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Interview

Interview: 最新资讯

理查德·罗杰斯访谈,聊如何为地球建设城市

建筑学院播客是一种新的建筑和设计播客,关注思想与教育。这个团队认为,通过教育和更好的对话,可以改善人们设计建筑物和城市的方式。建筑学院刚刚完成了第一批播客,与全世界的专家就美学、幸福、教育、可持续性、本土建筑与住房等话题进行对话。

在这一期中,建筑学院与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理查德·罗杰斯 (Richard Rogers)进行了广泛的话题交流,内容包括紧凑型城市、公平社会、合作与公共空间。

赫尔佐格对话塔蒂亚娜·毕尔巴鄂,探讨数字化与墨西哥建筑

雅克·赫尔佐格于2019年5月在瑞士巴塞尔的赫尔佐格与德梅隆建筑事务所会见了塔蒂亚娜·毕尔巴鄂,讨论了墨西哥建筑师的项目和建筑手法。作为相识多年的好友,这对屡获嘉奖的建筑师谈到了他们友谊中的高光时刻,以及赫尔佐格对改进毕尔巴鄂的建议。

伦佐·皮亚诺工作室:“建筑师是什么角色?”

项目来自Itinerant Office,由GIANPIERO VENTURINI策划,视频来自Luca Chiaudano。(译者:陆洋)
过去,现在,未来Itinerant Office的访谈项目,邀请著名建筑师分享他们关于持续演化的建筑世界的观点。每个访谈被分为三部分视频:过去,现在和未来。受访者在每个部分讨论他们的建筑观点和经历。项目第一集有来自意大利荷兰的11个建筑师,第二集由与来自西班牙葡萄牙法国比利时的13位建筑师的访谈组成。

这个访谈系列的目的是研究这些成功的公司并试图理解他们的方式方法。视频希望获得关于在21世纪做一个建筑师意味着什么的清晰影像,也能为下一代崭露头角的建筑师和进入领域的学生提供启发。

Fabrizio Barozzi:“如何发现环境中的独特性?”

项目来自Itinerant Office,由GIANPIERO VENTURINI策划,视频来自Luca Chiaudano。(译者:陆洋)

过去,现在,未来Itinerant Office的访谈项目,邀请著名建筑师分享他们关于持续演化的建筑世界的观点。每个访谈被分为三部分视频:过去,现在和未来。受访者在每个部分讨论他们的建筑观点和经历。项目第一集有来自意大利荷兰的11个建筑师,第二集由与来自西班牙葡萄牙法国比利时的13位建筑师的访谈组成。

Ricardo Bak Gordon:以连续性和敏感性驱动设计

项目来自Itinerant Office,由GIANPIERO VENTURINI策划,视频来自Luca Chiaudano。(译者:陆洋)

House in Boliqueime. Image Courtesy of bak gordon arquitectosFUTURE: Teatro Romano. Image Courtesy of bak gordon arquitectosCasa na Costa do Castelo. Image Courtesy of bak gordon arquitectosSchool Romanshorn. Image Courtesy of bak gordon arquitectos+ 24

费菁、傅刚:“我们希望享受工作,享受战斗”

去年,我第一次被清华大学邀请到建筑系设计课任教,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是中国顶尖建筑学院,也是世界上最强的建筑学院之一。在那里,我遇到了夫妻双双教书的执业者费菁和傅刚。我看到他们采用了非正统的教学方式,用严格的提问来挑战学生,因此想采访他们。他们的创新方法与我印象中中国处理建筑的方式不同。费菁和傅刚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末移居美国,在美国学习、工作、研究艺术和建筑近20年。

对话空格建筑高亦陶:“直觉必须植根于场地与环境”

高亦陶出生于中国哈尔滨,五岁时与父母一同移居香港,于2006年获得密歇根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在美国生活了七年之后,他移居欧洲,他原本打算在欧洲呆四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在与中国实习的朋友交流后,他很快意识到,他的祖国中国有着更多机会。他在为几家知名公司,如巴塞罗那的Josep Lluis Mateo Architects、柏林的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和挪威奥斯陆的Space Group Architects工作不到两年之后,他回到中国,在北京的两家先锋派事务所:朱锫建筑事务所Chiasmus Partners进行为期数年的实践学习。

