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城市规划

城市规划: 最新资讯

再生城市:循环设计如何塑造城市生活

长久以来,回收再利用一直都是可持续性设计的切入点,在微观层面上需要个人节约资源减少浪费。但在资源短缺、栖息地减少与全球气候危机影响下,日常实践已向循环再生方向转换。维持生命的需求越来越多地成为生产、吸收和再利用的一部分,使废物成为生产来源。

Rely Benches. Image © Joe DoucetSuperblock of Sant Antoni. Image © Del Rio BaniKiruna Town Hall. Image © Hufton + CrowExpo Gate. Image © Filippo Romano+ 9

对话普奖得主 Paul Goldberger,纽约的未来是什么?

本文始发于Common Edge

最近几周,我们目睹了互联网上爆炸性涌现的对“未来城市”的推测。很明显,他们要么消失——要么留存下来。办公室已死(显然的),办公大楼(尤其是高楼)也需要一场恰当的葬礼。公共空间的糟糕景观、近在眼前的公共交通崩溃、不可避免地向郊区的回归、甚至是豪华游艇的消失,由这些话题引发了各种讨论。尽管我们现在仍旧徘徊在黑暗中,并且可能会继续待一会儿,但是我们最终会看清未来。心中怀着这样的严肃想法,我找到了普利策奖获得者、建筑评论家、城市主义者Paul Goldberger,我能为此感到肯定的是,这对于我们当下的焦虑将会是一个微妙而审慎的处理方式。(注:我们的谈话发生在抗议之前,也就是回应George Floyd被杀死而在美国城市内爆发的抗议活动。)对于其中大部分观点,我们反对冲动地做出笼统的、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不成熟的、关于我们的城市未来的预测。

灾后重建中社区的力量

译者:严天姣
建筑与城市规划中的自主管理、多方合作、民众参与等概念,在社区、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和设计师的协同合作下,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灾难流行病学研究中心CRED在2016年发布的报告称,过去四十年来,除了其他类型的冲突和灾难,仅气候灾难的数量就已经增加一倍。受灾地区的建筑与基础设施的重建需求也同时剧增。这就要求建筑与城市重建联手进行重大合作。

航拍城市肌理,绿色公共空间的规划

城市绿色空间有着数不胜数的益处,包括控制污染、调节气温,以及维持生态多样性——这些益处从根本上改善了城市居住者的生活质量。绿色空间如同其他用于运动和娱乐的城市公共区域一样,对使用它们的居住者的健康状况和幸福感有着直接影响。

Berna, Suíça. © Daily OverviewBruxelas, Bélgica. © Daily OverviewGolden Gate Park, São francisco, Estados Unidos. © Daily OverviewBrasília, Brasil. © Daily Overview+ 16

当代背景下,人工智能在战后重建中起到重要作用

在一个饱受战争和破坏的世界里,未来重建城市的新思路正在出现。新型技术为创造更好的建筑环境和更好的城市体验提供了机会。诚然,世界上有过战后重建的失败尝试,但21世纪的城市重建概念更多的是与文化、融合和可持续发展有关。

众所周知,技术是本世纪的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它已经改变了我们的设计和建造方式,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这种改变被进一步扩大。倘若人工智能能够改变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它也可以改善一个我们已经失去环境。

Courtesy of Reparametrize StudioCourtesy of Reparametrize Studiothe city of Homs in Syria. Image 由 Shutterstock/ By Fly_and_DiveAbandoned mosque in Syria. Image 由 Shutterstock/ By Fly_and_Dive+ 13

大数据与城市:如何优化信息梳理过程

大数据是指因其数量和复杂性而需要特定应用才能处理的数据。城市学、数据收集和管理的新趋势,加之新平台和新工具的发展,催生了城市分析的新时代,为理解、评估和管理城市的演变创造了新的资源。

如何为孩子们,设计安全并有趣的城市?

在城市中玩耍”是一个旨在激励建筑师和城市规划者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刺激、尊重和无障碍的城市的项目。

这个项目的发起人是Natalia Krysiak,她是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建筑师兼城市规划师,她认为儿童的需求应该放在城市设计的中心,以确保它能够建立有弹性并且可持续的社区。2017年,她成立了 “在城市中玩耍” 的项目,项目的一部分就是对一些城市的研究。这些城市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为儿童提供了准备充足的有助于他们健康幸福成长的环境,这包括身体和情感等多个方面,这样的目标是通过关注公共空间中的游戏场所与其“积极的流动性” 来达到的。

如何应对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与我们有关吗?答案是肯定的。除了急着寻求健康治疗外,人们认为,城市也应该利用建筑和城市的战略规划来帮助控制病毒蔓延,成为控制病毒传播工具的一部分,这粉碎了我们对城市和弹性规划的概念。

理想主义是美国城市规划的动力

《楚门的世界》是1998年出品的一部电影,由Jim Carrey 饰演的Truman Burbank是一位24小时真人秀的明星,而这部真人秀从他出生时就开始了。该剧以城市规模的电视演播室Seahaven为背景,旨在秘密记录Truman的一生,试图转移Truman对他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是演员的潜在怀疑。

如果生活在新加坡

如果你仔细想想,就知道发展新加坡这座世界上最大城市,就像玩俄罗斯方块;无论多么紧凑和拥挤,对于建筑师来说,总要创造更多的空间。然而,这种“结构堆叠”的行为常常能创造出独特的建筑组合。

