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塔里埃森建筑学院正式关闭,学生对此发表评论

塔里埃森建筑学院正式关闭,学生对此发表评论

上周,塔里埃森建筑学院宣布在建校88年后正式关闭。学校和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基金会都对闭校发表了申明,现在学生们也就该决定对他们的影响发表了申明。学校在关闭之前就经受了多年的挣扎,尽管在2017年时学校还获得了作为高等教育学府的认证。

Students gather at Loft, Taylor Bode’s newly constructed frame for his thesis. Image © Lorraine Etchell Students screeding the concrete foundation for Site 168. Image © Michele Yeeles Students doing demolition in preparation of Jan Sobotka’s shelter, Lander. Image © Lorraine Etchell Students sawing the wood frame for the canvas panel of Hanging Tent. Image © Jessica Martin + 17

Frank Lloyd Wright's Taliesin West.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Image © Flickr user cmichael67
Frank Lloyd Wright's Taliesin West.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Image © Flickr user cmichael67

以下是塔里埃森建筑学院的学生们对此发表的评论。

仅仅留下建筑作品是不够的,我们要为下一代留下属于人类的作品。
—— Olgivanna Lloyd Wright

塔里埃森建筑学院即将关闭的消息让它的学生们措手不及。要终止这个八十八年的供选择教育体系就像是要拆毁一个实实在在的建筑杰作那样具有破坏力。学校的关闭意味着上世纪最为杰出的想象和传统之一将要被拆毁,而保存一个能够维持像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建筑学院这样的建筑环境的文化和保存任何历史材料证据一样重要。一个建筑如果没有了那些维持其传奇性鲜活的人们,那它和一个空壳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Students sawing the wood frame for the canvas panel of Hanging Tent. Image © Jessica Martin
Students sawing the wood frame for the canvas panel of Hanging Tent. Image © Jessica Martin

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学校,还有我们的家园,我们深深交织在一起的社区,以及追求教育的机会。在这个真正独特试验性的学校里曾经是将教育表达成一种生活方式的平台。很幸运作为2020届的毕业生我们依然能够经历超越教师的教育经验。在塔里辛建筑学院时我们住在由同学和前辈们共同搭建的索诺兰沙漠庇护所中。早上我们在山头的光线和鹌鹑的合唱中醒来。我们为彼此烧饭,享受着在历史中一直将人们团结到一起的社区生活,而这在现代生活中已经日益缺乏了。在同一天我们既可以解决3D打印机的问题也要在晚上解决用火取暖的问题。与大自然和彼此的相处,搭建我们自己住的房子的屋顶,学习最新的软件和设计方法,这些都是成为这里学生的深厚意义。塔里辛学院的学生以及备受尊敬的校友和老师共同构成了这个传奇社区。

Students doing demolition in preparation of Jan Sobotka’s shelter, Lander. Image © Lorraine Etchell
Students doing demolition in preparation of Jan Sobotka’s shelter, Lander. Image © Lorraine Etchell

设计一个能够全方面融合生活的建筑教育从一开始就是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奖学金的理念之一,也是它和Olgivanna Lloyd Wright在共同创办奖学金时想要维持传奇的方法。从塔里辛奖学金1932年创立开始“学徒们就要参与工程、运作以及学校的维持,这当中还包括要自己准备赖以生存的食物。”而如今塔里辛校区不再为未来建筑师提供训练场地却违背了赖特创立时的精神。这将不仅仅是他们本身传奇的损失,也将是这个行业未来的损失。“边学边做”的教育哲学在这个建筑理念和实用知识越来越分离的时代显得尤其重要,因为塔里辛建筑学院的教育恰恰架起了这种横沟中的桥梁。

在我们看来这个意义深远的传奇和美国文化景观之珠的陨落本是一场可以避免的灾难。学院的结束并不是永久的结局,并且我们认为现在的结局并不能反应学校、学生、学院以及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理念最大的利益。

Students gather at Loft, Taylor Bode’s newly constructed frame for his thesis. Image © Lorraine Etchell
Students gather at Loft, Taylor Bode’s newly constructed frame for his thesis. Image © Lorraine Etchell

我们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继续前行的个体和机构,我们也期待着在这个悲剧性的分裂中能够再开出新的花朵。但与此同时我们明白塔里辛建筑学院关闭带来的损失是没有办法被弥补的,也没有其他的经验能够复制我们在这里的收获。我们本来在这里能够获得建筑硕士文凭,但是现在随着这个项目的结束我们不再收到授权文凭联盟的认可。需要到其他地方结束我们的学业不仅对我们个人和团体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同时也剥夺了我们在曾经深深付出的项目中获得成果的机会。

塔里埃森建筑学院是一个种植在鲜活土壤里的种子,它独特的环境造就了许多富有见解、持有可持续理论和情感的建筑师。我们不仅仅是在为自己诉说,也是为那些曾经建设了这个家园并继续用集体的、就地的、智慧的支撑彼此的操作付诸行动的人。用赖特自己的话来说,“[人们]从他们生活的事物“氛围”中获得认可和支持。他们深深植根于此就像植物之根于土壤之中。”如果这个社区和它伟大的传统被彻底拔除,受到伤害的将不仅仅是和学校有关的人,还有赖特最为杰出的创造之一所蕴藏的理想主义和利他主义。
翻译:裘怡霖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aldwin, Eric. "塔里埃森建筑学院正式关闭,学生对此发表评论" [Students Respond to The School of Architecture at Taliesin's Closure] 10 2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33431/ta-li-ai-sen-jian-zhu-xue-yuan-zheng-shi-guan-bi-xue-sheng-dui-ci-fa-biao-ping-lun>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