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建筑历史

建筑历史: 最新资讯

芝加哥标志性建筑“汤普森中心”面临拆除威胁

每个城市都有独树一帜的建筑。巴黎有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有劳合社,纽约有古根汉姆博物馆。当然,世界建筑之都芝加哥也不例外,这就是詹姆斯 R. 汤普森中心,其命名为纪念于1977年至1991年期间连任四届的伊利诺伊州共和党州长,他的勇创使建筑在1985年落成。伊利诺伊州政府办公室也位于此,这栋建筑与之前的任何建筑相比,都显得与众不同。

短视频会成为新兴建筑媒体吗?

在一个曾经流行在社交媒体打卡“网红建筑”的世界里,抖音的崛起正在改变我们体验和对建筑进行消费的方式。这也不是一个小趋势,近9.5亿个抖音视频使用了 #建筑 的标签,内容包含不同城市的建筑,或者视频创作者所熟悉的某种建筑风格。这是否意味着“可以上instagram(社交媒体)的建筑”的时代已经结束,抖音是否是一种跨时代、超越地点连接与探索建筑可能性的新方式。

从设计思潮的诞生到现代的我们

建筑界与设计界在历史的进程中经历了无数次运动,它们深刻影响了我们如今理解和诠释建筑,艺术和其他媒介的方式。随着人们需求的增加和新技术的发展,在过去的100年中,出现了特别显着的设计变更和新兴的意识形态。这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如今处在设计发展的什么阶段,我们如何认识它的特点?如果将时间线拉长,我,我们又将如何回顾当前的设计发展,疫情又是否会加速创新,将我们带入下一个设计时代?

Getty X 南加大对谈,缅怀AIA首位黑人建筑师 Paul R. Williams

已故建筑师保罗·R·威廉姆斯(Paul Revere Williams)是美国建筑学会(AIA)的首位黑人成员。最近他才获得了他早该得到的赞誉。AIA在2017年给他颁发了死者金牌,二月份推出了PBS纪录片“好莱坞的建筑师:保罗·R·威廉姆斯的故事”,还有九月份出版的叫做“Regarding Paul R. Williams: A Photographer’s View”的书。

《路易·康:笔记和草图》即将再版

有关已故美国建筑师路易·康的建筑书籍,包括由他本人撰写的,可以说汗牛充栋。不过他的草图却对业界和众多拥趸有着独特的吸引力。正因为此,博客“Designer and Books”发起众筹为康在1962年出版的一部草图作品集筹措资金,该书已经几十年没有再版了。

松风庄X现代主义,重游本世纪中叶中西文化交流之地

1954年6月, 一篇发表于《家与家居》杂志的文章写道,“300年前,日本的设计理念就有了一些最好的想法。”文章着重强调了建于1620年前后的京都桂离宫所呈现的三大特征:开放式的梁柱结构,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游廊设计,以及基于榻榻米和障子屏风的模块化设计。

古印度与东南亚建筑史,佛教建筑起源

根据书面记载,中东地区的“史前史”可追溯到公元前35000年到公元前3000年之间,西欧地区则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古代的建筑师对人类与其环境条件和身体需求之间的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最初,家庭和部落都共同生活在由兽皮覆盖、骨头架起的小屋中。千年后,人类的居所渐渐演变成坚固的泥砖砌墙,他们被围在方形的体块中,靠着墙上的开孔获得通风和阳光。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将发布有关建筑历史的小文章,讲述建筑如何演变成为我们现今了解的知识的基础。本周,我们将探索古代印度东南亚的建筑特色。

曼哈顿的城市规划之谜

1942年,距离美国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到一年,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开始在三个州的偏远地区收购大片土地。不久之后,数以千计的年轻设计师、工程师、规划师、科学家连同他们的家人陆续抵达这些远离公众视野的地点。在那里,工人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建造了包括住宅、工业建筑、研究实验室和测试设施等成百上千幢建筑。

Entry sign to Los Alamos.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Additive Manufacturing Integrated Energy (AMIE) prototype, 2015. Image Courtesy of Skidmore, Owings & Merrill LLPAeriel view of the K-25 plant, Oak ridge, 1945.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Flat Top House, Oak Ridge, 1944.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6

为何美国不传授中国建筑教育?

本文原载Common Edge,原标题为 “为何我们不传授中国建筑?”

试问有多少美国建筑学教授知道有一本等同于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的中文专著?我估计答案是,很少。我教了20多年的建筑史,才发现了这本由一位据我们所知非建筑师或建设者的朝廷显贵所著的宋代书籍——《营造法式》。事实上,在明代以前,中国没有任何一座著名的寺庙、宫殿或祠堂是由建筑师设计的,因为在东亚的任何一种设计环境中,一个人负责一个建筑项目的概念是陌生的。

建筑史 | 史前巨石、美索不达米亚与古埃及

文字记载显示,“史前史”可追溯至中东公元前35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西欧公元前2000年)。古代建筑者对人类如何应对自然条件及生理需要有着深刻的理解。起初,家庭和部落共同生活在以动物皮覆盖、骨架结构的小屋中。几千年后,人类的居所演变成由防御性的泥砖墙围合的、带有通风和采光孔洞的长方形体量。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将发表一些短文——关于建筑史以及它如何发展并为我们今天所了解的建筑打下基础。本周,我们将回溯一些人类已知的最古老的文明:史前巨石、美索不达米亚和古埃及

