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TED演讲 | 比亚克·英厄尔斯:建筑是对环境的高度适应

TED演讲 | 比亚克·英厄尔斯:建筑是对环境的高度适应

BIG创始人比亚克·英厄尔斯发表了TED演讲,聚焦漂浮城市、乐高之家和未来的其他建筑形式的。英格斯全方位展示了公司项目,还阐述了废物转化能源工厂兼作滑雪道和最先进的纽约抗洪基础设施

演讲以英厄尔斯著名的项目回顾开始,包括哥本哈根层叠社会住房项目深圳能源总部纽约 “courtscraper住宅” 以及曼哈顿抗洪计划

英厄尔斯演讲的主要内容是“变化”,以及建筑师和其他人应对迫在眉睫的气候变化威胁的需要。在此,他回顾了公司为了体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而开发的浮动城市,它可以自己发电,收集雨水,并在当地种植粮食。

Courtesy of Bjarke Ingels Group
Courtesy of Bjarke Ingels Group

宇宙中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我们的地球一直在变化,而且现在气候正在变化。无论危机多么严重,这里都是我们人类的共同超级大国。我们有能力适应变化,我们有能力塑造我们的未来。
——比亚克·英厄尔斯

演讲全文:
我妈总说我的身体比例和乐高小人的比例一模一样(笑)。乐高成功就在于它让每个消费者都觉得它是来自自己的祖国。但其实,乐高是来自我的国家——丹麦。当我接到乐高向我抛出设计他们总部的橄榄枝时,天知道我有多激动。我试图创造一栋互动性与玩乐性和乐高品牌本身一样强的建筑。我为他们设计了一座内部联通的屋顶游乐场和市民可以从地面自由进出的室内广场,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你可以随意接触展品的博物馆了。

丹麦语中,设计对应的词汇是“创造形态(formgiving)”,更直白地说,是给还没有具体形体的事物创造形体,或者说是给未来一个形态。我最喜欢乐高的一点是,它不仅仅是一个玩具。同时他也是给孩子们创造自己世界的工具。孩子们可以通过乐高和朋友们一起创造、建造,这也是“创造形态”(设计)的含义。作为人类,我们有为未来创造形态的能力。

我其中一个哥本哈根的社会住宅项目,就是用堆砌的体块组成的,通过叠加体块,或架空一些体块。我为其中一些公寓单元创造了阳台、中空、入口等空间。我轻微地弯曲了这些体块的链接,使其可以适应任何一种城市场地。毕竟,适应性是建筑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另一个例子是在温哥华,设计的场地在 granville 大桥通往市中心的出入口三角区边上。但我们输入设计条件时,我们发现有建设用地 30 米的退线,因为政府不希望居民们打扰桥上的交通。旁边还有一个日照非常严格的公园,剩给我们只有小小的一块三角用地。但后来我发现,只要过了上空 30 米,我们可以重新把这栋楼拉出来。所以我们就这么做了。当人们从桥上开车进入市中心的时候,就会见到这栋楼像一帘窗帘一样,欢迎他们来到温哥华。

在桥下,我们和加拿大艺术家们合作,创作了我们成为“街头艺术 sistine 礼拜堂”的装置。这是一个倒置的画廊,我们把高架桥造成的负面影响转化为正面的。即便整栋楼看起来有点失真,它其实对周围的环境具有极高的适应度

有时候,一个博物馆可以同时是一座桥。在挪威,我们设计了一座横跨河流的博物馆,让人们在看展的过程中经历一段旅程。在此,建筑适应了当下的环境。在中国,我们为深圳能源大厦设计的立面,使得其面向阳光的地方都是玻璃。因为这个立面,制冷所需的能源消耗减少了 30%。在此,建筑适应了当下的气候

同时,建筑还可以适应文化。我们将哥本哈根式庭院住宅搬到了曼哈顿岛上,并将这种丹麦传统住宅和美国摩天大楼式的密度与高度(verticality)相结合,创造出了 庭院大楼(courtscraper)的新形态。

