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Instagram 图片分享软件

Instagram 图片分享软件: 最新资讯

为建筑系学生精心挑选的50个Instagram主页

Instagram的出现给予设计师展示他们的作品的机会和一个思考建筑本身的平台,对建筑领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正如我们以往所展示的那样,在职业生涯的任何阶段里,设计师都有着数以百计的平台。 然而,对于新晋的建筑学生来说,Instagram上大量的方案,stories和 hashtag 可能会让人感到压力,分散注意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列举出了一个包含50个Instagram账户的列表,不仅适用于所有设计师,而且它们特别旨在让建筑学生在建筑世界中找到自我,并提供灵感,支持和参考。 让他们能够有机会及时了解同校师生,年轻建筑师,大学工作室等的最新作品。

13个专注拍摄建筑立面的Instagram账号

Instagram user @serjios (Serge Najjar). ImageZaha Hadid in Beirut
Instagram user @serjios (Serge Najjar). ImageZaha Hadid in Beirut

近年来,社交媒体应用软件(尤其是 Instagram 图片分享软件)已经成为建筑领域极其重要的一个工具。Instagram 已经成为了一个可以展示各种各样的建筑类型和风格、城市景观以及那些令人惊叹的建筑的首选视觉平台。虽然这些建筑在普通人看来很普通,但它们不仅只是建筑师的艺术品,也是那些停下来关注其设计的人们的艺术品。

下面我们选择了13个 Instagram 用户账号,他们专门通过展示世界各地的建筑立面和墙壁,来显示我们城市的多样性。

伊斯坦布尔的彩虹建筑,由摄影师 Yener Torur 拍摄

提起伊斯坦布尔,富丽堂皇的清真寺和繁忙的市集就会在脑海中显现。不过,建筑师兼摄影师 Yener Torur 却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城市的另一面:记录伊斯坦布尔鲜为人知的本地社区,展现万花筒一般惊艳多彩的土耳其

Yener Torur 常常以他的朋友、家人甚至他自己为模特,以摄影为媒介,讲述古怪离奇的视觉故事。他的镜头下的人物如同嵌入画面中,和照片的色调相辅相成。Torur 将自己寻找、拍摄这些建筑物的过程称为一种“寻宝游戏”,希望透过镜头记录、呈现一个不一样的,鲜为人知的伊斯坦布尔,以消解大众对土耳其单调的东方主义印象。

弗兰克·盖里“路易威登基金会”摄影大赛结果公布!

Yi-Hsien Lee (@nevermind1107). Image Courtesy of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Yi-Hsien Lee (@nevermind1107). Image Courtesy of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如今,成为一个真正的建筑爱好者意味着什么?不太离谱的结论是,拍摄原始的、instagram 优化的照片在评估中名列前茅。考虑到这一点,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发起了一场摄影比赛,选出几张可以突出这幢大楼的最佳照片。这些照片则是由参观者拍摄的,并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分享。

2018年普里兹克奖多西的建筑以及使用者们

建筑摄影师 Iwan Baan 为2018 普利茨克奖得主 Balkrishna (B.V.) Doshi 所庆祝。普利茨克评审团选择印度建筑师为最新的获奖者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的作品在网上仍然很流行。在印度的多个项目中,Baan 捕捉到了与多西作品有关的真实的物质性和复杂的空间体验。Baan的 Instagram (@iwanbaan),已经有了接近12万的粉丝,作为他的“一个 iPhone 上的旅行日记”。

餐厅通过怎样的设计可以引起 Instagram 用户的注意力,以增加客流量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图片分享平台,看了你就会明白的”。

当你走进铺着瓷砖的入口时的那一瞬间,一眼就能够看到那些茧状的图案。Planta 位于多伦多市区内的繁华街道,是一个吸引人们在这里运用 Instagram 软件的的好地方。人们都知道这里,自从去年秋天开业以来,Planta 的业务量就不断的增长,其中几家餐厅的主空间被一次又一次的拍摄。另外再加上使用了有丛林风格的壁纸,贴图瓷砖,并且他们自己帐号中还拥有的1万4千张图片资料,这样的餐馆就意味着商机无限。

Instagram的母公司 Facebook 宣布,该公司本季度在广告方面的收入为91亿美元,并同谷歌 Google Alphabet 公司(260亿美元)一起保持了长期以来在数码广告设计领域的统治力。随着 Instagram 引入了竞争对手 Snapchat(图片分享平台)的故事功能,大大的增加了今年赞助文章的数量(我们已经注意到了),但这并不就能说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是处于食品和饮料行业的中心位置。当餐馆开始“可分享”时,室内空间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学生自营网站 Volume64 :设计小尺度方形空间,探索建筑的类型学

