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用品
  3. 如何化解“画图头疼”症状?

如何化解“画图头疼”症状?

如何化解“画图头疼”症状?
如何化解“画图头疼”症状?, © Nikola Olic
© Nikola Olic

建筑总是让人头疼。对于那些经历过建筑设计学习工作的人来说,这句话听来可能并不令人惊讶,但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开始意识到:你不需要为那些可能给你带来痛苦的建筑设计拼命工作。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的心理学教授,阿诺德·J·威尔金斯(Arnold J Wilkins),在于 The Conversation 发表的文章中谈到:特定的视觉刺激会导致不适、头痛、甚至是偏头痛,而粗暴和重复的城市环境被认为是罪魁祸首。

正如威尔金斯所解释的,我们的大脑已经进化到可以处理自然界的图像了。他的文章描述了许多方法来衡量大脑处理视觉信息的难度,从在计算机上模拟一个简单的神经系统,到测量人们在看到图像时的呼吸情况。有证据表明,在这两种情况下,大脑处理建筑物图像的工作比处理自然场景要困难得多。在某些情况下,这种额外的工作量会导致身体不适、疼痛甚至偏头痛。

但是,是什么导致了这种额外的工作量呢?威尔金斯的研究表明,答案可以用“傅里叶分析”(Fourier Analysis)得出。傅里叶的研究在现代通信中可以说是最广为人知的:数字传输的“1”和“0”实际上是由平滑的模拟正弦波(smooth analog sine waves)叠加而成的,这种技术起源于19世纪早期的傅里叶的工作。

然而,类似的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图像。就像任何数学函数都可以被分解成正弦波一样,任何图像都可以被分解成不同宽度(或“频率”)条纹图案的叠加,并放置在不同的角度。你可以在下面的视频中看到这种效果,在这里,不同的条纹叠加在一起来重现蒙娜丽莎:

然而,尽管人脸和其他自然图像可能需要添加许多套非常窄的条纹,一个建筑图像的傅里叶分解由少数主导条纹——通常是地板的横条纹和墙壁的垂直条纹——模式控制。威尔金斯这样描述这种差异:

在自然界中,作为一般规则,具有低空间频率(大条纹)的组件具有高对比度,而高频率(小条纹)的组件则有较低的对比度。我们可以把这种简单的空间频率和对比之间的关系称为“自然法则”。简单地说,自然的场景中有条纹,它们往往会相互抵消,所以当加在一起时,图像中不会出现条纹。

这是这些单调的条纹图案的影响,它们是头痛和其他问题的根源。不幸的是,这种模式在建筑设计中越来越常见。威尔金斯将“门垫、地毯和自动扶梯上的条纹”从其他室内装饰中分离出来,但是随着建筑设计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受到结构效率和成本的驱动,重复的条纹图案在建筑本身的结构中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他的结论中,威尔金斯建议:“也许是时候将自然法则融入到设计建筑和办公室的软件中去了。”但在此之前,也许建筑师可以在他们的设计中更仔细地考虑这个现象了。

点击这里阅读威尔金斯在 The Conversation 上刊载的原文。

翻译:杨朝;校对:岑靖茜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Stott, Rory. "如何化解“画图头疼”症状?" [Just Looking at Buildings Can Give People Headaches—Here's How to Minimize the Problem] 29 7月 2018. ArchDaily. (Trans. Laurene Cen)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898285/zhi-shi-kan-zhao-jian-zhu-jiu-rang-ren-tou-teng-xian-zai-jiao-ni-ru-he-hua-jie-nan-t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