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Langdon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AD经典: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 Snøhetta

埃及地中海沿岸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先进设施,其建筑的身份认同还尚未确认。这座建筑于1989年启用,是对古代传说中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当代诠释,该图书馆曾在整个古代世界中享有崇高的声誉。这建筑作为一个纽带,将城市与历史和遗产相连。但是其鲜明的现代性和技术创新使它比历史上的传奇更具前瞻性,这是一种对建筑形态和工程学的全面探索,但在探索创新的同时也需要拥有更强烈的区域归属感。

 

在某些批评家看来,图书馆的政治色彩掩盖了其建筑内涵。最糟糕的是,它成为政治姿态的纪念碑,其功能以及设计概念的完整性仅是次要问题。尽管对该项目的严厉批评来自其政治和社会历史背景,但是该建筑的结构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和一个创新的现代图书馆,还是值得赞赏和评估的。

Courtesy of SnøhettaProgrammatic fragmentation results in the creation of intimately scaled spaces for individual use.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Elegant north-facing skylights block direct sunlight from entering the reading room. Image Courtesy of SnøhettaCourtesy of Snøhetta+ 14

AD经典:多伦多大学罗伯茨图书馆 / Warner, Burns, Toan & Lunde

如果说1960年代末期的建筑狂潮预示着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和建筑理论的黄金时代的开始,那么它也同样付出了破坏性的代价。其主要目的对比新想法的承诺更倾向于摆脱建筑师的全面主义体制。它需要现代主义公理的伪证和彻底摧毁其精神上的灵魂。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现代主义项目的某些部分仅靠躲藏在技术进步的幌子下得以生存,而其他一些项目(如现代城市规划)则坚持存在,只是因为时间没有办法倒流。

© Flickr user The City of TorontoThe glow of incandescent lights off the dark surfaces does little to brighten the mood.. Image © Flickr user Andrew LouisThe library's triangular shape intersects violently with the rectantular street grid of the Toronto campus.. Image Courtesy of Bing Maps14th Floor Plan+ 11

AD经典:V&A博物馆螺旋方案 / 李伯斯金工作室

Daniel Libeskind的"螺旋方案"希望以近乎暴力的方式将V&A博物馆插入南肯辛顿区的维多利亚式街区,给周遭的秩序性和礼节性带来了视觉上灾难性的破坏。它设想的是空间和时间结构的断裂,以强势的方式带来跟它相邻建筑的时代错乱感,以错综复杂的数学逻辑而不是人文主义教养,极度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现在教科书般的 "李伯斯金式作品"在1996年对伦敦建制派来说是一个绝对不入流的作品。对于一个拥有躁动不安能量和典型向往怀旧与克制之间长期徘徊的城市来说,这是一个不可接受的风险。在 "螺旋 "被选为杰出的国际竞赛获胜奖的近20年后,V&A博物馆 的这一有争议的扩建方案仍未建成。

© Balmond Studio & Studio Libeskind© Balmond Studio & Studio Libeskind© Balmond Studio & Studio Libeskind© Balmond Studio & Studio Libeskind+ 18

AD 经典:栖包屋文化中心 / 伦佐·皮亚诺工作室

悉尼、毕尔巴鄂、怒美阿都是因为一座外来的现代建筑的落成而被了解,推广,和振兴的城市。这个现象的由来,通常被称作是 “毕尔巴鄂效应” ,指的是弗兰克·盖里的标志性博物馆,那个被认为是当代建筑对经济发展最迷人和最有意义的贡献之一。

现在距伦佐·皮亚诺的栖包屋文化中心建成已经有16年了,这个项目为怒美阿带来的转变性的经济效应不亚于任何一个引人注目的著名歌剧院或博物馆。自从文化中心建成以来,新喀里多尼亚成为了国际建筑界关注的焦点,建筑优雅,转瞬即逝的标志性外壳为这片岛屿以及伦佐·皮亚诺的公司带来了同等程度的声望和业务。

