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纪念碑

纪念碑: 最新资讯

Adjaye ‘尼亚美烈士纪念碑’方案,混凝土‘柱林’

阿德贾耶建筑事务所最近在尼日尔共和国尼亚美设计了一个项目,以此纪念在该国南部和西部边境的反恐斗争中丧生的所有人。这座烈士纪念碑确切地说是“对持续打击极端主义实体和在此过程中牺牲的士兵的具体记录”。

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 10

盖里新作‘艾森豪威尔纪念馆’即将开放

历时二十多年,由弗兰克·盖里设计的位于华盛顿特区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纪念馆终于在本周五向公众开放。为了向美国第34任总统致敬,国会于1999年委托建造了这座纪念碑,以纪念这位二战盟军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以领导诺曼底登陆(战争转折点)和担任两届美国总统而闻名。

Courtesy of Dwight D. Eisenhower Memorial CommissionCourtesy of Dwight D. Eisenhower Memorial CommissionCourtesy of Dwight D. Eisenhower Memorial CommissionCourtesy of Dwight D. Eisenhower Memorial Commission+ 18

Rojkind Arquitectos 为新冠受害者设计“哀悼声明”纪念碑

© Rojkind Arquitectos© Rojkind Arquitectos© Rojkind Arquitectos© Rojkind Arquitectos+ 40

Rojkind Arquitectos 提出为新冠受害者建立“哀悼声明”纪念碑。该项目的设计由Michel Rojkind, Arturo Ortíz Struck和Diego Díaz Lezama主导,并已初步想象出纽约时代广场墨西哥城中央广场(Zocalo)的纪念碑。“我们为哀悼本身声明。我们至少可以好好照看它们,照看这些建筑符号,它们带有我们和其他人生命的证词。”作者说道。

8座世界各地的纪念馆,将无形的情感实体化

自远古时代,建筑便与 “庇护所”这一概念相连。然而,纪念馆却是少数几种不为遮蔽而存在的建筑之一,它为纪念而生。它是一个空间,带着敬意铭记丧生于壮举的人们和残酷历史下不幸的牺牲者,使那些记忆依旧鲜活,故而可以被看作是以实体化情感为目的的纪念碑或是建筑。它创造的是能够长存的集体记忆。

本周未建成 | 乌克兰的地下建筑;格拉斯哥艺术学院扩建

每半个月,我们都会从读者提交的未建成项目中选出一些最佳方案,这些方案中有着突出的创造性概念性与设计感。这篇文章中展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项目,这些项目中有独栋的房子设计也有地区性的总体规划。此外,这篇文章中还展示了国际比赛的获奖方案、在建建筑和一些创意概念。

在住房类别中,本文包含了位于乌克兰的地下掩体式住宅设计,坐落在葡萄牙的悬浮玻璃结构小屋,法国的住宅单元综合体,以及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对垂直社区的重新诠释。此外,本文中还包含了一些富有想象力的且不拘一格的设计方案,这包括了位于伊朗的一栋俏皮的商业建筑,位于塞尔维亚的一战纪念馆和对格拉斯哥艺术学校的扩建设想。

Le Métropolitain. Image Courtesy of Vincent Lavergne Architecture UrbanismeGlasgow School of Art Extension . Image Courtesy of Barry Wark ArchitectureUnderground House Plan B . Image Courtesy of Sergey Makhno ArchitecsPorter Square Station. Image Courtesy of Alex Hogrefe Visualization+ 65

AD 经典:沙希德纪念碑 / Saman Kamal

很难想象,在发生冲突和种族屠杀的时期,在古城巴格达波光粼粼的湖面中,沙希德纪念碑是如何伫立、倒映出优雅静谧的弧度。建筑任务由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政权委派,以纪念20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中阵亡的士兵,它优美的结构散发着宁静的美丽,掩盖着其诞生时的动荡。

AD经典:格鲁特威教堂 / Peder Vilhelm Jensen-Klint

哥本哈根郊外的山顶上,有一座世界上最重要的(即使是相对鲜为人知的)由600万枚黄砖组成的表现主义经典建筑。它就是由建筑师P.V.詹森·克林特设计的格鲁特威教堂,它建于1921年至1940年之间,是为了纪念格鲁特威, 一位19世纪著名的丹麦牧师,哲学家,历史学家,赞美诗人和政治家而建造的。[1]詹森·克林特受格鲁特威对基督教的人文主义解释的启发,将哥特式大教堂的规模和风格与丹麦乡村教堂的美学融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可与之同名的地标建筑。[2]

1912年,鉴于1873年去世的格鲁特威对丹麦的历史和文化的意义重大,决定为其建设国家纪念碑。在1912年和1913年举行了两次比赛,提交了众多雕像,装饰柱和建筑纪念馆设计作品。[3]

Courtesy of Flickr user Flemming IbsenCourtesy of Flickr user Rune BrimerCourtesy of Flickr user noona11Courtesy of Flickr user Flemming Ibsen+ 18