沃利城堡,每一次修复都是历史的见证者

Castello di Rivoli / Andrea Bruno (Refurbishment).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Castello di Rivoli / Andrea Bruno (Refurbishment).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虽然意大利在历史上是个非常重要且有很大影响力的国家, 但出乎意料的是,意大利其实是个非常年轻的国家。几个世纪以来,该地区被分成几个强大的(有时甚至是好战的)城邦,每个都有其特殊的身份、文化、财富和影响力。有些更是远近闻名。罗马是历史的摇篮、宗教的圣地,米兰则是当代时尚和设计中心,佛罗伦萨是文艺复兴兴起的地方,更是艺术的代名词。

都灵的历史说起来就不那么浪漫了。Savoy是一个与法国接壤的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小城市,已经成为了一个工业重镇。菲亚特和意大利的一些最好的大学都位于这个城市,街道上点缀着Nervi、Botta和Rossi的作品。虽然这里有设计文化,但或许没有比沃利城堡(Castello di Rivoli)更能展示此处的历史的了。

Castello di Rivoli / Andrea Bruno (Refurbishment).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Castello di Rivoli / Andrea Bruno (Refurbishment).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Castello di Rivoli / Andrea Bruno (Refurbishment).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Castello di Rivoli / Andrea Bruno (Refurbishment).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21

观点:一场为建筑史的辩护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Quibik PD. ImageAn elevation of the entire Acropolis as seen from the west; while the Parthenon dominates the scene, it is nonetheless only part of a greater composition. Image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Quibik (Public Domain)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Quibik PD. ImageAn elevation of the entire Acropolis as seen from the west; while the Parthenon dominates the scene, it is nonetheless only part of a greater composition. Image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Quibik (Public Domain)

本文原发表于 Metropolis 杂志,标题为“观点:我们不能再继续教同样的建筑史了

我们这一代的建筑学生,作为最后一代婴儿潮,在20世纪70年代末在欧洲或美国开始上大学,有很多理由珍惜建筑史。 当时的每个人似乎都认同现代主义的项目失败了。 后现代主义怪物随后对世界各地的城市和土地造成严重破坏,对当时许多人认为持续发生的灾难的最下意识的反应是试图将20世纪现代主义带回到这个世界, 而设计文化:历史,则首当其冲。 大约在1979年,我画了我的第一个多立克柱式,在一个设计工作室里,而不是在历史课上(因为我的导师立即命令我刮掉它,而我这样做了)。

七位包豪斯最具影响力和创造力的女性

格罗皮乌斯密斯·凡·德·罗、阿尔波斯、克莱以及布劳耶,这些名字都能令人回想起包豪斯学校那些杰出的艺术天才。然而一件同样特别有关包豪斯的事却鲜为人知。这座20世纪初期实验型德国艺术学校,也是最早接纳具备才能的女性教育机构之一。

曾经,即使在进入课程项目后,女性也并未享有与她们的男性同学相同的待遇,但在1919年,对这些充满激情的女性的接纳,成为了那些对包豪斯运动作出了重要贡献却尚未被认可的现代女性工匠浪潮的开始。以下是对其中七位女性的介绍:

视频:11种欧式古典建筑门廊的设计手法(选自Sketchfab)

Sketchfab网站发现了时下的发展趋势:在使用3D扫描仪平台分享内容的用户中,大部分内容都与历史建筑的门廊设计有关。门和门廊设计这些基础又重要的设计,在当今的设计中常常被忽略,无论就实体的形态而言,还是从使用者的感受来说,它们都是建筑连接室内外空间的过渡带。Mies van der Rohe 在他的设计中力求视觉连贯性,并且好用玻璃门,他的这一设计特点的确有一些争议性,因为这样的设计没有广泛适用性——或者说适用性很低——毕竟它无法适用于所有类型的设计。值得庆幸的是,历史记载遗留给我们很多有关如何达到视觉和空间连贯性的门和门廊的设计方法。

在从Sketchfab中选出的这些3D模型的视频中, 我们会发现如何通过设计体现空间的秩序性。从门的框架,缩进或是伸出的结构,上升或降低的趋势,到结合装饰艺术的设计手法,这些模型清晰地展示出不同的设计方法,让我们在设计门和门廊时,能有更多的选择。

建筑实验室:世博会的历史

1889年世博会 图片 © Wikimedia Commons
1889年世博会 图片 © Wikimedia Commons

世博会长期以来一直在推进建筑的创新和讨论。世博会为我们设计了许多美好的纪念碑,成为了举办城市的标志物。但是,世博会是关于什么的,为何创造这些持久的地标性建筑,而今天仍然是这样的情况?纵观历史,每一届新的世博会都为建筑师提供了一次提出激进思想的机会,并利用这次事件作为创意设计的实验室和建筑技术大胆创新的测试。世界博览会不可避免地鼓励竞争,于是每个国家都努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承担几乎任何费用。这种全权委托让建筑师放开了日常的约束而以最纯粹的形式集中表达思想。许多杰作,如Mies van der Rohe为1929年巴塞罗那世博会设计的德国馆,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自己的概念方法中,他们只可能在世博会会展馆的背景下进行建设。

为了庆祝2015年米兰世博会的召开,我们总结了一些历史上最值得关注的世界博览会,来仔细看看他们对建筑发展的影响。

1964年纽约世博会. 图片来自 People for the Pavillion网站Buckminster Fuller的穹顶 © Flickr 用户 abdallahh巴塞罗那德国馆 图片 © Gili MerinKiyonari Kikutake的景观塔+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