchitectsCourtesy of Khmaladze ArchitectsCourtesy of Khmaladze Architects+ 12

1982年,建筑师Giorgi Khmaladze出生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在2002年从第比利斯国立艺术学院毕业之后,他获得了伦敦建筑联盟学院的录取信。面对高昂的学费,他还是选择了留在格鲁吉亚开展自己的事业,同时也参加各种国际建筑竞赛。2010年,Khmaladze获得了由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和格鲁吉亚政府共同支持的全额奖学金,是格鲁吉亚第一位获得此奖的人。两年后,手持建筑硕士学位的他回到第比利斯继续执业。2014年,他在巴统的开创性加油站/麦当劳项目获得了ArchDaily举办的年度商业建筑奖。Khmaladze的其他项目包括了2010年上海世博的格鲁吉亚国家馆以及位于第比利斯的咖啡生产厂。我和Khmaladze相约在他的小办公室见面。这个办公室在他自己设计的一个引人注目的棱柱玻璃体内,而建筑外部是一个显眼的混凝土外骨骼结构。我们一起谈到了他的建筑使命,灵感,还有工作流程。

西萨·佩里:“摩天楼是‘人’,是环境中的个体”

© César Pelli© César Pelli© César Pelli© César Pelli+ 17

城市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们所拥有的特别的建筑作品。即使它们的食物,音乐或者整体的生活方式都很棒,缺少建筑会使它们变得虚无缥缈并难以在脑海中留下印象。或者在某种程度上,变得缺乏真实感。也许我这个观点有些极端了,但一座非同凡响的建筑于我而言确是参观这个世上不少城市的唯一目的地。这些城市包括沃斯堡,毕尔巴鄂,瓦伦西亚,圣塞巴斯蒂安,广州,悉尼和吉隆坡等等。当1996年88层的双子塔在吉隆坡的土地上破土而出时,这个城市随即获得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新形象。直到2004年,这两座独特的标志性塔楼依然是地球上最高的建筑。它们背后的建筑师是阿根廷裔美国人西萨·佩里(César Pelli)。他于上周去世,享年92岁。

Eran Chen:“建筑不是事物,它是事物之间的空间”

By Pavel Bendov. Image © ODA ArchitectureBy Forbes Massie. Image © ODA ArchitectureBy Pavel Bendov. Image © ODA ArchitectureBy Imagen Subliminal. Image © ODA Architecture+ 39

纽约的建筑师Eran Chen (1970年) 出生于在以色列的Be'er Sheva。他波兰出生的祖父母为大屠杀幸存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定居在了那里。原来波兰的长姓被缩写为了Chen, 发音”Khen”。在希伯来语中,它代表魅力。在军队服役四年,高中毕业后,Chen先生在耶路撒冷的贝扎勒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建筑学,该学院是以色列顶尖的建筑学校。1999年毕业后,他前往纽约深造。他受雇于珀金斯·伊斯特曼,一个总部位于纽约的全球巨头,拥有超过1000名建筑师。在短短几年内,陈先生成为公司最年轻的负责人, 负责监督不同项目的设计, 包括数个获奖作品。在那时,他结婚了,成为了父亲和一个有执照的建筑师,定居在这个已经成为家的城市。
2007年, Chen先生决定独立。他专注于与开发商合作开发住宅项目,主要在纽约,也有美国和世界其他的主要城市。Chen先生的许多项目都在密集的城市中。他们通过突出的盒子重新塑造着建筑中的类型。我们在建筑师繁忙的曼哈顿办公室与100多名年轻、雄心勃勃的建筑师会面,与Chen先生一起让我们的城市更加宜居。我们讨论了他的垂直城市村的概念和真正民主的想法, 即每个公寓,无论它位于建筑物中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变成一个顶层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