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南非建筑业中的女性问题“沙滩上的死鱼”

南非建筑业中的女性问题“沙滩上的死鱼”

这篇文章主要讨论一直在建筑行业享有霸权地位的性别和种族问题。其中,我们最关心的就是现今作为建筑行业一大亮点的女性。事实上,这一群体在建筑业的存在并不显眼高调。为了解释这个我们怀疑在其他建筑相关行业中也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将描述一个专业人士所在的建筑空间。

白人男性的霸权海滩

白人男性长久以来呼吸着新鲜空气,享受着海滩上细软的沙子。在建筑空间里,黑人男性和白人女性之间的领导主权是很难区分的,因为黑人曾经(和现在)都普遍在建筑史上缺乏记录。但是现今的统计数据显示,男性是主导这个行业的群体,但这个群体中的种族分布一直以来并不见报。大家可以推断这个并不是一个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所以根据我对这些数据和历史的理解,在这个空间里,似乎黑人男性比白人女性拥有更多的特权。

所以黑人男性是在水中畅泳的一个群体。这对白人男性来说,虽然是个崭新体验,但也可以接受。但对有呼吸新鲜空气特权的黑人男性来说,还尚泡在水里的双脚使他们感到不安。

然后就到了白人女性,她们奋力地在水里游着,找寻着上岸休息的机会。她们其中的一些人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到达了海滩,在上面拥有了一席之地。浸泡在并不那么干净,并充满着化学物质的海水中,她们能够潜下去观察水下生活,也能浮上来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最后是我很熟悉的黑人女性群体。我们湮没在海洋的身处,看着从上面传下来的点点亮光,奋力地想要游过这片缺氧的海洋。从海滩上看过去,这片水域看起来就像是幽蓝的梦,但对于潜在深处的黑人女性,她们自然就认清了这是绿色有毒液体的事实。有时候,会有一个少见的机会让一位黑人女性到达岸上。但当她走上沙滩的时候,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感到了惊讶。

污染水体的根源在于海床,那里有着太多令人难以忍受的,散发着臭气并不断在腐烂的有毒的死鱼。

我们很少能看到或知道在霸权海滩上的其他情景。而在海滩上晒太阳的人也不理解湮没是什么意思。那些挣扎着游泳的人,和那些湮没在海底深处的人也终究是不同的。而我们黑人女性,在最深处,可以看到所有其他阶层的人,却拥有最少的上岸机会。我们最常见到的是令人痛苦的在这个问题上的交叉性。

我描述这个霸权海滩的目的不在于即刻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尽管问题迫在眉睫,去说服空间中的其他成员伸出援手是需要协同努力的对吧?因此,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准确的找到问题关键,并把它们放到台面上。这样,我们每个人就都能体会到这个问题散发着的臭气,并找到开放海滩的办法。

死鱼问题可以解剖为两个方面:

一,建筑一直被当作理想的中立体,但其实不是的。

二,“建筑业中的女性”被视为一个同质群体。

1.建筑并不是理想的中立体

建筑行业带着极端的性别不平等和偏见。根据2015年南非建筑行业委员会的统计,在8,842名注册专业人士中,只有21%是女性。在这一群体中,有15%(271人)以前是弱势群体(Cullis 2015)。这在南非的语境中,意味着Ta们是在历史上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群,或者更直接地说,就是有色人种。同一年,南非人口为54,956,920人,其中有50,422,912人是有色人种。而在这群人中,只有271人注册为POC类女性建筑专业人士(Stats South Africa 2015)。显而易见的是,建筑业中显眼的种族和性别失衡。

这些数字因国家而异,但类似的失衡在美国,英国和欧盟都是存在的。为什么会这样?虽然这个问题的关键很难找到,但是从我读到的数据看来,拥有同样职位的男女之间的收入差距似乎是一个共同线索。根据2016年“建筑业中的女性”统计,合伙人和董事级别的性别收入差距达到55%,而这个差距在行业下游有微弱的减少(Mairs 2017)。这又是为什么?在阅读这些数据的时候,我意识到建筑行业的盈利机会有因为佣金和项目而产生不同。我不太确定是什么推动了让不同性别担任联席董事的趋势,但不平等问题仍然是存在的。有一些例如南非建筑业女性的机构在积极推动从法律政策上改变这样的不平等状况。所以我们可以过一两年后再回来分析。

同时,对这一趋势有很大影响力的是建筑界的社会和教育文化,Despina Stratigakos在她的著作《女性建筑师去哪儿了?》中写到了这个多面问题的现实。她说:“尽管女性占建筑学生的近一半,但特别是在设计领域,教职人员中并没有足够的女性。课程大纲也把关注点更多放在男性的作品和写作上,这给学生留下了女性在建筑界的贡献很小的印象(Stratigakos 2016)。

