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论坛:中立建筑?不存在的

编辑论坛:中立建筑?不存在的

建筑的可达性,通常被理解为与精神或者身体残疾相关的问题。在建筑设计中,这样的无障碍设计通常被视为设计主体之外的附加部分。然而,对于普罗大众而言,建筑和他们之间,还有着许多其他的障碍。

在本期的编辑论坛中,来自ArchDaily巴西编辑部的编辑们分享了他们对建筑可达性的理解,以及对于是否有可能创建对所有人都中立的建筑的话题讨论。

Nicolas Valencia: 可达性是八月的每月主题。基于这个设定,大多数的文章都在关注通用设计,但ArchDaily 巴西却发表了一篇关于建筑中的女性的文章。你是如何理解建筑的可达性的?

Romullo Baratto: 无障碍设计通常被认为是与残疾有关的,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然而,建筑中还有许多其他不可见的障碍,它们将部分专业人士拒之门外,使得建筑变得不可到达、难以理解,也丧失了平等性。

Victor Delaqua: 对我而言,建筑的可达和无障碍的基本原则是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这意味着对于差异的尊重和欣赏,意味着避免任何的歧视或者排斥。这种广义的无障碍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进行讨论,从性别歧视,到我们构思空间的方式,到建筑能否不对人们的生活造成限制。

Matheus Pereira: 作为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我们有责任去扩大和延展有关这些主题的讨论。建筑是一种政治语汇,在这样的语汇中,有些沉默的障碍是必须被打破的,只有打破这些障碍,我们才可以看到另一面;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多元化的必要性。

巴西,两个国家的故事

© Preliminares, via Flickr. Licença CC BY-SA. ImagePeople gathering at the Minhocão elevated highway in São Paulo
© Preliminares, via Flickr. Licença CC BY-SA. ImagePeople gathering at the Minhocão elevated highway in São Paulo

Nicolas Valencia: ArchDaily巴西经常在报道中揭示建筑中的歧视现象:性取向,性别,种族问题等等。这些现象和巴西国家特征有关么?

Eduardo Souza: 巴西是一个非常不平等的国家。以上这些不平等的问题,以及政治两极化的问题,都正在越来越多地呈现出来。

Romullo Baratto: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矛盾的国家里。巴西人对日常生活的某些方面十分开放,在其他方面却又非常保守。这些矛盾在当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们正在出现,并且表现都越来越明显。这些矛盾中重要的部分往往涉及到性别、性取向、种族和经济地位等问题。

Victor Delaqua: 巴西是一个从暴力殖民历史中走出来的国家。许多人以浪漫的视角看待巴西的混乱——这种混乱,其实是白人虐待和强奸原住民和被奴役的黑人的结果。如今,这种辩论正重新诠释我们曾被灌输的历史,使我们重新理解社会,理解社会结构是如何将少数民族和异见群体排斥在权力和决策中心之外。

教育、通用设计,以及任何能够促进这些讨论的政策,都将是推进国家更加公平和民主的重大进步。

通用设计的讨论

Sesc 24 de Maio, designed by Paulo Mendes da Rocha and MMBB Arquitetos. Image © Estúdio Flagrante
Sesc 24 de Maio, designed by Paulo Mendes da Rocha and MMBB Arquitetos. Image © Estúdio Flagrante

Nicolas Valencia: 今天,建筑学院如何讨论这个问题?

Romullo Baratto: 我认为建筑学院经常将通用设计作为一种在设计后期考虑的问题,或者是项目中额外的增项。即使我们扩展了通用设计的概念,这个问题仍然存在:它依然被视为一个后期加工的手段,一个与建筑实践本身无关的东西,只是在建筑完工以后才加以讨论。

Victor Delaqua: 其实,建筑学院中关于通用设计的讨论的确是存在的,但它总是作为一种边缘化的次要问题。总的来说,学院依然是特权阶层占据的空间,很难在绝大多数人口的问题探讨上具有代表性。这个现状会妨碍关于通用设计的讨论和进步,使其难以成为建筑和城市设计教育中的重要课题。

Nicolas Valencia: 这场论战发生在哪里?

