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摄影作品

摄影作品: 最新资讯

鸟瞰vs透视,两种不同视角下的建筑尺度

在建筑与城市主义中,无论在建筑还是城市尺度上,与研究对象近距离和远距离的学习都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视觉化细部或拓宽整体感知,这对于理解对象来说必不可少。改变视角为同一场所提供了不同解读,从日常生活中我们习惯的地平线或视平线转移到空中视角,可以建立与总平面图、位置图、与城市规划图相关的联系。

Palácio dos Esportes / Félix Candela. Imagem: © Daily Overview Löyly / Avanto Architects. Image by @joelmiikka shared with @dailyoverview Museu Judaico de Berlim / Daniel Libenskind. Imagem: © Daily Overview Superkilen / Topotek 1 + BIG Architects + Superflex. Imagem: © Daily Overview + 25

摄影作品:伦敦煤气鼓,废墟or铁锈 / Francesco Russo

作为工业时代的遗存,煤气鼓是伦敦城市景观中一个独特的存在,尽管当下它们正处于消失的边缘。在摄影随笔《废墟或铁锈》中,这些庞然大物是日常生活的背景,伦敦建筑师 Francesco Russo 经过两年的调查,捕捉煤气鼓与城市景观的关系,探索这些工业遗存在当代社会和城市中的作用。

Dartford Holder Station. Image © Francesco Russo Haggerston Gasworks. Image © Francesco Russo Kensington Gas Works. Image © Francesco Russo Beckton Gas Works. Image © Francesco Russo + 18

摄影作品|封城后的纽约市 / Edgar Jerins:

本文原载于 《共同边缘》

纽约:城门封锁,城市的街道中空无一人。当然,这令人心碎,但也是一种很美的景象。而对于艺术家Edgar Jerins来说,这种现象让人惊喜。谁曾想过这个曾经繁华、混乱、肮脏、活力、亵渎、令人惊异的城市在没有人和任何活动的情况下会显得如此......华丽?多年来,Jerins一直都是乘坐地铁前往时代广场附近的工作室。当大流行病的开始爆发的消息开始出现时———刚开始的消息是一种模糊的、未被定义的威胁,最初他出于恐惧将出行交通换为公共汽车,然后,随着事态发展进一步恶化并且封锁开始后,他借用了女儿的自行车来上班。

疫情隔离期间,探索免费的建筑摄影资源

(译者:张卿安) 
建筑和艺术摄影师Pygmalion Karatzas提供了大量免费的在线建筑摄影资源,供读者在疫情期间探索。所选资源包括电子书、对世界各地著名摄影师的诸多采访、教育展示(学术论文、讲座、研讨会)和视频。

作为作者Jeremy Lent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社交距离”这个说法正被有效地重塑为“身体距离”,鉴于这个大流行让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我们正在见证一次感人的对社区价值的重新发现,以及人类如利他主义和同情心之类的亲社会冲动跨越领域和界限的展现。

监视型建筑:圆形监狱

圆形监狱(Panopticon)作为一种权力的表达和监视的象征,意图将建筑空间构筑成一种纪律性的系统,可以说是一个恶名昭著的建筑概念。摄影师 Romain Veillon 在此分享了他在法国奥顿(Autun)拍摄的一所秉持圆形监狱理念的老监狱的照片。

© Romain Veillon © Romain Veillon © Romain Veillon © Romain Veillon + 18

Zoomed In 虚拟建筑摄影节已启动,为深陷疫情的人们筹集善款

本届虚拟摄影节在这周已经正式开始了,摄影界将从4月21日一直持续到24日。此次活动汇集了众多国际建筑摄影师和跨学科的创意者们,他们通过参与到一系列的在线讲座和讨论、短片放映、画展和慈善印刷展,将为当前全球流行病危机期间最需要帮助的人筹集资金。

Courtesy of Zoomed In Festival Courtesy of Zoomed In Festival Courtesy of Zoomed In Festival Courtesy of Zoomed In Festival + 6

摄影师镜头下的彩色世界

第十三届国际色彩奖(International Color Awards)是一个全球性的在线摄影比赛,旨在面向全世界的专业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以奖励在彩色摄影方面富有创造力和潜力以及热情的摄影人,特别是致力于挖掘一些新摄影师。

Biomes. Image © Tamara Shiner Dead or Alive. Image © Ovi D Pop Office Space No6. Image © Kevin Krautgartner Cityhall Gent. Image © Igor Van De Poel + 32

摄影作品 | 现代主义笼罩的昌迪加尔 / Roberto Conte

因柯布西耶的规划与建筑,昌迪加尔(Chandigarh)代表了现代主义建筑的标志性片段。这个经济和行政中心旨在展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独立的新印度的进步。

House Type 4-J - Pierre Jeanneret . Image © Roberto Conte Tower of Shadows - Le Corbusier . Image © Roberto Conte Open Hand - Le Corbusier . Image © Roberto Conte Tower of Shadows - Le Corbusier . Image © Roberto Conte + 24

空城,全球摄影师记录疫情爆发后的城市空城风貌

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重新塑造了城市风貌,城市中的街道和建筑物内空无一人。从纽约时代广场到巴黎协和广场,摄影师正在用镜头记录这些城市的变化。最近纽约时报发布《大空荡荡 The Great Empty》文章,展现疫情后的城市。现在,已委托五名摄影师拍摄鹿特丹。

