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新闻

新闻

中国珠江三角洲超过日本东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区域

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珠江三角洲在面积和人口已超过东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区域。这里的特大城市——几个城市组成的城市集团,包括深圳、广州、佛山、东莞——是中国的制造业和贸易的核心。

长三角现在共有4200万人口——比加拿大、阿根廷或澳大利亚的整个国家人口还要多。同时,考虑到东亚地区近三分之二的人口(64%)仍然是“非城市人口”,该地区预计将呈现指数级增长。

严迅奇建筑师揭示了发展城市低碳生活的关键

在本周在中国深圳召开的“低碳城市建筑生活”论坛上,我们坐下来和严迅奇建筑师聊了聊他是怎么工作的 - 是什么让他有兴趣把文化与推动低碳和可持续发展设计相联系的。严先生解释说,激励他的是这里面的核心价值观,这也显示出了他的态度是以技术为驱动的设计解决方案,功的城市空间的本质。请仔细阅读,看看严先生对成功城市空间的本质的理解。

25个新西兰的最佳建筑获得了2015年的坎特伯雷奖

随着参赛人数创了新纪录,2015的坎特伯雷奖由新西兰建筑师协会组织(新西兰建筑学会)授予了25个设计,包括了10个类别。这项受尊敬的奖项承认和推广对环境和居住者非常敏感的项目。在今年的奖项普遍是以重建为主题,因为多个项目客服了阻碍其建设的地震,导致了创新的设计,这些设计可以适应不可预见的灾害。

在2015所有人众, Warren and Mahoney 获得了最多的6个奖项,Sheppard & Rout 和Athfield Architects获得了4个和3个奖项。所有的获奖项目都将竞争NZIA奖的最高认证,新西兰建筑奖,将在11月初颁布。下面有所有的获奖名单。

Isaac 皇家剧院. 图片 © Stephen Goodenough and Dawid Wisnicwski Christchurch yya眼科诊所 © Stephen Goodenough Te Kete Ika – 餐厅和厨房改建/ Sheppard & Rout. 图片© Peter Cui 年轻猎人之家/ Sheppard & Rout. 图片 © Peter Cui + 26

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在建筑学上的激情和他为了正确的完成项目而进行的抗争

近日,普利兹克奖得主让·努维尔(Jean Nouvel)被卷进了新闻的风口浪尖之中;在他的巴黎爱乐大厅比计划提前一周于2015年1月份开幕后,他就卷进了这场著名的将他的名字从该项目中删除的战斗中,从而与他的客户保持一定的距离。在这次采访中,最初由赫芬顿邮报发表了“让努维尔专访”,Elena Cué在让努维尔和他的巴黎工作室里畅谈他对建筑的感情,对建筑界的现状,和他为何总是对自己的作品不满。

Elena Cué: 建筑师orbusier )克劳德·帕朗在你21岁刚开始学习建筑时做了你的导师。请谈谈遇到他对你的职业生涯意味着什么。当时在1968年5月你积极参与了一个激进的活动,反对巴黎美术学院的教学模式。你要求的东西是什么?

Jean Nouvel: 我觉得在当时他的工作室是最有创意的。他和他的合伙人保罗·维利里奥( Paul Virilio)创建了一个研究建筑发展新方法的空间。保罗成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哲学家和思想家。我参加了知识分子的”68年5月“抗争活动并且它也影响了我的建筑风格,当时我们就是批评法国城市的传统建造方式。后来,我参加了他们的“1976年3月运动”,要求法国城市的设计不再遵循相同的传统模式。不久之后,建筑工会成立。这是让知识分子兴奋的时刻。

阿格巴塔 . 图片由 © Flickr CC user Juanedc 提供 卡地亚基金会. 图片由 © Flickr CC user Rory Hyde 提供 雷纳索非亚博物馆. 图片由 © Flickr CC user Manu (mscosgalla) 提供 巴黎爱乐大厅 图片由 © Flickr CC user Marko Erman 提供 + 8

DnA设计和建筑事务所徐甜甜采访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现有的情况文。所有的设计背景是为未来考虑。大部分的设计,大部分的建筑都是设计为一个持续五年或十年的规划方案。在这种情况下,首先,你需要适应未来的功能,为规划的目的。我想说,即使目前的项目是位于一个农村地区,它可能很快,只用一或两年,就能成为一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所以当你在中国设计时,它是一种不同的挑战,。”
徐甜甜,北京2013

