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建築新聞
  3.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赢得2016年普利兹克奖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赢得2016年普利兹克奖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赢得2016年普利兹克奖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赢得2016年普利兹克奖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荣获了2016年度的普利兹克奖。 普利兹克奖评委会极高地肯定了他在改善城市环境和解决全球住房危机上的努力,并赞扬了这位智利建筑师“响应建筑实践在艺术上的需求,同时满足当今社会和经济上的挑战”。阿拉维纳是第41位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同时也是第一位获得这一殊荣的智利建筑师。

阿拉维纳今年48岁,在智利、美国、墨西哥和瑞士从事过大量的私人、公共和教育方面的项目。但最让他脱颖而出的是通过他创立的“行动智囊团”(Do Tank)公司ELEMENTAL,管理并建造了2500个社会住宅单元,并且在进行这项工作的同时介入政府公共住宅方面的政策以及利用市场的力量创造机会,以此很好地改善了低收入社区。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代表了社会参与型建筑师的复兴,特别是从他应对全球住房危机的长期计划和为人类争取更好城市环境的实践中可以看出这种特征。” 评委会如此评价道, “他对于建筑和城市社会都有着深刻的理解,并且表现在了他的写作、行动和设计上。建筑师的角色现在需要应对服务更广大社会和人类需求的挑战,而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明确、慷慨并全身心地应对了这种挑战。”

UC 创新中心 – Anacleto Angelini, 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14 图片 © Nina Vidic 蒙特雷住宅,墨西哥2014 © Ramiro Ramirez 药学院,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14 © Roland Halbe 暹罗塔,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04 © Cristobal Palma + 23

2014年获奖的坂茂2015年获奖的弗雷·奥托之后,2016年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又获得了这一奖项。普利兹克奖最新呈现了一种趋势,肯定了那些打破传统建筑领域边界的建筑师。这些建筑师也都具有一种为社会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的影响力。

UC 创新中心 – Anacleto Angelini, 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14 图片 © Nina Vidic
UC 创新中心 – Anacleto Angelini, 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14 图片 © Nina Vidic

2016年普里兹克奖:一封让大家关注基本问题的邀请函

这是普利兹克奖历史上第三次颁发给南美建筑师。南美洲大陆因为其不均衡和复杂性格外引人注目,当地存在着很多尚待解决的政治和经济问题,人们生活在不健康的情况之中。

现在有4亿人生活在南美洲,相当于全球人口的6%,而其中80%的人生活在城市地区。这造成了当地住房供应的严重不足,并且因为缺乏对于复杂城市化过程的积极响应,城市中出现了很多非正规的聚集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城中村”。这些“城中村”一旦建立,就很难得到改善。根据联合国居住组织的最新报告,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有1.1亿人居住在贫民窟中,并且这一数量很有可能增长:

“为了应对现在到2030年的城市增长,全球发展中国家每星期相当于要建造一座100万人口的城市,而每个居住单元理想的造价是1万美元。”[3]

矛盾的是,尽管生活在这样的现状之中,大多数这些地区的建筑师似乎对应对住房挑战没有什么兴趣。这就是为什么普里兹克奖颁发给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对于很多建筑师来说就像是一剂清醒剂,鼓励他们更积极地关注基本需求的问题。在他对2016年双年展设定的主题“前线报道”上,阿拉维纳已经很强烈地表达出了这一理想。

Villa Verde Housing. Constitución, Chile 2013. Image Courtesy of ELEMENTAL
Villa Verde Housing. Constitución, Chile 2013. Image Courtesy of ELEMENTAL

“如果智利建筑真的这么优秀,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住房如此差劲?”

