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共享生活

共享生活: 最新资讯

共享住宅,没有厨房的新式布局

聚居生活方式的兴起已经使室内设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住宅和商业开发项目中,聚居式生活与“无厨房之家”概念的兴起紧密相连。由西班牙建筑师Anna Puigjaner发轫,这个概念得以将一系列室内设计创新以及过去五年间建成的“聚居”式生活相联系。反之,这些新式室内设计开始讲述深植于现代生活的住宅和空间体验故事。

© Jose Hevia© Jose Hevia© Jose Hevia© Jose Hevia+ 11

新冠疫情后,生产力和共情的反思

ArchDaily 2020年8月的主题,共同生活,邀请读者思考我们与周围的人一同栖息于空间中的方式。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探讨在一个遭到新冠疫情冲击的世界中共同生后的不同方面,以及为了创造一个每个人都有生活,工作和成长的空间的世界而必须做出的改变。

如今,我们与周围的人的互动被社会隔离所限制,导致许多人开始质疑——这真的是遏制新冠疫情传播的最好方式吗?全世界的人们仍然烦心于这场传染病所带来的变动,强制将你自己与朋友和家人隔离,尤其是在你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似乎显然并不人道。尽管隔离毫无疑问是必须的,积极的语言似乎能够更好地传递这些信息。例如,一个类似于“6英尺的共情”(6ft of Empathy)的口号强调了必须的安全原则,却没有剥离人类赖以持存和繁荣的社会要素。

微型住宅与集中空间:世界各地的微住宅社区

微型住宅在近年间的流行已经属于公开的秘密,它是极简主义波西米亚生活方式的象征之一,也是对当下过度消费的一种回击。从改装房车到预制的Muji住宅,再到未来主义的Nestron pods方舱,建筑界在过去十年间见证了各式微型住宅在世界范围内的极速传播。它们所形成的社区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北美、新西兰、东亚等地纷纷涌现。微住宅将简约而古朴的生活方式与注重社会交往的集体空间相结合,促使志同道合的家庭与个人聚集到眼下流行的微型住宅社区中来。下面我们将着重介绍几个这样的案例。

2020年菲尔·弗里隆设计获奖者公布

Perkins and Will揭晓了2020年度菲尔·弗里隆设计大赛(Phil Freelon Design Competition)的获奖名单。今年拔得头筹的参赛项目 "Arroyo "来自于 Vangel Kukov和Hala El Khorazaty的设计,是一个"能够包容纽约人口多样性的自给社区"。该每年一度的设计竞赛收集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帕金斯威尔工作室的参赛作品,意在为如何应对美国的住房危机出谋划策。

Our Backyard. Image Courtesy of Perkins and WillLiving Closer. Image Courtesy of Perkins and WillAspen Cooperative. Image Courtesy of Perkins and WillThe Sponge. Image Courtesy of Perkins and Will+ 7

“共享居住”:中国城市化进程下的新型居住模式

我们的城市在未来十年的时间里,将会面临急速的人口膨胀。根据联合国在2019年发布的世界人口数据展望报告,预计到达2030年,全球将拥有43个“巨型城市”。而这些拥有超过1000万人口的“巨型城市”,最有可能出现在发展中国家。尽管今天的全球城镇化进程还只是刚刚过半,但是预计到本世纪中期,全球人口的70%都将面临城镇化。而90%的城市化人口增长都会发生在亚洲和非洲。

共享社区如何应对疫情?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住在共享的社区住房中。事实上,无论是从大学的宿舍生活还是在一些老年人聚集的退休社区中,共居概念已经在社会上已经越来越流行开来了,并且开始呈现出多种不同形式。共享社区的市场巨头们(包括WeLive,Common和Ollie的)将共享居住定位为以参与共享经济为中心,为人们加强社会关系而且经济上可行的住房解决方案。在新冠肺炎全球流行的当下,我们需要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和居家隔离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共享社区的租户们为了降低被传染的风险并适应新的生活方式不得不开始检视共享社区的设计漏洞。如何与他人同住的情况下减轻健康风险。实际上,与传统住宅相比,共享社区可能更适合应对流行病的肆虐,同时更能带来生活的正常感。

 

什么是共享生活?

(译者:洪于雁)
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居住或将住在共享的学生宿舍——廉价住房和与朋友和学校伙伴的紧密社交的良好组合。以合理的价格拥有一个私人房间并共享公共空间。事实上,现在不仅大学生就这样生活。共享公寓的概念正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成为有效的解决方案。

Oosterwold Co-living Complex / bureau SLA. Image © Filip DujardinCortesia de WeWorkOosterwold Co-living Complex / bureau SLA. Image © Filip DujardinCortesia de WeWork+ 7

你的家 / Crossboundaries

© 刘敏玲
© 刘敏玲

© 董灏© 刘敏玲© 刘敏玲© 刘敏玲+ 21

  • 建筑师: Crossboundaries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1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8

构想未来高密度住房,共享定制建筑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吗?

本文最初发布在Autodesk的出版物Redshift上,原标题为“可定制的社区可能是未来城市住房的关键(Customizable Communities CouldBe the Key to the Future of Urban Housing)。

伦敦拥有迷人的城市化进程,早期可追溯到公元43年的罗马定居点。在工业革命和维多利亚时期,这个城市的人口达到顶峰,同时达到顶峰的还有其人口密度带来的问题。空气中弥漫着烟雾尘埃,拥挤的贫民窟成为市中心的常态,由于卫生条件不足,霍乱和其他流行病往往蔓延迅速。

诸如此类的情况引发了现代城市规划和公共卫生政策,如今,这些政策也必须明确什么才是未来城市住房的“合适密度”。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全球生活在城市的人口比例将由今天的54%上升到66%。

与陌生人共享你的家:共享住宅是未来城市生活的趋势吗?

如果你的家不仅是个住的地方,那会是怎么样?它会不会成为社交的催化剂?或者,如果你住的地方不再需要日复一日地去清洁、交账单和买家具呢?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共享住宅发展成为一种居民可以共享生活空间的现代形式住房。

在伦敦和纽约等国际都市,共享住宅越来越受欢迎。在这些城市,房价不断上涨,人们被迫去寻找全新的、更具适应性的租房方式。在2016年,当我们讨论这一趋势背后的灵感与目的时,共享住宅依旧是一个处在试验阶段的概念。当下的共享住宅更具有目的性,它通过一系列目标成功地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对社交的向往,经济上的分摊,便利且相对廉价的住房解决方案。

上海第一座永久性共享生活空间!有限的旧油漆厂,无限的生活

MINI LIVING 日前公布了第一个共享建筑的规划方案:他们将把位于上海的一家拥有六栋厂房的油漆工厂改造成一个具有综合用途的“城市热点”空间,并成为一个宜居生活,适合工作和进行社交活动共享生活设施。

MINI LIVING 与中国项目开发商 Nova Property Investment Co. 公司通力 合作,重新装饰了这座旧建筑的外墙,设计出了一系列适应性强,设施齐全的功能性空间,其中包括了公寓,可出租的办公空间和共享服务区域,从而实现了“最大的个人灵活性和最佳的空间使用率“。

Rendering by Luxigon. Courtesy of MINI LIVING致谢 MINI LIVINGRendering by Luxigon. Courtesy of MINI LIVING致谢 MINI LIVING+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