从纽约的河岸到哥本哈根海边,我们设计饿了一座废气发电站。它将是世上最环保的发电站,没有一丁点毒气会从这座建筑中排出。这是工程师的伟大杰作,所以我在想,我们怎么来表达它呢?哥本哈根没有山,但又很多雪,于是我将屋顶做成了一个滑雪场。当我五个月大的儿子长大时,他将会不知道曾几何时人类并不会在发电站屋顶滑雪。这就是“创造形态”的力量。他们这一代将会以此为起始线成长,想象一下未来他们将会实现多么狂野的想法吧。

在发电站前面,我们用9 个集装箱搭建了 12 个学生的宿舍。对他们来说,这些宿舍每一间都是海景房。他们可以从窗户外直接跳进哥本哈根港干净的海水中畅游。所有热量来自海水的热能,而所有能量从太阳汲取。这是最早的12 个单元,未来还会有上百个一样的单元落户丹麦。

这种看似诺曼底式的,非永久的建筑可能就是塑造未来的建筑。城市的海岸线经常需要承受各种变化,经济变化、气候变化等。这是台风 sandy 前后曼哈顿的对比。纽约市政府让我们研究如何在不铸防潮堤的前提下保护城市,我们受到高线公园的影响,和住在水边的纽约客深度调研后,试图创造出可以让他们的生活空间更美好的防潮设施。在 FDR 快速路下面,我们安置了各类场馆与沙滩,保护市民免受河水侵灌。同时我们还筑起小山坡,它们不仅可以阻挡海浪入侵,同时还可以保护周围居民免受噪音影响。我们称这个项目为“干线(dryline)”,联合曼哈顿下城的公园,它将为纽约带来正面的社会影响。

纽约并不独自为海岸线上涨的问题苦恼着。预计到 2050 年,全世界有 90%的重要城市将被海水淹没。于是我们想,我们是否可以设计一个浮在水面上的城市?它包含了所有可持续发展所需要的要素,创造一个全新的人造生态圈。它需要自给自足,从海水的热能和势能、风的动能与太阳能中汲取能量,同时我们也需要收集与净化雨水,种植所有所需的农产品。同时,我们设计了一套分解回收废物的系统,将垃圾转换为能源。一个传统的城市规划需要考虑交通与流线,而做这个规划时,我们与科学家一起研究可回收的各种方法。

我们创造了可循环的生态链,再从上面提取建筑形态。它需要是模块化的,需要可以抵御热带飓风,需要提前预制,并可以组装成不同的形态。我们在每个岛的边角设计了独特的海岸线,让每个岛可以有属于自己的不同生态。我们赋予所有的花园农业功能,让你可以在农场中社交。我们尽可能扩大屋顶面积,以收获更多太阳能。所有材料又轻便又可回收,所以我们尝试使用竹子。

因为浮力的原因,这里没有高楼。所有的建筑形态都需要适应这些平台。平台下方是收储空间,就像一个大型的学生宿舍一样,我们将所有能量和淡水存储在这里。同时,这里也是垃圾分解与农场种植的地方之一。想象一下这个岛的剖面图。上面我们有垂直农场,下面我们有雾培和水培植物,再往下,我们还有海农场。每个岛屿可以容纳 300 人,同时,他们还可以连在一起创造社区邻里。邻里连在一起就是城市了。虽然这种城市构想从热带开始,它可以适应各种气候与文化。

作为结语,人体 70%是水,地球的 70%是水,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生活在水上呢?无论气候问题变得有多么严重,这是我们人类力量的集结:人类有适应变化的能力。人类也有为未来创造形态的能力。

完整演讲可以在TED官网查看。英格斯2009年曾在TED演讲最近接受路易斯安那频道采访时谈到了他对纽约的热爱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Walsh, Niall. "TED演讲 | 比亚克·英厄尔斯:建筑是对环境的高度适应" 07 6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韩爽)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18512/bi-ya-ge-star-ying-ge-si-ted-yan-jiang-piao-fu-cheng-shi-he-le-gao-zhi-jia>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