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建筑

建筑: 最新资讯

2021RAIC金奖得主:Brigitte Shim,Howard Sutcliffe

加拿大皇家建筑学院向二人建筑组合Brigitte Shim和A.Howard Sutcliffe颁发了2021年金牌,以表达对建筑师对加拿大建筑的长期的和关键性的贡献的认可。

Muskoka Boathouse. Image Courtesy of Shim SutcliffeIntegral House. Image © Ed BurtynskyIntegral House. Image © Ed BurtynskyGarden Pavilion and Reflecting Pool. Image Courtesy of Shim Sutcliffe+ 73

BIM与数字设计:近观大量的木构件如何从工厂到达施工现场

柯布西耶对汽车的着迷,可以从很多他在其建筑作品前自豪地在车边摆造型的照片看出。根据这位法国*瑞士裔建筑师的说法,建筑工业化除了带来更高效和更经济的施工外,也会像现代汽车底盘支持汽车车身的创新与现代设计一样,为提升建筑美感打下基础。然而汽车自1930年代以来,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相比建筑业在应用其他行业的先进成果时,缓慢很多。

但这种情况正在一点点改变。因重视效率、可持续性发展和避免使用不可再生燃料资源,以及因新建筑、新基础设施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建筑业也开始引入许多新技术,包括那些已经在其他行业应用的技术。除此之外,可再生材料如木材,也被选定为理想的建筑材料,特别是同步引入以下新技术与新方法时:创新的大规模生产木构件如交叉复合木材(CLT)、胶合木;新的设计方法和流程如BIM(建筑信息模型)与DfMA(面向制造和装配的产品设计);可视化工具如VDC(虚拟设计与施工);生产工具如CNC(计算机数控)。以上提及了很多缩略语,我们将在本文中尝试解释它们。

脱欧后英国注册建筑师,不再受到欧盟国家的认可

随着英国脱欧,负责为英国建筑师登记和颁发执业执照的英国建筑师注册委员会宣布英国的注册建筑师资格将不再自动获得欧盟国家的承认。这意味着那些想要在欧盟的27个国家继续自己职业生涯的建筑师必须向各国的主管单位出示自己的合规证书和其他相关文件。

从工业革命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住宅的平面变迁

工业革命以来,新技术新材料得以被研发出来,伴随室内管道系统的创新,为垂直居住模式的产生奠定了基础。这篇文章回溯了1760至1939年间欧洲住宅的平面变迁,这段时间内大量人口涌入城市,社会阶层的划分也受到了质疑。

这篇专题聚焦从工业革命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居住单元的转型,特别提出四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它们重新思考了传统平面布局,并回应了各自时代所提出的挑战。这些模式在今日仍具有影响力,并被重新加以利用,成为21世纪城市肌理的一部分。这些住宅分别位于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莫斯科,它们的平面充分展示了不断变化的室内舒适标准,最后导致更广泛、更彻底的变化,在均衡化的基础上为持续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新的选择。让我们一起回顾居住单元的变迁:从英格兰的背靠背住宅到花园城市;为巴黎的现代资产阶级设计的垂直居住单元——奥斯曼街区;从凹室到社会住宅街区的阿姆斯特丹城市扩张;以及俄罗斯的过渡型房屋。

Antique illustration of Rue de la Paix, in Paris, before Rue de l'Imperatrice opening. Created by Provost, published on L'Illustration, Journal Universel, Paris, 1868.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Marzolinovia BirminghamLiveThe rue des Moineaux in 1860 (cliche´ Marville) before the opening of the avenue de l’Opera. Image via Urban Forms: 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Urban Block by by Ivor Samuels, Phillippe Panerai, Jean Castex, Jean Charles DepauleResidential houses "Eigen Haard", Spaarndammerplantsoen, Amsterdam, Original state, 1915. Image via Wikimedia+ 21

Pickard Chilton‘东京品川门户规划’,创新国际枢纽

日本政府计划将东京品川站附近的区域转升级为一个国际枢纽,并将在此把东京与全球商业和创新领域连接起来。位于美国康涅迪克州的Pickard Chilton建筑事务所于近日完成了改造的总体规划设计,并将其转变成为一个创新型的城市区域。

© Lifang Courtesy of Pickard Chilton© Lifang Courtesy of Pickard Chilton© Lifang Courtesy of Pickard Chilton© Atchain Courtesy of Pickard Chilton+ 20

2021 Thomas Jefferson基金会建筑奖章获奖得主:Francis Kéré

一位在柏林Kéré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Francis Kéré,赢得了2021 Thomas Jefferson基金会建筑奖章。该奖项是由弗吉尼亚大学和蒙蒂塞洛的Thomas Jefferson基金会共同颁发的,该奖项是对建筑,公民领导能力,全球创新和法律方面其中之一的成就的表彰。Thomas Jefferson基金会奖章表彰了获奖者出色的表现以及受到高度赞扬努力做出的杰出贡献。

