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ea Cutieru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2020年建筑趋势复盘

2020年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空间常规,并且对当前的健康危机带来了大量关于我们日常生活将如何展开的猜测。随着这一年的结束,我们看看这场大流行如何加速了一些已经在进行中的建筑趋势,又如何引发其他既定的观念产生质疑。

 

© Magda BiernatCourtesy of AppliedSuperblock of Sant Antoni. Image © Del Rio BaniRomainville by Brenac & Gonzalez & Associés. Image © Sergio Grazia+ 8

2020年公共空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新冠肺炎疫情为大规模的城市流动性实验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环境,而即时的回应则显示了战术性城市主义的变革力量。在疫情缓解过后,很多城市仍会维持着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并且减少交通、增加室外活动,为复苏铺路。在2020年,让我们重新思考街道、功能和交通系统的压力如何使公共空间发生改变?

social distancing yoga domes by Lmnts Outdoor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Lmnts Outdoor StudioTULIP by ADHOC architect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TULIP by ADHOC architect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New York outdoor dining. Image © Emily Andrews / Rockwell Group+ 10

2020年对全球气候变化意味着什么?

第一次大规模的封锁令使得世界大部分地区发展陷入停滞,但有些人很快发现了一线希望:碳排放量的显著下降。然而,这只是暂时性的污染减少,过去的危机表明,在实现气候改善的目标方面,我们可能正站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对于遏制气候变化和保护环境的努力来说,这史无前例的一年意味着什么?

思辨性建筑,60、70年代激进主义愿景的当代演绎

随着技术、网络和复杂系统的介入,塑造我们建筑环境的力量正在改变,建筑师需要想象的不仅仅是物理空间,还需要在这个新的社会形态中更好地叙事。在这种背景下,思辨性建筑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批判性; 因此,本文将进一步研究对已建成的建筑环境提出质疑的媒介,并探索新的建筑可能性。

States of Disassembly. Image Courtesy of Lateral OfficeThe City in the Sea. Image Courtesy of Liam YoungBankgkok Domestic Tastes . Image © Antonio Bernacchi and Alicia LazzaroniSurface Ex-Tension by Jonathan Craig, Luis Arjona, Marco Nieto & Philip Elmore. Image Courtesy of Arch Out Loud. Image Courtesy of Arch Out Loud+ 8

短片探索乌克兰社会主义时期城市景观,从极权主义的过去重新思考未来

欧洲社会主义政权遗留下来的城市景观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建构表现,被人们从对现代城市生活的愿景中抹去,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后苏联景观的土地重占过程。由Minimal Movie制作的短片《景观建筑:从极权主义的过去重新思考未来》,针对有关乌克兰社会主义时期的城市与建筑,围绕城市规划、文化认同和社区营建等问题展开讨论。

Courtesy of Minimal MovieCourtesy of Minimal MovieCourtesy of Minimal MovieCourtesy of Minimal Movie+ 8

如何成为明星建筑师?

建筑学院是一个实验的场所和创新思想的试验场。学术工作和课程项目可以给未来的职业生涯带来启蒙,打下建筑理论的基础并形成价值观。建筑师在学习研究和形成时期的经历是如何反映在他们后期的作品中的呢?回溯几十年,我们调查了几位建筑师从学习者到实践者的过渡之旅。包括在他们的工作和实践中,学术探索和早期项目的反响,并且重点关注开启他们建筑之旅的关键步骤。

Hilma af Klint Museum proposal. Image © Space Popularthe Dutch Parliament Extension. Image Courtesy of OMAAbsolute Towers by MAD Architects. Image © Iwan BaanThe Glass Chain by Space Popular. Image © Ben Blossom+ 8

摄影作品:塑造波兰城市景观的粗野主义建筑 / Zupagrafika

近年来,人们开始重新重视与改造上个世纪极具争议的建筑现象,粗野主义建筑以其十足的规模、强大的表现力和纯粹的形式受到了特殊的关注。粗野主义建筑贯穿了整个东欧片区并与20世纪后半叶标志性的极权主义政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波兰的城市景观与前东欧集团的建筑风格相一致,城市景观中点缀着大批的预制住宅区以及在共产主义统治时期建成的了无修饰的公共建筑。 

