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室外办公空间将成为大流行

疫情后,室外办公空间将成为大流行

多年来,设计师一直在强调将自然采光、通风以及连通自然作为提升员工身心健康的方式。鉴于新冠肺炎更可能在室内传播——根据一项研究,其可能性是室外传播的20倍——很多办公空间很可能被彻底搬到室外。“光线和清新空气的益处是显著的,疫情仅仅是突显了这一现象,“房地产开发商 Tishman Speyer的设计施工总经理 Christopher McCartin 这样说道。这家房地产公司早已在全国办公室内设置了“有意义的户外空间”。

A conference room on the boards for Stanford University’s Department of Public Safety by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A conference room on the boards for Stanford University’s Department of Public Safety by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尽管在气候温和的西海岸,雇主整合户外空间更加方便,这个概念依旧传播到了其它区域。总部设在洛杉矶的 RIOS(前Rios Clementi Hale 工作室)希望他们位于亚特兰大的46452平米5层的办公大楼可以成为一个样板。这座楼目前还在许可阶段。所有的流通走廊都是露天的,每层都有至少3米宽、可容纳会议桌的露台。这些露台也分布于建筑北部,以便乘凉,上有悬挑的雨篷挡雨,天花板上还有风扇进行降温。这个项目在疫情之前就已经设计完成,现在将迅速推进。RIOS 的创意总监Mark Motonaga 说: “客户可以看到他们签下的方案如此有益处,尽管当时显得具有改革性,这正是市场需要的。”

在原办公大楼里被忽视的露台和阳台,现在也被投入使用。瓦莱里奥·德瓦尔特火车公司( ValerioDewalt Train )对他们在硅谷重新设计的两栋建筑中的内部空间和露台给予了同样的重视和设计。在一个案例中,公司将一个3000平方英尺(278平米)的露台分割成几个不同功用的室外“房间”。该公司的Palo Alto办公室负责人Bill Turner 表示,这些空间有时会凉爽而湿润。在过去,建筑师以高玻璃板的形式安装了风减装置,正像那些安装在阳台和树篱的那样。

Contra Costa County Sheriff’s new Emergency Operations Center in Martinez, California, by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Contra Costa County Sheriff’s new Emergency Operations Center in Martinez, California, by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在其它地方,主会议室被重新设想为介于室内与室外的空间。总部设在旧金山湾区的Ross Drulis Cusenbery设计了康特拉科斯塔县治安官的新紧急行动中心,它位于加州马丁内斯,拥有一个在楼梯踏板上可容纳175人的会议室。不仅如此,它的后墙可以被完全打开,通过一个玻璃车库门形成一个有阴影的庭院,以容纳另外100人,并为训练环节提供可变的空间。公司负责人 Mallory Scott Cusenbery 说:“与其仅仅注重为特定训练设计空间,我们更希望优先考虑社交互动空间。”另一个最近在设计的是斯坦福大学公共安全学院的建筑。建筑师通过在周围庭院增加有内置电源插座的照明杆,将分组会议室延展出去。小组不必依赖于昏暗的笔记本屏幕,而能够在便携式高亮度显示屏上做展示。

除了电源和Wi-Fi,遮荫对于户外空间也十分重要。,莫通纳戈( Motonaga )说:“亭台是个很好的概念,但是必须对它们进行微调,使它们拥有可用于工作的阴影。在洛杉矶的普拉亚区办公大楼,莫通纳戈的公司用能最大化阴影的三角形顶的亭子取代了无效的矩形亭子。这些阴影可以,如莫通纳戈所说,“从工作区域远远离开”,这样工人就能在露天处依旧获得遮荫。

Contra Costa by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Contra Costa by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ssDrulisCusenbery Architecture

隐私性是另一项考量的元素。“人们不喜欢在其他人可以俯瞰自己或轻易看到自己屏幕的地方工作,” 莫通纳戈说。“如果你有一个视线阻挡或高差变化,这对于人们的舒适度能产生巨大的变化,”他这样指出。公司发现,人们在工作时倾向于被酒吧高度的桌子吸引,而不是矮的桌子,这或许是因为单个工作者在休息椅上一人独坐会感到孤独。可以被轻易组装的轻量家具非常有用,在这些案例中,也在这个疫情的时期,这对于控制社交距离是至关重要的。

文章首发于Metropolismag.com
译者:李熙盈

本文源自ArchDaily八月主题:共同生活。每个月,我们会以文章、访谈、新闻与项目的形式来深度探索一个主题。您可以在此阅读过往月度主题内容。ArchDaily一如既往地欢迎读者的贡献;如果你希望提交一篇文章或项目,请联系我们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Lee, Lydia. "疫情后,室外办公空间将成为大流行" [Post-COVID, More Office Designs Include Permanent Outdoor Workspaces] 03 9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46904/yi-qing-zhi-hou-geng-duo-ban-gong-shi-jiang-bao-han-yong-jiu-shi-wai-ban-gong-kong-jian>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