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勒 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勒 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最新资讯

聚焦: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20世纪人们公认的,著名的,最重要的建筑师Charles-Édouard Jeanneret-Gris,就是人们熟知的勒·柯布西耶 (1887-10-06 至1965-08-27)出生于瑞士的著名小镇拉绍德封。他既是一个天才建筑师,也是一个人气作家,城市规划师,优秀画家,还是一个无人能及的辩论家,勒·柯布西耶是一个能够影响世界上最有权势人物的建筑师,在世界上几乎每个城市都可能看见他留下来的那些不可磨灭的标志性建筑作品。

昌迪加尔议会宫. 图片来自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70608042@N00/1321525329'>Flickr user chiara_facchetti</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2.0/'>CC BY-SA 2.0</a> 萨伏伊别墅. 图片来自 © Flavio Bragaia 菲尔米尼的圣皮埃尔教堂. 图片来自 © Richard Weil Swiss Pavilion. Image Courtesy of Samuel Ludwig + 25

勒·柯布西耶最后的建筑在苏黎世重新开放

著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最后的项目勒·柯布西耶中心(The Centre Le Corbusier) 在大范围修复后在苏黎世重新向公众更开放。该方案完成于1967年,是柯布西耶唯一几乎完全由玻璃和钢材建造的建筑,在现实生活中实现了他对建筑、生活和艺术的综合概念。

© Paul Clemence © Paul Clemence © Paul Clemence © Paul Clemence + 35

建筑城市导览 | 苏黎世的必去建筑合集

© Virginia Duran
© Virginia Duran

历史悠久的罗马古城一直都是忙碌的。激动人心的新建筑、广场和公园在这座城市遍地开花。自从笔者2014年第一次去苏黎世,很多事情已经围绕着古老的 Turicum 城发生。

通过游览苏黎世和笔者朋友 Philipp Heer 组织的引人入胜的旅程,我们得以参观这个城市最新的、最有意思和鼓舞人心的地方。定制的行程把四处游荡的 Roc Isern, David Basulto 和笔者带往苏黎世的精彩建筑和这些珍宝背后的建筑师们。

© Virginia Duran © Philipp Heer © Virginia Duran © Visit Zürich + 24

反思勒·柯布西耶的宣言:六种脱离于现代主义理想的探索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 Guy Debord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 Guy Debord

“柯布西耶的模型是唯一能带给我即刻自杀想法的图像。” — Ivan Chtcheglov

将那些可以粉饰却依然肮脏的政治手段抛开不提,情景主义者们很有可能是对的。建筑学生的死亡,也许不是过量设计项目工作的结果,不如说是来自于对一直被教授的现代主义理想的布道式的重复。在勒·柯布西耶的宣言《走向新建筑》中,他鼓吹现代建筑将会是20世纪全球危机的解决方案,如今看来,这个结论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局限性。

如果建筑学科仍没有从巴塞罗那德国馆的黑白照片或者是包豪斯还原主义的设计中抽身,学生们将会继续产出那些如今看来与“正确的建筑”想被的设计。为了从这些所谓建筑本该如此的刻板印象中挣脱,以下为6种建筑层面、课程组织和文章写作上的探索,这些探索都在抵御这些既定观念:

© MVRDV Courtesy of Joanna E. Grant © Plamen Petkov Courtesy of Sarah Wigglesworth Architects + 19

Archivoids 系列插画,描绘看不见的建筑体量

意大利艺术家 Federico Babina 发布了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插画作品集中最新一批插画作品。“Archivoid”试图采用从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Lloyd Wright)到比雅克·英格斯(Bjarke Ingels)等过去和现在的著名设计师的建筑语言,通过对负空间的解读来“刻画不可见的空间体量”。

Babina 的插画创造了一个颠倒的视角,一个对空间和现实本身的感知的反转。Babina将负空间作为画面的主角,回溯著名建筑师的“建筑足迹”,并将神秘的几何图形与活泼的配色结合。

© Federico Babina © Federico Babina © Federico Babina © Federico Babina + 9

柯布西耶《模度》:重塑错位的人体与建筑关系

1948年,建筑设计师 Charles-Édouard Jeanneret-Gris,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出版了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模度》。接着1953年,他出版了续篇《模度2》。在这两本书中,柯布西耶发表了他对人体尺度和自然之间的数学关系的研究成果,同时也是对维特鲁威,达芬奇,和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在数世纪之前就展开的相关研究的延续。

