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Berlin

Berlin: 最新资讯

建筑系学生与难民一起创造插入式集体空间,为驻德荷兰大使馆建造

柏林理工大学内一个建筑系学生团队已经建立了一个PLUG-IN(插入式装置),呼应“家而不是庇护所“的倡议。作为学生和难民之间的合作,这个插入式装置是在 Ralf Pasel 教授和他的团队的指导下实现的。它在物理环境上扩展了生活空间,创建了一个回应性的项目,解决了住房需求。该项目是专门为荷兰驻柏林大使馆建造的。

PLUG-IN. Image © Johannes Belz PLUG-IN. Image © Johannes Belz PLUG-IN. Image © Johannes Belz PLUG-IN. Image © Johannes Belz + 28

漂浮的柏林大学 / raumlabor berlin

© Daniel Seiffert © Daniel Seiffert © Daniel Seiffert © Daniel Seiffert + 12

大学  · 
Berlin, 德国

谁动了我的建筑?——探秘欧洲建筑重建背后的故事

是否有一种对建筑渐长的怀旧气息弥漫于欧洲的城市中?从坐落于施佩尔河畔的新柏林皇家宫殿到重新点燃土耳其人民热情的奥斯曼帝国遗迹,建筑逐渐成为追溯城市历史脉络和往事最合适的选择。在这片原发表于 TheLong+Short 的文章中,作者Feargus O'Sullivan 进行了调查,究竟多少政府和开发商开始把未来的目光着眼于对历史的回顾。

当你在德国出版物中看到哈利法塔(迪拜塔)的时候,你一定认为它矗立在莱比锡,而不是中东。“这座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真的太德国了,”在2010年建筑正式落成的时候,《明镜(Der Spiegel)》周刊这么评论。“迪拜塔是个东德人!”《画报(Bild)》杂志用过去东德人的绰号来戏称这座建筑。的确,这个标题在某一些方面是没有错的:当东德的老政府办公楼----柏林议会大厦在2006年被拆除的时候,数千吨旧建筑中的钢梁被运送到海湾,通过船舶运送到迪拜----为了建造哈利法塔。

混凝土与光,生与死间的对话 Baumschulenweg 火葬场 / Shultes Frank Architeckten

© Mattias Hamrén © Mattias Hamrén © Mattias Hamrén © Mattias Hamrén + 19

坟墓  · 
  • 建筑师: Shultes Frank Architeckten ; 景观设计: Hannelore Kossel Strassen- und Grünflächenamt Treptow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9339.0 m2

柏林微型公寓 / spamroom + johnpaulcoss

© Ringo Paulusch © Ringo Paulusch © Ringo Paulusch © Ringo Paulusch + 20

公寓室内  · 
Berlin, 德国
  • 建筑师: spamroom , johnpaulcoss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21.0 sqm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5

旅游总部 / Barkow Leibinger Architects - Gustav Düsing

© Corinne Rose © Christian Richters © Johannes Förster © Christian Richters + 24

办公建筑  · 
柏林, 德国
  • 建筑师: Barkow Leibinger Architects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28000.0 sqm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2

AD Classics: The Kreuzberg Tower / John Hejduk

AD Classics: The Kreuzberg Tower / John Hejduk AD Classics: The Kreuzberg Tower / John Hejduk AD Classics: The Kreuzberg Tower / John Hejduk AD Classics: The Kreuzberg Tower / John Hejduk + 10

公寓  · 
-, 印度
  • 建筑师: John Hejduk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