莱佛士幼儿园及早教中心,图片来自高亦陶湿地中的红砖塔,图片来自高亦陶莱佛士幼儿园及早教中心,图片来自高亦陶二分之一体育场,图片来自高亦陶+ 32

Robbrecht en Daem:建筑师应该保持谦虚并长远地思考

过去,现在,未来Itinerant Office的访谈项目,邀请著名建筑师分享他们关于持续演化的建筑世界的观点。每个访谈被分为三部分视频:过去,现在和未来。受访者在每个部分讨论他们的建筑观点和经历。项目第一集有来自意大利荷兰的11个建筑师,第二集由与来自西班牙葡萄牙法国比利时的13位建筑师的访谈组成。

Massimiliano & Doriana Fuksas:“终有一日梦想家会聚在一起,建造理想世界”

© Archivio Fuksas. ImageShenzhen Airport© Archivio Fuksas. ImageRhike Park in TbilisiNew Rome EUR. Image © Leonardo Finotti© Studio Fuksas. ImageNew Milan Trade Fair+ 15

意大利建筑师Massimiliano和Doriana Fuksas都在罗马出生并长大。两人于1969、1979年先后毕业于罗马大学。Massimiliano以画家的身份开始他的学业,Doriana最初的目标则是艺术史。60年代初,Massimiliano曾辅佐乔治•德•基里科,毕业后在伦敦为Archigram工作,之后在哥本哈根与亨宁·拉森(Henning Larsen)和约恩·乌松(JørnUtzon)共事。1967年,GRANMA成为他开始的首次实践。1985年Doriana加入,并在1997年成为他的合伙人。随后,在1989年和2004年分别于巴黎和深圳设立了事务所。2000年,Massimiliano Fuksas担任以“少一点美学,多一点伦理”为主题的第七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总监。两人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法国阿列日的涂鸦博物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罗马欧洲会议中心;新米兰博览会;斯特拉斯堡的天顶音乐厅;以及以色列雅法的佩雷斯和平中心。我在他们最近访问纽约期间会见了他们,到目前为止,他们只完成了阿玛尼第五大道旗舰店一个项目。我们讨论了他们如何开展每一个项目,对未来的关注,以及为何该尝试让建筑成为建筑之外的东西。

丹尼尔·李伯斯金:“我喜欢指向性强、观点明确的建筑形式 ”

写于2011年8月31日,在建筑师的纽约工作室(译者:田山佳惠)

第一次遇见丹尼尔·李伯斯金(Daniel Libekind)是在2002年12月18日,当时他在新修复的世界金融中心冬季花园展示了他对新世贸中心的愿景。我把那个早晨看作是明星建筑现象的诞生,他是第一个在主流世界媒体面前亮相的明星建筑师。那时一个想法击中了我,尽管我从来没有采访过任何人,但我知道我必须采访这位伟大的建筑师。但是当他一离开舞台,就被媒体包围了。几十个肤浅的问题迎面而来……我穿过宏伟的中庭,看到建筑师的妻子尼娜独自自豪地站在那里。我们聊了一会儿,便得到了第二天的采访机会!

Odile Decq:建筑羁旅背后的故事

“过去、现在、未来”Itinerant Office 的一部采访系列片,邀请知名建筑师分享他们对不断变化的建筑行业的看法。每期采访分为三个环节:过去、现在和未来。在这三个环节中,受访者透过他们的视角来讨论对建筑的想法和体验。该系列的第一部采访了11名来自意大利荷兰的建筑师,第二部包括13名来自西班牙葡萄牙法国比利时的建筑师。

采访迪拜居住者,看城市近年发展

在过去三十年间,迪拜已经从一个风沙满天的沙漠城镇成长为一个国际贸易与旅游的战略枢纽。受此影响,第三世界的数个城市正互相展开竞争,努力复制这一发展模式——很大程度上围绕机动车、豪华别墅、闪烁的摩天大楼、巨型购物中心以及“智慧”城市的雄心壮志,并从零开始规划建设的都市主义。这些遍布非洲的新发展计划的名字各不相同:尼日利亚的埃科大西洋城、卢旺达的愿景之城、毛里求斯的埃本网络城、肯尼亚的孔扎科技城、坦桑尼亚的游猎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河流之城等等。这些都是模仿迪拜的城市发展计划。