这个研究同时也可以用于表达和解释帕特农神庙,寺院,和大教堂之类经过精准测量而建的建筑和其内在的必要规则。在寻找这些建筑的实质中第一步就是要知道其经年累月使用的测量方法。这个测量方法可能来自人类的本质—身体的某部分,比如说手指,脚,手臂,手掌等等。事实上,有些测量方法的名称暗指了身体的某部分。这说明建筑和人体其实相当接近。

色彩,形状,和材料:Andres Gallardo 镜头下战后柏林的现代主义魅力

自学成才的西班牙摄影师 Andres Gallardo 有一个不断更新的都市几何系列计划。这一系列里,他捕捉下了柏林战后建筑的色彩,形状和材料元素。在 Gallardo 的其他摄影系列里,还有北京,首尔,哥本哈根,和塔林等城市的现代建筑奇迹。这几个城市系列同时也代表了 Gallardo 从零到一个专业摄影师的个人成长历程。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21

勒·柯布西耶巴黎公寓经修复向公众开放

勒•柯布西耶基金会(Fondation Le Corbusier) 在其50周年庆的纪念活动上公布了一项公寓改造项目,该建筑是由著名的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在1931年为他自己设计的,并于1934年完工的位于巴黎 Nungesser-et-Coli 的单间公寓。

这套公寓在2016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经过了两年的修复后,目前已经向公众开放。

© FLC/ADAGP/Mercusot © FLC/ADAGP/Mercusot © FLC/ADAGP © FLC/ADAGP + 5

2018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巴克里希纳·多西

今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评委决定了将国际建筑界的最高荣誉颁发给印度建筑师,巴克里希纳·多西,简称B.V.多西。多西作为建筑师从业70余年,曾经是勒·柯布西耶和路易·康的学生以及后来的合作伙伴。多西的建筑深受印度东方文化影响,极具诗意。自1950年代至今,多西完成了多种建筑类型的设计,评委评论到其作品影响到“社会上各个经济阶层人们的生活。”多西是第45位普利兹克奖得主,亦是该奖的第一个印度建筑师。

13个经久不衰的宏伟建筑

一直以来人类都喜欢经得住时间的考验的伟大艺术品。例如,今年六月,披头士乐队迷幻摇滚专辑《比伯军曹寂寞芳心俱乐部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以迎来其50周年纪念,同时这也是Radiohead反乌托邦专辑《Ok Computer20周年纪念。这些心理上安抚人心的纪念日推动了真正的欣赏和怀旧情结。同样,我们也喜欢歌颂创意建筑的长寿。AIA每年颁发“二十五年奖”给那些“经得住时间考验”的项目和“经久不衰的设计”。但一年仅仅一个项目未免吝啬。下面是13个现代经典建筑项目,虽然未必总是给人生活中最简单的开始,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他们: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leandrociuffo/3665886505'>Flickr user Leandro Neumann Ciuffo </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deed.en'>CC BY-2.0</a>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aseles/6149740236'>Flickr user Andrew Seles</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d/2.0/'>CC BY-ND 2.0</a>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g_firkser/6233067891'>Flickr user Gavin Firkser</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deed.en'>CC BY-2.0</a> ©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Bank-of-china_clean-img-sma.jpg'>Wikimedia user LERA Engineering</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deed.en'>CC BY-SA 3.0</a> + 14

这六张海报,你知道代表哪位建筑师吗?

Mies van der Rohe / © Andrea Gallo
Mies van der Rohe / © Andrea Gallo

这组由安德烈·加洛(Andrea Gallo)设计的经典建筑师海报十分惊艳,我们认为应该分享给你。海报不久后将会发售,期待您购入一份装点您的办公室!您会选择哪一款呢?请点开文章查阅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路易斯·康(Louis Kahn)、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的海报。

赖特和柯布居然在《纽约时报》斗嘴了!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和勒·柯布西耶都是以伟大创意闻名于世的建筑师,他们同样也因自身的固执己见而声名在外。这两位建筑师虽然对美国的城市和文明的未来有着不同的看法,却都对理想的美国城市的模样有自己的乌托邦式的、包罗万象的、融合了社会和建筑理念的观点。1932年,他们在《纽约时报》上各自发表了一篇文章,将两人不同的理念完整地呈现于大众眼前。