作为在南非开普敦大学毕业的建筑学生,我可以说是从未在设计课程中遇到任何一位黑人女性建筑师。除了扎哈·哈迪德,但她是一位明星建筑师。这是我们稍后会讲到的问题。也只有在开普敦大学的“移除罗德”(Rhodes Must Fall)和去殖民运动之后,我有一节(也是唯一一节)理论课通过重新调整课程结构和阅读清单来回应了教学严重西化的问题。必须提到的是,这个改变是由开设建筑理论和历史的教授个人发起的。然而,如果要对柯布西耶坐在他的现代主义椅子上吸烟所代表的建筑形象进行真正的改变,那些尚躺在大学图书馆中吸尘的非洲文学需要被放入我们的阅读表中。我常常自嘲道,虽然这个教授带来了一个小小的改革,但他实际上是一个欧洲白人男性。这也是我们拥有白人盟友一起改变未来的证据。我感谢他为我介绍了无数作家的作品,Ta们大大提升了我对建筑的认知。这其中包括建筑教授Lesley Lokko, 作家和摄影师Teju Cole,艺术家Joy Mboya,以及一个在不断增长的名单。

2.“建筑业中的女性”并不是一个同质群体

在过去和今天,在业界一群普通建筑师中有“女性建筑师”这一特殊称谓。这无疑强化了性别二元论的观念,以及在这篇文章中,佐证了男性建筑师即是“理想中立体”的代名词的观点。在今年国际妇女节Dezeen列出的50名鼓舞人心的女性建筑师和设计师名单中,丹麦建筑师Dorte Mandrup的回答获得了特别的认可。她说道:“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我不是女建筑师。我是一名建筑师。当我们谈论性别时,我们倾向于谈论女性。男性通常没有被安排一个性别,只是一个无性别的中立体。这就是为什么你不认识“男建筑师”这个词。尽管这些所有的努力都让女性建筑师感到特别,但结果却是相反的。” (Mandrup 2017)

这个名单受到了广泛受到了业内女性的认可和赞赏。但是业内女性情况的缓慢转变让建筑界无可避免带着男性认知。Mandrup尖锐地指出即使有包容女性的趋势,但其产生的效果恰恰是相反的。它背后由配额支撑着,把在建筑界有着卓越贡献的女性当作是勋章一样摆放着。看看Jane Jacobs, Lina Bo Bardi和Eve Ensler这几个少数被放到历史书架上的白人女性,你就明白,如果业内继续这一趋势,建筑史将还是被白人男性所定义。

这样,就有了那些沉在海底的死鱼。

头部:学术课程尚未进步,只靠那么一小撮进步教育者的个人力量是远远不够的。相对学院而言,教育者的力量并不长久,但是学院有这样的能力去进行基本且长期的文化变革。

尾部:作为头部的延伸。文化在教育经历中习得。通常建筑业被看作是由男性统治并定义的职业。当然,其他人的数量正在不断增加,但我们需要关注更多方面的问题,比如说平等薪酬,适当的数量和对交叉文化的包容,以使它们不去增加权力的复杂性,也不会阻挡其他人在这个职业中的前进道路。

我们所有人都有在海滩上呼吸的权利。

该文于2017年8月20日发表于此

参考资料:

1. Cullis, Jacquie. SACAP Announces Women In Architecture South Africa (WiASA) program. September 2015, 2015. http://www.sacapsa.com/news/249829/SACAP-Announces-Women-In-Architecture-South-Africa-WiASA-programme.htm (accessed August 20, 2017).

2. Mairs, Jessica. Gender pay gap is broadening shows Women in Architecture survey. February 10, 2017. https://www.dezeen.com/cookies-policy/ (accessed August 20, 2017).

3. Stats South Africa. Mid-year population estimates. Statistical release, Pretoria: StatsSA, 2015, 8.

4. Stratigakos, Despina. Why is the world of architecture so male-dominated? April 21, 2016. http://www.latimes.com/opinion/op-ed/la-oe-stratigakos-missing-women-architects-20160421-story.html (accessed August 20, 2017).

5. Madrup, Dorte. “I am not a female architect. I am an architect”. May 25, 2017. https://www.dezeen.com/2017/05/25/dorte-mandrup-opinion-column-gender-women-architecture-female-architect/ (accessed August 20, 2017).

6. Lushaba, Lwazi. “Dr Lwazi Lushaba on the Black Schema at UCT-Lecture 3-Part 1/3.” Dr Lwazi Lushaba on the Black Schema at UCT-Lecture 3-Part 1/3. Cape Town: Youtube, June 26, 2017.

翻译:黄瀚筠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de Klerk, Khensani. "南非建筑业中的女性问题“沙滩上的死鱼”" [Dead Fish on the Beach: the Problem with “Women in Architecture”] 02 7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19809/sha-tan-shang-de-si-yu-men-tan-tan-nan-fei-jian-zhu-ye-zhong-de-nu-xing-wen-t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