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理解人体尺度的演变史

建筑师理解人体尺度的演变史

“手掌长度是身高的十分之一;从下巴底部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八分之一;从乳头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四分之一。”这些可供目前仍没有测量卷尺的人使用的信息,是由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所撰写的,他在著名作品《建筑十书》中对此进行阐述。维特鲁威提供的数据在约1500年后由莱昂纳多·达·芬奇所著的《维特鲁威人》中进行了汇编与可视化描绘,该著作如今在各种不同的语境下,从书皮到厨房围裙,延伸出二次创作。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Da_Vinci_Vitruve_Luc_Viatour.jpg'>Leonardo da Vinci / Public domain</a>
Leonardo da Vinci / Public domain

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是一个裸体男子,处于两个不同的姿态重叠。遵循维特鲁威的准测,他的身体各部分都完美无缺。数百年来,为自然界与人类的比例找到存在合理性、寻求身体与空间的关系,是对学者而言极具诱惑性的目标。此外,维特鲁威认为,建筑应基于人类形态的对称性与比例。对他来说,“不朽神祗的围场”,即庙宇的形态,首先取决于比例。 [1]

1936年,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恩斯特·纳弗特(Ernst Neufert)发表了他具有开创性的书籍,Bauentwurfslehre,即《建筑师数据》。该书以缩放的基本建筑类型图示为例,旨在快速而系统地进行建造。自1936年发行第一版以来,该书已经另发行了39种德语,与17种其他不同语言的版本,共售出超过100万本。书页中还包含对不同性别“得体行为”的阐述,强调性别角色与标准化人体。例如,尽管一开始以男性形象展现“万物的尺度”,但在厨房示例的部分,只出现了女性形象。

© Neufert
© Neufert

1948年,勒·柯布西耶发行了他最著名的出版物之一,《模数》,随后是1953年的《模数2》。在此之前,维特鲁威与达·芬奇都已开始进行研究,努力寻找人体测量值与自然之间的数学联系。而柯布西耶的著作进一步探索了这些关系,在他的计算中,关系本身被称为“模数”,是一种基于黄金分割比例的测量系统。他最终确定的模数由三个主要指标组成:标准人的身高为1.83 m或6英尺(之前的模数为1.75m高,相当于法国人的平均身高);举起手臂的标准人高度为2.26 m;从举起手臂之间到地面的中点,即肚脐,它的高度为1.13 m。这也是构成斐波那契黄金分割的三个区间。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eager/5031911411'>Flickr user eager </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d/2.0/'>CC BY-ND 2.0</a>
Flickr user eager licensed under CC BY-ND 2.0

模数旨在为建筑创造通用的标尺,避免在公制与英制间转换时产生混淆。它适用于房屋与家具,为用户提供内在幸福感与舒适感。马赛公寓是应用模数的第一个项目,其所有尺寸均为模数的倍数。

但是到目前为止,每种表现形式都始终以一个年轻、健康的男人作为参考。正如建筑师Lance Hosey所指出:“用来代表人体的不同方法揭示,“人的身材”是受限于特定的性别与种族,即男性白人……插图在多位置标注了人体尺寸,但这只显示出一种类型的人体。从历史上看,每当以单一个体来代表所有人时,该个体总是男性。这些尺度标准牢牢地嵌入现代建筑设计,体现在最小有效空间的尺寸、连接方式、构想以及控制它们的法规中。[2]

Human-Reification. Image © Paul Gisbrecht
Human-Reification. Image © Paul Gisbrecht

实际上,单一性别的标准远远超出了建筑本身。Caroline Criado Perez在她的《看不见的女人:在为男性设计的世界中的数据偏见》一书中,揭示了设计师通常是按照男性尺寸设计世界万物:从安全带到最适合男性语调的语音识别软件。

引用José Almeida Lopes Filho与 Sílvio Santos da Silva [1]的说法,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某些观念就开始发生变化。“人们意识到有很多残疾人,随着医学的进步,老年人也产生更多的需求,这让我们认识到人类并不完全相同……北欧国家与英格兰人建议,原本对维特鲁威人代表“良好人类形象”的理解,可以被对能力多样性与残疾人的认知、尊重与分析所代替。”

A chair that fits all shapes of people. Investigations by Bill Stumpf. Image Cortesia de Herman Miller
A chair that fits all shapes of people. Investigations by Bill Stumpf. Image Cortesia de Herman Miller

除性别外,身体的尺寸与形态会根据物理与文化差异(包括种族、年龄、国籍、职业与社会经济状况)而有所不同。Selwyn Goldsmith的《为残疾人设计:技术信息手册》揭示了轮椅使用者的特定维度,并包括了根据性别、年龄与能力不同而产生的变化。

在1974年至1981年间,设计公司Henry Dreyfuss Associates制定了人体尺度指南(该指南于2017年重印)。它的图表显示了人体的尺寸及与周围空间的关系,旨在作为设计从座椅、轮椅到车辆、头盔的一切内容指南,并涉及到男性、女性与儿童,也包括残疾人与老人。有选择地使用每个模型,用户可以根据相关人员的年龄、体型或行动能力来收集必要数据。

A chair that allows to maintain a neutral, balanced posture and stay aligned with the visual display. Image Cortesia de Herman Miller
A chair that allows to maintain a neutral, balanced posture and stay aligned with the visual display. Image Cortesia de Herman Miller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审慎地分析与使用尺度指南。根据Lance Hosey [2]的说法,“人类计量学家早已达成共识:平均值是一种误导性的缩合,会引起危险的错误” [2]。作者认为,将某物描述为“正常”是值得质疑的。这个词可以是定量的,指统计分布。但也许,它更经常被定性使用,暗示着政治上的评估标准。也就是说,如果存在“正常”,那么任何稍有不同的现象都将被视为异常。“规范与理想化经常被混淆,将一种类型定义为‘正常’会使自我与他人之间、特权主体与边缘化客体之间产生差异性。这些标准化指标通过用一种特定的身体类型代表每个人,是二分法的手段。”

© Neufert
© Neufert

尽管大多数尺度指南、规范与理论在一开始包含特殊性,力图涵盖尽可能多的人与现实情况,但不难察觉,我们的许多建筑与城市仍在拒绝差异性。它将成为一种现代主义,塑造甚至压抑传统吗?建筑应该由人类比例塑造,还是应试图塑造其居民?无论如何,读者应该首先记住——如果您的比例与维特鲁威人的不一样,无需担心。

译者:马傲雪

© Neufert
© Neufert

注释 

[1] José Almeida Lopes Filho e Sílvio Santos da Silva. Antropometria. Sobre o homem como parte integrante dos fatores ambientais. Sua funcionalidade, alcance e uso (1). Arquitextos Vitruvius. Disponível neste link.
[2] Lance Hosey. Hidden Lines: Gender, Race, and the Body in Graphic Standards. Journal of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November 2001.

本文源自 ArchDaily 十月主题:人体尺度。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Souza, Eduardo. "建筑师理解人体尺度的演变史" [A evolução no entendimento das escalas humanas na arquitetura] 24 10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50082/jian-zhu-shi-li-jie-ren-ti-chi-du-de-yan-bian-sh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