AD经典: 加拉拉特西公寓 / 阿尔多·罗西 & 卡尔罗·艾莫尼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面临大规模的住房危机。在米兰,人们进行一系列应对住房危机的规划,为意大利北方城市规划了能够容纳50,000至130,000人的卫星社区。这类社区的建设于1946年破土,也就是危机出现的第二年。1956年,十年过去了,随着一个全新城市总规划 Il Piano Regolatore Generale 的施行,为第二阶段的建设,又称“加拉拉特西公寓”,创造了条件。新社区的场地被一分为二,后半部分隶属于 Monte Amiata Società Mineraria per Azioni。在1967年年底,由于先前的规划给了加拉拉特西第二期的私资开发机会,该项目就委托至建筑事务所 Studio Ayde,即其合伙人卡尔罗·艾莫尼诺(Carlo Aymonino)身上。两个月后,艾莫尼诺就邀请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一同为该社区设计一栋住宅建筑。这两名意大利人致力于实现各自对理想微观社区的设想。[1]

© Gili Merin © Gili Merin © Gili Merin © Gili Merin + 17

新地图庆祝巴黎粗野主义建筑

总部位于伦敦的出版商蓝乌鸦媒体除了定期发布城市指南地图,现在与奈杰尔绿色以及Photolanguage的罗宾·威尔逊合作,还发行了粗野主义巴黎地图。除了包含华盛顿特区最出名的粗野主义建筑,新地图还列出了40多座粗野主义建筑的例子。

Bourse by Travail. Image © Nigel Green Courtesy of Blue Crow Media Courtesy of Blue Crow Media Les Damiers. Image © Nigel Green + 10

哥伦比亚大学向学生开放了20000张建筑图集的线上资料库

哥伦比亚大学建筑,规划和历史保护学院 (GSAPP) 的视觉资料库 (VRC: The Visual Resources Collection) 已经对外开放了他们的二期线上数据库,目前该数据库拥有20000张建筑平面图,剖面图,分析图和摄影作品。Avery/GSAPP建筑平面&剖面图集 (Avery/GSAPP Architectural Plans & Sections Collection) 还涵盖了有关GSAPP先前现代建筑课程,这些课程主要的内容集中在现代建筑发展史,其中主要强调了20世纪的现代主义。

从“剖面手册”学习:最吸引人的建筑图纸

Paul Lewis, Marc Tsurumaki 和 David J. Lewis看来,剖面“通常被理解成一种简化的图纸,诞生于设计过程结束时,用来表现结构和材质状况,便于结构的建造”。这一定义对于多数在建筑领域学习或工作过的人来说,都或多或少并不陌生。我们总是优先考虑平面图,因为它有助于我们考虑项目在功能布置上的期望,也提供了所需的不同功能的概况。在现代,数字建模软件为创造复杂三维形体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剖面就更偏向于设计后的图纸了。

在剖面手册的作用下, LTL architects 的三个合伙创始人开始将剖面图作为建筑设计的重要工具,我们得承认,阅读这本书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合著者认为,“通过剖面思考建筑,要求建筑有剖面的对话,认识到它对场地的干预。”或许,的确,我们需要认识到剖面图的能力,有效地使用它并乐于使用。

Bagsværd Church by Jørn Utzon (1976). Published in Manual of Section by Paul Lewis, Marc Tsurumaki, and David J. Lewis published by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16). Image © LTL Architects Notre Dame du Haut by Le Corbusier (1954). Published in Manual of Section by Paul Lewis, Marc Tsurumaki, and David J. Lewis published by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16). Image © LTL Architects United States Pavilion at Expo '67 by Buckminster Fuller and Shoji Sadao (1967). Published in Manual of Section by Paul Lewis, Marc Tsurumaki, and David J. Lewis published by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16). Image © LTL Architects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by Frank Lloyd Wright (1959). Published in Manual of Section by Paul Lewis, Marc Tsurumaki, and David J. Lewis published by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16). Image © LTL Architects + 15

AD 经典:威尼斯医院 / Le Corbusier

Le Corbusier勒·柯布西耶为现代建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他宣称“住房就是为生活而用的机器”。他认为建筑应该像机械那样高效,就像作出Plan Voisin 规划一样,其中一个方案是将巴黎第二帝国大道沿高速公路和开放的公园改造成一系列的十字形摩天大楼。[1]这些并不都是勒·柯布西耶的概念,而是针对城市的彻底改造所设立的方案。他在1965年为意大利威尼斯所设计的医院,就是在努力的尝试寻求与将它独特的美观与环境完美的和谐在一起:他并没有改变历史,只是尝试着转换。

模型. 图片来自© Fondation Le Corbusier (FLC/ADAGP) 平面图 平面图 地形图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