Plac Grunwaldzki Estate designed by Jadwiga Grabowska-Hawrylak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Manhattan’ housing complex in Łódź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The Hammer’ high-rise tower block in Warsaw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Nowa Huta modernist district of Kraków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 11

重塑纪念性建筑:前苏联东欧的建筑与公共空间

社会主义时代的残留、东欧集团的大规模建筑和城市空间构成了富有挑战性的遗产,与当代城市环境和塑造现代城市的价值观相冲突。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建筑正在被加以改造,通过公众舆论与这段历史和解,进行适应性再利用,或者是将其作为建筑遗产重新置入背景。通过在这些纪念性建筑项目和公共空间中重新引入人类尺度,以重新走入城市和文化生活中来。

Azatlyk Central Square of Naberezhnye Chelny  by DROM. Image © Dmitry ChebanenkoThe Pyramid in Tirana. Image © Gent OnuziSkanderbeg Square by 51N4E. Image © Filip DujardinAzatlyk Central Square of Naberezhnye Chelny  by DROM. Image © Dmitry Chebanenko+ 14

自然中,建筑如何介入?

在大自然中建造本身就是矛盾的。在建筑能给予人亲近自然体验感的同时,自然景观却逐渐被游客吞噬。人类在自然景观中的存在是一种尺度的相互作用,原始棚屋和广阔风景的并列,以及使用景观和保护环境间的谈判。通过探讨各种态度和形式策略,我们可以从如下建筑师和事务所的经验和设计理念中,学习他们完善景观中建筑的方式。

Fleinvær Refugium by TYIN Tegnestue + Rintala Eggertsson Architects. Image © Pasi AaltoWadden Sea Centre by Dorte Mandrup Architects. Image © Adam Mørkrendering of Icejford Visitor Centre by Dorte Mandrup Architects. Image © MIRPath of Perspectives Panorama Trail by Snohetta. Image © Christian Flatscher+ 12

建筑微电影,领略法国图卢兹会展中心MEETT之美

摄影师Laurian Ghinitoiu电影制作人Arata Mori以他们最新发布的建筑电影为媒介,以一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方式携观众领略由OMA设计的法国图卢兹会展中心的魅力。从不朽到平凡,影片自多个角度召开对原设计的探索,详细描绘出该项目在建筑方案、基础设施、总体规划和做为公共空间的愿景集合。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Marco Cappelletti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Philippe Ruault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Marco Cappelletti MEETT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by OMA. Image © Marco Cappelletti+ 6

没有人的建筑:专为机器而设的空间

数据中心、自动化装配流水线、电信设施以及仓库,皆代表着建筑实用性的一面。它们作为当代社会中独特的一类基础设施,是城市日常运作、发展的基础。这一建筑类型过去在业界少有讨论,但最近开始成为建筑学的议题之一。对于这类维持当今世界技术运转的空间,人们开始思考它在建筑层面的重要性和设计的可能性。

Facebook Prineville Data Center by Sheehan Partners. Image © Jonnu SingletonDatacenter AM3 by Benthem Crouwel Architects. Image © Jannes LindersFacebook Prineville Data Center by Sheehan Partners. Image © Jonnu SingletonSnøhetta's The Spark data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Plompmozes+ 10

城市针灸:跨区域干预,重塑公共空间

城市针灸是一种设计策略,旨在促进地区级别的城市复兴,该策略认为,公共空间的干预不需要大量且昂贵的方法,亦可产生巨大影响。城市针灸是传统发展过程的一种替代方法,它代表着城市更新的适应性框架,其中高度聚焦与针对性举措有助于重塑被忽视的空间,逐步部署城市战略,或是巩固社会基础设施。

TULIP – Your place at the table by ADHOC architectes. Image © Raphael ThibodeauSant Antoni Superblock by Leku Studio. Image © Del Rio BaniLevel Up by Brett Mahon, Joonas Parviainen, Saagar Tulshan, Shreyansh Sett. Image © Rahul Palaganiskate-spot by Strelka KB, Strelka Architects, and Snøhetta. Image Courtesy of Strelka KB+ 11

