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永远不要用廉价材料建造机场!”

“永远不要用廉价材料建造机场!”

机场设计既是一门艺术也是科学:最好的航站楼不仅要功能全面,而且要美观且令人惊叹。每天数以百万的人从这些航站楼穿行而过,但只有少数的人对它们内部构造的了解像罗杰·达菲(Roger Duffy)和德里克·摩尔(Derek A.R. Moore)一样完整。他们作为SOM的设计负责人已经概念化了一些世界上最有代表性的航空业项目,包括孟买国际机场第二航站楼。这次的采访中,摩尔作为总监,达菲作为设计伙伴,一起对机场设计这一复杂的挑战,以及这些限制条件如何激发出更具创新的解决方案进行讨论。

Chang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3. Image © Tim Griffith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Terminal 1. Image © Timothy Hursley 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 Airport - Automated People Mover Station. Image Courtesy of SOM / © Jeff Goldberg | Esto + 15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各地机场一直在不断扩张,例如迪拜、北京和墨西哥城。对这些地方的机场的规模有本身自带的限制吗?

Roger Duffy: 这其中机场的大小并不重要,而是对单个航站楼的限制。我想你已经了解到五千万到六千万游客这一数字。任何庞大的数字,都会变得难以管理。

不建造拥有巨大航站楼的大型机场,而改为建造多个机场,且每个机场都有它的特殊用途。这两个方法相比哪个更好一些呢?

Derek Moore 如果交通系统都连在一起的话,一个机场显然是更方便的。否则公交线和道路都需要重复修建。低成本的航空公司通常更喜欢飞到较小的机场,但这些机场现在也已经到了极限。此外,航空公司之间的联盟也在不断变化。这一动态变化在一个机场内会更易管理。民航局也同样如此,它在一个机场内运作时更有效率。

Chang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3. Image © Tim Griffith
Chang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3. Image © Tim Griffith

这些大型机场必须保证能扩建,您会如何创建一个允许日后不断扩展的系统呢?

Duffy即使在水晶球的帮助下,许多变化还是难以预测的。例如,没有人预料到由于9/11事件后,安检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或装载区对机场来说变得如此重要。但你也需要确保某些东西来维持设计保持灵活性。在完工后很难改变一个固定的复杂结构。

Moore同样重要的是,飞机的停泊位置不要太小。它们应该是可扩展的,而且不局限于特定机型,因为受欢迎的型号大小还在不断增长。还有技术上的变化。当翼端设备首次出现时,空客A320和波音737的两侧突然需要另外5英尺的距离(约1.5米)。

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Terminal 1. Image © Timothy Hursley
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Terminal 1. Image © Timothy Hursley

当您以一名乘客的身份行走在机场中时,什么是让您感觉最满意的?

Moore很明显,如果我能在机场周围自由活动我会感到很满足。我不喜欢被阻止做什么事情,视觉上也是如此。

Duffy如果我能凭直觉就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许多新机场都非常大,到处都是人。如果我作为游客时能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通过机场,那我就满意了。

那您一定经常觉得不满意。

Duffy非常不幸,的确是这样。比如我记得在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这纯粹是恐怖。你有一种一直沿着地下通道走的感觉。

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 Airport - Main Terminal Expansion. Image © Robert C. Lautman
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 Airport - Main Terminal Expansion. Image © Robert C. Lautman

要做得更好并不容易。总会有许多来着法律上、机场运营商和航空公司的限制。

Moore没错。你必须清楚什么可以改变,什么不能改变。但是在这些规定中依然有一些创造的可能性;例如,在任何机场的中心部分,我们都要确保岛屿一样的登记处的桌子不成为你们看不穿的墙壁。乘客应该能看穿他们,这样他们才知道店里有什么东西。对旅行者来说,方向感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在入住和路边之间使用玻璃墙的原因。这不仅能让更多的光线进入建筑,还让你更容易找到路。想想那些不经常乘坐飞机的人是很重要的。他们需要能够直观地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听上去很有逻辑,但为什么依然有很多机场的设施并不是这样的?