日本移民纪念堂 / Gustavo Penna Arquiteto e Associados

© Jomar Bragança
© Jomar Bragança

© Jomar Bragança© Jomar Bragança© Jomar Bragança© Jomar Bragança+ 15

Bandeirantes (Pampulha), 巴西

历经20年规划,国际非裔美籍博物馆建设中

经过20年的规划,位于美国查尔斯顿市的国际非裔美籍博物馆(IAAM)当前正在建设中。IAAM 由贝考弗及合伙人设计,旨在分享此前被历史学家忽略的故事,纪念被奴役的非洲人的逝世遗址。

Visitors enter the museum from below, in a skylit open-air three-story-high space.. Image Courtesy of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 Hood Design StudioTide Tribute, with water receded to reveal a slave-trade-era diagram of figures that describe the space allotted to each enslaved African on a transatlantic voyage.. Image Courtesy of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 Hood Design StudioThe West Boardwalk area of the Memorial Garden. Image Courtesy of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 Hood Design StudioIAAM, overlooking Charleston Harbor. Image Courtesy of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15

后世将如何回应现代纪念性建筑?

The 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 / Peter Eisenman. Image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lbera/9617851018/'>Flickr user Jean-Pierre Dalbéra</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CC BY 2.0</a>
The 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 / Peter Eisenman. Image © Flickr user Jean-Pierre Dalbéra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纪念性建筑,可以使被世人遗忘名字的墓地,可以是刻有肖像的牌匾,也可以是带有象征战争胜利雕带的纪念碑。这些曾经为某个人或某些人群寄托情感的建筑,现在已经逐渐成为旅游景点,甚至有点时过境迁后的不合时宜。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纪念性建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姓名、英雄和爱国主义为重点的纪念碑转变为哀悼和失去的抽象符号。纪念性建筑在设计上的转变,在现在以及更重要的将来,会如何改变我们对它的体验方式?当世代更替而纪念事件几乎被遗忘时,我们又将如何体会和铭记过去?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现代化扩建方案揭晓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Australian War Memorial)将进行一系列的开发和翻新工程,以翻新其画廊和建筑物。COX Architecture建筑事务所将设计与主体结构连接的新的澳新军团(ANZAC)展厅,Scott Carver将设计南入口。

Courtesy of COX RenderCourtesy of COX RenderCourtesy of COX RenderCourtesy of Scott Carver+ 8

AD经典:柏林犹太人博物馆 / Studio Libeskind

© Denis Esakov© Denis Esakov© Denis Esakov© Denis Esakov+ 33

  • 建筑师: Studio Libeskind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155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1999
  • 厂家 该项目中使用产品的品牌
    厂家: ThieleGlas, Vectorworks

美国国家“脉冲”博物馆方案公布,49棵树纪念49名遇难者

OnePULSE基金会选择了Colldefy&Associés事务所,与RDAI、总部位于奥兰多的HHCP Architects、Xavier Veilhan、dUCKSscéno、Agence TER和Laila Farah教授一起设计国家“脉冲”纪念博物馆

美国国家“脉冲”纪念博物馆竞赛入围方案于奥兰多公布,纪念奥兰多夜店枪击案受害者

国家“脉冲”纪念博物馆(National Pulse Memorial & Museum)的六个入围方案将在奥兰治县历史中心展出,人们可以参与讨论,帮助评审团选出获奖方案。正式竞赛结果将于10月30日公布。

XTU 公布‘新加坡建立者纪念馆’设计方案

XTU architects 近日公布了他们入围建立者纪念馆位于新加坡金沙湾东花园的设计方案。设计的灵感来自于新加坡沿海生长的红树林和榕树,纪念馆在地面将路线划分,随后拔地而起,朝向天空生长。

© XTU© XTU© XTU© XTU+ 17

世贸中心遗址将立碑纪念9/11受害者

世贸中心遗址将建立一座纪念数千位因2001年9月11日纽约恐怖袭击而患病的受害者的纪念碑。根据纽约邮报援引 Curbed NY的报道,纪念空地的场地将会纪念救援、恢复和救济工作以及在9/11相关疾病中幸存或遇难的市中心居民。

这一由9/11纪念碑建筑师Michael Arad 和 Peter Walker设计的纪念碑将包含一条由六片指向天空的花岗岩石板组成的路径。根据博物馆的说法,17.5吨重的石材“伤痕累累但并未被磨平,象征着克服逆境的力量与决心”。这些石板也将植入世贸中心残存的钢材碎片。

英国公民反对“国家大屠杀纪念馆”建造在皇家公园中

Adjaye Associates Ron Arad建筑事务所设计的英国新大屠杀纪念馆(The new Holocaust Memorial)正面临当地居民和Royal Parks对该项目选址的批评。西敏市议会正在考虑设立纪念和学习中心的申请,要求保护这片绿地的请愿书已经有1.1万多名公众签名。该项目计划在靠近议会大厦的泰晤士河边维多利亚塔花园(Victoria Tower Gardens)建造,旨在纪念被纳粹杀害的600万犹太男女老少和其他受害者。

National Holocaust Memorial and Learning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National Holocaust Memorial and Learning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National Holocaust Memorial and Learning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National Holocaust Memorial and Learning Centre. Image Courtesy of Adjaye Associates+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