Victor Delaqua: 在小型群体而非广大的市民中。我认为,第一步是向人们展示,通用设计不仅包括对于残疾人的关注—— 尽管这个需要考虑的群体已经不少——通用设计还需要关注儿童、老人等等的其他人群。

Matheus Pereira: 不幸的是,今天的建筑学院在重复的通用设计的教学模式与上个世纪一般无二。这个问题的讨论彷佛有个潜规则:我们只针对身体残疾和行动不便的情况,来研讨和设计。然而,当话题扩大到性别、种族和文化争论时,就很难以简单的“正确”或“错误”去加以评判——这种二元的方式是许多教师经常采用的评判方法。

另一方面,年轻人似乎越来越多地被多样性问题所吸引,他们将城市作为问题的背景加以讨论,提供了城市设计帮助打破沉默障碍的实际案例。

中性根本不是中立的

A view from Ibirapuera Park as seen from Museum of Contemporay Art in São Paulo, Brazil. Image © Manuel Sá
A view from Ibirapuera Park as seen from Museum of Contemporay Art in São Paulo, Brazil. Image © Manuel Sá

Nicolas Valencia: 似乎通用的设计,即不为任何人设计,又为每一个人设计,于是构成了一个“通用的”城市。

Eduardo Souza: 比如,我们是否是在为那些用MacBook工作,饮用着卡布奇诺咖啡的年轻人设计城市呢?我认为尝试去理解除你之外的其他人,为他们设计是非常重要的。试着让自己处于另一种角色中。

Romullo Baratto: 女性和少数民族都应该参与到整个设计和施工过程中。事实上,我认为真正赋予一个空间“公众性”的,其实是它建成之后的用途。不幸的是,我们没有严格定义它的方法。虽然我们可以试着创造一些可见和不可见的参数来描述它,但日常生活的变化却更有力量,它可以改变空间,使它们在真正意义上变得公共或者不公共。

Matheus Pereira: 在世界各地,关于公共城市空间的虚假承诺比比皆是。人们认为,仅仅布置一些长椅,让人们可以进行社交活动,就是创造了一个民主的空间。

Eduardo Souza: 我认为建筑应该变得更加中立,就像文化背景之于生活一样。

Nicolas Valencia: 但并不存在这种中立。所谓中立,也是由某个人来构建的。例如,库哈斯谈论的通用城市,却并不是一个中立的城市。

Romullo Baratto: 中立这个想法非常复杂。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个人或者一组人来负责制定规则,定下基调,其中不可避免地会带入他们无形的价值观。

Victor Delaqua: 中立是不可能存在的。如果我设计了一座白色的现代建筑,并认为这是中立的,那我就完全错了。很多人会看到它,觉得它的纯洁是一种美,但另一方面,很多人却会认为它缺乏生命力。对我而言,这完全取决于每个人的文化背景。更重要的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学会倾听和尊重不同的想法。建筑显然不是世界上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但它可以为人们在社会中提供更公平的空间,并扩大他们的发声。

Eduardo Souza: 对一只狗而言,它理想的城市就是每米都有电线杆的城市。我的观点是:如果我们永远不会达成一致意见,为什么我们不尝试一种折衷的方式?

Nicolas Valencia: 因为折衷的方式也并不存在。折衷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有稳定的边界。巴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今政治谱系的折衷点与10年或20年前的截然不同。

Victor Delaqua: 作为人类固有的现象,对于多样性的理解和尊重,应该能够激发并催生建立一个以所有个体为中心的社会。也许我们根本不应该尝试创造中立的设计,因为对每一个个体而言,中立或中间的方式都是完全不同的。

Romullo Baratto: 我同意Victor关于每个人的中立性都不同的观点。但建筑的问题在于,它的确是在物理世界中构建了事物,而这些事物又势必会建立规则,形成限制和边界。

Eduardo Souza: 你能举一个例子,说明建筑或空间是如何实现为个体考虑的么?

Victor Delaqua: 圣保罗的“Sesc网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您可以看到,不同年代、性别或其他各式各样的人们,在同一建筑物的各个部分自如地闲逛和玩耍。

Eduardo Souza: 这当然是很棒的,但我确信,仍然有许多没有参与到这个建筑的人。我的观点是:提高建筑可达性的关键,并不在建筑本身,而在于项目构架、社会结构中的概念与认知。同样一栋建筑物,在不同的文脉环境中,即使完全相同的建筑,也有着不同的可达性。

Romullo Baratto: 我不认为存在着能尊重所有多样性的完美建筑。即使是“Sesc网络”这样的建筑,建筑师在设计时,也一定是尝试将自己置于某些人的角度来思考。然而,这可能确实是个提升建筑可达性的不错起点。

Victor Delaqua: 大自然的丰富多彩和灵活柔韧正是来源于多样性。当我们尝试消除这种多样性时——如同我们在现代主义中所做的那样——我们便知道这是行不通的,或许令人有些沮丧。然而,虽然建立一个能够取悦每一个个体的完美通用城市不可能,但作为建筑师,也作为市民,我们仍然应该努力,去建造一个更加丰富,更加包容,更加适合所有人栖居的多元城市。

译者:舒晨萧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Valencia, Nicolás. "编辑论坛:中立建筑?不存在的" [Neutral Architecture Doesn't Exist] 25 9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25254/bian-ji-lun-tan-bu-cun-zai-de-zhong-li-jian-zhu>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