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公寓

公寓: 最新资讯

AD 经典:卡夫卡城堡 / 里卡多·波菲尔建筑事务所

站在小丘上俯瞰西班牙的地中海海岸,那里有一座古怪的结构,若不注意很容易误以为是一大堆被遗忘的石块。这就是卡夫卡城堡,建于1968年,它是西班牙后现代建筑师里卡多▪波菲尔(Ricardo Bofill)早期的作品之一。波菲尔以发人深思的纪念碑式公寓楼闻名,尽管他后来的作品沉浸于后现代历史主义,模块化与数学计算衍生出的卡夫卡城堡和任何本土或国际建筑传统完全脱离,现在如此,上世纪六十年代亦是如此。

Courtesy of Ricardo BofillCourtesy of Ricardo BofillCourtesy of Ricardo BofillOnce the physical model of Kafka’s Castle was completed, RBTA managed to condense all necessary construction information into only five drawings. Image© Ricardo Bofill+ 19

纽约公寓合集,大平层、跃层与公寓的室内设计

15 Union Square West / ODA Architecture + Perkins Eastman Architects. Image © Robert Granoff15 Renwick / ODA New York. Image © Frank Oudeman12th Street, Loft / Neil Logan Architect. Image © Dean KaufmanTribeca Loft / Andrew Franz Architect. Image © Albert Vecerka/Esto+ 63

纽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也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更是多种文化和历史的交汇地,而艺术和建筑则在城市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家庭办公室:35个灵活的工作的家庭空间

几年前,社会生活方式的改变,重新定义了公寓和住宅的居住。随着转型,居住空间与办公空间共存模式越来越普遍,房屋的两用性成为了挑战。下面的合集中,提出一些室内办公的解决方案,为您接下来的设计提供灵感。

15个里斯本公寓室内合集

里斯本拥有悠久的建筑遗产,其当代建筑作品中有大量的修复重建项目。缺少新建筑的空间。除非有人愿意为土地的高价付出代价,里斯本目前的建筑面临着与现有建筑合作的挑战,通常将其自身限制为仅设计内部空间。

13套迷你公寓中的多功能解决方案

随着越来越多的高层住宅的开发,提供的居住单元越来越小,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面对室内空间越来越紧凑的户型设计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从此角度来看,专业人士越来越多地专注于利用细木工和多功能家具组合以创建新的解决方案,从而使空间能够在几秒钟内完全改变,例如可扩展橱柜和书柜以应对存储空间的不足; 装上滑轨或滑轮的可滑动家具;床垂直旋转变成了柜子;楼梯间踏步下方空间成为的抽屉等。

13个使用砖石立面的住宅项目合集

旋转,错位和交织是使建筑中原始砖图案多样化的一些选择。 这些元素的形状通常用于墙体建造,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进行了探索,构造住宅的外墙,展示着建筑本体及其与周围环境的关系。

AD经典: 加拉拉特西公寓 / 阿尔多·罗西 & 卡尔罗·艾莫尼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面临大规模的住房危机。在米兰,人们进行一系列应对住房危机的规划,为意大利北方城市规划了能够容纳50,000至130,000人的卫星社区。这类社区的建设于1946年破土,也就是危机出现的第二年。1956年,十年过去了,随着一个全新城市总规划 Il Piano Regolatore Generale 的施行,为第二阶段的建设,又称“加拉拉特西公寓”,创造了条件。新社区的场地被一分为二,后半部分隶属于 Monte Amiata Società Mineraria per Azioni。在1967年年底,由于先前的规划给了加拉拉特西第二期的私资开发机会,该项目就委托至建筑事务所 Studio Ayde,即其合伙人卡尔罗·艾莫尼诺(Carlo Aymonino)身上。两个月后,艾莫尼诺就邀请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一同为该社区设计一栋住宅建筑。这两名意大利人致力于实现各自对理想微观社区的设想。[1]

© Gili Merin© Gili Merin© Gili Merin© Gili Merin+ 22

什么是共享生活?