跨界设计,模糊建筑和家具之间的界限

一种新兴的设计趋势是通过家具和建筑的交叉点塑造空间,创造一个动态的、高度适应性的环境,从而填补家具和建筑之间的空白。无论是对小空间灵活性需求的增加,还是以设备为导向的社会的建筑表现,建筑和家具之间的元素打开了通向空间增加多样性的大门。这些物品既不是建筑,也不是家具(或者两者都是),它们在两种尺度的人类互动中发挥作用,为室内生活空间创造了一种新的设计方法。

"A Guy, his Bulldog, a Vegetable Garden, and the Home they Share" by HUSOS. Image © José HeviaMJE house by PKMN Architectures. Image © Javier de PazTakeshi Shikauchi’s Bath Kitchen House. Image © Koichi TorimuraWriter's Block by CHACOL. Image © Edward Duarte+ 10

摄影作品 | 希腊发展中的基础设施 / Pygmalion Karatzas

随着最近几座新车站和隧道的竣工,雅典地下地铁的扩建塞萨洛尼基地铁系统的发展在希腊即将完成。直接连接雅典机场和比雷埃夫斯港的建设,以及塞萨洛尼基第一条地铁线路的建设正在进行中。摄影师皮格马利翁·卡拉萨斯拍摄的照片显示,新的地下基础设施将把希腊两座城市融合在一起。

© Pygmalion Karatzas© Pygmalion Karatzas© Pygmalion Karatzasregenerated public square. Image © Pygmalion Karatzas+ 18

从住宅到零售:重新定义建筑功能与空间类型

随着社会的需求和愿景的转变,空间类型和建筑功能不断地受到质疑。而这种重新评判的过程则逐渐成为了创新的前置条件。如下,本文描述了建筑在日常生活的几个方面对社会根本变化进行的探索,以及对现有的有关功能和空间假设的挑战。

The Urban Village Project. Image Courtesy of EFFEKTproposal for a self-sufficient community. Image Courtesy of Guallart ArchitectsWollert Neighborhood Center. Image Courtesy of OMASecond Home Hollywood Office by selgascano. Image © Iwan Baan+ 13

建筑师如何表达政治观点?

当重大社会变革加速发生、人们对决策过程产生不满时,社会在政策与治理惯性中迸发出自下而上的运动、激进主义与大胆尝试。在如此多社会行动的实例下,建筑师是否拥有自己的方式来表达立场?是否有能力打破现状构架?

填补空白:城市剩余空间中的填充式建筑

在世界各地的所有城市中,都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剩余空间,被遗忘的城市结构碎片,亦或是过去发展重叠层的残余部分。这片土地的条件使其不适合大多数传统建筑,但却使其成为建筑发明的沃土。这些填充式建筑赋予空地的拐角地段、死胡同和奇形怪状的地块新的价值,为内向型城市发展开辟了新的领域,扩大了可利用的居住空间,增加了人口密集城市的设施。本文探讨了城市剩余空间在实验和城市激活方面的潜力。

纪录片《柱都》,大阪传统日式住宅的标准化探索

由日本建筑史学家中谷礼仁 (Norihito Nakatani)创作的短片《柱都》探索了日本独特的长屋居住文化。长屋是日本近代早期流行的一种住宅类型。影片描绘了大阪仅存的其中一个长屋街区,全方位展示了这种住宅形式所蕴含的标准化思维,同时记录了建筑元素在不同空间配置中的转换方式。

Toyosaki Nagaya. screenshot from "A City of Columns". Image Courtesy of Norihito Nakatani SeminarThe nagaya modular structure. Screenshot from "A City of Columns". Image Courtesy of Norihito Nakatani SeminarToyosaki Nagaya. Screenshot from "A City of Columns". Image Courtesy of Norihito Nakatani SeminarThe nagaya modular structure. Screenshot from "A City of Columns". Image Courtesy of Norihito Nakatani Seminar+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