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ardo Souza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建筑只能是静态的吗?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让·努维尔和弗兰克·盖里只是少数能够做到为一动不动的结构提供动态效果的大师,他们利用从塑料艺术中借用的正式策略,突出背景中的作品。但是在其他情况下,建筑师也选择了物理动力学结构,这些结构可以为作品带来独特的美学或功能维度。

如何将城市管道改造成生活空间?

城市基础设施为居民提供了舒适,减轻了洪水等灾害的风险。地下系统专门将城市基础设施隐藏在公众视线之外,并成为街道之下真正的迷宫。我们没有注意到,饮用水、城市排水、污水的管网,甚至在某些情况下电线和光纤的管网,都在我们的脚下经过。为此,该行业发展了大约100年的预制混凝土部件,提供了施工速度、足够的结构强度和耐久性。直径不同的圆形混凝土管可能是最常用的管道,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但也有一些人将其用于创造性的建筑设计。

Portuguese Office Summary采访:传统建筑注定要消失

当代的挑战和技术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我们设计和建设城市的方式的变化。SUMMARY是一家葡萄牙建筑工作室,专注于预制和模块化建筑系统的开发。公司在实用主义和实验主义之间取得平衡,开发预制解决方案,以应对当代建筑的一个驱动性挑战——加快和简化建造过程。该工作室由毕业于波尔图大学建筑学院的建筑师Samuel Gonçalves于2015年创立,曾在2016年威尼斯双年展等知名活动中亮相。我们与塞缪尔聊了聊事务所在预制和调制方面的实践经验,以及他们在研究方面的实验和尝试。

关于木结构和防火措施的一些注意事项

从远古时代开始,人类就开始使用木材建造容身之所和房屋。这些结构逐渐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是木材在建筑和建设中持续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今,特别是由于对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的关注度上升,如果有意识地并可持续地使用木材,那么木材将重新在未来找回其在建材中的重要地位。木材的结构性能使它能有非常广泛的应用-从低层和中层建筑中常见的轻型重复性框架到用于建造竞技场,办公室,大学和其他建筑物的更大,更重,通常是复合项目,需要大跨度和高墙的地方,皆有应用。

如何选择建筑门窗?

Tom Jobim的歌词:"And a window that looks out on Corcovado.Oh, how lovely."永远留在了João Gilberto和Astrud Gilberto的嗓音与绵长的吉他声中,这是早期的一首想世界介绍天堂一般的里约热内卢和充满希望的巴西的歌,这个国家的城市人口不断增长,并且从荒芜建造出了现代首都。大约60年后,Paulo Mendes da Rocha在一次采访中无意中引用了这首歌,对他而言,在歌里的场景中,最重要的元素是窗户,而不是基督山或里约热内卢基督像。那是因为它框出了一个视野,将我们的视线引导到重要的事物上。这句歌词几乎没有被注意到,但是它对建筑工艺具有巨大的诗意和艺术意义。

为什么漂浮建筑不会下沉?

水域总是让梦想家和研究者为之着迷。1960年前后,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激战正酣,法国探险家雅克ž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发明了水肺,从此揭开了如同外太空一样还未被探索的深海的神秘面纱。雅克ž库斯托甚至曾说“10年内我们将以深水工作者或海底探险家的身份占领海床,长时间地呆在海底开采矿物资源、甚至是种植食物,将成为一种可能”。然而60年过去了,海床仍人迹罕至。人类更担心海洋中的塑料垃圾以及不断上升的海平面,而不是在海洋中殖民。但亲水仍然吸引着大部分人。不管是出于兴趣,还是为应对可能的洪水泛滥、人口危机,有人提出了一些乌托邦式的解决方案,像漂浮建筑,就已经出现在ArchDaily的项目库中,并成为一个标签。那么在陆地上盖房子与在水上盖房子,它们的根本区别是什么?这些水上建筑,它们是如何一直保持在水面之上而不下沉的?

