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受欢迎的建筑网站
i

注册以保存并整理建筑项目和图片

注册以保存并整理建筑项目和图片

i

Get the ArchDaily Chrome Extension and be inspired with every new tab. Install here »

i

在世界各地,建筑师正在寻找酷炫的方式来重新使用破旧的旧建筑。 点击这里查看翻新建筑的最佳选择

想看到最酷的翻新项目? 点击这里

i

通过我们精选的360个视频,沉浸在鼓舞人心的建筑中。点击这里

观看我们身临其境,鼓舞人心的360视频。点击这里

项目
活动
竞赛
使用快捷键,方便浏览上篇和下篇文章
  1. ArchDaily
  2. 新闻
  3. 构想未来高密度住房,共享定制建筑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吗?

构想未来高密度住房,共享定制建筑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吗?

  • 15:00 - 17 五月, 2018
  • Matt Alderton
  • 韩爽
构想未来高密度住房,共享定制建筑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吗?
构想未来高密度住房,共享定制建筑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吗?, Architecture students use space-age materials and radical designs to imagine tomorrow’s urban housing centers.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Architecture students use space-age materials and radical designs to imagine tomorrow’s urban housing centers.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本文最初发布在Autodesk的出版物Redshift上,原标题为“可定制的社区可能是未来城市住房的关键(Customizable Communities CouldBe the Key to the Future of Urban Housing)。

伦敦拥有迷人的城市化进程,早期可追溯到公元43年的罗马定居点。在工业革命和维多利亚时期,这个城市的人口达到顶峰,同时达到顶峰的还有其人口密度带来的问题。空气中弥漫着烟雾尘埃,拥挤的贫民窟成为市中心的常态,由于卫生条件不足,霍乱和其他流行病往往蔓延迅速。

诸如此类的情况引发了现代城市规划和公共卫生政策,如今,这些政策也必须明确什么才是未来城市住房的“合适密度”。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全球生活在城市的人口比例将由今天的54%上升到66%。

AliciaNahmad博士在伦敦教授建筑学,她在城市化发展领域的研究处于前沿位置。虽然人们聚集于城市能带来很多好处,但从过去到现在存在一个明显的缺陷,即过分拥挤。“像伦敦这样的当代城市生产力非常强,但也非常繁忙,”她说,“没有生活空间。”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s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is looking for ways to solve urban overcrowding through innovative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s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is looking for ways to solve urban overcrowding through innovative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Nahmad认为,为了让密集的城市更加宜居,城市居民必须组织新型社区,建筑领域的创新可能会有所帮助。为此,她和她的同事Shajay Bhooshan,伦敦扎哈·哈迪德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的一位助理建筑师,正在伦敦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教授一门为期16个月的设计研究实验室硕士课程。在这里,四组由建筑学硕士研究生组成的团队正在测试新的建筑材料和数字制造技术,旨在创建大量定制的城市住房以支持更多的居民。

每个团队都构思了未来的社区类型,并在波士顿的Autodesk的BUILD(建筑,创新,学习和设计)空间/ Autodesk BUILD(Building, Innovation, Learning, and Design) Space 项目中进行了相应研究。他们的设计预示着在城市中生活和工作的新方式,即使没有空间,充满幸福的富于生产性的社区的潜力也是无限的。

不靠拥有,全靠租赁

Dwel.t团队认为,在Netflix,Pandora和Uber等软件层出不穷的时代,如果人们愿意分流媒体、分享车辆,而不在乎是否拥有它们,他们在住房方面是否也愿意这样做呢?

该团队的解决方案是一个“不靠拥有,全靠租赁”的社区,未来的居民以订阅的方式参与生活。他们不会永久居住在一个地方,而是享有一个订阅(程序),能够在由同一家管理公司拥有和提供的众多临时住宅中进行订购。

In Dwel.t’s subscription-based model, renters move among numerous temporary residences that meet their needs of the moment.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In Dwel.t’s subscription-based model, renters move among numerous temporary residences that meet their needs of the moment.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Dwel.t认为,建筑在社区建设和资源共享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Bhooshan说。 Dwel.t的可共享房屋将是模块化和可定制的,以适应不断流动的住户在流动中的需求。该团队正在测试该结构的木结构骨架的数字化制造,通过数字化设计可在数控机床上切割的部件,然后用机器人手臂将骨架包裹在玻璃或碳纤维中以创建所定义的居住空间的外壁。

“他们一直在专门研究用碳纤维编织技术创造出来的轻质可更换面板,”Bhooshan说。 “碳纤维坚固但轻便,用它制造的墙体,相比使用混凝土制造的墙体而言,可以更轻松地移除和重新定位。”

最终的效果将是类似于由Airbus开发的模块化飞机Transpose般的建筑。 “Airbus正在开发定制飞机模块,因此每个航班都可以为登机的乘客进行定制,”Bhooshan说。这些飞机可能配备预制模块,如咖啡店,接客空间,托儿设施和水疗中心,具体取决于航班路线和乘客的需求。“这些可重新配置的模块也可用于住房。”