从你踏入建筑学院的第一刻起,你的导师就会反反复复并热情洋溢地告诉你:学无止境,始于当下。众多的学生平台是我们为分享发现而努力的例子,而它们之中的许多诞生于学院教育与自主学习的紧张关系之间。从后数字倡导者 KoozA/rch 到各类大学出版物,比如巴特莱(Bartlett)的 Lobby,建筑协会的 AA files,或是耶鲁建筑学院的 Perspecta,研究和媒体平台代表了今天我们这一代人的创造意识。Volume64 是这种紧张关系下的一枚新秀,其背后是一支我本人和同事们建立并运行的团队。通过ArchDaily,我们想来分享一些我们的故事。

"Giant Snakes and Ladders" By Christopher Delahunt. Image © Volume64 "The Cave" By Georgi Belyanov. Image © Volume64 "Unknown Ingredients" By Lloyd Lee. Image © Volume64 "Flash Memorial" By Johanna Just. Image © Volume64 + 26

建筑界第一潮男:诺曼·福斯特,你25岁的生活不如他82岁的溜

诺曼·福斯特今年早些时候才开始在Instagram上随意的上传照片。但不要上当,以为他再这个由7年历史的媒体平台上知识短期的出现。在82岁高龄的时候,这位英国建筑师在这方面的天赋甚至远远超出了设计建筑物的能力。

什么使诺曼·福斯特的InstagramBjarke Ingels的更有吸引力?比理查德·布兰森(英国亿万富翁)的更令人印象深刻?我认为是是一种复杂的组合运动的能力,“他就像我们一样!” 建筑师们喜欢这些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多产、最受尊敬的专业人士的生活提供了幕后的洞察力的照片。在这些赞扬和男爵的身份背后,我们发现福斯特游泳、骑车、划船、直升机已经进入他生活80年。看到一位总想站在创新前沿、勇于冒险的建筑师,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松懈的迹象,这让十分安慰。

100张极简照片展现阿根廷建筑明亮的色彩和细节

摄影师 @hernanmat在这组极简主义照片中捕捉了建筑的材质、颜色和细节,展示了阿根廷当地具有特色图案和元素,以及传统和流行的建筑的活力。

将这些元素拍摄并收集,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占领集体记忆的阿根廷建筑的不同维度。

下面是一组极简主义照片,摄影师@hernanmat

天才草图手绘师用 Moleskine 笔记本和相机定格“真实和想象”的城市

Moleskine笔记本,草图,建筑摄影,想象力和 Instagram  - 全部都是刻板印象中建筑爱好者的兴奋点。而 CityLiveSketch 这个项目的作者 Pietro Cataudella 既不是艺术家也不是建筑师,他是个地质学的学生。

2014年的夏天,这个意大利小伙子开始了一个项目,试图“通过使用照片和画稿组合的形式,用一种不一样的方式表现意大利灿烂的城市(以及其它地方)的地标建筑。” 他从比萨跑到罗马,从伦敦到巴塞罗那,画出了包括Stefano Boeri设计的Bosco Verticale 住宅大楼以及艾菲尔铁塔在内的著名建筑。

这位摄影师让平凡的德国建筑披上了亮丽的色彩

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中,都有许多个默默无闻的平凡建筑,这些建筑有着良好的设计,他们都并没有想去超越谁。对于德国摄影师Paul Eis保罗艾尔斯来说,这些建筑却成为了他作品中的一块块完美的画布。我们可以在他的Instagram里面看到这些建筑摄影作品,Eis艾尔斯在这些作品中用最好的光线效果捕捉到了这些建筑,然后通过数码技术为建筑添加了一些明亮的色彩,让这些建筑从平凡变成了雄伟壮观。

Confórmi项目:重合不同时代的影像形成的视觉冲击

Confórmi(同样在Instagram图片分享软件上)是一个开始于两年前的项目,主要是管理其策展人视觉冲击的方法。博洛尼亚建筑师Davide Trabucco,作为一个策展人目前正在进行的档案工作我们可以将其描述为这是他“个人工作的工具”,他将两种不同时代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形成一幅彼此之间具有相互视觉关系的画面。所有这些图像,Trabucco认为,“都已经出现在我们的共同意识和视觉文化当中。”他们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是清晰的:从形式上和美学上说,每幅作品中的视觉“是容易理解的,即使是对未成年人来讲也是这样”。

Alvar Aalto, Silo, Toppila | 芬兰,奥鲁,1931 — Herzog & De Meuron, Feltrinelli Porta Volta, 意大利,米兰,2008-2016. 图片来自 © Davide Trabucco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Bürohaus Friedrichstraße, 柏林,1929 — Herzog & De Meuron, Elbphilharmonie, 汉堡,2003-2016. 图片来自 © Davide Trabucco Louis Kahn, 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 La Jolla, 美国,加州,1959-1965 — Bas Princen, Ringroad (Ceuta-Fnideq), 2007. 图片来自 © Davide Trabucco Le Corbusier, Tower of Shadows, Chandigarh, 印度,1957 — “Ecomostro” | Blot on the Landscape, 意大利,奥斯图尼,1980. 图片来自 © Davide Trabucco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