(译者:洪于雁)
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居住或将住在共享的学生宿舍——廉价住房和与朋友和学校伙伴的紧密社交的良好组合。以合理的价格拥有一个私人房间并共享公共空间。事实上,现在不仅大学生就这样生活。共享公寓的概念正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成为有效的解决方案。

MAD 公布曼哈顿东34街高层公寓设计,‘曼妙身形’加入纽约天际线

马岩松带领的MAD建筑事务所近日公布了纽约东34街公寓的设计。建筑位于纽约曼哈顿城,比邻帝国大厦,占地486平方米,高232米。她的身段曼妙纤长,犹如一颗种子从坚硬的城市地表破土而出,向上自由生长。

社会住宅:45个项目的平面和剖面

社会住宅是一个更加民主的城市的主要元素。这些住房为城市地区的所有公民提供了体面的住所,并将他们与城市的其他部分及其服务联系起来。

遗憾的是在很多国家,“社会住房”一词仍然有消极的含义。它经常被视为一种试图用廉价的材料建造最多单元的项目,对居民的生活质量几乎或根本没有关注。通常情况下,认为它是受到资金限制的设计,而不是服务于城市和人民的项目。虽然这一事实经常出现,但也有一些案例描述了相反的情况,在这些案例中,建筑师通过具有创新解决方案的特殊项目来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从而改善城市体验。

为了强调这些项目,我们汇集了45个案例来描述不同的社会住宅模式。多样化的选择始于小规模的单户住宅,它将公共补贴项目与大型公共企业的多户住宅单元相结合。

© Tim Crocker© Guy Wenborne© Sergio Grazia© Takuji Shimmura+ 91

光引呈线住宅 / PENY HSIEH INTERIORS

© Kyleyu Photo Stuio© Kyleyu Photo Stuio© Kyleyu Photo Stuio© Kyleyu Photo Stuio+ 28

  • 室内设计: PENY HSIEH INTERIORS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84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8

万科泊寓苏州石路社区 / 锋思国际

© Yichen Ding
© Yichen Ding

© Yichen Ding沿街立面改造后实景. Image © Yichen Ding© Yichen Ding“白色盒子”. Image © Yichen Ding+ 53

苏州市, 中国

多伦多产权公寓急速扩张的历史与未来

本文最初在2018年2月13日发表于Archdaily网站。

多伦多城市有着一段漫长而令人忧虑的发展与空白。最初在密西加沙和英国王室之间签订的买地协定(Toronto Purchase of 1787)的1787年地图上,这个曾经建立过殖民地的地方后来成为多伦多市。这里最初被构想为一块有着清晰边界、亟待开发的空地。或者,按照艺术家路易斯·雅格伯(Luis Jacob)更为恰当的描述:“一无所有,也恰是一页空白,等待着用意志来题写。”200多年过去了,可居住性、价格、租房短缺等问题的增加,催生着垂直方向的产权公寓的发展,这片空地的政治从未有如此凸显过。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Manuel Alvarez Diestro© Manuel Alvarez Diestro© Manuel Alvarez Diestro+ 24

65平方米公寓设计合集!小空间大设计

对于不断增长的住房需求和经济压力,我们的家越来越小。编辑部总结了10个65平方米公寓设计,让自己的小空间变成大设计。

美国住宅400年

从17世纪的后中世纪英国住宅到90年代的独栋别墅, Pop Chart Lab 研究了过去400年间的121座北美住宅。他们将这些住宅分为7个大类和40个小类,图表展示了美国住宅过去的发展。

没一份拷贝都具有编号以及艺术家的签名,这种方式有些类似布鲁克林的“结构图表”公司生产的人类最伟大的90座建筑图表。

广州天河创想公社 / 源计划建筑师事务所

工业遗存地上的绿色“峡谷”. © 张超
工业遗存地上的绿色“峡谷”. © 张超

工业遗存地上的绿色“峡谷”. © 张超空中廊桥. © 张超空中廊桥与自然相融. © 夏至屋顶的健身房. © 夏至+ 35

Guangzhou, 中国
  • 建筑师: 源计划建筑师事务所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210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7

AD经典:阿姆斯特丹孤儿院 / 阿尔多·凡·艾克

© CCA Mellon Lectures© CCA Mellon Lectures© CCA Mellon Lectures© CCA Mellon Lectures+ 14

荷兰建筑师阿尔多·凡·艾克(Aldo van Eyck)于1960年在阿姆斯特丹郊区建造了阿姆斯特丹孤儿院。他的设计概念是创造一个既是住宅又是小城市的建筑。

2018威尼斯双年展的拉脱维亚馆,展现20世纪公寓设计的转折点

拉托维亚文化部宣布将以“在一起与分离:百年生活”作为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拉托维亚馆的主题。城市规划师 Evelīna Ozola、建筑师 Matīss Groskaufmanis、舞台设计师 Anda Skrējānem和拉脱维亚新戏剧学院院长 Gundega Laiviņa会突出表现“过去一百年的意识形态转折点”,以“建筑项目和公寓楼体现生活在一起和建立一个国家的不同理念的过程”的形式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