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材料

材料: 最新资讯

这个砌砖机器人能在两天内建造一座房屋

这一新的机器人名为 Hadrian X, 可以在两天内健在一座砖屋。该机器人由澳大利亚公司 Fastbrick Robotics 制造,巨大的机器人放置在卡车上,每小时可以砌1000块砖。这一创新源于机器30米的伸展范围,可以在一个定点上完成砌砖的工作。,

管庄玻璃的改进让曲线玻璃幕墙更加容易

很多建筑师喜欢玻璃和曲线。两者的结合却很困难而昂贵,因为玻璃需要在窑内加热来弯曲成需要的曲线。有时会用小尺寸的U型玻璃通过一定角度的连接来拟合曲线。

但是这种方法也有一定局限:随着曲率增加,玻璃间的间隙也越来越明显,不能很好地围合。而一位德国的设计师 Holger Jahns 改进了U型的玻璃,让它们能够更好地彼此拟合,创造出没有间隙的曲面。

© Holger Jahns © Holger Jahns  © Holger Jahns © Holger Jahns + 20

材料聚焦:来自Dorte Mandrup建筑事务所的帆塔

本文属于“材料聚焦”系列,在这个系列中我们请建筑师介绍他们在材料选择背后的思考,并且展示让建筑最终实际建成的步骤。

帆塔建于去年,成为了Aarhus Docklands的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标。从室内看,项目完美平衡了对室外港口和城市的景观——但从外侧看,Dorte Mandrup建筑事务所希望让帆塔拥有抽象的外观,同时回应其航海的主题以及风帆的形态,而模糊了自身的建造。为了实现这一点,建筑师创造了完全由单片钢板坐落于基础上方的结构。在这一采访中,项目建筑师Noel Wibrand告诉了我们项目的材料选取是如何作用于施工过程的。

© Torben Eskerod © Torben Eskerod © Torben Eskerod © Torben Eskerod + 8

"建筑师的DIY":这面外观砖墙采用了传统的建筑工艺制造

在最后的外立面施工中,伊朗Sstudiomm建筑公司探索出了通过利用建筑的参数来发挥出砖块的潜力。而并没有在以后安装的过程中依靠独特的建筑元素来替代,在这个新项目(称为完全的“负精密。是在现场制作的一个砖墙外观//建筑师的一次DIY)中,该公司使用砖头这样简单的材料,利用数字技术并以独特的方式进行组装。像Gramazio Kohler 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发出了用工业的方式进行砖墙的组装,而Sstudiomm 公司希望以一种更加粗犷的方式,创建出一个砖墙的参数模式,并以伊朗建筑师的聪明才智更多的使用这种方式。

由Sstudiomm 提供 由Sstudiomm 提供 由Sstudiomm 提供 由Sstudiomm 提供 + 17

俄勒冈州立大学化学家发现了一种能保持建筑低温的蓝色色素

俄勒冈州立大学(OSU)的化学家意外发现了一种明亮的蓝色色素,目前已经以颜料的形式引入市场,并有望对建筑可持续方面做出贡献。

2009年,在进行研究应用于电子工程的物质实验时,OSU化学家Mas Subramanian和他的团队将黑色氧化锰与其他化学物质混合,并加热至2,000华氏度。他们没有想到,其中一份样本会变成明艳的蓝色。

如何设计并建造一座厨房

开始设计之前,最重要的是知道厨房会如何被使用。这是建筑师都必须要使用的方法。厨房不能只是个被遗落的角落,或者是项目最后才确定的空间。设计师们需要注意厨房有很大的交通量并且是一个需要被整合进项目的与众不同的工作空间。

漂浮码头建造过程: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最后一件作品

直至7月3日,你可亲身体验艺术家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最新也是最后一件作品。名为漂浮码头(The Floating Piers),位于意大利伊塞奥(Iseo)湖。

作品由3000米步行道组成,100,000平方米的黄色覆盖,整体漂浮码头系统由被220,000块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支撑。这些元素随伊塞奥湖的波浪自然起伏,坐落在离米兰东部100公里和威尼斯西部200公里处。漂浮的黄色道路从苏尔扎诺(Sulzano)的人行街道延伸至湖面,连接了圣保罗岛和蒙泰伊索拉岛。

漂浮码头是继2005年克里斯托与克劳德共同完成名为门(The Gates )的作品十年多后首次大型作品,克劳德于四年后去世。因为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作品和他们的精神曾鼓舞了诸多建筑师们,我们想要探索这座伟大项目的建造过程,它实现了我们走在水面上的梦想。

2016年2月:在 geo – die Luftwerker,75,000平方米的黄色织物缝合成板面。(吕贝克,德国)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5年11月:克里斯托为漂浮码头绘制初步图纸。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 31

Georges Batzios Architects事务所提出完全由干草建成的文化中心

George Batzios Architects事务所为希腊Konaki Averof文化中心设计的方案采用了一种全新的可持续方法。设计将建筑与农业联系到一起,从而实现对一座现有建筑的重新改造,并回归到塞萨利平原的环境中。新建筑采用干草贴面再现了现有围护,重生成了曾定义19世纪晚期此地的“黄金环境”。

可以隐藏在地下的围栏

这种新的围栏使用的系统和材料和传统的滑动围栏是相同的,但是它们可以垂直移动,在五秒之内隐藏进地下,完全消失。这种被称之为“Fancy Fence”的系统希望让可达性达到最大化,同时通过去除横向的元素改善传统围栏的外观。这种系统可以容纳任意数量的竖向栅栏,其中可以有固定的部分,以及可以隐藏于地下的可动部分。