“ELEMENTAL可以说是在剑桥的一次晚餐聚会上成立的,当时我的朋友Iacobelli问我:‘看起来现在智利建筑正在很好地发展,在国际上越来越多地得到关注和认同。如果智利建筑真的这么好,那么我们的社会住房为什么这么差呢?’” [3]

这是普利兹克奖历史上第一次授予一位智利建筑师,这座拥有1740万居民的国家曾经涌现过许多伟大的建筑师。几个月前《洛杉矶时报》的一篇文章中还写道,智利建筑现在正在越来越大地影响全球其他的建筑师,因为一系列利用简单而纯净材料建造,对于景观或城市环境进行敏感呼应的建筑。

尽管这样的承认对于智利建筑界具有价值,但是标题中阿拉维纳合伙人问的问题却因此缺乏讨论。2014年阿拉维纳在TED论坛上的演讲可以说总结了这一现象:“最糟糕的就是那些对于错误问题的优秀回答。”

数学学院,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1999 图片 © Tadeuz Jalocha
数学学院,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1999 图片 © Tadeuz Jalocha

建筑成为通向平等的捷径

“ELEMENTAL团队参与进了他们服务的住宅项目的每一个阶段:他们会与决策者、律师、研究人员、居民、当地政府以及工人进行合作,以此来获得最优的方案为居民和社会谋求利益。他们将居民的期望、自身的积极参与和项目的投资放在很重要的地位,希望以此进行好的设计来为社会地位低下的人们创造机会。这种创新的方式扩展了建筑师传统的能力范围,并且让建筑师这一职业变成了更加综合性的身份,以此来达到为建成环境提供合作解决方案的目的。” 评委会这样表示。

普里兹克奖今天授予的这位建筑师十分相信建筑的力量,也坚信建筑师本身的重要性。阿拉维纳让我们开始质疑现有的建筑观:对他而言,建筑师绝不仅仅是一个应对客户需要进行功能性设计的个体。用他的话来说,他可以“改善现有的东西,而非抱怨那些缺乏的东西……我们需要了解用怎样的设计手段可以颠覆个人利益剥削公共利益的力量。”

这次颁奖为建筑师们提供了启示和动力,来重拾我们曾经丢给他人的责任。用这位2016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的话说,现在是一个独特的时机,可以证明”建筑是能够扩展我们对于利益的理解的:因为设计是可以提供价值而非成为额外花费的;因此建筑是通向平等的一条捷径。“

让我们重新回到最前线。

2016年普利兹克奖评委

  • The Lord Palumbo(主席,建筑赞助人,蛇形画廊名誉主席,英国艺术委员会、泰特艺术基金会前主席,英国)
  • Stephen Breyer(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国)
  • 张永和(建筑师,教育家,中国)
  • Kristin Feireiss(建筑策展人,作家及编辑,德国)Glenn
  • Glenn Murcutt(格伦·马库特,建筑师,2002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澳大利亚)
  • Richard Rogers(理查德·罗杰斯,建筑师,2007年普里兹克奖获得者,英国)
  • Benedetta Tagliabue(建筑师,教育家,西班牙)
  • Ratan N. Tata(Tata集团名誉主席)
  • Martha Thorne(执行总监,IE建筑艺术学院院长,西班牙)

药学院,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14 © Roland Halbe
药学院,智利天主教大学,智利2014 © Roland Halbe

文章编辑

文字: José Tomás Franco, 英文翻译 Rory Stott,中文翻译杨奡
视频访谈: 导演及剪辑 Manuel Albornoz
职业生涯整理: 文字 Joanna Helm 和 Fernanda Castro

十字形朝圣者眺望台,墨西哥2010 © Iwan Baan
十字形朝圣者眺望台,墨西哥2010 © Iwan Baan

参考文献:

  1. The Pritzker was previously awarded to two Brazilian architects, Paulo Mendes Da Rocha in 2006 and Oscar Niemeyer in 1988.
  2. Percentages obtained from data published by the World Bank on its official website
  3. Elemental: Incremental housing and participatory design manual (Ostfildern :: Hatje Cantz, 2012) p.509
  4. Alejandro Aravena: "It's time to rethink the entire role and language of architecture," The Guardian, 11/20/2015.

查看完整图库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Franco, José Tomás.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赢得2016年普利兹克奖" [Alejandro Aravena Wins 2016 Pritzker Prize] 18 1月 2016. ArchDaily. (Trans. 杨奡)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80316/ya-li-hang-de-luo-star-a-la-wei-na-ying-de-2016nian-pu-li-zi-ke-jia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