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采访
  3. Arthur Andersson关于永恒材料和建造“废墟”的访谈

Arthur Andersson关于永恒材料和建造“废墟”的访谈

Arthur Andersson关于永恒材料和建造“废墟”的访谈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材料思想Material Minds,是由 ArchDaily Materials编辑的新专辑,主要内容是对在材料使用上有创造性发挥的建筑师、设计师、科学家或者其他人进行简短的采访。敬请阅读 !

来自Andersson-Wise Architects的Arthur Andersson想要建造废墟。他希望事物变得永恒——现在的样子和2000年以后的样子是相同的。他希望建筑能够与场地和时间相契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进行了一系列哲学层面的思考和具体实践,在这个领域有一定的影响力。稍后请阅读我们对安德森先生的深度访谈——“材料思想”专辑重要的一期。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 15

Arthur Andersson关于永恒材料和建造“废墟”的访谈 ,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塔式住宅 . Image © Art Gray

AD: 你能向我们阐释你对待建筑材料性的整体思考方式或者过程吗?

我认为这主要有两个方面。我们告诉客户我们希望这些建筑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差。我们以这样的心态或者设计框架开始我们的设计。罗马建筑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但它们依旧站立着。许多罗马古建筑都是石制的,罗马也是第一个使用混凝土进行建造的文明。万神庙的穹顶在几千年前哈德良任皇帝期间就是用混凝土建造的。所以我们试图从这个角度去看待事物。因此,我们使用了大量的混凝土和石头。但是,即使教堂是由木头建造的——就比如挪威已经有六百年历史的木条教堂,我们也试图去理解材料随着时间的风化作用——这对我们、对于我都很重要。

在我们今天的文化里我们可以评论建筑的架构、扩张和其他所有这样的优点——但这样你从这些建筑里所得到的情感在我看来是非常消极的——建筑变成了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但是如果一个建筑能传达出比建造材料更多的东西的时候,我认为从这样的建筑得到的情感能以一种好的方式影响人。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我先是在堪萨斯大学的建筑学院学习建筑,之后又去了伦敦大学深造。当我在伦敦学习的时候我的老师告诉我在课堂上你要努力工作,但当离开课堂时你需要去旅行。所以在我对路易斯康和他对事物的观点有一定了解之前,我就对废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我会去那些现在只剩旧的基础的古堡。巨石阵虽然不是古堡,但它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那里有一个巨构的存在,除了材料之外与其他一切都无关——这些古老的石头就安静地坐在环境里。有很多修道院或者类似的建筑让我产生兴趣,让我想知道这些地方到底是什么让我如此地兴奋?我想这就如同爱迪生所说的:“对古老事物的钦佩并不在于其古老性,而是在其自然性。”所以废墟就像是建筑重新回到大自然中,在那里有着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吸引着人。

所以从概念上来说当我们现在在工作室里讨论如何构建废墟时,我们不仅是在思考建筑在2000年之后变成什么样,还会在想是哪些根本和基本的特征让它在现在看起来有趣。(我相信)路易斯康在谈到他在印度的项目的时候说到了“在功能空间周围包裹上废墟”,这就是在内外之间创造一种关系,内部是被保护的,外部则是自然的。所以这是一方面。

我们所说的材料性的另一方面只是纯粹地想把建筑建造成一个对人而言有触觉存在感的事物,让建筑去打动人。这是建筑显而易见要做的一件事,但是在今天的文化里它并不没那么常见…所以我们总是想要做出有意义的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昂贵。我们现在在设计一个教堂,这个教堂有着一系列附属空间、办公室、教室等等,但我们把建筑物的框架暴露出来。它并不是一个花哨的框架,由两块10’的胶合板组成,所以我们根据我们有的东西创造出了我们自己的材料搭配以满足项目的特定需要——我们喜欢这样。

我们同时也根据预算做出选择。在年轻的时候我曾和Charles Moore查尔斯·摩尔一起工作,他常说的是“每当预算缩减30%时项目肯定能从中受益”。如果你不了解任何查尔斯的作品,我想是因为他的作品并不是完全为这个时代建造的——(如果是这个项目我想)他会一直向前走并使用胶合板把它制造出来,仅此而已。但对策是要使用现有的材料和技术,这——使用现有的东西——对建筑师而言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挑战。我们并没有涉及很多的预制建筑——但我肯定对此感兴趣。我想在某些时候尝试一下。所以材料的搭配并不总是混凝土和石头,有时候它使用比这些更加现成的材料。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AD: 在设计过程的哪一个阶段材料搭配会被确定?你会从一个场所的哪些地方去寻找灵感?

确实有一些东西会影响到材料搭配——首先显而易见的是项目位置和可供选择的材料。以我们在蒙塔纳州的项目为例,我们选择用木头去建造,原因很简单,那里有着许多木头。而在设计位于德克萨斯州的项目时我们更倾向于砌体基础,我不是指石头——我们使用的是混凝土砌块,并涂抹上石膏,因为我们发现当地人在这些材料上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关于材料选择有趣的地方还在于,这不仅仅与现有材料和技术相关,还和气候有关。

在奥斯汀我们设计的住宅和建筑几乎都不需要使用空调。我们借助了具有蓄热性能的厚墙,设计了一个大空间,外表面和内表面都涂有石膏。当外界的天气变得相当炎热时,内部空间的温度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你需要遮阳来减少进入建筑的太阳热量——这影响了建筑外观审美的设计。因此伴随着石膏的使用,设计审美变成了对自然光线和它如何诗意地落在地面上的赞美。

