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用品
  3. 编辑论坛:在数字化工具带来超现实主义图像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拿起手中画笔?

编辑论坛:在数字化工具带来超现实主义图像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拿起手中画笔?

编辑论坛:在数字化工具带来超现实主义图像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拿起手中画笔?
编辑论坛:在数字化工具带来超现实主义图像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拿起手中画笔?, Moon Hoon's ilustration of KPOP Curve in South Korea. Image © Moon Hoon
Moon Hoon's ilustration of KPOP Curve in South Korea. Image © Moon Hoon

从本月起,ArchDaily 将推出每月主题活动,我们将从一些故事、帖子以及项目当中寻找有趣的话题来进行讨论。本月,我们将谈谈“建筑表现”:从建筑电讯派 Archigram 到社交应用 Instagram;从餐巾纸素描到实时同步的VR模型;从学术讲座到“故事会”。

人们总说互联网、社交媒体和一些设计应用挑战了建筑与表现之间的关系,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颖而又有开创性的话题了。一年前,我们预测这只是新一轮技术的冰冷精度与建筑固有表现之间的博弈。但是,真的是这样吗?数字工具正在背叛创造力吗?这是一个超乎你想象的老难题。

此次全新版本的“编辑论坛”中,ArchDaily的几位编辑讨论了绘画艺术,提出为什么没有人关心渲染器中不起眼的电话线杆等问题,并探讨建筑本身是如何成为一种表现形式。

In 'Ugly Lies the Bone' (2018), Es Devlin created a scenario that allowed the audience to look through a VR set as part of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play. Image © Es Devlin On 'HYPER-REALITY', a short film (2016), Keiichi Matsuda envisions the aftermath of life in a city highly saturated by augmented reality, where the streets display a completely new layer of representation. Image © Keiichi Matsuda fala atelier's collage for House In Rua do Paraíso in Portugal. Image © fala atelier Google Dublin. Image © Peter Wurmli + 9

In 'Ugly Lies the Bone' (2018), Es Devlin created a scenario that allowed the audience to look through a VR set as part of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play. Image © Es Devlin
In 'Ugly Lies the Bone' (2018), Es Devlin created a scenario that allowed the audience to look through a VR set as part of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play. Image © Es Devlin

Nicolas Valencia: 首先,作为编辑与策划人,你是否从那些具有代表性的建成项目中看到了新的发展趋势?

Danae Santibáñez: 是的,在叙事表达方面,我们经历了“轴测繁荣期”,这种表达方式在过去更加全球化,不以细节为中心,且更易于理解。而现在我看到了更多以细节为导向的图纸,平面与剖面的完成度很高。在我看来,这与绘图本身就是设计有关,使得图纸看上去变得越来越复杂。

Katherine Allen: 的确如此。叙事已逐渐成为项目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不仅体现在项目的实际设计与细节上,而更在于项目的构思以及最终的呈现形式。随着现在在各种平台上展示对细节的关注而带来更多的回报。人们的注意力已经转向非常微小的细节,细节已成为设计以及测试表达工具的一种方法。它们不仅仅是建筑表现,还是创造力的练习。

Eduardo Leite Souza:许多建筑师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表现建筑如何同环境相适应,而不是仅仅通过一张照片。

Clara Ott: 我认为建筑表现在传递信息方面的能力越来越强大。

On 'HYPER-REALITY', a short film (2016), Keiichi Matsuda envisions the aftermath of life in a city highly saturated by augmented reality, where the streets display a completely new layer of representation. Image © Keiichi Matsuda
On 'HYPER-REALITY', a short film (2016), Keiichi Matsuda envisions the aftermath of life in a city highly saturated by augmented reality, where the streets display a completely new layer of representation. Image © Keiichi Matsuda

Nicolas: VR/AR工具为我们带来了一种“客观”表达概念,它们能够将空间以“是”或“将是”的方式进行重新改造。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工具可能因无法更好的诠释项目而过时,从而失去价值。或许正如Katherine所说,“表现”真的可以成为艺术或“创造力的练习”吗?