RMIT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研发人员使用烟蒂制造出了一款更加好用的轻型砖头

垃圾可以成为其他人的建筑材料。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研究人员(RMIT)日前开发出了一种技术,使用世界上最顽固的污染物——丢弃的烟头来制造砖头。该项目由Abbas Mohajerani 博士领导一个团队进行研发,他们发现,如果1%的烧制砖采用烟头制作则可以完全抵消一年全球香烟的生产量,同时也能够得到更轻和更高效的砖材。

这种充气技术让建筑立面可以“呼吸”

你有没有见过可以通过上千个“气孔”呼吸的建筑?Tobias Becker 的“呼吸表皮项目”(Breathing Skins Project)让这一想法得以实现。根据仿生学的理念,该表皮受到了有机表皮的启发,可以通过调整渗透性来控制射入的光线,以及内外两侧的温差。除了这些功能上的优势外,不断变化的表皮还能很好地让室外的自然环境和室内的居住环境进行交互。

Courtesy of The Breathing Skins Project Courtesy of The Breathing Skins Project Courtesy of The Breathing Skins Project Courtesy of The Breathing Skins Project + 9

哈佛研究者开发出可以自行折叠变形的材料

哈佛研究者开发出一种可以自己改变尺寸、体量和形态的材料。这种新材料受到了折纸技术的启发,由一系列挤压小盒构成,总共有24个面和36条边。盒子通过折叠边线形成不同的形态,充气制动装置使得它在不受到外力作用下就可以自行改变。制动装置还可以选择热装置或是水压装置。64个独立单元就可以连接成4x4x4的方形结构,改变尺寸、形状和朝向。

德国公司 Plastique Fantastique 建造的充气建筑

德国公司 Plastique Fantastique 的充气构造实验最早始于1999年,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我们之所以使用塑料是因为我们没有钱。”他们的创始人 Marco Canevacci 说道,“塑料是我们可以想到的最便宜的材料,你可以很容易地连接它们,创造出简单的建筑。通过一个热风鼓风机,它们就成为了可以居住的建筑。”通过往充气结构中充入热风,它们的办公空间成为了一个温暖的区域,即便周围仍然冰冷。该团队在过去的20年中不断进行着实验,Plastique Fantastique 的充气构造简单、临时,并且十分古怪。他们最开始的作品让人联想到乌托邦组织 Haus-Rucker-Co,这个组织从60年代就开始实践一次性的移动结构,作为与他们看到的 无聊、稳定、严酷世界的对抗。

隈研吾利用碳纤维保护建筑不受地震损害

日本(Japan)的 Komatsu Seiten 纤维实验室公布了一种被称为 CABKOMA 的绳索,其中利用了合成的无机纤维,表面上具有热塑性材料。这种材料被首先用在了 Komatsu Seiten 办公室的外围。

三个将低技材料转换成创新设计的项目

以下文章由 ArchDaily 最新的美国产品分类版块 Materials 提供。

去年你听到过多少次3D打印(3d printing)这个词?双层幕墙或是“智能”建筑你又听过多少次?高技材料目前好像掌握了话语权,至少在建筑圈是如此。但是仅仅利用最新的材料并不能让建筑更加“创新”。 更常见的是,高技材料的应用往往让建筑变得更加昂贵而艳俗。

但是木材、石材和砖等低技材料却往往被忽视,尽管在当地生产,利用当地原材料生产的这些建筑材料在碳足迹上可能会更低。虽然这些材料略显无趣,但是经过想象力和技术的创新,建筑师可以让这些材料变得新鲜起来。因此,我们带来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三个真正创新使用低技材料的项目。

7 种未来主义的设计作品让我们有了新的建筑类型

当今世界已经是数字化和电脑的时代,建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受影响最深的是被一些评论家称为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随着在建筑中的新工艺和新标准的不断使用,这些新技术却经常受到批评,他们被认为表现出过度的轻浮和放纵。在另一方面,在建筑设计中已经出现了能够体现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现象,即利用新技术和电脑来为我们的城市和人民的集体利益进行建筑设计。

我们收集了7个这种项目,以从工程到工艺性和到艺术性为例子;这些项目在Le Corbusier柯布西耶在80年代以后的建筑手册上都有暗示,都是新的建筑理念。

未来的建筑会被用胶水粘合在一起吗?

在建筑材料中最具革命性的材料可能是一个我们很熟悉的东西:胶水。在《新科学家》最近发表的一篇关于新城市规划的文章中,未来学家Geoff Manaugh在他的建筑博客中认为,典型的建筑物结构可能很快看到一项改革。钢制螺栓和焊接将被以石油为原料的复合材料和碳纤维板用胶水固定,并可以作为建筑的结构和外表。

巴雷特建筑学院学生制造:完全用纤维编织的椅子

纤维被认为是一种平面的二维材料,因此近来在建筑上往往被用作表皮使用。但是这种材料的潜力还没有被完全开发。

由伦敦巴雷特建筑学院的硕士学生开发, FaBrick 是一种可以利用织物材料创造坚固结构的方法。利用水泥和纤维粘结可以创造出椅子。该项目希望让纤维成为设计的砖和水泥,让建筑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