Georgia O'Keeffe乔治亚欧姬芙为新墨西哥州的 Rancho De Taos画过一副巨画,画的形状是是成团混在一起的。但它却又真正表现了教堂的存在——这是一个美丽的雕塑,在一天不同时间有着不同的光影变化。我虽然没有出生在德克萨斯,但我在这里生活已经有差不多十三年的时间了,这里是如此地不一样,阳光非常明媚,无论是在室外还是在室内你都能感受到强烈的光影变化——这是它不同于其他地区的地方。

木头的材料搭配则是出完全不同的审美。我们在 Flathead湖上的项目可以很好地表达这一点。在石头河营地项目中我们利用了场地上需要被清除的木头,因为场地上的冷杉树枯萎了。我们失去了很多大的冷杉和一些道格拉斯冷杉。所以我们收集了这些木头并用来进行建筑墙壁的建造。这样创造了一种新的审美——它不像建筑的一部分,而像是环境艺术的一部分——像是一些人如Andy Goldsworthy安迪·戈兹沃西会做的某种东西(但不要把我们比作他)。但你知道如果你去使用一些现有的碎片式的材料,最后的建筑将会呈现出不同寻常的姿态。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石头河营地. Image © Art Gray

AD:你以何种方法去创新地使用低技材料?

不同的项目使用的方法各不相同。这是一种态度,我们不仅想在项目中使用当地的材料,我们还希望能让当地的工匠进行建造。我们讨论科技和技术应该被那些能享受其技艺的人去使用。但不幸的是,世界上已经没有很多熟练的工匠了。因此你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对他们所做的东西充满激情和有独立审美的人,这些人能给项目带来明显的变化。我不认为仅凭我就可以使用在石头河项目项目中当地工匠建造墙的方式去建造。我们给了工匠尺寸,并告诉他们把木头加工成堆积的木材,截面切成带圆角的三角形状,在几周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到加工好的木头了,而且工艺非常好。我认为如果你给参与的人一个标准,这将会给项目带来一种全新和积极的能量。

AD: 你之前提到了路易斯·康和查尔斯·穆尔,有没有其他的建筑师在材料的使用上对你有所启发?

当然有了,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意大利建筑师卡罗·斯卡帕。他给我们带来许多影响。他能够从不同的尺度去看待建筑——就像它们是珠宝一般。他会把铜和一些疯狂的材料如柚木结合在一起——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珠宝设计师一样。我十分喜欢这一层次的深度思考。斯卡帕不是并不以建筑的方式去设计建筑。在工作室里我总是再说,让我们对待设计就像是我们是在设计一个玩具或者是某个小对象。让我们头脑脱离建筑,(我们可以在晚点的时候重新回到建筑上)让设计看起来像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我认为我们的作品是这样做的。另一个对我有所启发的是Frank Lloyd Wright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不是和我们比较,但赖特的作品尺度很小(他只有大约3英尺高的事实也许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个),但它体现出一种亲密性——我认为我们的作品也是亲密的。

关于卡罗·斯卡帕-“他能够从不同的尺度去看待建筑” Image © Photo by seier+seier
关于卡罗·斯卡帕-“他能够从不同的尺度去看待建筑” Image © Photo by seier+seier

AD: 伴随着新材料、技术和科技的不断发展和变化——你如何看未来的建筑材料?

一个跟我们很密切的事是对玻璃的讨论。玻璃正处于快速变化中,并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们在一些大型商业项目中使用了大量高性能玻璃,并产生了很好的效果。这是高质量的材料,只能由熟练的劳动者进行安装。我们在W酒店项目使用的玻璃从外面看起来很漂亮,它有着85%的通透性,却又能削减98%的紫外线。因此玻璃已经有了巨大变化并且还在不断发展中。随着文化的不断传播和建筑体量的不断变大,我们继续做的东西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它符合许多严格的标准例如LEED认证。W酒店面积超过一百万平凡英尺,是西南地区获得LEED认证的最大建筑。换句话说,你现在可以做非常节能的大体量建筑。

AD: 建筑师如何使用材料去解决实际问题,例如能源消耗和紧急救援问题?

首先,我认为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坂茂在紧急救援上的工作是值得称道的。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从可持续发展的出发点去思考,有一件我在早期就明白的事情是空调的发明使得建筑师变得很懒。我知道我们需要它,但当你去看那些在空调发明前的建筑时。你会发现这些建筑更适应环境,布局更高效。

当我在80年代初去参观新奥尔良的世界博览会时我某种程度上得到了这个结论。我注意到所有我喜欢的建筑看起来都是旧的。这是因为这些建筑有层次。它们有着门廊和阳台,利用盛行风进行布局。它们让不同程度的阳光和阴影进入建筑中。所以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我们不能忽视被动式(而不是机器驱动式)或者直觉式的设计方式,这样我们的建筑才能有更积极的影响。

对更多材料感兴趣?请浏览我们新推出的美国作品目录,ArchDaily Materials.

查看完整图库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Galloway, Andrew. "Arthur Andersson关于永恒材料和建造“废墟”的访谈 " [Arthur Andersson on Timeless Materials & Building "Ruins"] 07 7月 2015. ArchDaily. (Trans. 王智)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69697/arthur-anderssonguan-yu-yong-heng-cai-liao-he-jian-zao-fei-xu-de-fang-tan-on-timeless-materials-and-building-ruins>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