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经典:格鲁克斯曼画廊 / O’Donnell + Tuomey

AD经典:格鲁克斯曼画廊 / O’Donnell + Tuomey

“编年史写道:当Clonmacnoise的僧侣们 / 都在祈祷室内祈祷时 / 一艘船凭空出现在他们头上 / 锚拖在深处 / 将船拉向圣坛”[1]

这些由诗人谢默斯·希尼写下的句子,对建筑师Sheila O’Donnell和John Tuomey的作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引用这句诗作为格鲁克斯曼画廊——一座在千禧年初受科克大学委托而建的展览空间——的灵感之一。以其赞助人路易斯•格鲁克斯曼命名,格鲁克斯曼画廊于2005年完工并于同年被斯特林奖提名。多亏其依场地而建的杰出设计,该建筑成为爱尔兰最负盛名的现代建筑之一。

©  Alice Clancy©  Alice Clancy©  Alice Clancy©  Alice Clancy+ 22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场地坐落于大学校园门口,与利河岸边观赏园林内一处石灰岩峭壁相邻,简报要求建筑保持对周围环境的感度。实际上,之前的开发提案正是因为环境考虑而被拒用。O’Donnell + Tuomey的解决方案则是一个垂直朝向的建筑,较小的投影面积使得对自然景观的干扰得以最小化。他们向校长Gerry Wrixon保证,建筑的投影不会越过场地上已有的两个网球场,而且不会砍倒哪怕一棵树。[2]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作为结果的建筑由三层展览空间组成,可以举行临时展览,也可以作为大学永久艺术品的收藏处。同时,它也包含了教学设施、餐厅以及商店。在G层,一块石灰石领奖台将访客领向一间通向画廊的玻璃大厅。领奖台延申着,越过建筑通向利河,连接起校园小道与河边的步道,建立起校园与环境的实体连接。被建筑师描述为“既是景观又是建筑,既是底座又是小径” [3]的领奖台,致敬了詹姆斯·斯特林的斯图加特州立绘画馆中的建筑漫步,该作品同时也是O’Donnell与Tuomey在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前所参与的项目。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Third Floor Plan
Third Floor Plan

在斯特林手下工作的日子,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产生了结构性的影响。相识于在都柏林大学读书的时光,O’Donnell和Tuomey在资质通过不久后便加入了斯特林的事务所。虽然两人在几年后离开并合伙开设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O’Donnell + Tuomey。他们的结合十分成功:在2015年获得了RIBA金奖章,并已至今5次获得斯特林奖提名,他们的作品继续体现着斯特林建筑工作室中孵化的想法。他们继承了,举例来说,斯特林“对丰富的色彩、材料与纹理的热情”,[4]这些品质仍是他们设计的特征,格鲁克斯曼画廊也是如此。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Fourth Floor Plan
Fourth Floor Plan

建筑的每个组件都通过对比性的选材来突出不同。画廊的钢铁框架被树环抱,并包裹在被称作Angelim de Campagna的木材中(一种来源可持续的硬木)来表达建筑的自然背景,而窗框则使用电镀钢来减少风化。上部相互交错的立面坐落于被支柱(piloti)架空的水泥平台上。平台的醒目特征是其巨大的悬臂梁,长度有12米,对此Tuomey解释道,“这使得我们能够让画廊靠近树木而不伤害到他们的根系。”[5]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水泥平台由花岗岩骨料组成,经过喷砂处理显露出云母的斑点,被阳光照射时便会闪烁。下部透明的玻璃大厅使得画廊的质量从大地分离,因而减少了建筑对景观的冲击——就实体以及概念而言。同时,石灰石颁奖台参考了场地的地质以及科克的传统石灰石建筑。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画廊显著的大窗将周围环境引入展览空间,邀参观者同时对自然的正式特质与展览中的艺术品展开思索。如Kenneth Frampton所观察到的,“这个空间不断地驱使着人们转移并调整注意力,让人们同时关注文化的稳定性与自然的不稳定性。”[6]多个窗户经过仔细排列,装裱出特定的风景,即利河、大学与城市的景致。据Tuomey所说,这是为了将观赏者置于一个更加宽阔的背景中:“不管你身在何处,都不会忘记你身处世界之中。”[7]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就像他们至今所建的大多数作品一样,O’Donnell + Tuomey在格鲁克斯曼画廊项目上也在建筑之上优先考虑功能,保持了他们一贯的信条,即“活动发生在建筑之内,而不能由建筑本身代表。”[8]举例说,画廊昂贵的窗户可以使自然光得以涌入展览空间——令人愉悦的空间体验,但这同时也给馆长与文物修复员造成难题。对光敏感的作品很容易被太阳的射线损伤,而过于明亮的空间也无法展示电影作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O’Donnell + Tuomey在建筑核心创造出“紧密控制”的画廊(这么称呼是因为其环境状态很容易调整)。这些紧密控制展厅被包裹在建筑外围更大的画廊中,由内墙提供保护阻挡阳光,使得更加多样的展览内容成为可能。

Section
Section

建筑师们多次将格鲁克斯曼画廊称作“天船”(celestial vessel),暗喻之前提到的悉尼诗句。Tuomey将诗句的意象描述为“我们建筑想法中直接的视觉参考——一艘在石上拖动的船”。[9]相似之处十分明显:画廊木贴层的光滑曲线与船身十分神似,而结构也正坐落于石灰岩基座上。另一处可能更加直接,灵感来源于在都柏林参观的维京海盗船。船被悬吊在树间,而访客在下方走动参观,Tuomey说这是他所见过的最优美的东西之一。[10]

译者:张乃文

©  Alice Clancy
© Alice Clancy

参考文献
[1] Heaney, Seamus. “Lightenings viii”. Nobel Prize. Accessed 16 August, 2016. [access]
[2] O’Donnell, Sheila and John Tuomey. O’Donnell + Tuomey: Selected Works. New 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7. p.160
[3] “Glucksman Gallery University College Cork”. O’Donnell + Tuomey. Accessed 16 August, 2016. [access]
[4] “The Story Behind the Architects”. RIBA. Accessed 17 August, 2016. [access]
[5] Ibid. Tuomey. p.58
[6] “Glucksman Gallery”. O’Donnell + Tuomey. Accessed 16 August, 2016. [access]
[7] Ibid.
[8] Lappin, Sarah A. Full Irish: New Architecture in Ireland. New 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9. p.210
[9] Ibid. Tuomey. p.59
[10] O’Toole, Shane. “Seeing the bigger picture”. The Sunday Times. 27 March, 2005. p.18
[11] Tuomey, John. Architecture, Craft and Culture: Reflections of the work of O’Donnell + Tuomey. Kinsale: Gandon Editions, 2008. Craft, p.30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项目地址

地址:Lewis Glucksman Gallery, University College, Cork, Ireland

点击以打开地图
地址仅作为参考。可显示城市/国家,但不提供精确地址。
关于这家事务所
引用: Bryant-Mole, Bart. "AD经典:格鲁克斯曼画廊 / O’Donnell + Tuomey" [AD Classics: Glucksman Gallery / O’Donnell + Tuomey] 13 7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www.archdaily.cn/cn/943394/adjing-dian-ge-lu-ke-si-man-hua-lang-odonnell-plus-tuomey>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