Katherine: 事实上,我的确想知道VR/AR及其在呈现与表达中的作用。我发现这些工具的呈现方式就如同它们本身一样,更倾向于以客户为目标,作为产品的保证,并为他们提供十分逼真的设计愿景,这非常容易被外行理解而接受,以至于让他们心甘情愿花费巨额资本进行投资,从而促成一个个大项目的产生。但就创造力而言,我个人目前尚未看到更多可能,以让人觉得这种技术似乎是在以一种特殊的生成方式处理表现问题。

Clara: 总的来说,经历了几十年对于真实感营造的探索研究,我认为数字渲染和建筑表现正在以一种更为细致的方式重塑空间,实现其“本应如此”的能力。所以现在更多的是去传递建筑能够做什么,而不是它看起来像什么。而且不管怎样我也不认为建筑表现能够成为艺术。

Eduardo: 我认为,建筑表现的发展历程与艺术史极为相似,比如从绘画到摄影的革命,以及那些不寻求完美表现但想要突出叙事的绘画运动。

Eduardo Souto de Moura's sketch of the Bernardas' Chapel in Portugal. Image © Eduardo Souto de Moura
Eduardo Souto de Moura's sketch of the Bernardas' Chapel in Portugal. Image © Eduardo Souto de Moura

Danae:  对我来说,艺术必须要有观点与思想,它可以借助任何媒体,但这却是必要的。以索托·德·莫拉(Soto de Moura)的建筑项目为例,我们查阅建筑图纸,实际上是可以看到其设计过程的。这些图纸不仅有设计内容,同时也是“时髦的画”。再比如,我喜欢拼贴艺术,但是它们有些变得空洞过时,以至于很多元素间都缺乏连贯性。就像非常干燥的地区的拼贴画用热带的加勒比植被来装饰一样,这显然毫无道理。

Katherine: 的确如此,但是它所体现的正是现实与理想生活方式的不同之处。这种植被可能并不真正代表那里,只是在另一个地方唤起人们对加勒比生活方式的向往,轻松而奢华。

Eduardo: 我认为表达与呈现总是抽象的,因为我们只表达我们所希望的有意义之物,甚至一个简单的楼层平面图也是对现实的抽象。

Katherine: 是的,我们会把图纸里本应在那里的电话线杆去掉,因为它们不需要表达设计想法。

fala atelier's collage for House In Rua do Paraíso in Portugal. Image © fala atelier
fala atelier's collage for House In Rua do Paraíso in Portugal. Image © fala atelier

Nicolas: 大家都习惯将建筑学视作一门艺术,但它同时也是一个行业。正如 Katherine 所说,大多数新工具实际上是“以客户为目标来作为产品的保证”。建筑能否转变这些工具来发挥创造力,抑或赋予其内涵?

Katherine: 当然!艺术也是高度商业化的,那些广为人知的成功活动均源于其在商业上的成功。但就建筑表现而言,我认为这是一个过程,很少有建筑画本身就是“终章”的,它通常是作品的一部分,用来辅助表达一个项目的形态规模以及氛围感觉。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像利布斯·伍兹(Lebbeus Woods)或建筑师 Moon Hoon这样的人,他们的绘画比建筑作品更为出名。

Danae: 丽娜·柏·巴蒂(Lina Bo Bardi)的画能成为艺术品吗?我想是的,因为除了内涵,艺术品还有利润以及市场价值。

© MASP collection, donation Instituto Lina Bo and P. M. Bardi. ImageLina Bo Bardi' sketch for Museu de Arte Trianon in Brazil
© MASP collection, donation Instituto Lina Bo and P. M. Bardi. ImageLina Bo Bardi' sketch for Museu de Arte Trianon in Brazil

Nicolas: 建筑的书面描述是否会变成或整合成为一种新的表现形式,成为一种我们会感到不知所措的形式?