© Flickr user xyotiogyo© Flickr user Eustaquio© Flickr user saturnino平面图+ 12

AD经典:奥胡斯市政厅/ 阿纳•雅格布森+埃里克•穆勒

1941年,正值西欧二战期间,丹麦的奥胡斯市取得了一项不寻常的建筑壮举。这座城市在纳粹的统治之下完成了全新的市政厅的建设,成为民主的灯塔。四年前,阿纳·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和埃里克·穆勒(Erik Møller)两人共同设计了奥胡斯市政厅,它在战争中幸存下来,成为国际公认的丹麦的现代主义经典。

© Flickr user Seier© Flickr user iznogut© Flickr user SeierMaterial juxtapositions. Image © Flickr user Seier+ 19

AD经典:1998年世博会葡萄牙国家馆 / 阿尔瓦罗•西扎

这篇文章最初于2015年1月2日发表。想要阅读其他久负盛名的建筑作品背后的故事,请访问我们的AD经典专题。

在98年世博会葡萄牙国家馆中,结构与建筑形式达成了优美的和谐。这座建筑坐落在葡萄牙里斯本塔古斯河口,其设计的核心是一块巨大又薄到不可思议的混凝土顶棚,在两个强势的门廊之间自然地垂下,框出了一幅居高临下的水景。这个简单的、姿态性的操作既轻巧又强力,成为了解决遮蔽公共广场这一普遍问题的大胆建筑方案。在阿尔瓦罗•西扎的优雅设计下,物理定律与实体形式戏剧性地结合,简洁性和清晰性将这座展馆提升到了现代建筑精华的高度。

© flickr user bricolage 108© flickr user Paulo Guerra© flickr user Valentina Innocente© Dacian Groza+ 12

AD经典:科威特国家一会建筑选 / Jørn Utzon

这篇文章最初于2014年11月20日发表。想要进一步了解著名建筑项目背后的故事,请访问我们的《AD经典(AD Classics)》部分。

没有哪一种建筑类型比政府驻地更能揭示一个国家的政治文化。议会或宫殿建筑都能够展现官僚扩张、专制过度、民主开放以及任何介于其间的故事。科威特国民议会大厦不例外,它是其民选立法机构之所在。就像名义上的民主、有效的寡头政府一样,建设项目与民众易懂的信息和地区主义现代性相冲突,暗示该国不一定存在该传统,有时甚至自相矛盾。因此,作为政治文化的象征,这座建筑在解读科威特故事时可能过于准确,它通过自己的各种观点的折衷色彩,对该国复杂的政治结构表达了有启发性的见解。

Palmetto ornamentation of the debating chamber. Image © Jeffrey van der WeesRoof detail above the public plaza. Image © Jeffrey van der WeesInterior corridor. Image © Jeffrey van der WeesSection through the assembly hall+ 16

AD经典:纽约花旗集团中心 / Hugh Stubbins + William Le Messurier

本篇文章原刊登于2014年11月5日。在 AD Classics 看我们其他的纪念性建筑的介绍。

纽约是一座容纳了几乎各种尺度和式样的摩天大楼的城市,这其中位于列克星敦大道的花旗集团中心绝对称得上是最独特的大楼之一。大楼底部由四根方柱支撑,分别位于大楼每一面的中央,如此便允许四角自由悬空在人行道上方大约七十二英尺(约22米),最上端是倾斜45度的屋顶。然而实现设计的原本结构方案出现了严重疏忽,险些导致灾难性的悲剧发生,直到1995年才被众人所知,大楼因此也被人称作“沉默的灾难”实体。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在结构工程师间广为流传,也为大楼背后的故事增添了传奇迷人的色彩,使它成为曼哈顿天际线特别的存在。

© Flickr user Steven Severing-Haus© Flickr user paulkhor© Flickr user Jeff Stvan© Flickr user Axel Drainville+ 10

AD 经典:蒙特利尔生物圈 / 巴克敏斯特·富勒

建筑师从来没有像在富勒的世界观那样享有如此至高无上的地位。对他来说,建筑师仅通过理论系统的综合范式,便可理解并且应对社会,技术和环境之间复杂的相互关系。在这种模式中,建筑旨在与人类和自然的密切接触,在提升人类状态和促进管理环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战后现代主义的伦理积极性出发,这种观点可能标志着乐观主义在二十世纪中叶思想上升的顶峰,并为富勒的革命性设计提供了独特的道德蓝图。

