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尤纳·弗莱德曼:想象像气球一样漂浮着的即兴空间

译者:付慧遥
尤纳·弗莱德曼(Yona Friedman)长达七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在建筑界留下了传奇的一笔。早在1956年,弗莱德曼提出了空间城市的标志性理念,将居住者自发设计、建造居所的完全自由代入如 Archigram 插入式城市这样自上而下的巨构建筑思维方式当中。本期“思想之城”专栏中,拉基米尔·贝罗戈洛夫斯基(Vladimir Belogolovsky)同弗莱德曼在他巴黎的家中探讨了空间城市和移动建筑的理论。

RCR建筑师卡莫·皮格姆:我们试图让万物放慢脚步

在最近前往西班牙赫罗纳附近的奥洛特小镇上探寻2017年普利兹克奖得主 RCR 事务所作品之前,我曾有幸造访无数精彩绝伦的建筑和空间,因此自认为对此行程已做好准备。在此之前我也通过一系列出版物对他们的作品了然于心,然而与实物的初次邂逅仍然让我惊喜万分、感动不已。这些建筑独具特色、卓尔不群,又与场地如此协调,俨然是既定方案推导出的必然结果,这样的杰出性赋予了观者独特而难忘的强烈建筑情感。

奥戴尔·黛珂:我生而叛逆,最喜欢的是速度

奥戴尔·黛珂(Odile Decq) 出生在1955年的法国拉瓦尔,曾在位于布列塔尼的雷恩地区的地区建筑学院学习。她于1978年毕业于巴黎维莱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1979年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同年,黛珂在毕业后便开始了她的建筑生涯,并很快遇到了当时正在学医的贝努瓦.科尔奈特(Benoit Cornette),而后,贝努瓦.科尔奈特放弃了学医,转而学习了建筑学。1985年,在贝努瓦. 科尔奈特获得了建筑学学位后,夫妇俩将公司改名为ODBC。1996年,ODBC凭借他们的出众的绘图,从包括扎哈·哈迪德、安瑞克·米拉利斯、利兹·迪勒和里克·斯科菲迪奥这样的建筑新星中脱颖而出的,并赢得了威尼斯金狮奖。那时正是电脑绘图开始的时候,黛珂也正是通过电脑制图表达了建筑的运动、模糊、分层和整体的新动态,这也是黛珂建筑的自由型体和空间的特征。

Boris Bernaskoni:“未来建筑的5E要素”

1977年出生于莫斯科的鲍里斯·贝纳斯科尼(Boris Bernaskoni)是他这一代俄罗斯建筑师中的领军人物。他乐于研究技术在当下所发挥的能力,这些技术也因此将于不久之后在他的建筑作品中得到运用。他的作品并不执着于立面上的美学,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已经非常过时。相反地,他不断提出各种全新而激进的方法论和建筑原型。贝纳斯科尼认为,未来的建筑将是永恒的,它们一经建成便不断进化,一直保持与同时代技术与需求的同步。这种与时俱进的能力将成为建筑最宝贵的品质。

里卡多·波菲尔:古典城市比现代城市更美

对于不熟悉的人而言,Ricardo Bofill(里卡多·波菲尔)身上多少有些变色龙的特质。如果拿他1980年代在巴黎的后现代作品,新近玻璃钢结构的巴塞罗那W酒店,以及1980年代翻修的几乎不带修饰的家和工作室进行对比,那么没有人会因为觉得他的作品缺乏一个连贯的线索而遭到谴责。但是,如Bofill在2016年Vladimir Belogolovsky的采访系列“City of Ideas”中所揭露的,他事实上在20多岁便接受了近些年来颇受欢迎的地域主义观念和设计手法的洗礼。

斯蒂文·霍尔:理想主义建筑师的八点

纽约现在有三座斯蒂文·霍尔设计的建筑,分别是布鲁克林普瑞特学院的希金斯大厅(2005),曼哈顿上城哥伦比亚大学的坎贝尔体育中心(2013),以及刚向公众开放的皇后区的猎人角社区图书馆。与此同时,霍尔的新书《Compression》也即将出版。其封面上正是印着图书馆的抽象画。这是他和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三十年间合作付梓的第五册建筑宣言。这个与附近标志性的百事可乐霓虹灯牌一般大的新建筑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混凝土平行四边形结构。打破混凝土墙体的轮廓柔和的数层高玻璃窗,是使这座建筑独具特色的元素。它是一条距离东河几步之遥的新公共滨海走道上耀眼的存在。同时它还正对着位于曼哈顿中城的联合国大楼,以及位于罗斯福岛南端由路易斯·康设计的罗斯福纪念公园。从曼哈顿东区和渡轮码头便能看见的新建筑无疑将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坐标。虽然它前后耗时九年,但它的竣工很好地代表了纽约对这些由我们最好的建筑师设计的公共项目的支持。