从辅助设备到主要功能,脚手架演变

关于脚手架对建筑历史的贡献鲜有提及。这些构架通常仅被视为辅助设备,因此有关记录极为稀少。然而,如果没有脚手架,几乎不可能建造出我们所知的大多数建筑物。脚手架可以帮助工人克服建设难点得以接触并转移材料,保证施工过程的安全性和舒适性。但是,除了作为建筑物的支撑结构,我们也看到脚手架可以用于可移动、临时、甚至是永久性结构。下面,本文将解读脚手架历史和可能用途。

木结构建筑具有可持续性吗?

近年来我们发布了很多关于木材的文章,内容涉及应用趋势墨水树的可能性、板材曲木材罩面漆高层建筑结构中的创新、木材的耐火性能等,这些文章很好地阐述了木材的特性以及应用场景。交叉复合木材(CLT)因其具有非常好的保温性能、抗震性能,以及各种感官上的效果良好,被专家评论为“未来的混凝土”。但当我们把这些文章发布在社交媒体上时,我们经常收到读者的评论,表达他们对毁林带来的后果的担忧。虽然我们将木材视为一种未来的主要建筑材料,我们还是必须问我们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持续砍伐树木和使用木材,与此同时还称这种做法是可持续的?

没有模块化,能造出好的建筑吗?

《创世纪》对大洪水的叙述中写到,上帝为了惩罚人类的不端行为,决定发大洪水毁灭生灵,诺亚奉神谕旨建造了诺亚方舟,最后仅有诺亚一家以及陆上各类动物的代表进入方舟,得以存活。方舟的尺寸,在《圣经》中有详细记载:300腕尺长,50腕尺宽,30腕尺高。腕尺是当时一种以人体前臂为参照的长度单位,其长度为中指指尖到肘部的距离。一位荷兰人曾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打造诺亚方舟的复制品,由于找不到腕尺准确的单位数值,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标尺进行测量。模数,在建筑中意味着设计作品要依照既定的度量标准,该标准可能基于特定的尺寸,也可能基于特定的材料。无论是长度单位米,还是砖块、铺砖、集装箱的尺寸,都可以用来指导设计,让建造变得更加高效和可持续。

木百叶立面的光影韵律

在设计威尼斯的北欧展馆时,斯维尔·费恩(Sverre Fehn)以不同寻常的方式融合了北欧建筑元素。建筑物最引人注目的元素之一是白色混凝土的顶部格栅,几棵树从亭内穿过,过滤了光线。站在不同角度,屋顶叶片可以使游客看到天空和树冠的色彩,为展馆的照明和移动带来动感。其实,在外墙和屋顶上使用平行板条是北欧建筑的一种传统,并已遍及全球。在本文中,我们将介绍一些使用这些元素的案例,包括其各种可能性以及更好的解决方案。

 

10种石板瓦屋顶应用的可能性

每个孩子都画过他们梦想的房子,而画面往往是这样的:也许是在晴朗的一天,天上飘着几朵云,房子旁边有一棵茂盛的树,里面住着一个养狗的家庭,房子被低矮的木栅栏围起来,里面甚至可能还有一辆车。但是在这些画里,他们都会把房子画成一个带有双坡或四坡屋顶的简单矩形。这种房屋原型几乎存在于任何一种文化中,甚至到了今天,许多建筑师依然将他们运用于当代的建筑项目中。

除了最主要的排雨雪,保护房屋免受天气影响的功能,屋顶可以作为构成一个项目的重要美学工具。在现代建筑中,防水屋面板成为了屋面设计的一种流行替代品,但是坡屋顶依然吸引着建筑师和业主们的注意。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会介绍各种类型的屋顶,还会特别提到一种屋面材料-天然石板瓦的制造工艺和特性。

你闻到了什么?嗅觉舒适度与气味对健康的影响

近年来,烹饪节目在全世界引发了新的潮流。知名美食作家迈克尔·波伦(Michael Pollan)指出,人们研究食谱,观看烹饪真人秀和美食纪录片所花的时间,远远超出了我们为自己准备食物的时间。虽然我们只能看到屏幕呈现的虚幻影像,但我们却能实实在在感受到食物诱人的香气。相反的是,当我们看到一些关于河流污染和核爆炸事故现场的影像时,会很庆幸至今还没有出现能通过屏幕传播气味的高新科技。事实上,当我们面对气味时,尤其是难闻的气味,会很清楚地知道这种气味会给我们带来不适。而在建筑中,那些不好的气味究竟源自何处?又会对我们的健康产生何种影响呢?