Moore历史是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在过去,航空公司希望在航站楼内尽可能多的办公室,于是通常会在入口和停机坪之间建一堵坚固的墙,既看不穿,也无法在任何主要方面做出改变。

Duffy通常建造地点并不理想。以马德里巴拉哈斯国际机场的第四航站楼为例。这是一座令人惊艳的建筑。我会给它打一个高分。但是从航站楼走要通过地下才能到登机口,这些地下通道使乘客感到困惑,并让他们迷失了方向。这在马德里已经很糟糕了。但香港也是如此。要在市中心的一个航站楼办理登机手续,再乘火车去机场航站楼,然后从那里进入地下室,在那里乘火车到登机口。这种方式并不好。是快速增长的结果,每一个阶段都会增加新的负担。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多年累积起来的问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预算的限制。您多久和这类问题做一次斗争?

Moore预算上的变动是常事。大部分项目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涉及多个经济周期。几乎我们每一个项目都是这样。最好的省钱方法就是减少整体建造面积。例如孟买国际机场新的二号航站楼,我们减少了13英尺(约4米)长,。6英尺半(约2米)宽的大跨度结构。听上去不是很多,但却节省了一大笔预算。整个建筑依然宽敞,但是却节省了一笔可观的资金。

Duffy了解当地市场也十分有帮助。这可以让你从一开始就精打细算,也就不需要再额外削减开支。例如,在孟买,我们注意到当地的制造商无法生产我们正在计划的钢梁的尺寸,所以我们更改了设计,让当地的制造商能参与进来。最后,它要便宜得多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 – Terminal 2. Image Courtesy of SOM / Robert Polidori © Mum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Pvt. Ltd.

那么应该在哪些方面降低成本?

Moore关于那些乘客接会触到的那些东西,降低整体标准用便宜材料是不值得的。尽管最后的分析中,这些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在但它们非常重要。在这里节约成本总是会带来额外的维护和重置成本。我们曾经有一个客户,他把我们原计划在行李大厅里的水磨石地板替换成了地毯。当然两年后地毯就被乙烯基瓷砖所取代。

世界各地的机场应该都是一样的吗?还是要考虑文化因素?

Duffy大部分都是一样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规章制度的限制。即使这样,文化差异无疑是重要的。例如,在印度,你需要计算出足够的空间让乘客下车。这里经常来的是一家人。因此,我们设计的孟买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前的区域特别大。航站楼有一个玻璃幕墙,所以你可以从外面看内部。在东南亚,这一部分往往是中心的商店和餐馆区,比西方国家的机场大得多。你自然而然要考虑到这些事情。

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 Airport - Automated People Mover Station. Image Courtesy of SOM / © Jeff Goldberg | Esto
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 Airport - Automated People Mover Station. Image Courtesy of SOM / © Jeff Goldberg | Esto

您理想中的项目是什么样的?哪些是您非常想实现的?

Duffy有一个雇主不仅想解决问题,而且还想创造伟大的东西。不幸的是,西方国家再也没有这样的雇主了。但在新兴经济体中,这种渴望仍然存在。

Moore: 我非常想为纽约设计一个新的超级中心,来取代肯尼迪、纽瓦克以及拉瓜迪亚机场。一个连接出色铁路系统的机场。然后,现有机场的地点可以被赋予新的用途。

采访最初发表在《机场艺术:世界上最美的航站楼》(The Art of the Airport: The World’s Most Beautiful Terminals),由Frances Lincoln出版。也曾发表于SOM's blog on Medium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 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Alexander Gutzmer, Laura Frommberg, and Stefan Eiselin. "“永远不要用廉价材料建造机场!”" [When it Comes to Building a Better Airport, "It Never Pays to Use Cheap Materials"] 03 5月 2018. ArchDaily. (Trans. 韩爽)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893220/yong-yuan-bu-yao-yong-lian-jie-cai-liao-jian-zao-ji-cha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