新加坡摄影师兼视觉艺术家马思远(Kevin Siyuan)创作的《走廊万象》,是一部由公寓走廊和HDB(建屋发展局)住宅建筑立面组成的蒙太奇短片,作为他首个摄影集的后续作品。这部影片展现了新加坡集约型建筑环境的动态设计和建筑形式。

从海滩到城市,10个墨西哥公共空间案例

Parque Los Héroes / Francisco Pardo Arquitecto. Image © Jaime NavarroCancha "La Doce" / All Arquitectura. Image © Zaickz MozMonumento Emblematico al 150 Aniversario de la Batalla de Puebla / TEN Arquitectos. Image © Luis GordoaParque Lineal Ferrocarril de Cuernavaca / Gaeta-Springall arquitectos. Image © Arturo Arrieta+ 12

(译者:张元曦)
城市设计作为设计的分支与城市规划和景观设计密切相关,它广泛地关注以工程-美学-功能的标准解读形式与公共空间。这一领域的多位专家致力于研究城市群体的需要,以共同的空间回应不同语境。伴随着世代更替,这些问题的答案也不断更新,公共空间也随着科技进步不断改变,而不变的是这些场地的归属感,只有当使用者们将他们视为自己的“领地”时,它们才可以称得上成功。

如果让赖特和罗伯特·摩西设计美国六城,会发生什么?

New York Pedrestian View. Image © NetCreditChicago Aereal View. Image © NetCreditLos Ángeles Aereal View. Image © NetCreditHouston Aereal View. Image © NetCredit+ 18

美国为建筑史上标志性建筑的出现提供了大量机会,建筑大师们也在城市、乡镇、农村各处留下了印记。然而这些雄心壮志却经常由于代价高昂而付诸东流,一些精彩的设计因此没能载入史册。

摄影作品:巴黎‘New Créteil’,捕捉旧时光 / Robin Leroy

© Robin Leroy© Robin Leroy© Robin Leroy© Robin Leroy+ 16

New Créteil是七十年代开展的一项城市化项目。其目的是为位于巴黎东南约6公里处的Créteil市提供新的公寓楼和公共设施,包括市政厅,辖区办公楼,医院和法院等建筑。摄影师Robin Leroy在其名为“See the New Créteil”系列中记录了一个被认为超越了现代建筑传统之陈词滥调的城市。

8 座城市电梯,将社区垂直连接在一起

在具有复杂地形的城市地区工作时,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城市一体化。 世界各地,许多社会贫困的社区位于复杂的地理位置,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坡。 这些地区的特殊地形行人,骑自行车的人还有老年人的出行变得极为复杂,缺乏便利性,并且往往不能有效地体验城市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城市电梯可以是一种将功能连接和造型元素结合的新颖解决方案。 其中有的城市电梯高达30米的高度,成为城市旅游地标,创造新的视角和走道。 此外,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还可以帮助保护城市的历史遗产。

下面我们收集了一些有趣的城市电梯的例子,这些城市电梯是城市环境空间规划的关键组织之一。

赫尔佐格与德梅隆公开慕尼黑西部新城市规划方案,改造旧铁路枢纽中心

赫尔佐格与德梅隆建筑事务所本周向公众展示了他们对慕尼黑城市景观和城市生活的新愿景。该方案围绕前邮政铁路枢纽Paketposthalle展开,这是一个建于60年代的混凝土结构,最近被用作普通邮件的分拣办公室。这片8.7万平方米的土地最近被私人开发商Büschl收购。Büschl委托赫尔佐格与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为该地区开展一项新的城市研究。

弹性建筑,自然给予建筑师的启迪

为了进一步探索我们对于未来城市的看法,ArchDaily 7月的主题是弹性建筑。为了更好应对系统中的灾难和混乱,我们采访了bio-inspirations 的创始人、建筑联盟亚马逊访问学校仿生学教授、舒玛特学院生态设计思维硕士、生物学家Alessandra Araújo,她从“大自然”这个不同的角度,与我们分享了她对于建筑和城市语境中弹性的看法。

比利时德尔成为了街头艺术家的画布,艺术可以救城吗?

街头艺术已经远不止城市文化身份的组成部分之一。曾被视为破坏行为的事物现在不仅被接受,还得到了鼓励。 Banksy 和Shepard Fairey 等曾被排斥的艺术家的作品现在已经成为收藏者的藏品;壁画的价值达到了1000至20000美元(约合6775至135494元人民币)甚至更多。通过作品,艺术家甚至可能拥有拯救城市的力量。

采访迪拜居住者,看城市近年发展

在过去三十年间,迪拜已经从一个风沙满天的沙漠城镇成长为一个国际贸易与旅游的战略枢纽。受此影响,第三世界的数个城市正互相展开竞争,努力复制这一发展模式——很大程度上围绕机动车、豪华别墅、闪烁的摩天大楼、巨型购物中心以及“智慧”城市的雄心壮志,并从零开始规划建设的都市主义。这些遍布非洲的新发展计划的名字各不相同:尼日利亚的埃科大西洋城、卢旺达的愿景之城、毛里求斯的埃本网络城、肯尼亚的孔扎科技城、坦桑尼亚的游猎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河流之城等等。这些都是模仿迪拜的城市发展计划。