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作者:Vladimir Belogolovsky 近日,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纽约事务所的 Liz Diller 与 Ric Scofidio 接受了我的采访,他们描述自己“思考做事与众不同,且不属于任何现存体系或组织”,这样的说法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我们探讨了大部分建筑师推崇的一些传统,以及如何瓦解它们并进行重新设计。在他们繁忙的纽约事务所内,几位创始人为我们展示了他们的热门作品,包括高线公园,位于华盛顿高地社区的如雕塑一般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以及位于哈德逊园区、旨在解决不断上升的艺术需求的移动龟壳建筑 “The Shed”,毕竟艺术的未来充满着未知数。 Vladimir Belogolovsky: 你经常使用过“空间的政治性”一词,对你来说它的意义是什么? Liz Diller: 它意味着空间从来不是中立的。它是带有文化标记的,不同地方一定具有地域差异。这其中有许多细微差别,比如公共与私密之间的界定,甚至私密的程度以及行为的遮挡程度。 Ric Scofidio: 空间承载着丰富的历史,可惜的是我们在初初接受建筑教育时总是被要求先从剔除一切出发点开始,包括光影、声音、气味等等。我们从一张白纸开始,要求学生立即开始思考然后将其想法进行优劣分级。可是我们需要那些承载了涵义的空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它的政治特征。 VB: 谈到你们的作品,你们在每个项目中都尝试融入一些具体的问题,你们是怎么控制这些问题的多少,以及你们在设计里会根据过往经验添加多少你们已知的信息?  RS: 我不满在于,有许多建筑师不经思考就快速接受并运用一些组织规则来构建空间。比如,为艺术家建造一个阁楼空间,这挑战了一个人能如何生活!所以,对我来说,看看我们不了解的东西总是很重要的。  LD: 自我们成立事务所以来,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审视从家庭生活到公共/私密到科技的日常准则。我们会一直持续这个传统,我们总是质疑现状和传承的事物。与此同时,每个项目都相当于一次新的试验机会,朝着略有不同的方向发展。我们有许多功能类似的项目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手法,比如波士顿和洛杉矶的博物馆。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