Katherine: 我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使是在不同的项目中,有很多建筑的书面描述听起来却完全一样。但确实有些建筑实践正在以有趣的方式进行着,例如建筑师 de vylder vinck taillieu,我从来没有读过像他们这样的项目文本,图纸也很具体,这些不仅仅是“可交付成果”,同时还是设计师自身利益的代表。

Eduardo: 通过文字描述建筑而让人们能够在脑海中浮现其形象是一项有趣而困难的训练,但是我不确定这种文字形式是否也可以算作“呈现与表达”。

Danae: 建筑师在把他们的想法形成文字时会出现很多问题。我和学生们做过一个非常“有趣”的练习:我大声朗读了一篇 ArchDaily的项目描述,然后让他们画出他们所听到的内容。结果令人惊讶。

Clara: 书面表达是一种表现形式,但是仅仅以书面形式呈现建筑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我们不能仅以平面图或剖面图来描述建筑一样。

Colombian architect German Samper's notes about suggesting design rearranges. Image © Nicolas Valencia
Colombian architect German Samper's notes about suggesting design rearranges. Image © Nicolas Valencia

Nicolas: 我们能通过图纸、插图、平面图以及数字化工具来阐释建筑,但为什么在书面表达时会造成信息的重复?

Clara: 就像在展示平面图、剖面图、轴测图、草图以及渲染图时传递的信息会重叠一样,这些图纸有助于表达建筑的不同部分,虽然有些方面会重复,但每种表现形式关注的点会有所不同,针对受众不同,并有助于对部分进行理解。

Katherine: 完全同意,这使事情变得有趣起来。即便是书面表达,字里行间也具有可读性。

Danae: 不太同意。不同的表现形式其实是不同的表达工具,比如油画和雕刻,但传递的信息可以是相同的,它们不一定要关注不同的点,也未必针对不同受众。我们应该将工具同信息分开。

Katherine: 我明白了,Danae,虽然信息可能是一样的,但我们从不同的媒介中所获取的东西可能是不同的。这是不同表达方式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把“加勒比植物”放入沙漠中会暗示人们一种向往的生活方式,抑或这个项目是为谁而建。你也可以试图找到一种简洁而有意义的方式进行书写。

RAMA Estudio's Casa Lasso in Ecuador, ilustrated by Ecuatorian architect Carlos Valarezo. Image Courtesy of RAMA Estudio
RAMA Estudio's Casa Lasso in Ecuador, ilustrated by Ecuatorian architect Carlos Valarezo. Image Courtesy of RAMA Estudio

Nicolas: Katherine,你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其中用“建筑的远程体验”一词来代指“当建筑成为远程观众的商品而非城市结构的参与者”这种现象。在种情形下,“呈现与表达”的作用是什么?

Katherine: 我想探讨的是,一些建筑类型已经成为企业品牌的延伸,尤其是一些科技公司,比如苹果 (Apple),这些场所并不向公众出售商品,但它们的存在却强化了品牌在大众脑海中的形象。在这里建筑本身成为了一种表现形式。那些地方的实际情况并不重要,因为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永远不会知道。

Nicolas:  一个建成的“企业品牌”?听起来非常有趣。

Katherine: 我不确定这是否已延伸到了一些不出名的项目,比如科技园区等。大多数企业没有钱把建筑简单地作为一个品牌来推广,但是对于那些已经付诸实践的公司,我真的很好奇他们是如何选择通过建筑来表现自己。比如,Netflix的大楼会是什么样子?

Nicolas: 我猜Netflix会将整个建筑空间视为他们的网站,作为用户体验设计。

翻译:张昕玮

Google Dublin. Image © Peter Wurmli
Google Dublin. Image © Peter Wurmli

查看完整图库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Valencia, Nicolas. "编辑论坛:在数字化工具带来超现实主义图像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拿起手中画笔?" [Why Keep Drawing When Digital Tools Deliver Hyperrealistic Images?] 13 3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Han, Shuang)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13137/bian-ji-lun-tan-zai-shu-zi-hua-gong-ju-dai-lai-chao-xian-shi-zhu-yi-tu-xiang-de-jin-tian-wo-men-wei-shi-yao-huan-yao-na-qi-shou-zhong-hua-b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