 

Serpentine Pavilion 2017, designed by Francis Kéré.. Image © Iwan BaanXylem Pavilion / Kéré Architecture. Image © Iwan BaanPrimary School in Gando Extension. Image Courtesy of Kéré ArchitectureBenin's National Assembly in Porto-Novo Proposal. Image Courtesy of Kéré Architecture+ 12

人类太空移民梦,畅想火星建筑

MARTIAN SEED OF LIFE / Warith Zaki + Amir Amzar. Image © Karim Moussa, Warith Zaki, Amir Amzar, Nasril ZarudinMARS COLONIZATION / ZA Architects. Image © ZA ArchitectsMARSHA / AI Space Factory. Image © AI SpaceFactory and PlompICE HOUSE / Clouds AO + SEArch . Image © Clouds AO y SEArch+ 15

2021年2月是火星探测的历史性月份。虽然人类探索这颗红色星球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1971年人类首次登陆火星表面,1997年又成功发射了第一颗探测器,但今年却出现了几个第一次,即三个国家(中国、美国和阿联酋)首次同时发射三颗探测器。

在美国实践的拉美建筑师

 Rafael Viñoly / Centro de convenciones y exposiciones de Boston. Image © Groupe Canam [Wikimedia] Bajo licencia CC BY-SA 3.0
Rafael Viñoly / Centro de convenciones y exposiciones de Boston. Image © Groupe Canam [Wikimedia] Bajo licencia CC BY-SA 3.0

全球化趋势及其对虚拟和现实的连接所带来的影响,将世界的经济、领土和文化联系在一起,这种作用在建筑领域尤为明显。

新分区法案,能否为汤普森中心带来全新的未来?

詹姆斯 R. 汤普森中心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市,是该市的一栋标志性建筑。该中心由著名的德国建筑师Helmut Jahn设计,其外形极具未来主义风格,被人们称为“星际飞船”。

由于建筑设施不断老化,且能耗高,该中心每年都需要耗费近百万美元的进行维护。伊利诺伊州政府作为它的所有者,自2003年起就一直在考虑对它进行变卖、改造甚至是拆除。几天前,芝加哥市第42区的议员布伦丹·赖利(Brendan Reilly)宣布了一项重新规划分区的提案,将让这块占地面积达1,2140平方米地皮的身价飙升。

温室:人与自然共存的空间

研究人员指出,“原始温室”的出现是为了满足罗马皇帝提比里乌斯(Tiberius)(公元前42年至公元37年)每天吃黄瓜的愿望。由于在冬天不可能在卡普里岛上种菜,他的园丁发明了一种有轮子的菜园,在情况允许的时候可以将它们移到阳光下。在冬季,他们会将它们放在由亚硒酸盐制成的半透明罩下(一种具有玻璃状外观的石膏)。但是,在工业革命后玻璃板才开始大量生产,这才有可能搭建大型温室。从那时起,温室就被用来种植食物和花卉,甚至在气候恶劣的地方也给植物提供了适宜生长的微气候。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些人为的生长条件也可以形成有趣的生活空间。最近的Lacaton&Vassal奖项重新点燃了大家创作的激情。如何建立对人类和植物都有益的温室呢?

HMC女性建筑师采访:我们需要灵活的建筑

精美的设计立足于实用,可访问且健康的环境。对于HMC Architects的设计师MarinéMaroukian,Kristina Singiser和Adeleh Nejati而言,公平与健康是密不可分的。这三名妇女中的每位都是她们所在领域的领导者,在实践中,他们开拓新方法来解决当地的需求并创造积极影响。

Cal Poly Student Housing. Image Courtesy of HMC ArchitectsCal Poly Student Housing. Image Courtesy of HMC ArchitectsDPW Landscape Renovation by Ani Manuk. Image Courtesy of HMC ArchitectsUCSD Zura Hall Project. Image Courtesy of HMC Architects+ 25

2021年威尼斯双年展奥地利馆,关注数字平台和建筑环境

在第17届国际建筑展览会——2021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奥地利将为我们如何展望未来的建筑创造一个辩论平台。实际上,由Peter Mörtenböck和Helge Mooshammer策划的题为“Platform Austria”的奥地利贡献力图阐明在建筑环境中数字平台发展所带来的深刻变化。

Courtesy of Centre for Global ArchitectureCourtesy of Centre for Global ArchitectureCourtesy of Centre for Global ArchitectureCourtesy of Centre for Global Architecture+ 8

