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Lian He Guo Jiao Ke Wen Zu Zhi Shi Jie Yi Chan

Lian He Guo Jiao Ke Wen Zu Zhi Shi Jie Yi Chan: 最新资讯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瓦登海项目获奖方案公布!

丹麦建筑事务所 Dorte Mandrup 第三次赢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项目, 在此之前设计了三角形瓦登海洋世界遗产合作中心。该项目是该中心设计新总部的竞赛获胜方案, 这是一个旨在保护瓦登海的组织,由丹麦德国荷兰共同运营。

AD 经典:姬路城 / 池田辉政

看着锃光瓦亮的白色墙壁和典雅精致的露台屋顶,人们很容易忘记姬路城堡(HimejiCastle)是作为防御堡垒而建。坐落于姬路市(Himeji)的两座山顶上,这座又称姬路(Himeji-jo)的旧时堡垒,是十五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幕府阁统治下早期留下的最伟大的日本堡垒建筑。虽然城堡从未经历过战争,但其精心设计的防御措施代表了当代建造出的的最佳战略设计。这些设计措施已经过时,但城堡原始而积极的美学设计观念却并没有,这也使得它被尊称为“白鹭城堡”(Shirasagi-jo – “Castle of the White Heron.”)。

Courtesy of Flickr user Ben Kubota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Courtesy of Flickr user alisdair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A period image depicts the labor needed to construct Ikeda Terumasa’s grand new Himeji Castle. Image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ブレイズマン (Public Domain) This map from the Himeji City Castle Laboratory Collection depicts the concentric lines of defense surrounding Himeji Castle. Image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ブレイズマン (Public Domain) + 14

在芬兰世界遗产堡垒建造现代住宅的大胆提案

当现代建筑被安置在一个有历史的环境中,其须用有层次有深度的方式来处理。它必须秉承对其历史和本土文化的尊敬,同时也要彰显当代建筑对于拥护创新、追求功能化的特征。这种平衡关系在坐落在芬兰赫尔辛基海边的芬兰城堡中被完美体现出来。在城堡300年的历史以来,它曾被瑞典王国俄国和芬兰三国的军队占领,这段丰富的历史吸引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和年均近一百万游客的目光。这个建筑不仅仅只是一座博物馆,更加是赫尔辛基800位市民的夕栖之所和500份工作的培育之地。

对历史和现今的先决条件持有相反意见,Heikkinen & Kangasaho 建筑师事务所将现代建筑的棱角性、功能性与尊重历史和极力抑制的朴素感相结合于新的住宅方案,将其建立在芬兰堡的历史墙堡中。

Perspective view. Image Courtesy of Heikkinen & Kangasaho View from the sea. Image Courtesy of Heikkinen & Kangasaho Section. Image Courtesy of Heikkinen & Kangasaho Site plan. Image Courtesy of Heikkinen & Kangasaho + 7

17件勒·柯布西耶的建筑作品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当中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通常称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日前将由革命现代主义建筑师Le Corbusier 勒·柯布西耶在7个国家的17个件建筑作品收入了世界遗产名单。考虑到这些地方都是具有特殊的文化和自然意义的场所,而进入这份名录将有助于为子孙后代保护这些建筑物。根据勒柯布西耶在建筑中创造性的设计语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赞这些项目“反映出了为应对社会需求,寻求在20世纪发明新的建筑技术,并用现代建筑运动完成设计方案。”

“在世界遗产名录上对这17项勒·柯布西耶的铭文上表示了要继续大力鼓励人们按照勒·柯布西耶的设计风格继续工作,以维持这种活遗产,并把它传给下一代。”勒·柯布西耶基金会总裁Antoine Picon在一份声明中说道。“这也有助于理解这个复杂而又脆弱的遗产,并帮助传播给广大的观众。”

下面是这些项目名单和图片

挽救巴尔米拉: 一场与耶鲁文化遗产专家 Stefan Simon 的座谈

去年五月,伊斯兰国(ISIS)武装力量占据了最为珍贵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之一:巴尔米拉(Palmyra)。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伊斯兰国发布了一系列视频,展示他们摧毁这一无价之宝的过程,世界为之震惊。然而,这座古老的城市在上个月被夺回,也标志着一场有关“国际保护组织能如何作为”的讨论即将展开。

ArchDaily 有幸采访了耶鲁大学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IPCH)主任 Stefan Simon。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致力于“通过提升可持续保护技术与方法来促进遗产科学界的进步”。Simon在慕尼黑 Ludwig Maximilian 大学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并且在材料变质诊断、微量分析、气候学、非破坏性机械测试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他曾在柏林国家博物馆任职为 Rathgen 研究室的主任,同时也是国际文化财产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ICCROM)的成员和副主席,还是2005年在洛杉矶盖蒂保护研究所举办的建筑材料研讨会主席。

访谈主要围绕如何在冲突环境下保护文化而展开,特别是在已经饱受伊斯兰国摧残的叙利亚巴尔米拉地区。由于巴尔米拉悲剧的影响,这场访谈主要在寻求针对在战争灾害后修复历史区域的可能性与需要考虑的事项。

© Flickr User: Jiří Suchomel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位于 the Great Collonnade 的四座塔门。Image © Flickr User: Jiří Suchomel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罗马剧场。Image © Flickr User: Alessandra Kocman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凯旋门细部, 2015年10月被伊斯兰国摧毁。Image © Flickr User: Jiří Suchomel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 27

这个3D模型揭示了“伊斯兰国”组织(ISIS)对帕尔米拉Bel神庙(Palmyra's Temple of Bel)的破坏程度

去年八月,古城帕尔米拉许多最珍贵的标志性建筑遭到ISIS组织的肆意破坏,向世界传达出该组织暴力的、反传统的企图。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在今年三月夺该遗址后,建筑保护界的专家们一直在讨论如何重建并保留这些受损建筑。这个过程无疑将从建筑损坏程度的评估入手。

在古城帕尔米拉被夺回后不久,一家名为Iconem、专注于从事考古遗址数字化的法国公司率先来到现场开展调研。与叙利亚DGAM(Direction Générale des Antiquités et des Musées)协作,Iconem团队获准来到古城进行Bel 和 Baalshamin神庙(the temples of Bel and Baalshamin)、纪念性拱门(the Monumental Arch)、陵谷(the Valley of Tombs)以及博物馆受损情况的研究,这些遗址都具有着巨大的文化价值,因此成为ISIS组织施加暴力的最大目标。

被ISIS组织占领前的帕尔米拉神庙. 图片来源 © Flickr User Alessandra Kocman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被ISIS组织占领前的帕尔米拉神庙. 图片来源 © Flickr User Jiří Suchomel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被ISIS组织占领前的帕尔米拉神庙. 图片来源 © Flickr User Alessandra Kocman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被ISIS组织占领前的帕尔米拉神庙. 图片来源 © Flickr User Jiří Suchomel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