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经典: 纽约奥地利文化中心 / Raimund Abraham

AD 经典: 纽约奥地利文化中心 / Raimund Abraham

在这个不可思议的“超薄”大厦成为曼哈顿群楼中的一座之前,雷蒙亚伯拉罕(Raimund Abraham)的奥地利文化广场挑战了在城市中的狭窄场地建立高楼的极限,场地的面积不大于一个联排别墅,亚伯拉罕在此大胆的建起了一座由24层楼高,只有25英尺宽的大厦。如果你经过此地你会一眼就认出它来,它是一个对称的,面向人行道那面具有多层叠加的玻璃幕墙,显得格外显眼。奥地利文化广场被肯尼斯·弗兰普顿( Kenneth Frampton )评价为自1959年 Seagram Building大厦和 Guggenheim Museum 博物馆建成以来的曼哈顿最具有现代特色的建筑。 [1]

该建筑的体量是由分区的法律和其相邻的建筑直接决定。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图片由 David Plakke 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主管办公室位于南部的门面的凸起部分.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davidplakke.com; 文章由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提供东面的部分与左侧的“剪刀楼梯”+ 7

该项目竣工于2002年,这是亚伯拉罕10年前赢得的国际项目竞标。顾名思义,它是奥地利驻纽约领事馆的文化分支机构,是由奥地利政府策划和监管的博物馆及信息储存项目。亚伯拉罕,1933年出生于奥地利的Lienz镇,后来搬到了纽约,项目也提升了他个人对建筑的深入探索以及对文化的回忆。

该建筑的体量是由分区的法律和其相邻的建筑直接决定。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该建筑的体量是由分区的法律和其相邻的建筑直接决定。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亚伯拉罕抓住了他职业生涯中为数不多的机会,将他的富有想象力的设计思想转化到了他的作品当中。他一直拒绝现代公理,认为建筑是为了存在而需要立在那里,在和其他媒体沟通时,它会极力维护他的表现力和价值观。在这个意义上,他是一个杰出的思想家,其最大贡献是他那无限的想象力,通过模糊的绘画,他可以在Ledoux 和 Lequeu纪念建筑之间打造一个新的空间,展现像Archigram and Lebbeus Woods 式的虚幻情景。他的作品只能用情感来衡量,有时会展现人的阴暗面,这些在他的图纸里和奥地利文化中心项目里都有体现。

© 图片由 David Plakke 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 图片由 David Plakke 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一次采访中给定的建筑的完成,亚伯拉罕阐述了这方面的工作,认为死亡”必须表达自己和它的意义正如希望或愿望。”[2],无疑是一个不祥的质量“断头台”幕墙,紧盯52街的路人。但它也非常引人注目,甚至有吸引力,引起情感反应的阴谋和悬念。在查尔斯Gwathmey的话说,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威胁,”但不是“消极的意义。不妥协的抽象雕塑是存在的。”[1]

主管办公室位于南部的门面的凸起部分.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davidplakke.com; 文章由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提供
主管办公室位于南部的门面的凸起部分.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davidplakke.com; 文章由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提供

尽管他有时会用阴暗面来表现建筑,但他仍然认为自己还是注重实用主义。每个建筑项目都有谜一样的问题需要解决,该项目南立面的角度现在是可辨认的,它比一个简单的建筑法律空间限制还要缺少表现力,“设计的灵感会来自于微不足道的场地分布情况,分区,规范等,”他后来说到。“然后其它事情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诱发。”[2],这种无意识和有意识的冲动让他能够协调任务需求;此外,对他来说,这种自我意识精神分析法是实现这样一种令人回味的目设计的唯一方法,“如果我只设计一个图腾,一块存储器,那建筑是不会有相同力量的。”[2]功能主义建筑,方法不会成为结束,会成为刺激建筑欲望的通道。

从六楼俯瞰52街.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提供
从六楼俯瞰52街.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提供

对这块微小的25X81英尺的场地,亚伯拉罕进行着各种设计方案策划:画廊、剧院、图书馆、行政办公室、研讨室,还有一个为论坛导演准备的多层公寓。但这不是简单地在图上把这些堆起来,首先它从概念上把大厦分成3个部分,每一个都是垂直结构:包括结构核心,前立面的玻璃幕墙和后疏散楼梯。这些不同的区域具有独特的体验和功能属性,亚伯拉罕经常把该项目描述为三个大厦撞成一座大厦了。[4]

© 图片由 David Plakke 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 图片由 David Plakke 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这其中的第三座大厦后面的楼梯,是很独立的,常常容易被忽视。亚伯拉罕设计了一个原产于纽约的解决方案,在建筑后方建造一座”剪刀楼梯“,纵横交错,并不交叉。由于楼梯靠着最北面的墙,削减了北墙的一部分,也使得立面有了可以让光线进入的开口。在226个提交的项目竞标方案中,亚伯拉罕是唯一一个把紧急出口设置在大楼后面的,这样做就打开了见面的空间,并允许楼梯承担自己的角色。”这个解决方案使我将纯粹的实用设计元素转换为了决定性的建筑学组件。” [1]

东面的部分与左侧的“剪刀楼梯”
东面的部分与左侧的“剪刀楼梯”

1996年,即将开始施工之前,亚伯拉罕在耶路撒冷的演讲中,描述了他的设计意图:“由于该建筑在纽约市的垂直地形中是一个相当小的物体,我试图制定一个构造,不会使塔上升,而是相反使它下降 - 这种概念有下降悬浮的感觉。” [4]这种想法让亚伯拉罕焦虑紧张,很容易触发情绪冲突,但它能够把他内心积存的能量释放出来。

[1] Iovine, Julie. “为奥地利:致敬和抗议.” 纽约时报,2002-05-07. 上次访问 2015-05-18 at http://www.nytimes.com/2002/03/07/garden/for-austria-a-tribute-and-protest.html.

[2] 奥地利文化广场, “采访奥地利文化广场项目建筑师亚伯拉罕。” 2001-11. 上次访问2015-05-18 at http://www.acfny.org/the-building/history/raimund-abraham-on-the-acfny/.

[3] Grimes, William. “雷蒙 亚伯拉罕, 建筑师的幻想,死于76岁。” 2010-05-06. 上次访问2015-05-18 at http://www.nytimes.com/2010/03/06/arts/design/06abraham.html.

[4] 发表在 Technology, Place, and Architecture 上的亚伯拉罕演讲。肯尼斯·弗兰普顿和里佐利 等:美国,1998年,16-29页。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项目地址

地址:美国,纽约州,纽约,东11第 52大街

点击以打开地图
地址仅作为参考。可显示城市/国家,但不提供精确地址。
关于这家事务所
引用: Langdon, David. "AD 经典: 纽约奥地利文化中心 / Raimund Abraham" [AD Classics: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 Raimund Abraham] 29 10月 2018. ArchDaily. (Trans. 庄力)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68145/niu-yue-ao-di-li-wen-hua-zhong-xin-raimund-abraham>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