Giorgi Khmaladze: 每个项目都是一次试验的机会

1982年,建筑师Giorgi Khmaladze出生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在2002年从第比利斯国立艺术学院毕业之后,他获得了伦敦建筑联盟学院的录取信。面对高昂的学费,他还是选择了留在格鲁吉亚开展自己的事业,同时也参加各种国际建筑竞赛。2010年,Khmaladze获得了由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和格鲁吉亚政府共同支持的全额奖学金,是格鲁吉亚第一位获得此奖的人。两年后,手持建筑硕士学位的他回到第比利斯继续执业。2014年,他在巴统的开创性加油站/麦当劳项目获得了ArchDaily举办的年度商业建筑奖。Khmaladze的其他项目包括了2010年上海世博的格鲁吉亚国家馆以及位于第比利斯的咖啡生产厂。我和Khmaladze相约在他的小办公室见面。这个办公室在他自己设计的一个引人注目的棱柱玻璃体内,而建筑外部是一个显眼的混凝土外骨骼结构。我们一起谈到了他的建筑使命,灵感,还有工作流程。

西萨·佩里:“摩天楼是‘人’,是环境中的个体”

城市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们所拥有的特别的建筑作品。即使它们的食物,音乐或者整体的生活方式都很棒,缺少建筑会使它们变得虚无缥缈并难以在脑海中留下印象。或者在某种程度上,变得缺乏真实感。也许我这个观点有些极端了,但一座非同凡响的建筑于我而言确是参观这个世上不少城市的唯一目的地。这些城市包括沃斯堡,毕尔巴鄂,瓦伦西亚,圣塞巴斯蒂安,广州,悉尼和吉隆坡等等。当1996年88层的双子塔在吉隆坡的土地上破土而出时,这个城市随即获得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新形象。直到2004年,这两座独特的标志性塔楼依然是地球上最高的建筑。它们背后的建筑师是阿根廷裔美国人西萨·佩里(César Pelli)。他于上周去世,享年92岁。

Eran Chen:“建筑不是事物,它是事物之间的空间”

纽约的建筑师Eran Chen (1970年) 出生于在以色列的Be'er Sheva。他波兰出生的祖父母为大屠杀幸存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定居在了那里。原来波兰的长姓被缩写为了Chen, 发音”Khen”。在希伯来语中,它代表魅力。在军队服役四年,高中毕业后,Chen先生在耶路撒冷的贝扎勒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建筑学,该学院是以色列顶尖的建筑学校。1999年毕业后,他前往纽约深造。他受雇于珀金斯·伊斯特曼,一个总部位于纽约的全球巨头,拥有超过1000名建筑师。在短短几年内,陈先生成为公司最年轻的负责人, 负责监督不同项目的设计, 包括数个获奖作品。在那时,他结婚了,成为了父亲和一个有执照的建筑师,定居在这个已经成为家的城市。
2007年, Chen先生决定独立。他专注于与开发商合作开发住宅项目,主要在纽约,也有美国和世界其他的主要城市。Chen先生的许多项目都在密集的城市中。他们通过突出的盒子重新塑造着建筑中的类型。我们在建筑师繁忙的曼哈顿办公室与100多名年轻、雄心勃勃的建筑师会面,与Chen先生一起让我们的城市更加宜居。我们讨论了他的垂直城市村的概念和真正民主的想法, 即每个公寓,无论它位于建筑物中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变成一个顶层公寓。

