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与藤本壮介对谈:未来是一个不断延伸的矩阵

与藤本壮介对谈:未来是一个不断延伸的矩阵

该采访首发于Metropolis Magazine(《大都市》杂志),题为《走进藤本壮介的内心世界》

2013年,北海道出生的建筑师藤本壮介带着他颇具玩味的云朵状蛇形画廊进入了大家的视野。这件极具突破性的杰作向我们解释了藤本的建筑观念。而这次洛杉矶的Japan House在其极简艺术空间呈现的上百件十分精湛的建筑模型,抑或是制作稍显粗糙的探索模型让我们更进一步深入到藤本壮介的建筑世界。这个名为「未来的未来」的回顾展,带我们从2000年藤本壮介自己开设了东京和巴黎的工作室开始,仔细回探了他的建筑师生涯。

© MIR © Varosliget Zrt © Laurian Ghinitiou © Hufton + Crow + 10

© Laurian Ghinitiou
© Laurian Ghinitiou

在众多项目中,藤本不断地运用着极度透明感、叠加的白色、和树木这些元素,而蛇形画廊只是藤本还不算长的职业生涯中的又一卓越创作。这个展览的主线即是探寻藤本在不同项目中涉及自然与建筑环境的题目和观念。一点相反的是,在十月27日开展前,藤本穿着一身黑大步走进了展厅。那天下午,洛杉矶好莱坞85华氏度。坐落在喧嚣拥挤的星光大道附近,「未来的未来」的呈现无疑在克服了很多不可能的同时,也时刻上演着藤本一直欣赏的各种元素之间的对比,碰撞和矛盾。

Guy Horton:你认为故乡北海道有为你带来一个不同的看待空间和地点本质的视角吗?

藤本壮介:在离开北海道去东京之前,其实我并不是很理解自己在北海道有些什么。我必须离得远点儿去看这个问题。而且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并没有怎么想过这些。当我去了东京学习建筑(陷入回想.....)才知道了生活在更清冷之地和小镇上的感觉,还有就是自然环境和建筑环境之间的极大差别。然后,就意识到了北海道的独特之处。

因为来自乡间,在森林里玩耍和深入到自然里于我而言是形成空间感知的一个重要起点。在自然环境中,你可以选择自己的那条路。奇怪的是,能在东京的密集中找到相似的经历。虽然所有东西都是人造的,但比例,密度和飘浮的物件让你就像走在森林里一样。你仍然可以选择自己的那条路。这个时候,我就明白了即使自然和人造是不同的,它们仍然能创造相似的空间体验。而在城市的人工空间里,自然元素是通常存在的。

© Sou Fujimoto, Nicolas Laisné and Dimitri Roussel
© Sou Fujimoto, Nicolas Laisné and Dimitri Roussel

在设计中,你把自然显眼地,或有时抽象地摆放进那么稠密的都市环境中。这是一个有意识的举动吗?

是的,其实不止是自然,还有创造空间让大家感觉犹如置身在森林中,或者能感受到广阔的天空。我总是寻求自然和建筑之间的一个平衡,包括更深层次的抽象意义。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从事建筑设计的,那段记忆是怎样的?

我一直很喜欢制作东西。不是建筑,就是所有我可以手工做出来的东西。那时候,大概11,12岁,我得到了一本关于Le Corbusier(柯布西耶)的书,然后我就明白了建筑设计是一件富有创意的事情。在那之前,建筑就只是房子。不过那时我并没有想要从事这样一个职业。

在高中里,我开始对物理怀有兴趣,很想知道物理学家,像爱因斯坦,是怎么理解世界的复杂性并且发现这么清晰的理论去解释一切的。

我刚开始上大学的时候,想学的是物理或数学。但我很快意识到了这需要高阶的学习,而我放弃了,因为真的是很难理解。然后我就需要决定去学习哪个学科。带着数学和物理的背景,纯艺术和绘画看起来离我特别遥远,所以建筑和我当时的情况还是有些联系的。在那个时候,我对建筑还一无所知。只是觉得它看起来适合我而已。

在你刚开始的时候,是谁给你带来了启发呢?