WORKac 解说贝鲁特艺术博物馆方案

如果没有与所处的文脉发生联系,那么什么是建筑?建筑的布局和造型取决于其所处的位置,建筑设计需要体现地方文化。建筑所展现和表达得越丰富,它所具有的意义(有时这种意义甚至高于建筑本身)就越深刻。

2018年12月是黎巴嫩建筑界极为热闹和盛大的一个月: Hashim Sarkis 被宣布为2020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黎巴嫩出身的 Amale Andraos 与合伙人 Dan Wood委托建造贝鲁特艺术博物馆Amale AndraosDan Wood 所合伙创立的 WORKac 建筑事务所在贝鲁特艺术博物馆竞赛中提交的方案是一个极具动感的各种几何形状组合而成的六面体。该方案与事务所在迈阿密博物馆车库方案中呈现的设计风格有所不同。即将建造的贝鲁特艺术博物馆位于贝鲁特市中心,占地面积12000平方米,用于举办各种永久性和临时性展览。 WORKac 事务所的方案之所以被评委会选中,是因为它“展现了在高密度城市环境中融合艺术、建筑与景观等多元文化的可能性,并重新构想了人们共同生活、学习和分享的方式。”

张轲:建筑有自身的精神性

立足于北京的建筑师张轲,最初求学于中国的顶尖学府,清华大学,而后在1998年毕业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在清华的学习使得他具备了扎实的专业知识,而在哈佛的深造则激励着他不断质疑建筑行业的本质要素,比如"我们为什么建造"。张轲在波士顿和纽约工作三年后,于2001年回到北京并创立了他的独立事务所。

西藏娘欧码头 ©王子凌微杂院 ©王子凌雅鲁藏布江小码头 ©王子凌瑞士诺华上海园区办公楼 ©苏圣亮+ 37

李晓东:“我是一位反省的地方主义者”

我对北京本土建筑师和清华大学教授李晓东(1963~)的第一印象是他令人放心的自信。采访结束后,李教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想在我的学校教书吗?“我这辈子从没教过,”我回答。他很快反驳说:“我知道,你可以教书的。行还是不行?“如果说我在生活中学到了些什么,那就是当机会来临,你应该先抓住机会,然后再考虑。”如果他对我这么有信心,我为什么不选择相信他呢?“我考虑道。

LiYuan Library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School Bridge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New Building of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New Building of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 24

Fran Silvestre:“建筑将在未来十年内完全改变”

西班牙建筑师弗兰·西尔维斯(Fran Silvestre)以其细致入微,干净,极具现代感的作品而闻名。每个项目都与下一个项目一样令人惊叹,这种类型的房屋出现在邦德电影中,并且在Pinterest上有抱负的业主之间流行开来。

 Hofmann House / Fran Silvestre Arquitectos. Image © Fernando Guerra | FG+SG Hofmann House / Fran Silvestre Arquitectos. Image © Fernando Guerra | FG+SGBreeze House / Fran Silvestre Arquitectos. Image © Diego OpazoOffice Building 1905 / Fran Silvestre Arquitectos. Image © Diego Opazo+ 18

对谈DS+R创始人:“ 解决问题太简单,制造问题更有趣”

作者:Vladimir Belogolovsky

近日,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纽约事务所的 Liz Diller 与 Ric Scofidio 接受了我的采访,他们描述自己“思考做事与众不同,且不属于任何现存体系或组织”,这样的说法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我们探讨了大部分建筑师推崇的一些传统,以及如何瓦解它们并进行重新设计。在他们繁忙的纽约事务所内,几位创始人为我们展示了他们的热门作品,包括高线公园,位于华盛顿高地社区的如雕塑一般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以及位于哈德逊园区、旨在解决不断上升的艺术需求的移动龟壳建筑 “The Shed”,毕竟艺术的未来充满着未知数。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Iwan BaanRoy and Diana Vagelos Education Center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Iwan BaanZaryadye Park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Maria GonzalezThe Broad Museum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Iwan Baan+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