生活与工作同一化的社区

TeamPhysical.net设想了一个共享住房解决方案,让人们在同一个空间里共同生活和工作,以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Team Physical.net imagines new live/work communities that let residents share resources to drive local economies.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Team Physical.net imagines new live/work communities that let residents share resources to drive local economies.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从历史上看,伦敦曾经是一个工匠们同时生活和工作的社区,协同合作的艺术家和生产专家共同生活。

TeamPhysical.net想要创建类似的生活和工作同一化的社区,例如,一家科技公司可以与原型工作人员融合在一起,这样的社区可以让伦敦这样的城市成为创业公司的中心。“这个想法是通过开发创业型高效的小型城市中心社区,帮助城市在全球经济中进行竞争。”Bhooshan说。 

TeamPhysical.net对使用3D打印粘土以促进可持续性特别感兴趣。 Bhooshan说:“在新材料出现之前,我们过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加筋土和石材。“他们使用的材料很薄弱,但形状非常坚固,他们的假设是,材料越强,制造它所需要的能量就越多。”

较低的感知密度

伦敦的市中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有500万人口。 它目前的人口约为320万,预计到2030年将增加到二战战前的水平。“如何在不把人们像沙丁鱼一样紧凑安排的情况下实现密集化?”Bhooshan问道。 这是团队(Dense.com)munity所面临的挑战,该团队专注于高密度住宅的设计。

Team (Dense.com)munity uses complex, curved geometry to make housing feel less dense.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Team (Dense.com)munity uses complex, curved geometry to make housing feel less dense.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Dense.com)munity想要将目前每公顷(10000平方米)容纳1,500人的地区增至每公顷容纳4000人 – 而且不会让社区感到更拥挤。其解决方案是使用可弯曲的活动花键和纺织膜–在张紧的竹节披覆上某种编织物,然后插入到混凝土中 - 将单一家庭结构变成共享房屋。想象一下,比如这种类似于Tête-à-tête的建筑:一种S形沙发,利用曲线几何形状在一个足迹紧凑的空间中创造两个宽敞的座位。

“为了能够获得高实际密度但感知密度低,您需要这种复杂的双曲线形状,”Bhooshan说。“纺织品让你实现它们。”

按订单生产社区

从历史上看,伦敦上层地区的成员有两座住宅:一座位于乡村的大型主要住宅,另一座位于城市中的进行商业或社交活动的较小的联排住宅。 Team Townhouse 2.0希望创建作为主要家庭住宅的下一代联排住宅。

具体来说,它设想的是一种“按单定制”的社区。“他们正在创建的应用程序有点像你家的Tinder,”Bhooshan说。“你可以选择你的社区 - 你想和谁住在一起 - 然后预定一个促进[公共生活]的预制房子。”

Team Townhouse 2.0 envisions made-to-order housing that promotes communal living.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Team Townhouse 2.0 envisions made-to-order housing that promotes communal living. Image Courtesy of Design Research Laboratory

例如,需要托儿服务的家庭可以与需要膳食服务的家庭形成社区。后者可以提供共享的日托服务,并可预定带有儿童游戏空间的预制房屋; 前者可以在带商业级厨房的预制房屋中准备共同的餐饮。“Townhouse 2.0的标语是:建立你的社区并订购你的房子,”Bhooshan说。

为了让小型城市townhouse更像大型的户外住宅,Townhouse 2.0采用曲线(curve-creased)折叠方式,将二维金属片像折纸一样折叠成三维空间。 “这是一种用于制作复杂形状的非常轻巧的技术,您需要解决城市中的不对称条件,”Bhooshan说。 “尽管使用盒子往往会浪费角落空间,但使用折纸技术创建弯曲的形状可以让您在非常紧张的环境下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

虽然这四个团队产生的想法目前还只是想法,但他们的理论研究正在催生真正的创新。 Nahmad说:“重新利用新技术进行建设有望为应对住房相关的挑战提供核心解决方案。将来,这些解决方案可能会用来“转化”住宅房地产,转变城市生活的概念。

感谢建筑协会设计研究实验室(AADRL),工作室Nahmad-Bhooshan以及AADRL学生设计团队:Dwel.t-Leo Claudius Bieling,Ariadna Lopez和Basant Ali Elshimy;Physical.net-Taole Chen,Suchart Ouypornchaisakul和Jeff Widjaja; Townhouse 2.0-Genci Sulo,RipplePatel和Neha Kalokhe; (Dense.com)munity-Rohit Ahuja,Sooraj Poojari 和 Yuki Matsuda。

翻译:张慧敏

关于这位作者
Matt Alderton
Author
引用: Alderton, Matt. "构想未来高密度住房,共享定制建筑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吗?" [Co-Living, Custom-Order Homes, and Creative Economies: Is This the Future of High-Density Housing?] 17 5月 2018. ArchDaily. (Trans. 韩爽)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893752/gou-xiang-wei-lai-gao-mi-du-zhu-fang-gong-xiang-ding-zhi-jian-zhu-shi-bi-ran-de-fa-zhan-fang-xiang-ma>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