© Flickr user Ehsan© Flickr user Ehsan© Flickr user Richard Winchell© Flickr user Rodrigo Maia+ 12

AD 经典: 纽约奥地利文化中心 / Raimund Abraham

在这个不可思议的“超薄”大厦成为曼哈顿群楼中的一座之前,雷蒙亚伯拉罕(Raimund Abraham)的奥地利文化广场挑战了在城市中的狭窄场地建立高楼的极限,场地的面积不大于一个联排别墅,亚伯拉罕在此大胆的建起了一座由24层楼高,只有25英尺宽的大厦。如果你经过此地你会一眼就认出它来,它是一个对称的,面向人行道那面具有多层叠加的玻璃幕墙,显得格外显眼。奥地利文化广场被肯尼斯·弗兰普顿( Kenneth Frampton )评价为自1959年 Seagram Building大厦和 Guggenheim Museum 博物馆建成以来的曼哈顿最具有现代特色的建筑。 [1]

该建筑的体量是由分区的法律和其相邻的建筑直接决定。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 图片由 David Plakke 提供, davidplakke.com; 文章由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 提供主管办公室位于南部的门面的凸起部分. 图片由 © Photo by David Plakke提供,davidplakke.com; 文章由 Austrian Cultural Forum New York提供东面的部分与左侧的“剪刀楼梯”+ 7

AD 经典: 加拿大草莓谷小学 / Patkau Architects

为了对抗日益盛行的全球同质化的建筑文化,Patkau Architects 对草莓谷小学针对性地设计作为对这种文化的抵制。该项目位于加拿大西南部,设计基于对周边环境直观认识和对神圣自然的尊崇,结合当地蕴含丰富的建筑语汇的材料构造手法,再借鉴当今分流的两大潮流——现代化和地域性的探索。Patkau Architects 追求结合地域性、科技和批判性理论的设计灵感,他们设计的风格富有活力且自成一体。

AD经典:美国电话电报大楼(AT&T Building)/ 菲利普·约翰逊和约翰·伯吉

这可能是过去五十年里最重要的一个建筑细部。1984年菲利普·约翰逊( Philip Johnson )和约翰·伯吉( John Burgee )设计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AT&T Building)(现在的索尼大厦(SonyTower))从曼哈顿中城的麦迪逊大道的摩天楼玻璃海洋中无畏地浮现,它头部开放的三角形山墙单枪匹马地把建筑世界的目光聚集在它的顶端。这个对历史引用堪称游戏性的布局明确反驳了现代主义的观念,并预示着建筑将由设计而不是意义决定的主流观念即将来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AT&TBuilding)并非第一个这样类型的建筑,但是它绝对以最高姿态骄傲地宣布了建筑正在经历一个新进化阶段的成熟期:后现代主义正式到达了世界的舞台。

AD 经曲: 踏浪而来的横滨国际客运中心 / Foreign Office Architects (FOA)

横滨国际客运中心的接待处是整个项目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其设计充满了创造性的建筑方法和社会意识的思考,由Foreign Office Architects (FOA)事务所于1995年设计。充满未来感的客运中心体现了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新类型。其前卫、高科技的设计探索了建筑形式的新前沿,同时引发了对大型项目之于丰富城市公共空间的社会责任的激烈讨论。

© Satoru Mishima / FOA© Satoru Mishima / FOA© Satoru Mishima / FOA© Satoru Mishima / FOA+ 22

由拉尔夫·托马斯·沃克设计的八个有影响力的艺术装饰风格(Art Deco)摩天大楼

在二十世纪,没有一个建筑师在塑造曼哈顿的天际线上发挥的作用比得上拉尔夫·托马斯·沃克,他是1957年AIA百年纪念金奖( AIA Centennial Gold Medal)得主,一位曾经被《纽约时报》称为“世界建筑师”的男性建筑师。[1]但在职业生涯后期他被指控指使公司成员偷窃合同的丑闻使他逐渐退出了建筑界并陷入相对默默无闻的状态。直到最近他多产的职业生涯才被广泛重新认识,关于他的专著被重新出版,在2012年纽约和他同名的沃克塔( Walker Tower)里还高调举办了他的作品展。