摄影作品:疫情中的巴黎,孤独漫步 / Erieta Attali

为了有效的控制新型冠状病毒,全世界呼吁人们减少社会出行,居家隔离。巴黎摄影师埃里塔·阿塔利(Erieta Attali)在持有许可证的前提,拿着手机,以她的方式记录巴黎空荡荡的街道。

失落的佛教宝藏村

位于缅甸Indein的历史悠久的村庄是在公元前3世纪左右,带着将佛教传播到全国各地期望,由僧侣建造的。该地区周围可以说是盖满了数百座佛塔,装饰品和佛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该村庄荒废了,这些寺庙被绿树所淹没。如今,该遗址已成为新旧视觉的矛盾,人们开始一点一点地翻新保护历史建筑,周围环绕着摇摇欲坠的寺庙的同时也有崭新的白色佛塔。

摄影师Romain Veillon有幸获得探索和拍摄Indein失落的村落的机会,捕捉历史古迹的原始遗迹。

© Romain Veillon © Romain Veillon © Romain Veillon © Romain Veillon + 27

摄影作品:香港80年代的乌托邦景象 / Alexey Kozhenkov

Alexey Kozhenkov是一名目前生活工作于俄罗斯的自由职业摄影师。他对人造结构、建筑甚至都市化现象充满了极高的热情与兴趣。Kozhenkov于1993年出生在拉脱维亚的首都里加,并在大学毕业后,自学成才成为了一名摄影师。

© Alexey Kozhenkov © Alexey Kozhenkov © Alexey Kozhenkov © Alexey Kozhenkov + 10

2019WAF 建筑摄影奖总冠军:Laurian Ghinitoiu

建筑摄影师Laurian Ghinitoiu近来在2019年建筑摄影奖的三个类别中都获取了奖项。他获奖的三个类别分别是社会建筑、建筑外观和使用中的建筑。

对于Ghinitoiu来说,摄影已经从那个一开始由好奇心驱动的爱好,转变成了一种在工作中形成的生活方式和持续的环球旅行。二这些旅行让他在记录建筑环境的过程中获得了对建筑更深刻更复杂的理解。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Skanderbeg Square, Tirana, Albania by 51N4E. Ghinitoiu's third win.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8

摄影作品:Interbau 公寓 / Bahaa Ghoussainy

1957年柏林国际建筑博览会曾展出过奥斯卡·尼迈耶设计的“Interbau 公寓住宅”。该住宅位于柏林市区,总共8层高,由V形柱墩支撑,属于典型的现代主义建筑。建筑立面由统一的窗户和原色马赛克覆盖的凉廊组成,中间位置处垂直伸出两层封闭通道,用于连接外部电梯。

建筑摄影师Bahaa Ghoussainy对建筑进行了研究,并强调了建筑现代性统一感和动态悬架之间存在的互补关系。
(译者:周翔峰)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 16

摄影作品:伊斯坦布尔的建筑事务所 / Marc Goodwin

建筑摄影师马克•古德温(Marc Goodwin)近期探访了伊斯坦布尔,继续了记录世界建筑事务所的旅程。他访问了巴西巴拿马荷兰迪拜伦敦巴黎北京上海首尔北欧国家巴塞罗那洛杉矶等多个城市和国家。在伊斯坦布尔,马克拍摄了10个建筑事务所,涉及各个项目类型和规模。通过马克的最新摄影,了解各大事务所和城市。

© Marc Goodwin © Marc Goodwin © Marc Goodwin © Marc Goodwin + 21

摄影作品:“半成品”的建筑结构 / Estudio Ibanez

城市中的每个地块都可能在一年之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拆除,到重建,再到竣工。城市中的外部肌理,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不断调整变化的。在过去的4年间,来自智利的建筑师兼摄影师Francisco Ibáñez Hantke就在伦敦的这座城市,记录了一幕幕半成品建筑结构的瞬间,并将其命名为“非结构性”(Non-Structures),以聚焦伦敦的都市更新和转变过程,呈现其从废墟到规划,再到建造,直至竣工的每个瞬间。

© Francisco Ibáñez Hantke © Francisco Ibáñez Hantke © Francisco Ibáñez Hantke © Francisco Ibáñez Hantke + 21

2019年全球建筑摄影大赛入围名单公布

2019年建筑摄影奖(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 Awards 2019)公布了六个类别的入选摄影作品。这六大类别分别为:建筑外观、建筑室内、场所感、使用中的建筑、活动型建筑、作品集。本次奖项由Sto公司赞助,同时由世界建筑节(WAF)提供支持,总共有来自4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000名参赛者提交了他们的参赛作品。

摄影作品:巴黎‘New Créteil’,捕捉旧时光 / Robin Leroy

© Robin Leroy © Robin Leroy © Robin Leroy © Robin Leroy + 16

New Créteil是七十年代开展的一项城市化项目。其目的是为位于巴黎东南约6公里处的Créteil市提供新的公寓楼和公共设施,包括市政厅,辖区办公楼,医院和法院等建筑。摄影师Robin Leroy在其名为“See the New Créteil”系列中记录了一个被认为超越了现代建筑传统之陈词滥调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