冬日里的一把火,壁炉的应用案例

Whidbey Island Farm Retreat / mwworks. Image © Kevin ScottFireplace for Children / Haugen/Zohar Arkitekter. Image © Jason Havneraas & Grethe FredriksenCarraig Ridge Fireplace / Young Projects. Image © Bent René SynnevågVC House / Dumay Arquitectos. Image © Ignacio Infante Cobo+ 17

尤瓦尔·诺亚·哈拉里指出,在大约三十万年前,直立人、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祖先已经在每天使用火了。根据国际畅销书《智人》的作者所说,火创造了人与其它动物之间第一个显著的差距。“通过使用火,人类获得了对于顺从且潜力无穷的力量的控制。”一些学者甚至相信,烹饪食物的习惯的出现(很可能源于对火的掌握)和肠道的缩短与人脑的生长有直接关系,这让人类发展并创造了我们如今所拥有的一切。

用蘑菇做建筑?在建筑中运用菌丝体的可能性

真菌无处不在,空气中、水中、我们的身体、树上、浴室的天花板上、地下。它们可以是蘑菇(包括食用的、药用的、致幻或剧毒的),也可以是其他简单的形式,如霉菌。它们可以引发疾病,但也可以产生抗生素药物,如青霉素,或者帮助发酵出超棒的奶酪和面包。那么,在未来,它们是否也会成为包装和建筑材料?

建筑师理解人体尺度的演变史

“手掌长度是身高的十分之一;从下巴底部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八分之一;从乳头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四分之一。”这些可供目前仍没有测量卷尺的人使用的信息,是由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所撰写的,他在著名作品《建筑十书》中对此进行阐述。维特鲁威提供的数据在约1500年后由莱昂纳多·达·芬奇所著的《维特鲁威人》中进行了汇编与可视化描绘,该著作如今在各种不同的语境下,从书皮到厨房围裙,延伸出二次创作。

踢脚线可以怎么做?

建筑师有两个特点,一是旅行时只拍建筑不拍人,二是习惯讲只有圈内人能懂的深奥语汇。当然,这些都是陈词滥调,并不总是正确的。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设计师关注构成项目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外立面的材料,不同楼层之间交接的处理,开门的方式,窗框的类型,不同形式是如何被组织在一起的等等。

未来几年,家庭对住房的期望将如何发生转变?

自1950至2011年间,全球城市人口增加了五倍。2007年,居住在城镇的人口数量第一次超过了乡村人口数量。到2019年,城市人口已经占据总人口的55%,预计2050年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将居于城镇。然而,这项增长并非在世界各地都是持续的。根据联合国2018全球城镇化前景报告,全球城市人口在2018至2050间预计增加25亿,其中大约90%集中在亚洲和非洲。当这些地区的人口增加,对于能源、食物和水的需求也会上升,使得资源更加稀缺。这种稀缺将由城镇化对气候与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所致。

改造前后,建筑平面的变化

Pinacoteca改造项目中,保罗·门德斯·达·洛查的主要设计手法之一是为交通创造一个新的纵向轴线,并将入口移至建筑南侧。金属走道穿过开有天窗的内部庭院,使房间之间的流通重新活跃,也将新古典主义建筑转变为具有现代风格的博物馆。

通过部分拆除、新建、改变功能和提升环境来更新空间的能力是建筑师最受推崇的能力之一。在住宅设计领域,这种重要性更加明显,通过深思熟虑的计划使住宅重新适应当代需求,可以大大改善居住者的生活品质。

Apartamento do Thai / INÁ ArquiteturaApartamento Simão Alvares / GOAA - Gusmão Otero Arquitetos AssociadosApartamento Antônio Bicudo / VãoApartamento Louvre / MARCOZERO Estúdio+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