2021年威尼斯双年展爱沙尼亚馆,探索城市空间在小城镇未来中的作用

在爱沙尼亚举行的第17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建筑展上,爱沙尼亚建筑中心将举办展览“ Square!积极收缩”,该展览由Jiří Tintěra, Garri Raagmaa, Kalle Vellevoog, Martin Pedanik 以及 Paulina Pähn策划。这个坐落在Arsenale群体中的项目,将“探讨优质城市空间在促进面临人口稀少威胁的小城镇的未来发展中的作用,[...]引发关于鲜为人知的城市化方面的辩论”。

Põlva central square ©Tõnu Tunnel. Image Courtesy of 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Kuressaare central square ©Tiit Veermäe. Image Courtesy of 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Rapla central square ©Siim Solman. Image Courtesy of 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Rakvere central square ©Tõnu Tunnel. Image Courtesy of 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22

如何设计健康的教育空间室内?

目前的流行病已经干扰了全世界数十亿人的日常工作,因为被限制在家庭中,工作和休息之间的分离变得极为模糊,人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和重新配置个人空间的布局。关于如何在家庭环境中创造灵活的工作空间,以及办公室本身是否是一种过时的模式,我们应该摒弃的话题比比皆是。然而,这种对话中缺少的一部分是,这种流行病对儿童,特别是小学阶段的儿童,对他们的教育产生的影响--因为强调了不平等,一些儿童在网络连接速度缓慢的情况下学习,或者难以拥有充分完成教育活动所需的空间。

© Nicky Huang© Milena Villalba© Peter Dibdin© Jackal Liu+ 16

DPA +筑博设计赢‘深圳设计创新研究院’,一条水平线

多米尼克·佩罗建筑事务所+筑博设计荣获深圳设计创新研究院国际竞赛的冠军。深圳设计创新研究院新校区位于南方科技大学的新址,南方科技大学于2011年成立,将容纳约4000名学生。这一项目彰显了深圳市及粤港澳大湾区欲打造高水平国际学校的雄心,以满足设计领域日益增长的人才需求。在通过公开报名遴选的37个成功团队中,有9个团队入围参加设计大赛,其中包括MVRDV和Studio Libeskind等知名事务所。

Courtesy of Dominique Perrault ArchitectureCourtesy of Dominique Perrault ArchitectureCourtesy of Dominique Perrault ArchitectureCourtesy of Dominique Perrault Architecture+ 10

Payette主创建筑师Leon Drachman:关于校园中心建筑的实践

Payette是一家重新想象时下建筑实践的工作室。作为一家以建筑设计为主的公司,Payette立足于包含了建筑、室内设计、建筑科学、空间策略、设计可视化、制造、计算和研究的跨学科工作思路。对主创建筑师Leon W. Drachman来说,Payette在广泛的领域内重新想象设计,既可以是校园的总体规划,也可以仅是立面的细节。

Boston University Rajen Kilachand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PayetteAmherst College New Science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PayetteNortheastern University 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omplex. Image Courtesy of PayetteAmherst College New Science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Payette+ 17

‘零公里’材料运动,保护环境和当地文化

随着人们对环境的担忧,与这些问题相关的新运动,新词,新概念和新术语不断出现,这要求我们始终跟上时代更新。可持续发展一词在加入到通用词汇表并在多种语境广泛使用之前一直面临许多抗拒。当前,围绕着循环经济,弹性,4 Rs,城市采矿等术语的讨论非常流行。此外,其他领域的行动主义者们也协同进行了一些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运动,这也表明此类问题的流动性。其中一项举措是零公里材料运动,虽然近来还没有太大的举动,但它已经在宣言和一些项目中得到了体现。

从瘴气论到推进全球公共卫生

美国19世纪的卫生工程师沃林( George E. Waring, Jr. )是一位瘴气主义者。他相信瘴气理论,认为有毒蒸汽通过潮湿的土壤、腐烂的植被和积水潭传播。这些有毒蒸汽被理解为是从地球上散发出来的,并与大气层相互作用,导致美国城市的疾病。

 

纽约城市学院景观建筑学教授凯瑟琳-西维特-诺登森(Catherine Seavitt Nordenson,ASLA)认为,沃林是一个 "边缘人物",但他对如何 "改变气候以改善健康 "有着有趣的想法。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举办的一次虚拟讲座中,西维特-诺登森说,沃林对疾病传播机制的认识是不正确的--他不理解蚊子等媒介的概念--但他的排水和卫生解决方案 "出奇的成功"。在新冠病毒流行一年后,我们值得重新审视沃林关于地球、大气、疾病--以及公共空间维护之间的联系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