他们最早给我们介绍的建筑师是Le Corbusier(柯布西耶)和Mies van der Rohe(密斯·凡德罗)。看到他们在现代基础上创建新的空间概念真的很让我着迷。这完全颠覆了我对建筑的认知。而且对我本人而言,爱因斯坦的理论,以及凡德罗和其他现代主义者做的事情是有些相似之处的。这真的一下子把我迷住了。即使到了今天,我仍然经常回去重新理解建筑。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现代建筑和现代主义仍然在继续前行。有时候它更贴近后现代主义,有时是倾向形状,但无论如何底下还是有一个基本的,大家共同认可的审美标准的。所以,我尝试去重新理解,重新审视它。这些都是能让我想起自己身在何方的重要提示点。

© MIR
© MIR

那么,这个展览的内容,也是在提醒你身处的位置的吗?

我现在意识到,即使是回去看哥特式,罗马式,或者16,17世纪的建筑,就是整段建筑史里面是蕴藏大量的灵感的。我感觉自己的创作是在做相关的回应。

对未来的建筑师而言,我现在做的事情以后会成为漫长的建筑史的一部分,也许会激发他(她)们的灵感去创造另一个未来。这个未来是一个不断延伸的矩阵,而非一条直线。现在我做的事情可以看做是未来的种子,尽管这些种子是由带有历史过往的旧种子创造的。所以,这是一个创意,观念和灵感的延续。

最近在探索什么想法呢?你经常在Instagram上发一些天空和地平线的图片。你是试图从中寻找一些什么嘛?或只是你经常需要飞行的缘故?

是的。天空很简单,但又经常呈现不同的样子。我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否在其中寻找些什么。(笑)但也许我是对它的复杂性感兴趣。我喜欢收获惊喜。最近,我从错综复杂和矛盾中获得灵感,然后看看我能从中做出些什么。

这出于什么目标呢?又会怎样影响到大家?

所有事情看起来都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和多元。自然和人类活动有所不同,但又是我们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存在一个矛盾就是我们不能控制自然,却要成为自然的一部分。这和现代时期相反,那时候人们想要控制环境里的所有事情,或者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 Hufton + Crow
© Hufton + Crow

那么,如果这个矛盾是人类的现状,你的目标是让大家在这个情况下感到更加舒适吗?

我喜欢创造的是那种可以让大家行动自由的空间,是那种尊重大家选择多元性的建筑,而不是把建筑充当指挥者。我不想要设计一个漂亮空间,而是喜欢去创造那种大家独身其中,或在和其他人互动时能获得灵感的空间。这样,他(她)们的生活就会更富有多样性。创造出不同选择给大家,或者创造出空间让大家能感觉到开放和自由去做想做的事情是个很棒的目标。

那么你觉得你的建筑需要从背景中脱颖而出,以显得与众不同吗?

这视情况而定。在东京,你不需要看起来和周围环境相似,因为所有东西是存在于无序中的。就是让新的建筑物融入到周围环境中是不可能的。加之,只要20年,整个地区又会有新一轮的改变,所以就背景而言,流动性是很强的。

比如巴黎的Mille Arbres(千树)项目,是在城市的边沿,与颇具历史的巴黎为邻,所以我们尝试去探索这之间的张力和不同之处。

© Varosliget Zrt
© Varosliget Zrt

布达佩斯的项目(匈牙利音乐之屋)是在一个公园中间的,所以你在地面上并不能感知到建筑的外形。你走在树木的遮盖下,然后,在某个点,你就走到了一个人造的顶棚下,但是又有树木伸到顶棚上。这就像逐渐从森林过渡到建筑中一样。所以,这个建筑更像是融入到环境当中去了,当然,这也是我本身的意图。

我猜自己感兴趣于重新解释如何让新与旧,过去与未来,以及自然与人文和谐起来。关于如何创造和谐的新想法将带来一些新的东西。即使大家不会很自然认识到那是新事物,可那仍旧是新的。

翻译:黄瀚筠

Courtesy of Metropolis Magazine
Courtesy of Metropolis Magazine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Horton, Guy. "与藤本壮介对谈:未来是一个不断延伸的矩阵" ["The Future is a Spreading Matrix": In Conversation with Sou Fujimoto] 30 12月 2018. ArchDaily. (Trans. Collin Chen)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08413/yu-teng-ben-zhuang-jie-dui-tan-wei-lai-shi-ge-bu-duan-yan-shen-de-ju-zhen>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