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明星建筑师?

如何成为明星建筑师?

建筑学院是一个实验的场所和创新思想的试验场。学术工作和课程项目可以给未来的职业生涯带来启蒙,打下建筑理论的基础并形成价值观。建筑师在学习研究和形成时期的经历是如何反映在他们后期的作品中的呢?回溯几十年,我们调查了几位建筑师从学习者到实践者的过渡之旅。包括在他们的工作和实践中,学术探索和早期项目的反响,并且重点关注开启他们建筑之旅的关键步骤。

Hilma af Klint Museum proposal. Image © Space Popularthe Dutch Parliament Extension. Image Courtesy of OMAAbsolute Towers by MAD Architects. Image © Iwan BaanThe Glass Chain by Space Popular. Image © Ben Blossom+ 8

在不同时代中,特殊的社会经济环境为年轻建筑师提供了机遇。就像Natalie de Vries所说:“按目前的经济状况,年轻的建筑师想起步要困难得多。他们必须更多地考虑他们的商业模式——而我们却可以直接投入并开始自己的创作。”上个世纪的一些建筑师发现自己的早期的职业生涯中,在接受重要项目委托方面占据优势地位。比如,史密森夫妇在20多岁时就接受了美国诺福克(Norfolk)的Hunstanton学校这一项目的委托。而扎哈·哈迪德在毕业后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自己其中一项设计。很难判断当代媒体,以及不断扩散的、传播优秀建筑和创新项目的手段,是否真的能够赋予年轻建筑师更接近项目委托的权力。尽管如此,建筑学生的对学术的关注能够表现了特定时刻和地点的气质,强调了不同的建筑手法。而不同年代的建筑师在他们毕业后,追求自己在学生时代建筑兴趣的方式同样值得探索。

查尔斯·科雷亚(Charles Correa)1955年在麻省理工大学发表的硕士论文堪称他整个职业生涯中追求学术兴趣的典范。该项目探讨了社区一级参与性进程的概念,并提出了以自下而上的方式改善城市条件的主旨。这种规模和设计思维一直是他作为从业者的重要部分。十年后的1964年,科雷亚发表了孟买未来增长的交替计划。1970年,政府接受了这一愿景,并将其命名为新孟买(Navi Mumbai),并由科雷亚担任新发展计划的总设计师。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柯里亚是一个热心的活动家,致力于改善城市住房和生活状况。此外,他创立了查尔斯·科雷亚基金会,以支持建筑、城市设计和立足于社区的项目,来改善印度的人类居住区。

the Dutch Parliament Extension. Image Courtesy of OMA
the Dutch Parliament Extension. Image Courtesy of OMA

1968年前后,社会政治的变化席卷了整个西方世界,这一时期重塑了建筑实践,为年轻建筑师们的探索开辟了全新的思路。1972年,雷姆·库哈斯建筑联盟学院毕业并出版了《逃亡,或成为建筑的自愿囚徒》。第一个项目的设计团队包括了埃利亚·山戈斯(Elia Zenghelis)、玛德伦·维森多普(Madelon Vriesendorp)和左伊·山戈斯(Zoe Zenghelis),由此成立了OMA。该项目表明除了建筑空间,OMA还拥有创造主题和情境的能力。在求学期间,库哈斯结识了马塞厄斯·昂格斯,并接触到了俄罗斯建构主义建筑师伊凡·奥尼多夫的作品,这对他后来的建筑作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于1975年正式成立。在毕业仅5年后的1978年,雷姆·库哈斯出版了《癫狂的纽约:给曼哈顿补写的宣言》。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本书都可以被视为一部具有代表性的重要著作。同年,虽然扩建荷兰议会厅的设计没有实现,但这标志了OMA纸上谈兵建筑设计的结束。

Absolute Towers by MAD Architects. Image © Iwan Baan
Absolute Towers by MAD Architects. Image © Iwan Baan

看着21世纪初新兴的建筑实践,马岩松开始了他的回忆,他现在是中国建筑界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现北京建筑大学)开始了他的学习,后来在耶鲁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并在2002年凭借项目“浮动岛屿”首次获得了认可。扎哈·哈迪德是马岩松在耶鲁大学的导师和论文导师,2001年毕业后,他一直在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工作。直到2004年,马岩松成立了MAD建筑事务所。2006年,他获得了纽约建筑联盟青年建筑师奖。同年,MAD设计出了他们具有突破性建筑——玛丽莲·梦露大厦

Hilma af Klint Museum proposal. Image © Space Popular
Hilma af Klint Museum proposal. Image © Space Popular

近年来,一些年轻的设计师已经承担起推动技术在建筑过程中角色转变的责任。由弗雷德里克·赫尔贝格(Fredrik Hellberg)和劳拉·雷斯梅斯(Lara Lesmes)于2013年共同创立了设计与研究的工作室Space Popular,对物理和数字领域进行了尝试。两人加入了建筑联盟学院,并且第一次接触到了戈特弗里德·森佩尔(Gottfried Semper)的作品,以及他关于建筑外立面装饰的观念。这些对空间流行工作室的设计形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引起了他们对历史元素的特殊兴趣。在弗雷德里克·赫尔贝格的毕业设计新日本大使馆项目中,也明显体现出了该工作室的美学特征。在过去的七年里,该工作室开发了一些建筑和数字领域相结合的项目,同时融合了不同的参照案例和主题,对风格的概念提出质疑。

相反的是,斯坦尼斯拉斯·柴勒在学术工作中致力于技术和建筑的融合。他学生时代的项目《新陈代谢:世纪中的灵活性》,是一项基于一天不同时间的使用模式,对技术驱动型空间的灵活性所进行的研究。柴勒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GSD)的论文研究中,通过生成和提供平面图的系统,对人工智能在空间组织中的潜力进行研究。这便是一个应用新兴工具的例子,建筑师无疑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将其纳入实践。看这些关注焦点如何继续蓬勃发展必然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AI+ Architecture thesis project. Image Courtesy of Stanislas Chaillou
AI+ Architecture thesis project. Image Courtesy of Stanislas Chaillou

这些不同的案例展现了从建筑学毕业生到从业者这一复杂但令人兴奋的过渡过程,以及随着经验变得更加复杂与丰富,又是如何在早期形成工作中主体的理论框架的。

译者:张心璇

本文源自 ArchDaily 十一月主题:青年实践。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Cutieru, Andreea. "如何成为明星建筑师?" [From Architecture School to Practice: How Famous and Emerging Figures Made the Transition] 18 11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51642/cong-jian-zhu-xue-sheng-dao-jian-zhu-shi-zhu-ming-jian-zhu-shi-ru-he-wan-cheng-xue-ye-dao-zhi-ye-sheng-ya-de-zhuan-bian>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