One Wall Street, 以前是欧文信托公司大楼,占据了世界上最贵的一片土地。 Courtesy of Wikipedia. Image  纽约美国长途电话电报公司大楼,有超过11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面积. Image © Wikipedia user Jim Henderson60 Hudson Street,以前是西部联盟大楼,如今是美国东部最重要的网络中心之一。 Image © Wikipedia user Beyond my Ken位于纽约罗切斯塔的时代广场大楼的铝制翼型皇冠,这是艺术装饰风格建筑的一个标志。Image © Wikipedia user Marduk+ 12

AD 经典:法国国家图书馆 / Dominique Perrault Architecture

在塞纳河畔,巴黎市中心的东北角,矗立着四个闪闪发光的大厦 - 法国国家图书馆。这四幢大厦环绕成一个公共空间,这就是由多米尼克.佩罗( Dominique Perrault)设计的现代作品,同时也呈现出古老巴黎地标性公共建筑的传统。该项目体现了建筑的恢弘和空间的旷阔,其外形的寓意和所拥有的藏书,虔诚的座落在这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土地上,诉说着一切。

© Davide Galli© Davide Galli© Davide Galli© Davide Galli+ 35

AD经典: 格拉纳达储蓄银行 / Alberto Campo Baeza

格拉纳达是一座西班牙南部城市,以丰富的建筑遗产闻名。它主要宝藏在Alhambra和Generalife,是两片摩尔文化的最好的遗产,以及收复失地运动之后多个世纪具有欧洲血统的无数作品。自2001以来,格拉纳达已经能够自称拥有西班牙最好的当代项目之一——格拉纳达储蓄银行,它由在此之后便成立工作室的 Alberto Campo Baeza事务所设计。

北部办公室石膏墙的微光图片 © Estudio Arquitectura Campo Baeza© Estudio Arquitectura Campo Baeza南立面为方式强烈阳光直射装了遮阳的玻璃 图片 © Estudio Arquitectura Campo Baeza© Estudio Arquitectura Campo Baeza+ 13

AD经典: 国家古罗马艺术博物馆 / Rafael Moneo

拱门早已被用来标记罗马文明最伟大的成就。Constantine,、Titus、以及 Septimus Severus建立拱门来纪念他们的军事胜利。Segovia和Nîmes的工程师将它们融入具有革命性的输水渠。罗马覆灭的1500年后,Rafael Moneo给古代结构以现代面貌,创造了梅里达让人窒息的国家古罗马艺术博物馆,位于Emerita Augusta的伊比利亚前哨站点。通过拱廊上结合了历史和现代的简单半圆拱的设计,建筑为进入罗马伟大帝国创造了抓人但又敏感的入口。

©Flickr用户 Manuel Ramirez Sanchez入口 感谢 © Flickr用户 Tomas Fano视觉和结构上砖拱廊的和谐. 图片 ©  Flickr用户 Guzman Lozano© Flickr用户 Daniel Sancho+ 16

AD 经典: 1967世博会德国馆 / Frei Otto and Rolf Gutbrod

弗雷·奥托可能是世界上最早采用支撑膜结构来构建大空间的建筑师,他设计的德国馆是用高强度的金属索与用高分子聚合材料做成的薄膜一起组合起来的具有足够大的空间的建筑。这种结构的特点是结构非常简洁,便于组装和拆卸,与传统结构比起来有相对低廉的造价。它的屋面用特种柔性化学材料敷贴,呈半透明状。虽然这座建筑还没有后来他做的那个慕尼黑奥运会的主会场那么完美,但是这个试验性的建筑,代表了一种全新的结构形式的问世。正是德国馆的成功启发了对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体育场的结构和建筑造型的设计。

Form-finding study model. Image © Frei OttoInside the German Pavilion during Expo '67. Image © Frei Otto© Frei OttoNighttime inverted the flow of light through the canopy wells. Image © Frei Otto+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