共时性艺术社区

徐甜甜: 总体上看,宋庄是什么情况?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过了。

Pier Alessio Rizzardi: 宋庄的发展非常迅速,一切都在建设中,特别是在你的三个项目周围,住宅都在快速增长……我必须说所有的项目,你设计的宋庄艺术家居住地,博物馆和文化中心都极度受损。

Xu Tian Tian: 那真是很令我失望

宋庄建筑师居住区 图片 © Iwan Baan 宋庄艺术博物馆 图片© Ruogu Zhou 宋庄小铺文化中心 图片 © Ruogu Zhou 宋庄小铺文化中心 图片 © Ruogu Zhou + 15

Espacios de Paz 2015: 5座城市,5个社区,20个建筑合集

在五月十七日星期日和五月十八日Espacios de Paz二期开发的项目在委内瑞拉的五个城市宣布举行。这是参与性设计一次真正的实践,20个拉丁美洲建筑集团工作了五周,在以暴力、高辍学率和犯罪著称的街区社区进行,将恶化和废弃空间变为和平的公共场所。

对于每一个项目,四组年轻建筑师一起进行对话过程,研究,设计,最终建设体育、社会或教育机构建筑,由当地社区管理。Espacios de Paz的Pico ESTUDIO当地办公室进行协调,遵从公共机构的指导并接受Isis Ochoa,和平与生活机构的最高专员的指挥。

ArchDaily 的en Español编辑,Nicolás Valencia M.José Tomás Franco,,被PICO Estudio邀请进行研究文献和最后阶段施工的观察,并对有关项目发展和一些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与建筑师和社区代表进行对话。

之后可以看到5个项目的介绍

中国将开放世界上最长和最高玻璃栈桥

中国将很快完成世界上最高的和最长的玻璃人行天桥的建设,这个300米高的悬浮桥位于张家界大峡谷国家公园。该项目由以色列建筑师Haim Dotan 设计,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栈桥长380米,宽6米,采用透明的玻璃地板。

“张家界玻璃栈桥就是要把它设计成尽可能看不见——一座白色的桥消失在云端,“ Dotan 说道。

查尔斯·柯里亚 去世,享年84岁

查尔斯·柯里亚 (Charles Correa),被广泛认为是印度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昨天在孟买,这位受人尊敬的城市规划师和著名活动家去世了,享年84岁,他是1984年的RIBA金奖勋章获得者,1994年获得世界文化奖,1998年获得第7届阿卡汗建筑奖,他的工作得到了认可,这是印度民用建筑的最高荣誉之一,在1972年到2013年,柯里亚捐赠给伦敦的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超过6000个图纸和150个档案。

诺曼•福斯特被授予路易斯·卡恩 纪念奖

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 被授予路易斯·卡恩(Louis Kahn)纪念奖,该奖项始于1983年,是对那些“建筑领域的杰出人才”进行表彰,同时,也是为了纪念美国费城最具有影响力的建筑师——路易斯·卡恩(Louis Kahn)。

“我对得到这个奖真的深感荣幸。我曾在1961攻读硕士的时候,就在他所设计的耶鲁大学艺术馆中学习。一直以来,我都深受他的设计作品的影响。在今天看来,这一切都仿佛还是相当新鲜的设计。后来,我有幸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设计学院见到了路易斯·康本人,我也在那里开展了作为教师的生涯。”福斯特说道。

Salt & Water设计的双体船漂浮酒店公寓

千禧年游艇设计奖的得主,Salt & Water的概念浮动酒店旨在宣传内陆水域的旅游项目,它自然和谐,并没有破坏其周围环境。设计包括两个部分:一个中心浮体和一个单独的双体船公寓单元。

稍后来了解更多信息。

Thomas Heatherwick公布了Leeds的Maggie中心的方案

Maggie中心是位于英国的癌症关怀组织,因其请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健康中心而闻名。他们最近公布了由Heatherwick Studio设计的新的建筑。这座新的建筑预计建造在St James大学位于Leeds的医院,在今晨向有关部门提交了申请。

设计包括一系列的阶梯“花盆”,旨在利用植物的治疗效果为中心的用户提供利益。建筑的公共和私人的室内空间被编织在这些元素之间,拥有种植植物的自己的内部空间。

材料专刊: Matter Design's 设计的螺旋楼梯

作为2013年波士顿设计双年展的一部分, Matter Design工作室设计的螺旋作品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混凝土螺旋楼梯。其中亮点是它的大小 - 楼梯只打造了一半的尺寸,解决了实际的重量,责任和通道等问题 - 但是更重要的是安装的细节。虽然大多数螺旋楼梯的台阶是靠四周或中央柱子支撑,而这个螺旋楼梯螺旋却是通过下面的台阶将它的负荷直接传送到基座,基座不是在地面上的,而是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梁。