格鲁吉亚建筑师采访,Nikoloz Lekveishvili & Natia Lekveishvili

1986年出生的Nikoloz Lekveishvili来自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他在2004年离开祖国前往伊斯坦布尔思南艺术大学攻读本科,后又在米兰理工大学获得建筑硕士学位。毕业后,他作为建筑师游走于意大利,德国,土耳其和印度之间。直到2017年,留意到曾属苏联的家乡在经济和创意产业的繁荣发展,他决定回国。他在国内和妹妹Natia Lekveishvili一起开设了TIMM建筑事务所。Natia生于1989年,在2012年毕业于格鲁吉亚科技大学后,加入当地的建筑和设计公司工作。

Emilio Ambasz:“我讨厌理论,喜欢寓言。”

许多绿色建筑的先行者可能会被诟病枯燥乏味和“技术官僚”(technocratic),但这些批评声从未波及埃米利奥•安柏兹(Emilio Ambasz)。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他提出的“绿胜于灰”(“green over gray”)理念一直推动着建筑可持续发展的讨论,同时他还提出了一套探究建筑意义和形式塑造的批判性方法,这套方法使他得以在竞争激励的建筑设计行业与许多更具浪漫诗意的设计天才们并驾齐驱。

费菁、傅刚:“我们希望享受工作,享受战斗”

去年,我第一次被清华大学邀请到建筑系设计课任教,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是中国顶尖建筑学院,也是世界上最强的建筑学院之一。在那里,我遇到了夫妻双双教书的执业者费菁和傅刚。我看到他们采用了非正统的教学方式,用严格的提问来挑战学生,因此想采访他们。他们的创新方法与我印象中中国处理建筑的方式不同。费菁和傅刚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末移居美国,在美国学习、工作、研究艺术和建筑近20年。

对话空格建筑高亦陶:“直觉必须植根于场地与环境”

高亦陶出生于中国哈尔滨,五岁时与父母一同移居香港,于2006年获得密歇根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在美国生活了七年之后,他移居欧洲,他原本打算在欧洲呆四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在与中国实习的朋友交流后,他很快意识到,他的祖国中国有着更多机会。他在为几家知名公司,如巴塞罗那的Josep Lluis Mateo Architects、柏林的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和挪威奥斯陆的Space Group Architects工作不到两年之后,他回到中国,在北京的两家先锋派事务所:朱锫建筑事务所Chiasmus Partners进行为期数年的实践学习。

Massimiliano & Doriana Fuksas:“终有一日梦想家会聚在一起,建造理想世界”

意大利建筑师Massimiliano和Doriana Fuksas都在罗马出生并长大。两人于1969、1979年先后毕业于罗马大学。Massimiliano以画家的身份开始他的学业,Doriana最初的目标则是艺术史。60年代初,Massimiliano曾辅佐乔治•德•基里科,毕业后在伦敦为Archigram工作,之后在哥本哈根与亨宁·拉森(Henning Larsen)和约恩·乌松(JørnUtzon)共事。1967年,GRANMA成为他开始的首次实践。1985年Doriana加入,并在1997年成为他的合伙人。随后,在1989年和2004年分别于巴黎和深圳设立了事务所。2000年,Massimiliano Fuksas担任以“少一点美学,多一点伦理”为主题的第七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总监。两人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法国阿列日的涂鸦博物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罗马欧洲会议中心;新米兰博览会;斯特拉斯堡的天顶音乐厅;以及以色列雅法的佩雷斯和平中心。我在他们最近访问纽约期间会见了他们,到目前为止,他们只完成了阿玛尼第五大道旗舰店一个项目。我们讨论了他们如何开展每一个项目,对未来的关注,以及为何该尝试让建筑成为建筑之外的东西。

Bruner/Cott 建筑事务所:旧建筑需要“变革性再利用”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 50

Bruner/Cott 建筑事务所由 Simeon Bruner 和 Leland/Lee Cott 于1973年创建,现在由三位第二代负责人领导。他们分别是 Jason Forney、Jason Jewhurst 和 Dana Kelly,他们于2016年接管该事务所。该公司的建筑师们投身于多样化的地方项目和全国项目中,因其出色的历史建筑、工业建筑和20世纪中期现代建筑适应性整修再利用项目而著称。其中经典包括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市的麻州当代艺术博物馆(简称 MASS MoCA),以及一系列着眼未来的净零碳建筑设计,如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市的汉普郡学院 R.W. Kern 中心。

丹尼尔·李伯斯金:“我喜欢指向性强、观点明确的建筑形式 ”

写于2011年8月31日,在建筑师的纽约工作室(译者:田山佳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