铸造过程的爆炸图. 图片由 Matter Design 提供 组装图. 图片由 Matter Design 提供 文章由 Matter Design 提供 文章由 Matter Design 提供 + 17

被大自然淹没的中国废弃村落

人类生活中挥之不去的痕迹,就是留在路上的天空和大地,当物体不再被使用了,那里的空气也会凝结,就好似一圈模糊的电影胶片 - 不论是没落还是发达,废弃的建筑和民居对于建筑师或者建筑爱好者是他们钟爱的对象。随着在中国枸杞岛一个废弃的村落照片的展示,在那些被遗弃的建筑中一种罕见的美丽被发现了。请看照片。

Foster, Nouvel和Koolhaas将参加Perth的WA博物馆竞赛

Norman FosterJean NouvelRem Koolhaas ar将参与西澳大利亚博物馆(WA 博物馆)的竞赛,它位于 Perth的文化中心。像西澳大利亚报道的那样,这三位建筑师进入了考虑建造这座价值4.28亿美金项目的小名单。 每一个团队现在都在向政府推广他们的方案。 其中一个团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被宣布为获胜者。博物馆计划将于2020年开放。.

进入项目的小名单包括……

2015年米兰世博会西班牙馆

西班牙摄影师Iñigo Bujedo-Aguirre和Adrià Goula最近为我们带来了2015年米兰世博会西班牙馆的一些照片。西班牙馆由B720 Fermín Vazquez建筑设计事务所进行设计,该场馆旨在表现西班牙传统食物与现代创意烹饪法的融合。在此主题之下,场馆中遍布了许多十分吸引人且十分灵活的空间,其中也有企业联合区、露台展示区(上面还种着橙子树),无不体现着西班牙的文化底蕴。

© Adrià Goula © Iñigo Bujedo-Aguirre © Iñigo Bujedo-Aguirre © Iñigo Bujedo-Aguirre + 14

ArchDaily选编的20个令人惊叹的21世纪博物馆

为了纪念国际博物馆日,我们收集了20个令人惊叹的博物馆项目。在这里面,你会发现一个真正的全球性的作品集合:从王澍的中国宁波历史博物馆,托德·威廉姆斯+比利( Tod Williams + Billie Tsien)在费城的巴恩斯基金会,到Monoblock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当代艺术博物馆。稍后您将看到我们的编辑为您送上的所有这些。

我为何要建立一个数据库来记录非洲本土建筑

建筑是一个国家文化的特殊成分,就像它的语言,艺术,音乐,文学和食物一样。建筑也是最具有视觉效果的文化组成,埃及的金字塔,纽约摩天大楼,日本的寺庙,以及俄罗斯的圆顶建筑,所有这些都在传递着一个独特的形象。就是所谓的“守护神”、或是“地方”精神。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它有其自身的独特性。本土建筑是由当地材料和来自当地的习俗和技术建造,而且经过了代代相传。但本土建筑在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非洲国家正在消失,而去追寻西方的材料和技术。

卢旺达——皇室建筑内部装饰. 图片由 © Larsen Payá 提供 埃塞俄比亚 - 由芦苇编织的鸡笼. 图片由 © Abby Morris 提供 贝宁 - 松巴塔. 图片由 © Lafia Yarou 提供 赞比亚 - 储存准备用于屋顶铺盖的茅草. 图片由 © Jon Sojkowski via Zambia Architecture 提供 + 14

我们正在全球大学收集最佳工作室项目 - 请提交你的项目

又是一年毕业季。全球的大学 - 至少是大多数位于北半球的的大学。北半球有着地球上80%的大学,到了一学年结束的时候了,许多大学建筑工作室都关闭了展馆的建设,设备和其他小型的教育项目。ArchDaily已经收到了许多来自学生和老师提交的他们的工作室项目,他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们关注他们的这些项目,比如这个案例,康奈尔大学的“A Journey Into Plastics”研讨会,及在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马库斯奖获奖者)帮助下建立起来威斯康辛密尔沃基大学工作室。不过,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不同种类作品能参与进来。

展廊:2015米兰世博会五大最杰出的展馆

罗马尼亚摄影师Laurian Ghinitoiu分享了他的米兰世博会的照片,还有他自己排出五大最杰出展馆。伴随着他的美丽图像,让我们看看他对这些优秀设计的短评。

7位著名建筑师共同为世界上最讨厌的建筑物正名

从巴黎那座最受人的唾弃的高楼到纽约那座最富有争议的政府中心大楼,7位著名建筑设计师最近开始联名为这些“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建筑”正名,并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根据亚历山大·兰格 ( Alexandra Lange)透露,文中将会直接引用扎哈·哈迪德( Zaha Hadid)、丹尼尔·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诺曼·福斯特( Norman Foster)这几个人的设计作品及其他4个最最“超出大众审美能力”的建筑。

稍后请看是什么讨厌的建筑会被诺曼·福斯特( Norman Foster)认定为是“史诗般”的作品

Foster + Partners建筑事务所获得武汉越秀国际金融城市设计规划项目

© Foster + Partners
© Foster + Partners

Foster + Partners建筑事务所赢得了武汉越秀国际金融城市的设计规划许可。项目在金武路附近,曾经是一个闻名的街头摊贩场所,147,000平方米的总体规划目标是重新打造城市核心,成为一个“可步行、高度渗透”新区,并要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我们的目标是为武汉创建一个新的城市模型,- 这是一个独特的和令人兴奋的新目标,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和住宅使用的混合物,但还是让你感觉到它是个熟悉的地方。而不是创建一个封闭的“城中城”,我们把这个新广场融合入周围的街道。让它有一个独特的新身份,但它还是拥有由当地建筑,历史和文化的的身影,”Foster + Partners建筑事务所高管卢克·福克斯说道。

统一的建筑理论:第1章

我们将要出版发行 Nikos Salingaros书,”统一建筑理论“,该书有一系列不同部分,有很多数字化内容,并免费提供给学生和世界各地的建筑师。在第二章“建筑的结构理论”中,认为建筑如果是真正与自然生态系统相结合,则必须采用科学推论,系统性的方法。如果你错过了的介绍,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它。

建筑是一种人类行为,侵犯并取代了自然生态系统。生物秩序被破坏源于我们每次都会清除我们领地上的原生植物,用来建造建筑物和基础设施。建筑的目标是为人类建造住房让他们有活动的空间。人类也是地球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而我们常常往往忘记这一点。

从逻辑上来说,建筑必须有自然生态环境系统提供的理论依据。建筑所使用的材料都是非常具体的,人们通过从大自然中获取资源经过加工后成为了各种人工材料。当今最广泛使用材料是平板玻璃和钢铁,这些都需要通过高能耗生产出来的,因此它们所包含的能源成本很高。尽管这些行业还在为自己宣传,但这些都不能作为任何可持续解决方案的基础。

资源枯竭和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是对大自然掠夺后的后果,盲目迷信用技术能解决这些问题是不可取的。

纽约1775英尺的诺思通大厦-官方图片发布

更新2015年5月20日:再次由纽约YIMBY设计,开发公司Extell已经发布了217西57街第一次正式的设计,也被称为诺思通大厦,如上图所示。下面,请看我们的报道。非官方图片来自去年。

纽约的诺思通大厦,是世界上最高的住宅楼,有1775英尺高,一些知情人士透露给纽约YIMBY。在225西57街Adrian Smith + Gordon Gill Architecture的项目只比世界贸易中心矮一英寸,并以其1451的高度终于超过了芝加哥的威利斯大厦,获得了美国“最高屋顶的称号。

更多关于诺思通大厦。

荷兰艺术家将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广场打造转变为 Waterlicht 装置

Waterlicht(“水灯”)是一种新的灯光装置,已经暂时将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馆广场改变为一种“梦景”,表达了力量,诗歌,水。这是一个有变幻的形状和液体运动的作品,也有一个非常实际的目的:像一场虚拟的洪水,灯光的水平高度提示了多高的水可以淹没荷兰,让荷兰部分消失人迹。安装工程告诉了我们创新如何在工程中实现,这是嵌入在荷兰景观的“DNA“堤坝之中的,这种基因已经“几乎被人遗忘了”。国家对海洋的力量的脆弱性在这这种城市干预的体验中进行了有针对性地表达。

© Studio Roosegaarde © Studio Roosegaarde © Studio Roosegaarde © Studio Roosegaarde + 9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